笔趣岛 > 三国大驯兽师 > 第两百一十七章 北面乱了

第两百一十七章 北面乱了

  孙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那尊大鼎,脸色就是一白,这尊大鼎怎么说也有七八百斤,他或许有本事把他给举起来,但是想要把他给移动,那绝对是费劲的很。

  “怎么?不敢比了?见你年幼,我让你一只手便是!”周帆讥讽道。就面前这鼎,他单手足矣。

  “比就比,我也不用你让!”孙策顿时就被激怒了,二话不说走到了那大鼎面前,弯腰下蹲,气沉丹田,就是一声大喝,硬生生把那大鼎给举了起来。

  虽然仅仅是把它抬了起来,离开地面也不过是几寸而已,不过对于这场比试而言,那却是够了。

  当即那孙策便咬着牙,一张脸涨的通红,使出了吃奶的劲,步履蹒跚的举着这大鼎,一步一步的向着前方挪去。

  一旁的甘宁和典韦也是有些讶异的看着这孙策,原本他们还以为这孙策只是个嚣张的臭小鬼而已,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还真的是有点本事的。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今年才十三岁啊,就能做到这地步,要是再过个十年,又会是何等存在。

  砰!一声巨响传来。

  那孙策再也坚持不住了,手一松,那尊大鼎就是重重的落在了地上,顿时将地面砸裂了开来,而此刻这尊大鼎距离先前的那▽个位置,移动了大约六丈的距离,这也是他孙策的极限了。

  “起!”孙策看了一眼身后,擦了擦脸色汗水,有些不甘心的再试了几次,然而那大鼎却是纹丝不动,无奈,他孙策也只能放弃了。

  “该你了!”孙策挑衅般的看着周帆。他自持天生神力,才有这般成绩,他就不相信这周帆也能搬得动。

  周帆就是一声冷笑。几步走到了另一尊大鼎前面,单手就是一拖,便轻易的将那大鼎给举了起来,而且是举过了头顶,而非像孙策那般仅仅是离地少许。

  瞬间孙策脸色就是一白,见到这一幕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输了。他自问没本事把这么大的鼎举过头顶,更何况他周帆如今还是单手而已。

  看着孙策那一脸震惊的样子,周帆就是微微一笑,举着那鼎,脚步颇有些沉重的向着前方走了过去。随即轻轻的将那鼎放到了地上。不多不少,也就比那孙策的鼎多出了那么两三寸的距离而已。

  “我,我输了!”孙策脸色惨白的说道,这一次的打击确实是非常之大。他一向自持神勇,除了他父亲孙坚以外,就从来没有输给过任何人。

  哪怕是孙坚,他孙策也有自信再过些年便可击败自己父亲,然而现在,还没等他打败自己最崇敬的父亲。却先输给了别人,这让他一时间完全接受不了。

  “远扬贤侄!”乔玄苦笑着走了过来,又指了指孙策,示意现在该怎么办。不过他倒是挺高兴的。这次周帆这么一打击,怕是这孙策再也没脸找上门来了,他也可以清净不少。

  周帆淡淡的看了一眼这孙策,也没说什么。若是他一直沉浸在今天的失败当中,那么也就废了。相反的若是他能想通了,历史上的那小霸王孙策怕是才会重新出世。

  “把……”

  就在周帆刚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乔府外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无数的人马急促的向着这边而来,而为首的乃是一三十来岁,英武不凡的壮汉,不是他孙坚还是什么人。

  “卑职见过冠军侯!”孙坚一眼就看到了那周帆,连忙走了过来对着他行了一礼。

  “文台不必多礼!”周帆随意的说道。他原本还想让乔玄去通知一下孙坚,让他来领人呢,这下可好,他自己来了,倒是省下了周帆不少功夫。

  随意的看了一眼外面,却发现外面居然聚集了不少将士,人数不下千人,若非知道这孙坚不敢对自己动手,否则他还真的以为是这孙坚带兵来围剿自己的呢。

  “孽畜,还不快过来!”孙坚对着一满脸呆滞的孙策就是一声咆哮。

  他这叫一个气啊,自从他从黄巾战场上回来之后,也是被升官了,整个人也是忙碌了起来,因此对于这孙策的管教也是疏忽了不少。

  这周帆昨天到了庐江的事情他也知道,只是因为有事,不能亲自前来拜访。

  但是今天可好了,就在刚刚,他突然得到消息,自己儿子来这乔府找麻烦了,这可还得了,当即孙坚便片刻不停的赶了过来,想要阻止自己儿子,但是现在看这情况,似乎还是晚了一步啊。

  孙策整个的就凌乱了,他刚刚听到了什么,好像是冠军侯。那不是定黄巾的周帆的名号吗,难道面前这人居然是周帆。

  他刚刚居然在和周帆比试,他一直都在跟周帆抢女人,顿时孙策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这周帆那可是连自己父亲那也得敬畏的存在,而自己居然在他面前这般放肆。

  “还请冠军侯赎罪,都是卑职疏于管教,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孙坚连忙赔罪道。他心中那叫一个悔啊,这件事情他早就知道了,可惜没有在意,他原本以为被自己警告了之后,这孙策就不会招惹大乔了,哪知道现在不仅没有不骚扰,而且还是变本加厉啊,早知道如此,他绝对会把这孙策给关起来,一步也不让他出这孙家大门。

  “呵呵,小孩子而已,不过文台以后可得多多注意了!”周帆淡淡的说道,但是话中警告之意不言而喻。这次看在你孙文台的面子上就算了,下次那可就没没有下次了。

  “多谢冠军侯!”孙坚感激的说道,随即对着孙策又是一声咆哮:“孽畜还不过来感谢冠军侯不杀之恩!”

  “多谢冠军侯!”孙策心不甘情不愿的说到。不过他虽然霸道蛮狠,桀骜不驯,但也是懂事了,知道面前这人他们惹不起,只能低声下气的道歉了。

  “呵呵,无妨!”周帆随意的说到,他本就没想过杀这孙策,今日这个教训够他吃一壶的了,说罢指了指外面的人马:“对了文台,你这么大架势是怎么回事?”

  孙坚就是一愣,随即才说到:“北面的羌族叛乱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