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大明:我摆烂了,老爹是胡惟庸 > 第五十章 谢您小的赏赐

第五十章 谢您小的赏赐


  毛骧战战兢兢的领了天子口谕,回到指挥使衙门赶紧带着一众亲信前往了诏狱,开始给廖世荣宗族罗织罪名。

  毛骧想到廖世荣是燕王府的仪卫司副将,不能不通知燕王朱棣,便连夜派人前往了燕王府告知一声。

  燕王府后邸。

  有一处占地很大的湖水,燕王朱棣每晚都要来这里与人对弈。

  尤其是在寒冬腊月,不愿意待在温暖如春的殿阁内,偏偏要来寒风刺骨的湖边。

  这片湖水还有着一个极其不附庸风雅的名称。

  捕鱼儿海。

  朱棣头戴翼善冠,身穿盘领窄袖蟠龙服,坐在寒风呼啸的湖边。

  残荷败柳在寒风里四处乱颤,今夜的寒风要比寻常呼啸声更大了几分。

  朱棣却是一反常态,寒风越大,越是愿意待在这里,心情也是越发的舒畅。

  湖边摆放着一张围棋石桌,朱棣不铺上任何垫子,坐在冰冷的石墩子上:“广孝禅师若是嫌冷,可以披上本王的貂裘。”

  围棋石桌对面,有一位黑衣僧人。

  吃斋念佛的僧人一般都长的慈眉善目,这名黑衣僧人偏偏有着两条凶悍剑眉,脸上的菩萨像破坏的干干净净。

  不像是慈悲心肠的僧人,反倒是像比鬼更恶的钟馗。

  燕王朱棣尊称了一句广孝禅师的姚广孝,拨动手里的念珠,没说庙里和尚们经常让善男信女听不懂的打机锋:“身上还好,就是头皮略冷。”

  “哈哈。”朱棣听了毫不惺惺作态的话,不免大笑了一声,这也是他最欣赏姚广孝的地方:“今天的冷风应该快赶上捕鱼儿海了。”

  朱棣说完,目光灼灼的看向了旁边小湖,似乎真的带领千军万马完成了超过冠军侯霍去病封狼居胥的更大壮举。

  捕鱼儿海纳入大明版图,为子孙后代开辟万里疆土。

  姚广孝饶是吃斋念佛的僧人,每每听到朱棣的千古壮志,那颗佛心不免起了波澜。

  捻起一枚黑子,落在了围棋桌面上:“该下雪了。”

  姚广孝说完这句话,天上真的飘起了雪花,落在湖面荡起一圈圈涟漪。

  朱棣听出了姚广孝的一语双关,大笑道:“左丞相胡惟庸不是个东西,没想到他长子胡汉山人还不错。”

  一直守卫在旁边的仪卫司仪卫正朱能,虽是一介武夫,却也明白这里面的缘由。

  武夫不一定就是莽夫,真要是脑子一根筋的莽夫,成不了什么大事。

  胡汉山害死燕王府仪卫副将廖世荣,朱棣应该对胡汉山有成见才对,偏偏对这个爱干荒唐事的左丞相长子有了很大的改观。

  洪武皇帝当初让廖世荣等人在藩王府的仪卫司任职,是为了笼络淮西勋贵。

  告诉手握重兵的淮西勋贵,洪武皇帝和淮西勋贵是濠州起事的乡党兄弟,下一代的子弟更是亲如手足的近臣。

  现在淮西勋贵越发的骄横无所顾忌,为了杜绝叛乱的发生,洪武皇帝就有心想让藩王们取代淮西勋贵掌握兵权。

  各个藩王府的淮西勋贵子弟就成了障碍,不能让淮西勋贵下一代继续掌握兵权了。

  朱棣正在发愁一直不能就藩,前往蓟辽掌控卫所,待到合适时机一举打到捕鱼儿海。

  没想到胡汉山帮了朱棣大忙,除掉了掌握燕王府一部分兵权的廖世荣,加快就藩的步伐。

  姚广孝等待心情大好的朱棣落子,想起来另一件事:“听说胡汉山那一身彪纹官服是燕王争取来的。”

  朱棣点了点头,笑道:“有功就要赏,父皇原本是想用五城兵马司的小旗试探胡惟庸,但本王觉的胡汉山立了大功就要多给一些赏赐。”

  “就去父皇那里,帮他要来了一身从七品官服。”

  姚广孝不知起了什么心思,说了一句朱能没听懂的话:“这样也好,就能看出李善长作何抉择了。”

  李善长?

  朱能披挂一身罩甲守卫在一旁,没能弄明白这件事与李善长有什么牵连。

  朱棣却是心知肚明,没有挑明,反而是为胡汉山感到惋惜:“胡汉山的爹胡惟庸已经身不由己了。

  当初为了争权不停的培植党羽,坐上左丞相以后,回头一看胡党已经势大。

  想退已经退不了了,父皇不会让胡惟庸退,胡党更不会让他退。

  胡惟庸自己也明白,所以越发的培植党羽,想要营造出汉朝初年的朝局。

  推行黄老治国,刘邦退居幕后,由沛县老兄弟萧何、曹参等担任丞相治理朝政。”

  大明与大汉太像了,皇帝都是穷苦出身,掌控国家的权贵都是家乡老兄弟。

  就连担任丞相的人选都是一样,萧何、曹参是沛县老兄弟,李善长、胡惟庸是濠州老兄弟。

  萧何、曹参当了那么多年丞相,执掌大权多年,刘邦驾崩了他们还活着,一直活到太子继位。

  得到了善终。

  姚广孝一针见血的指出了问题所在:“相权与皇权相争,由来已久。”

  朱棣明白这句话的份量,沉甸甸的压了几千年,渗透了不知道多少鲜血。

  朱棣一直在思索怎么权衡皇权与相权,等到太子朱标继位以后,希望能够替皇兄解决这个血淋淋的弊政。

  “这件事先不想了。”朱棣看向了一旁,一名锦衣卫被朱能拦在了外面:“放他过来。”

  锦衣卫赶紧行礼:“启禀燕王,廖世荣抓进了诏狱,很快就要开刀问斩了。”

  剪除了淮西勋贵子弟对燕王府有益处,朱棣可不像其他藩王那般刻薄寡恩:“你告诉毛骧莫要折磨廖世荣,好酒好菜伺候着给他一个痛快。”

  锦衣卫得到了朱棣的嘱咐想要离开,尽快去办燕王交代的事情。

  朱棣最后又说了一句:“另外告诉廖世荣,本王虽说改变不了朝廷的政令,但也不会置身事外。”

  “本王不会让他没人收尸死无葬身之地,会好好的厚葬他与家人。”

  等到锦衣卫离开了以后,朱能询问道:“王爷,那几位公侯世子怎么处置。”

  朱棣皱起了眉头,这几名公侯世子怎么还没有草包胡汉山明白事理。

  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草包。

  一直到朱棣离开,都没提起那几名公侯世子。

  朱能明白了朱棣的意思,始终拦在王府外面不让几名公侯世子进门。


  (https://www.biqudao.net/bqge20471043/36012430.html)


1秒记住笔趣岛:www.biqudao.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a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