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 > 第七百七十二章:破阵破阵!

第七百七十二章:破阵破阵!

  嘭的一声巨响。

  火凤凰被云舒儿的赤链神伞给钻穿了身体,遭受重创,在一声凄厉的哀鸣声中,巨大的身体登时就像烟花一般爆炸开来,化成了漫天飘舞的火星子。

  翻翻见云舒儿诛杀了火凤凰,破了无眉老人的火树银花,欣喜若狂,不禁在蜜蜜的脑门上蹦跳着,咯咯咯地欢笑了起来,大声叫道:“裹儿姐姐,你好厉害,你好厉害啊!”

  蜜蜜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嘘了一声,压低了声音,叫道:“小翻翻,矜持,矜持,矜持啊!”

  无眉老人的火凤凰被云舒儿给击散了,他除了眉头跳了一下,却是神色淡然,没有露出一丝的惊慌,他轻哼一声,双臂挥舞,双剑在空中或横或竖地划开划去的,又在衍生符文。

  稍顿,符咒即成。

  老人又是剑指云舒儿,大喝一声:“合!”

  此刻,天空之中,出现了神奇的一幕,天中之中,那些犹如萤火虫似的,正在漫天飘舞的火星子,突然聚拢在一起,又拼接成了一只凤凰图案,而图案待得拼接而成,即儿,金光一闪,那些火星子复又变化出一只凤凰来。

  跟先前一模一样的巨大的凤凰。

  火凤凰发出一声凶戾的鸣叫,复又扑向云舒儿,飞临云舒儿的头顶,又扇动翅膀,周身释放火焰,焰火又像灰烬一般倾泄而下,继续焚烧云舒儿。

  翻翻见无眉老人复活了火凤凰,驱使火凤凰继续焚烧云舒儿,大吃一惊,愣了一下,即儿,蹦跳了一下,神色惊慌地叫道:“哎呀!老蜜,这个老杀才的法术好生厉害,他居然可以复活他的火焰异禽,他既然有此神通,如此一来,他岂不是可以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吗?”

  蜜蜜也是大出意外,愣了一下,即儿,装出淡定来,淡然一笑,柔声宽慰:“小翻翻,不要着急,要相信你的裹儿姐姐,这个老头的火树银花虽然有些诡异,可是,迄今为止,他也没有伤害到裹儿小宝贝的分毫,所以,他们两人究竟谁更厉害,暂时不好说,暂时还不好说啊!”

  翻翻虽然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听了蜜蜜之言,哦了一声,便不再吱声了。

  铁血横流,火树银花。

  此等秘技虽然是隐剑派的独门绝技,奥妙深邃,威力惊人,但是,却极难修炼,除了隐剑派的开派祖师,时至今日,也就只有这个无眉老人得以修炼成功,所以,这数百年来,隐剑派的弟子只听说过本门拥有这门绝技,至于其真实的手段,却都不曾亲眼见到。

  卢野等人起始瞅见老人释放的火凤凰被云舒儿击碎,吓得脸色大变,震惊之极,但是,待得老人又复活了火凤凰,继续攻击云舒儿,暗自舒了一口气,眉头舒展,脸上又露出了欣然的笑容来。

  卢野见老人始终占据上风,心里欢喜,但是,念头一闪,想起秋怀慈与魔门圣教都不是好惹的,为了给宗门留有余地,他略一思忖,冲着老人,大声叫喊:“师叔,只需打败即可,勿要伤害云舒儿的性命,勿要伤她性命!”

  无眉老人侧头瞥了卢野一眼,略一思忖,微微颔首。

  云舒儿听得卢野的叫喊,微微一愣,目光变得柔和,侧脸瞥了对方一眼,即儿,又定定地盯着头顶的火凤凰。

  “妈的,这个老头的这个阵法与火鸟,虽然有些玄妙,比较难缠,但是,我就不信它会没有破绽了!”

  云舒儿见无眉老人复活了火凤凰,继续攻击于她,虽然有些意外,却也并不急躁,冷静沉着,暗自嘀咕一句,即儿,又手撑着赤链神伞遮挡火凤凰所释放的火焰,脚踏着由赤血神链变化而成的金翅大鹏鸟,又在老人的阵法中转来转去的,仔细观察,寻找着阵法的破绽。

  稍顿,云舒儿收回了搜索的目光,唇角一翘,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心里登时有了计较。

  云舒儿又飞回到老人阵法的中央,悬停空中,她撑着赤链神伞遮挡住自头顶倾泄而下的火焰,护住周身,微微仰头,瞅着远处的压阵的老人,嫣然一笑,朗声叫道:“老头,你的铁血横流,火树银花虽然有些厉害,可

  惜,还是被本尊窥破了玄机,你且仔细瞅着,看我是如何破了你的阵法的!”

  无眉老人多少听过云舒儿一些事迹,知道这个小魔女极其聪慧,手段了得,不是一个寻常的角色,此刻,他听得云舒儿的叫喊,眉骨一耸,心中忐忑。

  无眉老人心里虽然忌惮云舒儿,但是,面上却不动声色,不悲不喜,淡淡地道:“小丫头,休要吹牛,老朽对这套阵法穷尽一生智慧,耗费无尽心血,阵法修炼的虽然算不得尽善尽美,却也不是别人想要破解,就能够破解得了的。”

  云舒儿哼了一声,不再吱声,一手撑伞,一手打起法诀来,只见她脚下的金翅大鹏鸟离开了她的脚下,飞箭一般冲天而起,飞到了更高处,在一阵阵响亮的鸟鸣声中,在火凤凰的头顶不停地盘旋飞翔。

  云舒儿待得放飞了金翅大鹏鸟,又冲着无眉老人叫道:“老头,虽然你可以将你的火鸟进行复活,但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每复活一次火鸟,就会损耗部分的玄力,如果我反复地炸碎你的火鸟,让你不停地施展复活之术,如此循环下去,我看你究竟能有多少玄力可供损耗!”

  无眉老人听了云舒儿之言,脸色微变,神色瞬间变得凝重,连忙挥舞双剑,默念咒语,加固阵角的同时,念头闪烁,思忖对策。

  云舒儿淡然一笑,不再说话,又旋转着赤链神伞,顶着赤链神伞,冲天而起,撞向头顶的火凤凰。

  嗖的一声,金光一闪,赤链神伞带着云舒儿瞬间钻入了火凤凰的身体,来了一个过身穿,登时让火凤凰不得不又遭受了一次爆体之痛。

  而云舒儿的那只在高空盘旋飞翔的金翅大鹏鸟,待得瞅见主人撞碎了火凤凰,趁着火凤凰尚未复活之机,自动解体变形,登时变成了漫天的飞箭来。

  飞箭碗口来粗,一丈来长,箭头朝下,组成了一座阵法,停顿一下,即儿,箭头上闪烁着火光,带着风雷之声,嗖嗖嗖的,冲着下方无眉老人的阵法,就是一阵齐射。

  随着嘭的一声巨响,阵法炸裂,火光四溅,激荡的真气,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涟漪来,波及了方圆数十来里的空间。

  赤链神箭穿透了无眉老人的铁血横流,阵法登时炸了,青烟袅袅之中,阵法瞬间烟消云散,化于无形。

  云舒儿炸毁了无眉老人的阵法,撑着赤链神伞,身子一闪,便移身远处,悬立空中,目光灼灼地定定地盯着无眉老人,脸上似笑非笑。

  卢野等人见云舒儿被老人的阵法困了很久,本来对老人的阵法是满怀信心的,谁知形势突变,阵法竟为云舒儿所破,大吃一惊,脸色刷地一片苍白。

  云舒儿回头一瞥,见卢野等人满脸惊愕,就像瞅见怪物似的,定定地盯着她,她唇角一翘,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眉头一挑,昂然问道:“卢野,你们是不是很想知道,本尊何以能够轻易地破解老头的铁血横流?”

  即儿,也不待卢野询问,兀自解释道:“卢野,你们家的这个老头子的阵法虽然看似厉害,其实,只要能够找出阵法的弱点,一切问题自然便能手到擒来,迎刃而解了!”

  翻翻兴趣盎然,来个棒根,哈哈一笑,冲着天空,大声问道:“裹儿姐姐,那你说说,糟老头子的这个阵法的弱点,又是什么呀?”

  云舒儿回头冲着翻翻,调皮地眨了眨右眼,即儿,扭头又盯着卢野,大声解释:

  “卢野,就像建造房子一样,建造房子的先决条件就是先打地基,只有打了地基,在此基础之上,才能建造出真正的房子。

  跟建造房子的道理相通,任何人要想布置阵法,先决条件就是搭建阵角,阵角就是阵法的支架,只要搭建了阵角,在此基础之上,才能布置杀人的阵法。

  浅白地说,地基是建造房子的基础,阵角就是布置阵法的基础,没有地基那来的房子,没有了阵角,何以搭建阵法。

  无眉老头的阵法虽然看似厉害,但是,其阵法构造的基础,无非就是阵角,只要我能够找到阵法的支架,进行摧毁,就像拆了大梁的房子一

  样,阵法自然倒塌!”

  无眉老人见云舒儿摧毁了他的阵法,心头一颤,神色一滞,震惊之极,也心疼不已,但是,一个转念,当务之急就是复活火凤凰,拥有自保,且与敌厮杀的手段。

  无眉老人愣了一下,待得回过神来,神色一凝,收敛心神,即儿,连忙挥舞双剑,念动咒语,再次复活了火凤凰。

  无眉老人复活了火凤凰,这一次,他没有急着驱使异禽飞扑云舒儿,而是脸色阴沉地瞪着云舒儿,忍不住沉声问道:“小魔女,老朽将这座阵法的阵角藏的很是隐秘严实,我很是好奇,你是如何能够看出其中的破绽的?”

  云舒儿嘿嘿一声,淡然一笑,朗声叫道:“老头,你与我斗法之时,虽然不停地变换阵法的方位,但是,阵角却始终没有变化,而你的那些阵角,其实就是先前自你烈火短剑的剑体之内,所释放的那些铁水神珠,我只要找到那些铁水神珠,同时摧毁,如此一来,你的铁血横流,自然难逃覆灭的命运了。”

  无眉老人听了云舒儿的解释,心头大震,愣了一下,突地怒目圆睁,声音嘶哑,大声叫喊:“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云舒儿兴趣盎然,大声反问:“何为不可能?”

  无眉老人挥剑叫道:“云舒儿,你就算发现了我阵法的阵角,可是,我刚才释放的铁水神珠足有数万之多,而且,刚才与你打斗之时,我还在不停地变换方位,移动阵法,你又如何能够找出全部的阵角的?”

  云舒儿环视了卢野等人一眼,撇撇嘴巴,耸耸肩膀,一脸轻松的表情,语气之中,带着一丝炫耀,嫣然笑道:

  “老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本尊聪明睿智,心细如发,加之记忆力惊人,一目千行,我自跟你动手起始,便将你的所做所为,事无巨细地,全部地记在了脑海里,这其中也包括了你的那些铁水神珠的数量、距离与方位。

  刚才我思忖破阵之时,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怀疑那些铁水神珠就是你的阵角,于是,我便仔细地观察了你阵法的演变,片刻,便有所发现。

  老头,你的阵法虽然在不停地移动方位,但是,却自有规律可循,那便是,阵法每移动九九八十一次,便是一个轮回,如此反复,阵法每一次的移动,无非是在跟一轮阵法,进行着阵位的重叠。

  我仔细观察你阵法移动的速度与方位,待得发现了阵法的秘密,我只需记住一个点,进行记忆,再将阵法在脑海里进行了复盘还原,等到阵法再次轮回,移动了九九八十一,回到了原点,我再瞅准时机,及时出手,如此一来,又何愁你的阵法不破!”

  无眉老人听了云舒儿的解释,恍然大悟的同时,更是深受震撼,一时眼睛挣得圆圆的,愣愣地盯着云舒儿,做声不得。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卢野等人听得云舒儿讲解破阵的经过,心里就像吃了一万只苍蝇似的,非常难受,同时,对于小魔女的智慧,不由得又暗自生出一丝钦佩来。

  翻翻见到无眉老人等人这黯然沮丧的样子,就像一群挨打的病狗似的,心中舒爽之极,忍不住哈哈一笑,一脸得意,昂然叫道:“老头,你输了就是输了,何必强撑着不肯承认,你的狗屁阵法现在已经被我的裹儿姐姐给破解了,事实俱在,有目共睹,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呀?”

  所谓杀人诛心,歹毒无比。

  无眉老人的阵法遭到云舒儿的摧毁,一生的心血毁于一旦,本就心如刀绞,痛苦至极,待得听得翻翻的嘲讽,更是深受刺激。

  无眉老人脸色大变,心头剧痛,身子一颤,一股腥甜的东西涌上了喉咙,若非及时吞咽,差点就要当众吐血出丑了。

  无眉老人怒视云舒儿,目光闪烁,嘴唇抽搐,念转如轮,情绪激动,愣了一下,突地咬牙切齿,面目狰狞,厉声吼道:“小魔女,你休要得意猖狂,老朽的铁血横流虽然为你所破,但是,我手上还有烈火凤凰,有了这个大杀招,今日咱们究竟鹿死谁手,尚未知也!”

  说罢,剑指云舒儿,厉声叫道:“凤凰儿,给我吞噬这个小魔女,不必留情!”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