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六十一章 骷髅海绝死地

第六十一章 骷髅海绝死地

  九头尸鹫一死,这支队伍立刻强者为尊。

  “怎么办?”剩余敌人,全部聚在了那个银枪枯瘦的男人身边问道。

  银枪枯瘦的男人才将枪的颤抖扼住,然后拔掉了上面插着的箭矢,连声赞叹“好箭”,随后眼神一拧看向了前方遥不可及的黑暗,耳朵一动,便张开了手臂,凝聚起了浑身元阳,顿时一股强大的风力将周围人,猛地排开。

  “去!”

  银枪骤亮,脱离枯瘦男人的大手,高速旋转着射了出去。

  这亮光在黑暗中划出一道笔直轨迹,仿佛白虹贯日,眨眼就冲向了正在飞逃的易少丞后背。

  “不好!”有人当即发现,大叫了起来。

  “什么人竟有这般能耐!”有人震撼不已。

  “目标是将军!”有人骇然。

  众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因为这枪的威力实在非同小可,已经跑出了一里路,竟然还能追上,并且势头不减,轨迹笔直,简直是神枪绝响!

  谁都没有自信能够挡下这一击。

  “找死!”

  但闻项重恶吼。

  猛拍马背,顿时从坐着变成了站着,双脚像是焊在了马背上,竟然在马剧烈奔跑中没丝毫颤移。

  他当下拿起大弓,激发出浑身元阳,手指扣在弓弦上。

  只见他手背上的经脉,由于元阳的澎湃亮起了橙色光芒,然后整把弓也被元阳充斥着,化为了橙色。

  橙色加升,变成了红色。

  红色又加深,飞快变成了滴血般的红色。

  直到这时候,项重才开始拉动弓弦。

  吱嘎嘎……

  没拉动一分,弓弦就响起了难听至极的摩擦声,项重的额头的青筋也随着弓弦拉动,越暴越粗,他咬着牙,用出了这辈子最大的力气,整张脸变得无比狰狞。

  然后弓被拉成了圆。

  与此同时,上面的血红色飞快消退……准确地说,是项重以一身修为蕴含血红色的元阳凝成了一支箭!

  要知道,项重此时尚未抵达王者境,完全是一个一品的武学大宗师,最多也只能说是半步王者,想要对抗界主境的倾力一击,需要何等信心。

  这时候那银白如同鬼龙哀嚎的枪已经迫在眉梢。

  “啊!!!”项重一声大吼,弓弦松动。

  砰!

  这弓弦松回瞬间竟然响起了炸雷般的声音,然后这道血红箭矢急速旋转着飞了出去,轨迹笔直,与那银枪不相伯仲,亦是长虹贯日!

  眨眼,一红一白两道笔直虹练便撞在一起。

  轰!!!!!

  两者相击形成一个红白相间交错的巨大光球,光球一瞬之间飞快膨胀,变得巨大,扩散向了四周。此时的原野,被火球扩散带来的大风撕碎草木竹石,如风暴般疯狂。

  等一切过后,地面上出现一个三丈宽深的大坑。

  坑内,烧红的银枪斜插着。

  忽然之间,那银枪动起来飞了出去,被一只枯瘦大手握住。

  嗤——

  空气里弥漫着烧焦的味道,但枯瘦男子好似浑然不觉。

  他看看银枪,又看着大坑,语气不阴不阳道:“没想到还有这等用弓的高手,以身做弓,人弓合一,元阳为箭,厉害,厉害,这骁龙身边果然也是有狠角的。”

  不久之后,那银枪枯瘦男人也带着一群黑衣人赶到了这片谷口。

  “他们跑不了了,追。”有人高兴道。

  但是,银枪一横拦住了众人,那毒蛇般的银枪在阳光下发着耀耀寒光,仿佛警示众人再前进一步,就是死。

  “你什么意思,想独吞不成……”这群队伍人心复杂,其中一人当即怒道。

  还没说完,另一人便连忙示意这人住嘴,这人立刻眼神一惊,停住了嘴,看向枯瘦男人的眼神变得恐惧,害怕。

  这人是界主境,是和九头尸鹫一样的存在!

  枯瘦男笑了一下,枪头一动,劲气迸发,前方的草木忽然纷飞,露出了一块石头。

  石头上有着三个磨灭得差不多的字:骷髅海。

  “骷髅海……绝死之地!”众人心头一震,方才明白枯瘦男为何停下。

  “若非你们还有用,我必不会拦着你们,一个个都去死好了。”枯瘦男淡淡说道。

  ……

  用完那一招的项重整个人像是被抽了骨头,面色变得如金箔,差点从马背上掉下来,幸好被扶住了。

  “项重大哥威武!”众人被刚才一幕惊呆了,良久后才反应了过来。

  “项重大哥,你没事吧。”有人关切问道。项重这么做,也让浑浑噩噩的易少丞没由来的流下眼泪。

  “无妨,只是脱力罢了,快看将军。”项重趴在马背上,吃力说道。

  “将军无碍,已经恢复了一些气色。只是需要找地方修整!”

  “继续前行,找地方。”

  风驰电掣的骑行,很快越过这道山岗。

  不久后,众人停下了马,在附近找了一处背风的山脚落下,本想休整一番。

  动用第六重雷电心法的易少丞已经恢复了一二成,呼吸吐纳已没有问题,一番话提醒了众人。

  “他们不会放弃,定会追上,咱们赶快从此地进入,若不然撞上了就死路一条。只有进入,才能利用那里复杂的地形隐蔽休息。”

  “将军说的对。”

  一听这话,众人不敢怠慢,连忙背着项重,进入了大山之中。

  但这次又出乎意料了。

  这山里路出奇得好走,一条路通达无比。

  起初时,左右两边山包上还有茂密的树林植被,走着走着,便天亮了。

  众人很快发现,已经走出了这个山谷,到了一片小平原。

  看到这片平原的时候,所有人都被吓得面色苍白,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小平原的两边是千丈高的笔直悬崖峭壁,隐入云端之中,上不见顶,是绝无可能爬过去的。

  而足下这片土地,是一片的白色平原,上面好像铺满了密密麻麻的东西。

  若是细看,不难发现,这些密密麻麻之物,正是一具具骸骨。

  骸骨有人的,有兽的,有认不出来的,有些还保持着死时朝天呐喊的姿势。而白花花的骷髅之中,零星点点泛滥着红色,仔细看却发现是一种姿态很奇怪的花,形态似菊花般舒展,但花瓣却是卷曲的丝状,特别是那红色尤为鲜亮,红的出奇,红的瑰丽,红得惊心动魄,风动之下不停的摇摆着,连成一片晃动不已就像流动血液。

  这时,一阵腐朽的风吹来,“呕……”一群久经沙场的老兵,率先吐了起来,接着,他们都感觉到皮肤针刺般疼痛。

  谁都知道,这是尸体掩埋在地下久了慢慢腐烂的味道,也不知道经历了多久,故而对身体产生了强烈的腐蚀性。

  “是骷髅海。”

  易少丞说着,苍白着脸咳嗽两声,咳出了一口血痰,面色又萎靡了一些。他惊讶的发现,如今第六重雷电心法应有很强的治愈效果,然而到了这鬼地方,经脉运转滞后,雷电心法的作用都被削弱了八九成,连自己这“毒生轮转,生死无常”之体,竟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这身体想要恢复到鼎盛状态,还是有些困难。

  “这地方有些诡异!”

  众人色变。

  关于这骷髅海的形成,所有人都不明了,但是都有所耳闻,而在滇国的古书之中记载也极少,唯一能够警示后人的只有四个字“绝死之地”。

  “赶快退出去!”易少丞下令道。

  众人连忙调头,可没走多远却被项重一把拦住。

  “我们可能走不了了。”项重心事沉重的转头看向一个方向,众人连忙顺着他所看之处望去,便见到那是一条山间小路,正是他们过来时的路,不过隐隐约约能够看见几个黑色攒动的人头.

  “是那群疯狗追上来了!”有人咬着牙一拳砸在了地上。

  没错,他们是走不了了。

  这山间只有一条路,现在是白天,明显可以看到四周无比陡峭,根本没有第二选择。

  “我听人说过一句话……”

  众人踌躇时,队伍里的甘臣忽然说道。

  但接下来的话却让所有人心头跌到谷底。

  “骷髅海兮无尽兮,黄泉路兮不回头,阴间路兮魂吹兮,弱水河兮魂难走。”

  “该死的!到这个节骨眼了你还说这个干什么!”虽然都是兄弟,可另一人揪起了甘臣的衣领。

  甘臣眼中无光,垂着头,好像死猪不怕开水烫,但实则已经绝望了。

  “好了。”易少丞吃力站起来阻止。

  “将军。”这人松开了手。

  “这是滇国古老的童谣,后来传到汉朝,被乐府收录后便修饰了一遍,并非是造谣,我也早已听过。当下责备无用,想必这群追兵也知道身在何处,他们也不敢冒然前行。我们正好可以在这里找个地方休整。”

  “将军说的是,兄弟们,抓紧的。”项重一挥手道。

  人群之中,皇帝麾下的心腹一众,如今也都以易少丞马首是瞻。他们马不停蹄进入骷髅海,在这片偌大的白骨森森的平原上,找了一处地方安营扎寨短暂休息了起来。

  该休息的休息,该疗伤的疗伤。转眼间,天气又阴暗了一些,好像是关内大风起兮暴雪来临的前奏,令人惶恐不安。

  这骷髅海的风既是阴风又是暴风,带着那浓烈的呜咽声,像是痛苦,又像是惨嚎,像是哀恨,又像是怨怒,再加上这无数骷髅黑漆漆的眼窝正对着易少丞所在休息的角落,众人顿觉毛骨悚然。所有人都需要动用元阳纯力,抵抗这怪风腐蚀皮肤。

  空中,阴云扭曲成了漩涡,却又好像被这块地独有的力量吸住,怎么都飘不走。

  众人也不敢生火,怕出了烟火暴露了所在地。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好在不但是易少丞这边难捱,银枪枯瘦男子所率追兵,也都陷入到了一种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派出侦查易少丞等人追兵的斥候,陆续回来。

  “找不到。”

  “找不到。”

  “找不到。”

  一个个黑衣人回来后,都对银枪枯瘦男做了报告。众人都紧紧盯着、观察他的脸色,唯恐他像九头尸鹫一样阴鸷反复无常。

  “放心,我不会杀了你们的,我又不是那个怪物。”枯瘦男人看透了众人心思,干哑着嗓子笑了起来:“那就不用找了,骷髅海那么大,别说你们,我花上几天也找不到。他们又不是等着咱们去找的死人,就算发现了他们也会跑掉。如今,我们都是为徐老将军办事,你们听我命令即可。”

  “那……就这么放弃?”有人不甘心道。

  这可是六眼天果啊,不但举世难求,还关系着神人古墓,那里藏着绝世武魂——一旦得之,就能成为当世最强者之一!

  众人皆习武一生,谁不是为了这个?

  “我倒是有个办法,你们照做,他们肯定会出来的。”枯瘦男皱皱眉,干笑道。一看他这脸色,就不像是什么好计策,但人们在这种情况下,仍然忍不住问。

  “什么办法?”

  但枯瘦男却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古怪着腔调,唱起了一段古怪的滇国童谣。

  “骷髅海兮无尽兮,黄泉路兮不回头,阴间路兮魂吹兮,弱水河兮魂难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