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九十八章 她没有继承权

第九十八章 她没有继承权

  “还给你们。”罡震玺戏谑般的哈哈一笑,仿佛是猎人在逗弄毫无还手之力的一群小兽,张嘴一吐,一串金火被喷出,扫向了众人。

  “不好!”众人连忙躲开。

  只是这不灭之火所过之处,全是一片烈焰熊熊,即便沾染的是地面,也能燃烧。

  沈飞一不小心被烧到了一片衣角,幸亏速度快,撕扯掉了整个衣袖,若不然整个人都会被这恐怖的火焰顷刻之间,烧成灰烬。

  就在众人狼狈之时,易少丞却已以极快的速度,忽然出现在了罡震玺背后。

  他长枪散发猩红雷光,背后是一尊巨大的大天雷尊的幻影,倾力一击,狠狠扎向罡震玺。

  罡震玺看上去好像浑然不知,但是嘴角却微微勾了上去,满是嘲讽。

  当!

  一点火星闪出。

  易少丞的枪好像扎在了一团粘稠泥泞之中,在距离罡震玺还有一尺之远,再无寸进。

  “怎会这样!”

  “当然会这样。”

  罡震玺冷哼了一声。

  易少丞只觉一股无形的力量迎面撞上自己,一下子就飞了出去,凌空之时,整个人只觉天旋地转,胸中血气难以平复,翻滚不止。

  “噗……”他落地之时喷出了一口鲜血,体内元阳紊乱不已。

  让人震惊的是,那根钢枪依旧插在距离罡震玺后背一尺的空中,好像那里真的像有什么东西。

  罡震玺笑了笑,用手一挥。

  这把钢枪便从他后背绕来,飞到了他面前。

  “这钢枪……有些眼熟啊。”罡震玺仔细看了看,瞥眼看向易少丞“你刚才用的那一招,可不像是用枪的手段,倒像是……剑招。”

  易少丞站起来,冷冷看着罡震玺,此刻,这罡震玺果然是灭门仇人,他能看得出自己这武学之中有着九州剑宗的痕迹,决计不会错!

  “废物,一群废物!”

  罡震玺随意将钢枪一弹,这钢枪霎那便射了出去。

  易少丞只觉身体一震,反应过来时,便觉得身体不能动了,连忙转头一看,便发觉自己的钢枪不知何时洞穿了自己的肩窝,牢牢插在地面一尊磐石之上。

  钻心刺骨的疼痛方才传来。

  “啊!!!”

  易少丞内腑受严重震荡,此时又连皮带骨彻底被洞穿,筋肉破损极其疼痛,终于让他也哼了一声。

  焱珠被这惨叫声弄得心头一怔,想当年,自己在罗森号曾那样折磨易少丞,这易少丞都没这样惨叫过。

  身硬,骨头硬,心更硬,这也是第一个让她触动万分的男人。

  可是这个男人在此时此刻,竟然发出了这样的惨叫,她心头万分触动。她知道,这个男人即便是将他手臂双脚一块块剁掉,将肉一块块割下,他都不会这样叫。

  但现在……

  焱珠打了个冷颤,再看向罡震玺时,眸中已充满了恐惧。

  这种恐惧,是对神人之威的颤抖。但恐惧之中,竟然还有一丝丝悸动,这种悸动是对力量的渴望。

  绝非易少丞不够硬,而是神人的力量,早已超出他们的承受与认知!

  眼看,这罡震玺一步步朝易少丞走去。焱珠不由得后退,后退……

  “易少丞!”青海翼着急地跑了过去,顿时用力一击,这长枪才弹射而出,又将易少搀扶而起。

  “爹!”铎娇不顾危险跑了过去,转过脸,一双美目中透着愤恨。

  “将军!”连沈飞也大吃一惊,手臂挥动,飞刀齐出,化为了一个巨大护罩,将易少丞、青海翼、铎娇以及自己护在了其中。同时,又有一连串的飞刀劈砍向罡震玺。

  可惜……这些飞刀,就像叶子落在钢铁上一般,除了飞溅起一些火花,并没有什么作用。

  “运气不错。”罡震玺无所谓地笑了笑,对易少丞道“竟然还有些人为了你,愿意去死,你也值得了。但,你们终究无法理解,生命的意义何在。”

  别说杀一个界主,就算一百个半步神人,罡震玺说杀也就杀了,这便是神人的力量。

  他一步一步朝前走来,震撼住这群人。

  接着,罡震玺扬起手掌,上面闪烁着武魂独有的星光。

  就在下手之前,罡震玺突然回过神来,朝狄王笑了笑“前辈,你看到了吧,我到现在还没真正动手,只是念在大家都是域内人。这群蚂蚁,灭吧!”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没错,真是这样!

  眼看巨大的能量朝着易少丞这群人砸来……一片金箔样的东西从狄王手中突然飞出。

  啪!

  金箔打在罡震玺手上,当即星魂光芒四溅,罡震玺竟然踉跄后退了几步。

  这时金箔再次弹飞出去,像灵动的蝴蝶,飞舞一阵后,转瞬以一个诡异角度杀向了罡震玺。

  众人本以为罡震玺会接招,但他只是张口一吸,竟然将这金箔吞了下去,接着就见罡震玺的腹腔处一阵阵闷雷响起。这声音沉闷,充满阴雷般寂灭感。众人一阵不自觉抖动,显然这股力量触发了须弥空间的不稳定。

  毕竟,众人所处的空间,还处在那根大柱子上的浮雕之内。

  “域内?”狄王阻拦罡震玺灭杀众人,遥遥望着,毫无感情的声音却充满了难得的人性,道“我早已非域内人,我在这片土地扎根,我的子孙在这片土地繁衍生息,你——才是我真正的敌人。”

  “如此说来,前辈是要殊死一搏了?”罡震玺微微笑着,只是这笑有些阴冷,让那原本充斥着仙气的面貌变得扭曲,看起来异常狰狞。

  “后生,你说错了一点。”狄王这时仿佛下定了决心,微微昂起了头,俯瞰着罡震玺。

  “我说错什么了?”罡震玺不明所以。

  “死亡?并不可怕,既然我已经死了,死亡对我还有何畏惧。”狄王说罢,身形一震,须发张扬,气势变得威猛无比,领着他那些石头做成的千军万马,从地上飞到空中,从空中下冲,杀向罡震玺。

  “那就再死一次!”罡震玺恶狠狠道。

  他由下往上,逆天飞冲向狄王。

  轰!

  两个神人再次交战了一起,这次交战比先前更为猛烈,速度已经快到了极致。

  众人只能偶尔看到空中爆发出的气劲,和偶尔模糊的人影闪动,却连一点动作都捕捉不到。只是这次的交战,却离地更高,好像是狄王有意为之。

  铎娇用手摁住易少丞的伤口,殷红的血液从手指缝中溅出。

  她一边流泪,一边从衣袋中解出疗伤药涂抹。清凉的药膏同时也带着剧烈的痛楚,易少丞面色变得苍白不少,撕开了布快速包扎了下,纵然额头直冒冷汗,也未再吭一声。

  青海翼与铎娇对视一眼,心中却非常的担心。

  因为这伤口不光是洞穿那么简单,而是整个伤口周围的皮肉都被绞拧在了一起,变得无比褶皱,全部扭曲变形,还有一股灼烧的痕迹,恐怖非常。

  “神人果然厉害。”易少丞笑了笑,示意众人不要担心。

  但是这句话,却让众人心极为压抑。

  易少丞是第一个亲身体验神人威能的人,能够活下来已然不错,只是这身上的伤,一时半刻怕是好不了,不光如此,也会让实力大打折扣。

  既如此,谁还敢再去打罡震玺的主意?

  没错,别说牵制罡震玺,便是连接近都接近不了!

  就在众人踌躇之际,一个声音落在了众人耳中。

  “我在你们身上感觉到了域外血脉的味道,纵然稀薄我也不会分辨不清。你们先前猜得没错,我,的确就是你们的祖先,太烬煌阳。我知道,你们一定有很多疑问,但是这些我都无法告诉你们,因为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这是狄王的声音!

  狄王所说的后人,不是别人,只有铎娇与焱珠。

  他们两人,是不折不扣的滇王后裔,皇族血脉。

  所有人一怔,立刻竖起了耳朵倾听。

  “你们听着,能够杀死神人的只有神人,但是我即将彻底灭亡之际,能够杀死这个神人的,也只有你们。”

  与众人站得远远的焱珠立即回复“可是……还请先祖告诉我方法。我是滇国如今的摄政王,您的真正子孙。”

  焱珠审时度势能力极强,立刻把铎娇抛的远远的,万一老祖宗有什么恩赐,绝不想让铎娇有什么机会。

  果然,焱珠使得与罡震玺交战中的狄王,注意到了她的存在。

  铎娇冷哼,站了出来挺挺身,朗声道“老祖,我有滇国皇位继承权力,但她——却没有!”

  狄王目光又一下子看向铎娇,这让焱珠好生气愤。

  但那狄王却不在说话,而是一种心意相通的声音告诉除罡震玺外的所有人。

  “神人真正的意义是什么。武道无尽头,巫道无尽头,为何殊途同归,都有神人一说。”

  众人一怔。

  虽然所有人都想过这个问题,也做过种种猜测,可他们毕竟不是神人,没有武魂,从没没达到那个高度。

  不过,这话从真正神人口中说出来,那就更加不一样了。

  神人,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