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大明:我摆烂了,老爹是胡惟庸 > 第十四章 猪怕壮

第十四章 猪怕壮


  刘文泰等生员瞧见胡汉山瘫倒在凉亭里的做派,只当是他比喜极而泣还要喜悦,一时间中举般的身体瘫软了。

  刘文泰等金陵城里有名的才子,叔伯父辈更是在浙东文官里身居要位,一个个耕读传家的书香门第。

  饶是以刘文泰等人的才学,以及从百年前南宋朝开始便一辈辈读书做官的绵延家泽,所产生的高人一等。

  依旧免不了要羡慕胡汉山,羡慕这个出身于草莽小族,也就仗着这些年的从龙之功才光耀门楣的胡家长子。

  在刘文泰等家泽绵延百年的书香门第看来,仅仅富贵了十几年的胡家,不过是赌坊里一夜暴富的赌徒罢了。

  再是富贵不过是无根浮萍,往往二世夭折。

  胡汉山这些年在金陵的种种纨绔行为,正如刘文泰等百年门第所预料的那样,一步步迈入二世夭折的境地。

  这种陡然富贵的草莽小族,百年门第见过太多了,几乎每一家都会二世夭折。

  耕读传家了百年以上的书香门第,哪能瞧得上胡家,更加瞧不上金陵有名的草包胡汉山。

  现如今完全不一样了,刘文泰等才子不仅看重了胡汉山,还让书香门第的才子们认同了胡汉山,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作为江南有名的大才子,刘文泰什么时候羡慕过别人,都是别人眼巴巴看着他在金陵声名鹊起。

  羡慕刘文泰在众多才子佳人里出尽了风头,凭借过人的才学折服了心高气傲的才子们,也让闺房里的达官显贵小姐们始终念念不忘。

  但是就在今天早上,金陵文坛横空出世了一篇临江仙,在仕林造成了难以想象的影响。

  整个仕林都在讨论一首诗词,这种情况极为罕见,以前从来没见过这等盛况。

  近十年的头一例。

  刘文泰的爷爷作为洪武皇帝身边的近臣之一,自己又是江南有名的才子,也不能在人才辈出的金陵得到所有才子的认同。

  文人相轻,都觉的自己更加有才,各有各的圈层。

  大明的士大夫们大多用对方籍贯互相讥笑,燕蓟人被称为响马,两江人被称为盐豆,江西人被称为腊鸡,湖广人被称为干鱼。

  京城里各地的才子们,全都认同了胡汉山,难怪刘文泰等才子羡慕胡汉山。

  刘文泰拱了拱手,留下了一封拜帖:“今晚在集贤院有一场文会雅集,请汉山兄务必到场。”

  刘文泰留下这封拜帖,本想着留下来,比其他才子们更早探讨惊动仕林的《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

  毕竟,他费尽心思从众多才子手里争取到了送拜帖,就为了与羡煞旁人的胡汉山多亲近。

  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讨论那篇名头最盛的《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

  其他才子们也早有准备,在来的生员里安插了自己人,不等刘文泰说话强架着把他一起带走了。

  胡二替胡汉山收好拜帖,看着捧在手里的烫金拜帖,笑的合不拢嘴。

  没想到眼高于顶的书香门第才子们,居然都来捧少爷的臭脚了。

  “晚上不许窝在白寿园了,多与刘文泰等才子交流,以后等你接了为父的衣钵,这些才子会你带来很大的帮衬。”

  胡惟庸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凉亭,手里没了执行家法的荆条,望了一眼烫金拜帖。

  老脸上的神情依旧官威深重,却是忍不住多捋了几下胡子,心里显然还是很欣慰。

  胡家与颍川侯傅友德联姻本就是为了培养胡汉山,现在胡汉山自己争气,写下了一首名动金陵的诗词。

  以那篇诗词的文采,只要稍加鼓吹,酝酿几年,必然能够成为大明第一词。

  胡惟庸没了教训长子的心思,想着怎么利用权势,尽快鼓吹胡汉山的大明第一词。

  胡汉山一直到老爹胡惟庸离开,始终没有缓过劲来。

  好不容易通过摆烂,退了傅玉媖的婚约,这还没来得及高兴几天。

  自己的手真贱,煞费苦心的想写一首狗屁不通的歌词,结果成了媲美苏东坡的千古名词。

  最可恨的是,还给自己平白无故的增添了好大的名声。

  胡汉山被寒风吹的脑袋有些疼,慢慢站起了起来,靠近凉亭里的火盆。

  想到名动京城的名气,胡汉山恨恨的直接抽了一下右手,骂骂咧咧道:“让你手贱,让你手贱,非得要写什么歌词。”

  胡二瞅着少爷在那疯疯癫癫的举动,只当是少爷拥有了才子们都求之不得的名声,心里过于亢奋冲昏了头脑。

  等他发泄完了,也就好了。

  等了一盏茶功夫,胡汉山终于消停了,胡二脸上笑出了褶子:“少爷,咱们晚上啥时候过去。”

  “去你盐豆......”胡汉山对于写诗词增加名气这件事,躲都躲不及,哪里还肯再去。

  想了想又非去不可了。

  胡汉山手贱的写了一首名词,就得抓紧摆烂才行。

  赶紧把名气压下去,因为他刚想起来一件事,这首词确实是千古名词。

  写出这首词的杨慎,在文教璀璨到刺眼,有王阳明等无数名士大儒的大明朝,仅仅凭借这首《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就成了明朝三大才子。

  胡汉山一想到才子这两字,就肝疼,也不知道是被寒风冻的,还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忍不住一阵的龇牙咧嘴。

  至于怎么摆烂,胡汉山已经想好了。

  到时候要狠狠羞辱赴会的才子们,只要把他们骂的恼羞成怒,最好是从这以后恨上胡汉山这三个名字。

  在背地里想方设法的诋毁胡汉山是个烂泥草包,诗词写的再好,只要没人鼓吹反而是被不停的诋毁,好诗也就变成了烂词,这事就成了。

  胡汉山越想越是亢奋,这么一来就不是独自一人摆烂了,而是有一群人帮着自己摆烂。

  摆烂成效肯定更快了。

  胡汉山想到那么多才子帮自己摆烂,诋毁自己的名气,心里喜滋滋的,哪里还能在龟背竹林凉亭里待的住,直奔住所芝兰园。

  好好的谋划一番,到时候用哪些话来辱骂金陵的才子们。


  (https://www.biqudao.net/bqge20471043/36023941.html)


1秒记住笔趣岛:www.biqudao.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a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