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大明:我摆烂了,老爹是胡惟庸 > 第二十七章 脸真大

第二十七章 脸真大


  王府大太监们给胡惟庸行过礼以后,说出了这次来的目的,是想从胡汉山这里买走一张神将牌。

  各位藩王可是输给太子朱标许多上等水浇田,对于大发神威的神将牌极其追捧,赶紧派遣藩王府里大太监过来。

  胡惟庸带着乌纱帽,穿着圆领常服在偏厅管帽上坐着,看了一圈目光热切的大太监们,没找到燕王府的大太监,不禁在心里感慨良多。

  当年,朱元璋带着淮西老兄弟们在外打仗,没时间管教小儿子朱棣,是朱标一手把朱棣拉扯大。

  朱棣对待朱标的感情极为深厚,可以说是亦兄亦父。

  太子朱标用神将诸葛亮能够这么酣畅淋漓赢了其他藩王,燕王朱棣私底下没少出力。

  各位藩王输惨了以后,其他几位藩王不服气的过来买一张神将牌,朱棣却没有丝毫动作。

  燕王朱棣是打心眼里替太子朱标高兴,同样也对及时琢磨出神将牌的胡汉山有了好印象,甚至有可能开始关注了淮西勋贵众多年轻一辈里的胡汉山。

  不过这事胡惟庸说了不算,只能让藩王大太监们自己去找胡汉山。

  藩王大太监们一起来到了芝兰园入口的垂花拱门,本想着已经得到胡惟庸的允许能够直接进去。

  谁能想到吃了一个挂落,让胡二挡在了门口。

  只能站在门口的描彩画廊里等着,虽说头上有黑瓦屋檐,但画廊可是空空荡荡只有柱子支撑的走廊。

  寒风一阵阵吹来,冻的王府大太监们一个劲的直哆嗦。

  胡汉山正躺在书房静心斋的苏绣软塌上,背后的绿禾给他捏肩,红柳喂他吃着上好的果脯。

  前来拜访的刘文泰坐在一旁喝茶,笑着诉说进宫以后,把神将诸葛亮献给了太子朱标。

  太子朱标把朱棣等藩王杀的丢盔卸甲,赢走了各位藩王皇庄里几百亩上等水浇田。

  胡汉山刚好吃渴了,喝了一口茶水,听到刘文泰说把杀的朱棣等藩王丢盔卸甲的头功让给了他,‘噗’的一声嘴里茶水全喷了出来。

  “你说什么!”

  刘文泰认为胡汉山这是高兴的太过于激动了,也是,太子朱标可是储君,是未来的大明皇帝。

  他们还年轻,以后肯定会在太子朱标的治下当官。

  倘若现在就能在太子朱标身边立功,与以后皇帝朱标身边立功,可是有着天翻地覆的差距。

  现在可是从龙之功。

  刘文泰难得的出现了颇为自得的神情,吹了吹茶水的白气:“不必谢晚生,这都是晚生应该做的。”

  谢你个大头。

  胡汉山差点没忍住‘砰砰’给他来两拳。

  谁想巴结太子朱标,要巴结也得巴结燕王朱棣,这位才是大明的太宗皇帝。

  “少爷,除了燕王以外的各位藩王大太监等了有半柱香时间了。”

  胡二瞧见外面飘起了雪花,贴心的提醒了一句。

  “不见,让他们哪来的滚哪去。”胡汉山听到燕王朱棣没来,知道肯定坏事了,燕王朱棣肯定恼怒他让燕王皇庄输了很多田产。

  得。

  太祖洪武皇帝还没巴结上,又把太宗皇帝朱棣得罪了。

  唉,咋就这么命苦啊。

  胡汉山卖了第一张神将诸葛亮本来就属于无奈,没想那么早的卖,准备吊个几天的胃口再说。

  谁能想到老成持重的刘文泰强塞了一百亩上等水浇田,今天已经把地契交给了白寿园的管事大娘子,不卖也不行了。

  更想不到的是,刘文泰直接把神将诸葛亮献给了太子朱标,平白无故的得罪了燕王朱棣。

  无妄之灾啊。

  各位藩王派人来买一张神将牌,胡汉山哪里还有心情卖,最主要还是不敢卖。

  左丞相胡惟庸已经是党羽遍及朝野内外了,突然又交好其他藩王。

  咋的。

  想要重演宣武门之变,夺了老皇帝李渊的权利?

  胡汉山以前本来就是个混不吝的纨绔,索性直接摆烂。

  藩王也不给面子。

  “胡二,赶紧把那些阉狗赶走,脏了本少爷的园子。”

  刘文泰听了这番吓死人不偿命的话,哪里还有心情喝茶,急切劝了一句:“汉山兄,就算令尊是左丞相也吃罪不起除了燕王以外的所有藩王。”

  “仕林里愚忠的文人多不胜数,藩王再怎么说也是洪武皇帝的儿子,是君父。”

  “你得罪了所有藩王,少不了要被仕林里的一些文人训斥,甚至有可能丢了来之不易的金陵第一才子。”

  嗯?还有这样的好事。

  胡汉山本来还斟酌着不能把藩王们得罪死了,这些藩王可不是以后混吃等死的家猪,在洪武皇帝的刻意培养下一个个大权在握。

  目的是为了制衡旧部遍及各个卫所的淮西勋贵们,以后设立的九大塞王就是忌惮淮西勋贵,想把兵权牢牢抓在皇室手里。

  现在听说了能够失去金陵第一才子的名头,胡汉山哪里还管的了那么多,先躲过‘胡惟庸案’从洪武皇帝的屠刀下活下来再说。

  就算要巴结,只巴结九大塞王之一的燕王就够了。

  胡汉山想着只是丢掉金陵第一才子不行,得彻底把自己从金陵才子里摘出去才好,赶紧摆烂:“走,跟着本少爷去揍这些阉狗。”

  胡二等狗腿子一听这话,顿时亢奋了,京城里的达官显贵们除了六大国公世子以外,全都打过架。

  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揍过比他们还嚣张的宦官,今天总算是逮到了。

  刘文泰端着官窑茶杯的手,颤颤巍巍的抖了起来,知道胡汉山纨绔,没想到他胆大包天到这个地步。

  只是把藩王府的大太监们赶走,以后还可以把胡二等长随推出去顶罪,说是他们这些下人自作主张。

  胡汉山真要是亲自赶人,还把藩王府的大太监们给揍了,那可真是把藩王们得罪死了。

  刘文泰哪能眼睁睁看着一代大才,在他的面前陨落,以后到了阴间地府肯定会被朱老夫子责怪。

  刘文泰顾上不视作生命的君子礼节了,一把抱住了胡汉山,声嘶力竭:“胡二,还不快去赶人。”

  “难道是想让你家少爷被老爷打死。”

  这句话要是说你家少爷被藩王打死,胡二等人肯定要先把刘文泰拉开,听少爷的安排。

  刘文泰心思缜密的说了一句被老爷打死,可把胡二等人吓坏了,跑的比狗还快冲了出去。

  出门的时候踩在门槛上绊倒了,连滚带爬的继续往前,赶紧把藩王府的大太监们赶走了。

  生怕赶走晚了,少爷又惹怒了老爷。


  (https://www.biqudao.net/bqge20471043/36023928.html)


1秒记住笔趣岛:www.biqudao.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a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