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大明:我摆烂了,老爹是胡惟庸 > 第二十章 求你别看上我

第二十章 求你别看上我


  “人尽可夫的典故来自于《左传·桓公十五年》,汉山先生读的左传是汉代的马注?还是唐代的孔注?还是最为完善的晋代杜注?”

  难怪刘文泰是金陵前十的大才子,单单是一本《左传》就熟读这么多的注疏,至于胡汉山自己连《左传》原本都没读过,何况是各个朝代鸿儒所作的注疏。

  胡汉山病怏怏的摇了摇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刘文泰想到胡汉山以前的纨绔,大致也是了解了,胡汉山虽说文采斐然,但是不善于治经应该是不了解《左传》里的典故。

  只能慢条细理,一点点清晰的解释。

  春秋时期,桓公十五年的郑国,朝堂发生了一件剧烈动荡,不亚于前些年的空印案。

  当时的郑国大王郑厉公准备杀了权臣祭仲,于是安排深受信任的雍纠去做这件事。

  祭仲除了是郑国的权臣以外,还是雍纠的岳父,忠孝两难全的雍纠只能把消息透露给夫人雍姬。

  雍姬面对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难题,不杀父亲,夫君会死,支持夫君,便会害死父亲。

  最终,雍姬选择支持了父亲祭仲。

  祭仲得知这件事以后,没有手软直接毒死了雍纠,还把郑国的大王郑厉公赶出了郑国。

  《左传》里便记述了一句话,“人尽夫也,父一而已,胡可比也?”

  意思是夫君的选择有很多,含辛茹苦把雍姬抚养大的父亲只有一个,当然要选择孝道。

  ‘人尽可夫’就被当成了至孝的典范。

  麻了,麻了。

  胡汉山难怪觉的大名士陈则看他不是一般的顺眼,这是在用作出临江仙的才气,为陈小宛背书。

  夸赞陈小宛是个大孝女,让这位金陵第一才女在才气和美貌以外,增加了三从四德的美名。

  陈则讲经讲到了一半,从竹席旁边的官窑青釉茶壶里倒了一盏茶,轻轻抿了一口。

  在短暂休息的时候,视线依旧是落在胡汉山身上,慈善的笑着。

  胡汉山瞧见这副岳父笑,脑袋往后一扬,耷拉在花梨官帽椅上,病怏怏的提不起一点力气。

  哀莫大于心死。

  更让胡汉山绝望的还在后面。

  这时,刘文泰突然从花梨官帽椅上站了起来,认真道:“学生有一个建议,想要与各位商量一二。”

  在场的金陵才子和名士们,看向了操办这次雅集的刘文泰,似乎都在期待着什么。

  刘文泰语气坚定的说道:“以汉山先生的文采,学生建议公认他是金陵前五的才子。”

  金陵是大明京城,文治璀璨,人杰荟聚。

  各个府县、布政司的才子们在参加完科举以后,不管是金榜题名了,还是名落孙山,大多都留在了京城金陵。

  高中科举的方便在结交京官,方便以后外放做官,没高中科举的准备在京城读书,省去赶往金陵的舟车劳顿时间,等到三年后继续科考。

  这里面还有左丞相胡惟庸的功劳,刻意营造出野无遗贤的盛世景象。

  这也导致了江南四大才子有三位是金陵才子,剩下那一位还是金陵附近府县的才子。

  大明十大才子里有八位金陵才子,剩下的两位十大才子志向不在科场,而是像诗仙李太白和东坡先生那般游历山水,正在大明的名山胜水游历。

  刘文泰能够成为公认的金陵前十才子,当年可是让他那位见惯了宦海沉浮心里早就波澜不惊的爷爷,在起草诏书的严肃时刻当着洪武皇帝的面笑出了声。

  治军严厉,治官更是带着血腥味杀气的洪武皇帝,得知了原因不仅没有责罚刘文泰爷爷,还赏给刘文泰爷爷一块名贵的澄泥砚,赞叹刘文泰爷爷治家有方。

  公认的金陵前五才子,可谓是把胡汉山捧的极高,基本上是说他在诗词方面整个金陵无人能出其右。

  金陵诗词第一。

  金陵前十的才子,各有各的擅长,有的工于丹青画作,有的擅长行楷书法,有的精通治经......

  要是把胡汉山的诗词排进金陵前五,关键是胡汉山年纪轻轻还没及冠,妥妥的一桩文治里的祥瑞。

  洪武皇帝知道了以后,尤其是知道胡汉山年纪轻轻在仕林文坛就有这么大的名气,肯定是重重有赏。

  胡汉山知道这里面的厉害,顿时吓的是面无人色。

  他真要成了金陵前五的大才子,前两次搅黄左丞相庆贺宴和退婚傅玉媖的摆烂,可就白费功夫了。

  还没等胡汉山拒绝,这帮子一直以来极其文人相轻的金陵才子们,全都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就连那些眼界极高的名士们,也都是纷纷露出了笑意,显然是认同刘文泰的说法。

  泥金美人屏风另一侧的勋贵子弟们。

  看着金陵才子们闹起的一场风波,一场只要是确定了必然会传遍江南,甚至是上达天听的风波。

  脸上的神情全是诧异,这帮子读书人怎么这么好说话了,要知道当年刘文泰凭借治经成为金陵前十才子,前前后后闹了极大的风波。

  以刘文泰爷爷在仕林文坛的地位,依旧是冒出来很多不服气的金陵才子,两年不停找刘文泰比较在治经方面的才学,差点没把刘文泰折腾死。

  没死也只能半条命了,每天用名贵药材吊着命,养了大半年才把身体养好。

  结果到了胡汉山这里,只说了一句话就成了公认的金陵大才子。

  还是金陵前五才子。

  夭寿啊。

  同样是住在贡院大街的勋贵子弟,怎么差距就那么大。

  胡汉山巴不得现在有人冒出来,要在诗词方面论个长短,苦苦等了半天始终没有一位金陵才子站出来。

  眼看金陵才子们就要表态了,胡汉山急的脑袋上都快流汗了。

  情况越发的不对劲,就连那些名士们也有这方面意思了,胡汉山赶紧站起来说道:“本少爷是金陵第一赌怪,可不是什么金陵前五的才子。”

  赌怪?

  在场所有的才子和名士们,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不明白胡汉山这是什么意思。

  准备继续讲经的陈则同样是有些疑惑,不知道这个赌怪名头是从何而来,怪字倒是常见,通常是被一些自嘲自谦的名士使用。

  赌字可就不怎么好了,几乎是在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胡汉山满怀期待的过来,现在是怕了这个地方,不等才子名士们想明白,赶紧带着胡二等狗腿子逃离了厅阁。


  (https://www.biqudao.net/bqge20471043/36023935.html)


1秒记住笔趣岛:www.biqudao.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a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