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大明:我摆烂了,老爹是胡惟庸 > 第五十二章 就是不按套路

第五十二章 就是不按套路


  宋忠和几名锦衣卫不由的也是愣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他们也没见过这么匪夷所思的做派,世上哪有不维护乡党的道理。

  难道就不怕众叛亲离,不怕变成孤家寡人一个?

  几名公侯世子怎么都想不到,作为淮西勋贵子弟的胡汉山竟然帮着外人,还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宋忠。

  本来不想拿出二十亩上等水浇田,盯着胡汉山那张欠揍的脸,狠下心来给了。

  “来人,去拿来笔墨,顺便叫个中人过来。”

  公侯世子们心里堵着一口气,恨死了胡汉山吃里扒外的帮着外人。

  就算回去要跪在祠堂几个月,也要借助这件事让侯爷们与胡惟庸产生嫌隙裂痕。

  公侯世子们签了地契以后,没有心情在这里继续喝酒了,愤恨的离开了教坊司。

  胡汉山像个财迷一样数清楚了地契,塞到了绸缎禾穗荷包里,摆了摆手:“宋大哥,一起喝两盅。”

  官僚缙绅子弟们本以为宋忠和几名锦衣卫不会答应,这么多年来,还没见过锦衣卫会给官僚缙绅面子,坐在一张八仙桌上喝酒。

  官僚缙绅的面子都不给,更别说后辈子侄了。

  更让官僚缙绅子弟们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宋忠居然是答应了。

  “得咧,小人能与胡少爷一起喝上几杯,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宋忠不仅自己过去了,还把几名锦衣卫一起带了过去。

  几名锦衣卫不想过去,免得留下勾结权臣的把柄,丧失了洪武皇帝对他们的信任。

  不过,五狗之一的宋忠都过去了,几名锦衣卫只能硬着头皮跟了过去。

  官僚缙绅看到这一幕,看着胡汉山与锦衣卫在一起推杯换盏,又是免不了一阵欷吁感慨。

  “廖世荣真是金陵第一倒霉货色,非得要去争抢拜在宋濂门下,结果怎么样,遭到了当今陛下猜忌了吧。”

  “何止是倒霉,简直就是盐豆中的盐豆,平白无故的替胡汉山挡了夷灭三族的灾。”

  “可不是,难怪胡汉山骂了一句‘傻逼’,估摸着这是比盐豆更狠的喝骂。”

  官僚缙绅子弟们耻笑完廖世荣的盐豆,看着胡汉山与宋忠等锦衣卫相处的越发融洽。

  不知道廖世荣在九泉之下会有什么感想。

  替胡汉山挡了灾就算了,还让胡汉山得到了洪武皇帝赏赐,成为了半个锦衣卫。

  “廖世荣这回彻底成了整个金陵的笑柄,死了也会被钉在各个宗族的训诫里,告诫后代子孙。”

  “见过挡灾的,没见过上赶着把整个宗族都陪葬的,真是当代孟尝君啊。”

  “不知道这位怎么看...哈哈...”

  一名官僚缙绅子弟突然把脑袋转向了旁边,似笑非笑的看着旁边的一名官僚缙绅子弟。

  他不是别人,是应天知府的长子。

  就在今天白天,应天知府还一副世伯长辈的亲近姿态,结果到了晚上直接闭门不出了。

  恨不能用刀把拍过廖世荣肩膀的手掌给剁了,断绝与廖世荣的一切关系,生怕锦衣卫的屠刀落在应天知府的脑袋上。

  知府长子偷瞄了一眼胡汉山身边的宋忠等锦衣卫,没有说话,赶紧把官窑酒杯里的酒水喝完,慌不择路的逃离了这里。

  官僚缙绅子弟们看着慌张逃命的知府长子,哄堂大笑了起来。

  应天知府当初有多欣赏廖世荣,现在就有多狼狈。

  狼狈过后就应该是痛不欲生了,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应天知府能够保住现在的官位就不错了。

  至于外放地方成为一方封疆大吏的夙愿,这辈子应该不可能了。

  比应天知府更惨的是邢六科,当场就被抓进了诏狱,在里面受到了极大的折磨。

  出来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弹劾郧国公,请求夺了廖世荣父亲的一等公爵位,并且挖出来尸体进行鞭尸。

  骨头很硬的邢六科,在金陵里的风评彻底变了,从一个从不屈服权贵的诤臣言官,变成了人人唾弃的小人。

  官僚缙绅子弟们的议论声很大,不少谈话落入了胡汉山的耳朵里。

  胡汉山没有在意,直接把六张地契塞到了宋忠手里:“兄弟以后要在宋大哥手下当差,还望宋大哥多多照顾。”

  宋忠等锦衣卫刚才已经对胡汉山反常举动,感到难以理解了。

  现在居然把一百二十亩上等水浇田,眼皮都不眨的交给了宋忠,让他脸上的谄笑都僵了一下。

  堂堂左丞相胡惟庸的嫡长子,竟然去巴结一条狗。

  这条狗就算是洪武皇帝养的狗,那也只是一条狗罢了。

  官僚缙绅们全都畏惧锦衣卫,却打心眼里瞧不起锦衣卫,认为他们只是一群抢食吃的狗东西。

  官员们多金贵,一个个都是从生员举人一步步考中进士的读书人。

  锦衣卫是什么出身,不过是一群粗鄙的泥腿子罢了。

  就他们那样的泥腿子,给书香门第的官员们当佃户奴才都不要。

  宋忠等穷苦出身的锦衣卫心里都清楚,习惯了官僚缙绅们看待他们的嫌弃眼神。

  这才有了刘文泰当初冒着杀头危险,也要拒绝成为府军前卫带刀官的行为。

  宋忠脸上的谄笑减轻了几分,眼神里产生了不曾有过的郑重:“只要有宋哥一口吃的,就不会让胡兄弟饿着。”

  “来来,宋哥敬你一杯。”

  宋忠举起官窑酒杯的同时,把手里的地契在其他几名锦衣卫面前晃了晃,意思是交上去以后,如果还能还给他们就平分了。

  几名锦衣卫脸上没了硬着头皮喝酒的不情愿,自在了很多,神色里多了几分笑意。

  已经认同了胡汉山这个自己人。

  不是因为那一张二十亩上等水浇田的地契,是贵为左丞相嫡长子的一份尊重。

  宋忠喝完酒水,脸上的谄笑不变,只不过神情里多了几分阴狠:“胡少爷啊,咱们巡检司的兄弟白天还要去通济门当值。”

  “明天去各个试馆闻人家里盘查的小事,就交给您了。”

  胡汉山听完这句话,笑的更开心了,几名公侯世子都是好人啊。

  帮着自己结交了宋忠。

  他可是...嗯...除了自己谁要不知道的锦衣卫指挥使。

  想到宋忠未来掌握整个大明的番子,胡汉山对他更加亲切了几分:“那就多谢宋大哥了。”


  (https://www.biqudao.net/bqge20471043/36009031.html)


1秒记住笔趣岛:www.biqudao.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a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