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大明:我摆烂了,老爹是胡惟庸 > 第十八章 快,快点骂我

第十八章 快,快点骂我


  何止是金陵的才子们蠢蠢欲动,准备让胡汉山评判他们所作的诗词,获得一两句的指点。

  要是能够来说一句衣冠禽兽,就最好不过了。

  坐在前排官帽椅上的名士们,在各地已经有了名篇佳作,依旧是眼热那一句衣冠禽兽的评判。

  以胡汉山做出临江仙的才高八斗,只要能够与胡汉山多多交谈诗词歌赋方面的才情,说不定就能出诗集了。

  只不过碍于脸面,名士们不好与小一辈的金陵才子争抢这次的点评,显得过于功利了一些,没有文人雅士的风骨。

  名士们已经找好了其他借口,下一次名士们的诗会雅集,把金陵新秀胡汉山叫过去。

  刘文泰看着稳坐钓鱼台一动不动的名士们,别人不知道名士们怎么想,他从小跟在爷爷身边听说了各种庙堂起伏,一眼就看透了。

  想必是要把胡汉山拉入名士们单独的诗会雅集,邀请胡汉山参加只有名士的诗会雅集,刘文泰对于胡汉山都不是认同了。

  更上一个层次。

  尊重。

  金陵年轻一辈的才子们每一次诗会雅集,都会出现一些老一辈的名士,这些老一辈名士不会主动过来。

  全是身世显赫的金陵才子在操办诗会雅集时,花费重金润笔费,请这些老一辈名士过来。

  润笔费还不是金银等俗物,而是宣纸、湖笔、奇石这些案头清供。

  大明的名士都是相当有风骨,从来不畏惧权势,这些年没少骂手握重兵又与洪武皇帝是乡党兄弟的淮西勋贵。

  前些天,吉安侯陆仲亨把一名文官扔了出去,文官迫于还要在官场上做官,敢怒不敢言。

  这要是换成了名士们,当场就会喝骂吉安侯陆仲亨,还会跑到吉安侯陆仲亨的官邸门口进行一场持续半个月的口诛笔伐。

  以前出现过不少次这种情况,名士们就算是被蛮横的淮西勋贵打的满嘴是血,绝对不会屈服,嘴里带血的继续口诛笔伐。

  碰到性情刚烈的名士,直接就会一脑袋撞死在淮西勋贵门口的镇宅石狻猊上。

  名士们站起来迎接胡汉山,是因为临江仙太让他们痴迷了,在场每一位名士都醉心于《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的字里行间流露出的韵律。

  尤其是‘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如晴天霹雳般击中名士们的心房,说的不就是名士们最崇高的气节风骨。

  在场名士里的不少人在看到了这一句以后,即便是早上,依旧不顾家人的劝阻喝了一个酩酊大醉,甚至喝着喝着涕泗横流的哭了起来。

  终于有一首词,能够说出名士们的心声了。

  以名士们不畏强权的铮铮铁骨,大明六大国公想要参加名士们的诗会雅集,都会一点面子不给的直接拒绝。

  名士们居然想要邀请年纪轻轻,辈分在金陵才子只能算是新秀的胡汉山,参加只有名士的诗会雅集。

  足够让洪武皇帝近臣之一嫡长子,又是出了名眼界极高的刘文泰,从认同转变成对待名士那般的尊重了。

  就在才子们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准备请教诗词,胡汉山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想着怎么才能摆脱临江仙带来的名声大噪。

  雕饰精美的对扇木门打开了。

  一位身穿梅青色大袖右衽衣,头上随意插了一支木簪的中年文士走进了厅阁。

  中年文士走动时,右衽衣的大袖轻甩,如同竹海里翻起的一层层竹叶浪卷,极其的风雅隐逸。

  这名中年文士带着寒风走进来的那一刻。

  所有金陵才子全都站了起来,用一种面对胡汉山时都没有恭敬,就连看重气节风骨的名士们都是恭恭敬敬。

  执弟子礼。

  胡汉山看的眼皮直跳,心想这人是谁能有这么大的面子。

  他可是知道名士们的脾气是有多么的又臭又硬,连他老爹胡惟庸拥有党羽遍及朝野内外的权势,没少被一些名士痛骂。

  这名中年文士居然能让在场的名士们,恭恭敬敬的执弟子礼。

  刘文泰知道胡汉山恐怕不认识这位,小声提醒道:“这位便是北郭十友之一的陈则。”

  提起北郭十友陈则这个名字,胡汉山这个不学无术的纨绔也是知道。

  陈则是一位年轻时便名满江南的大名士,擅长诗文,文词以清丽著称。

  又因为擅长赋紫菊诗,被仕林文坛尊称为陈紫菊。

  胡汉山听说这么一位大名士来了,忍不住对着刘文泰竖起一个大拇指:“厉害啊,你连北郭十友都能请来。”

  刘文泰瞧了一眼竖起来的大拇指,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从胡汉山的话里能够听出来应该是夸赞的意思。

  刘文泰听了胡汉山的夸赞,除了欣喜以外,更多的却是肉疼,低声说道:“学生偷了家祖的半刀鹅黄虎皮宣纸。”

  胡汉山听到一句鹅黄虎皮,饶是以他的败家,以左丞相宅邸的库藏丰富,也是一阵的肉疼,那可是大唐年间流传的一种极为稀有名贵宣纸。

  刘文泰还真是个狠人,难怪能够北郭十友之一的陈则请来。

  胡汉山脸上的生无可恋没了,喜眉笑眼的嘴都裂开了。

  刘文泰真是个好人啊。

  刚才还想着骂才子们没起到作用,准备骂厅阁里好不容易请来的名士。

  以这么名士们的刚烈脾气,再是欣赏胡汉山的才学,遭受了侮辱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侮辱。

  肯定不会无动于衷。

  更不会适得其反。

  没想到刘文泰居然请来北郭十友之一的陈则,这要是骂了他,名声还不得当场就臭大街了。

  胡汉山越想越是耐不住了,激动的站了起来,一副起身迎接北郭十友陈则的恭敬模样。

  在场的才子名士们看到胡汉山的恭敬行为,觉的很正常,临江仙再是才高八斗面对北郭十友还是要恭敬。

  勋贵子弟们虽然看不惯金陵才子,也和名士们不对付,但是对于北郭十友依旧保持着敬意。

  北郭十友的才华横溢是大明立国以来,洪武皇帝文治武功里的文治灿烂一种体现。

  不过,才子名士们和勋贵子弟们永远想不到的是。

  胡汉山不是为了迎接北郭十友之一的陈则,是准备破口大骂,狠狠的侮辱他。

  这一次。

  胡汉山终于要臭大街了。


  (https://www.biqudao.net/bqge20471043/36023937.html)


1秒记住笔趣岛:www.biqudao.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a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