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大明:我摆烂了,老爹是胡惟庸 > 第四十三章 三十年河西

第四十三章 三十年河西


  “廖世荣。”

  宋濂说了一番形同陌路的话语过后,把视线转向了大明前九才子廖世荣。

  昨天想要拜在宋濂门下的大明前十才子,除了胡汉山以外,还有廖世荣和叶庆元。

  宋濂喊了廖世荣的名字,没喊作为浙东文官小辈的叶庆元。

  原因很简单,廖世荣同样也是淮西勋贵。

  他父亲还追封为一等国公郧国公,论起身份地位,比起左丞相胡惟庸毫不逊色。

  廖世荣自身还是燕王府的仪卫副将,深受燕王朱棣信赖的亲信近臣,地位比胡汉山强了不知道多少。

  胡汉山犯了脑疾的侮辱师长,比他地位高了不知道多少的廖世荣,却是欣喜若狂的赶紧拜师。

  宋濂看着一旁的廖世荣,事情就像他所预料的那样。

  廖世荣听到宋濂喊了他的名字,先是满脸的难以置信。

  后来被同为大明前九才子的宋慎陶昱等人,亲切的拍了一下肩膀,如梦初醒。

  廖世荣亢奋到说话都结巴了,慌里慌张的跪在宋濂面前:“弟...弟子...拜...拜见恩...恩师。”

  说完,以他只对燕王朱棣低头的特有倨傲,竟然是急不可耐的赶紧给宋濂磕了三个响头。

  彻底把他拜师宋濂这件事给敲定了,别是一场黄粱梦。

  淮西侯爷们戎马一生,杀了不知道多少蒙古鞑子,浑身上下最硬的就是骨头。

  最是厌恶年轻一辈的勋贵子弟没骨气,更别说是给除了爹娘以外的人磕头,这人还是死对头浙东文官。

  淮西侯爷们看着在那‘砰砰’磕头的廖世荣,没有半点的厌恶,没有要把这个淮西勋贵里的不孝子打一顿的想法。

  淮西侯爷们全都是露出了欣慰,还有更大的可惜。

  欣慰淮西勋贵年轻一代里,终于后继有人了,出了一个能抗住淮西大旗的小辈。

  可惜的是,拜宋濂为师的那个人,不是自己的长子。

  如果是自己的长子该多好,足够让淮西侯爷们通宵喝酒庆祝。

  至于胡汉山。

  淮西侯爷们已经放弃了这个人,连一句大逆不道都不愿意说了。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胡惟庸已经不想在这里多待了,轻微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东篱草堂。

  只是一个轻微叹气,吉安侯等胡党侯爷们出现了忧心忡忡的担心。

  胡惟庸一直都是以食古不化的固执著称,多年来始终是一副严肃面容。

  在遍及朝野内外的胡党官员眼里,就是供奉在庙里的神像,永远没有任何多余情绪。

  就在刚才,胡惟庸不仅是流露出了情绪,还是一种束手无策后的情绪。

  神像破了金身。

  “真是蠢啊。”

  “可不是,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蠢的人,到最后让廖世荣捡了大便宜。”

  “怎么能说捡便宜,廖世荣不仅身份比胡汉山高贵多了,凭借自己在经学方面的才学已经成为了大明前十...哦...不对是前九才子。”

  官僚缙绅子弟们看向院子里,全都在臭骂胡汉山的愚蠢。

  比起刚才胡汉山干出侮辱宋濂的烂泥事,勋贵子弟们一直忍着没有说话,现在同为淮西勋贵子弟的廖世荣拜在了宋濂门下。

  官僚缙绅子弟里的勋贵子弟方便开口了,全在那感慨廖世荣的英明。

  以及胡汉山的愚蠢。

  “世荣,以后你我便是同门了。”

  敢于直接喝骂左丞相胡惟庸的六科给事中,亲切的扶起了廖世荣,还给他引见旁边的其他京城重臣。

  应天知府更是亲切的说了一句,往后在京城里有什么事直接去找他。

  过几天还要找个机会,给廖世荣引见五城兵马司的指挥使。

  官僚缙绅子弟们更加感慨拜在宋濂门下裨益太多了,县官不如现管,有了五城兵马司指挥使的照顾,廖世荣以后在整个京城内畅通无阻了。

  官僚缙绅子弟们看着廖世荣与众多门生故旧的一片祥和亲切。

  再看看胡汉山孤零零的一个人。

  发自肺腑感到胡汉山的愚蠢了,简直蠢不可及,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蠢的人。

  “汉山兄。”

  就在所有人唾弃胡汉山的时候,唯有刘文泰冒着一起被唾骂的险恶站了出来。

  刘文泰走到胡汉山身边,关切的问道:“怎么样,身体没大碍吧。”

  嗯?

  大碍?

  碍个盐豆!

  老子都快笑疯了好么。

  胡汉山快要压抑不住内心的大喜了,刚才老爹胡惟庸在场不敢直接笑出来,憋的身体抖动。

  “嘿嘿。”

  胡汉山憋了半天实在是憋住了,笑的都直不起腰,只能扶着刘文泰在偷那憋笑。

  光明正大的笑还是不合适,狗腿子们没带进院子里,万一被廖世荣等门人给揍了,可就吃亏了。

  廖世荣等门人只看到胡汉山扶着刘文泰,身体不停抖动。

  以为他是后悔了,后悔的泣不成声,站不稳身体趴着刘文泰的手臂在那痛哭。

  门外的官僚缙绅子弟们距离稍远,更加看不清胡汉山憋笑的神情。

  同样是认为胡汉山在那里痛哭流涕,后悔的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官僚子弟们没了胡汉山刚进门时的巴结模样,对他只有不屑和鄙夷。

  以后谁还巴结这么一个草包。

  想要巴结,那得巴结凭空得到众多门生故旧的廖世荣。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太子朱标朝的左丞相胡惟庸就是廖世荣了。

  到了下一代,胡党就要改名为廖党了。

  “胡汉山,你侮辱本将恩师这件事,本将刚才不好多说,现在就得按照淮西老规矩划一划道了。”

  廖世荣走出人数众多的门生故旧里,盯着胡汉山,语气颇为不善。

  胡汉山知道淮西勋贵几十年来的老规矩,是一种从争水械斗转变出来的老规矩。

  有仇的两人骑着辽东大马比拼长矛刀剑。

  不论是砍断手臂,还是捅死对方,双方宗族不会有半点怨言。

  死者光荣,胜者更是能获得所有淮西勋贵的赞誉。

  胡汉山身体还算健壮,但是比起担任燕王府仪卫副将的廖世荣,在弓马骑射方面差远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了,任何有血性的男人都会答应。

  何况还关系到勋贵子弟们最看重的脸面。

  就在所有官僚缙绅子弟以为胡汉山一定会答应,为了脸面就算是死,也要接下淮西老规矩。

  胡汉山鄙夷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转身离开。

  “傻逼。”


  (https://www.biqudao.net/bqge20471043/36023912.html)


1秒记住笔趣岛:www.biqudao.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a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