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大明:我摆烂了,老爹是胡惟庸 > 第一章 躺平了

第一章 躺平了


  小寒时节。

  金陵城等待了半个多月的大雪,终于是来了,街头巷陌的黑瓦屋檐上飘落着大片雪花。

  就如这场突如其来的瑞雪。

  武定桥附近的三坊巷贡院附近,一处四进宅邸的勋贵豪族家里,突如其来的传出一件喜讯。

  丞相胡惟庸的独子从马车上坠下来以后,躺了半个多月终于醒了。

  “我爹居然是胡惟庸!被诛九族的大明左丞相胡惟庸!”

  “完了完了,这下彻底的完了,只剩下不到两年的活头了!”

  东院的一间厢房内,胡汉山突然从苏绣床榻上坐了起来,看着厢房内烧着银屑碳的火盆,满脸的难以置信。

  银屑碳使得厢房内温暖如春,胡汉山却没感到一丝暖意,反而是彻骨的阴寒。

  这世上别人不知道胡惟庸的下场,那是因为没有预知未来的本事,胡汉山作为一名痴迷明朝历史的明粉,再清楚不过了。

  胡惟庸不仅被诛了九族,就连胡惟庸的门生弟子和党羽也没放过,前前后后株连的人多达三万,杀的秦淮河都染成了红色。

  一直守在胡汉山身边的丫鬟,瞧见病入膏肓的少爷坐起来了,立即哭哭啼啼的跑了出去。

  没过多久,厢房外的积雪上传来一阵急促‘嘎吱’声。

  是硬底官靴踩在积雪上的声音。

  厢房的雕纹木门,‘砰’的一声打开了。

  一名中年人穿着红色文绮常服,头戴乌纱帽,腰束玉带,一步步来到了苏绣床榻前。

  胡汉山瞧见他身上一品重臣才能穿戴的常服,知道是谁来了,应该是位极人臣的左丞相胡惟庸。

  平日里的胡惟庸总是绷着一张脸,见谁都没个笑脸,满脸的威严,再加上身居高位的缘故所有官员见了他都是战战兢兢,惶恐不安。

  就连一般的皇子见了丞相胡惟庸都有些惴惴不安,因为他那副威严面孔有了压迫感。

  胡汉山同样是感受到了极强压迫感,下意识咽了咽口水,心里万分的紧张。

  胡惟庸多年来积威深重,对待长子同样是管教很严:“早就说过不许你与那些纨绔子弟来往,这次居然当街纵马。”

  “五城兵马司如果不是顾及你是左丞相的嫡子,早就把你抓进大牢了。”

  “希望通过这一次的教训你能洗心革面,用功读书,在今年的乡试考中举人。”

  胡汉山望着压迫感极强的父亲,知道他是一位控制欲极强的严父,为长子安排好了一切,要让长子按照他的思想走完一生。

  原来的胡汉山正是因为逆反,渐渐成为了一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这才当街纵马摔死了。

  胡汉山顾不上面对严父时的躁动不安,心里只想着赶紧劝父亲放弃手中权利,辞官回家做个富家翁说不定还有一点活路。

  但想到胡惟庸多年来的独断专行,显然不会听一个纨绔长子的废话。

  胡汉山只能旁敲侧击,用只有父子二人能够听见的声音说道:“父亲,洪武皇帝和汉高祖哪一位更英明神武。”

  胡惟庸听到长子说出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话,那点心思哪能瞒得过他这位宦海沉浮多年的左丞相。

  长子这是在说洪武皇帝和汉高祖一样,都会杀功臣,劝他赶紧辞官归故里做个富家翁。

  胡惟庸听完这句话,心里有些欣慰,看来长子还是聪慧,不是真的不学无术。

  不过,一个孩子哪里懂错综复杂的朝堂局势。

  胡惟庸父子二人难得有机会心平气和的在一起交谈,为了缓和父子之间的关系,有心多说几句:“不是爹不想退,而是不能退。”

  “朝堂局势太过于复杂,不是你想退就能退的,这里面牵扯很多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

  “就算是想退,也要安排好后路才能退。”

  胡惟庸说完这些看见长子的脸色不对,叹了一口气,知道纨绔长子最是厌烦这些官场上的事情,也就闭口不谈了:“躺在床上好好歇着,为父这就去请御医过来。”

  御医一般只给皇室问诊,胡惟庸这些淮西勋贵有时为了家事,时常请示洪武皇帝派遣御医去给家里人看病。

  洪武皇帝每次都会同意,御医俨然成了这些淮西老兄弟的家医。

  胡惟庸却是头一回,不过为了长子能够尽快痊愈,只能厚着脸皮去找洪武皇帝了。

  胡汉山看着刚刚尝到权利巅峰滋味的胡惟庸离开厢房,不知道这是他的真话,还是不愿意放手费尽心思才到手的权利。

  不过,胡汉山算是看明白了一件事,想要让父亲胡惟庸听顺从自己这个纨绔长子的想法,是绝对不可能了。

  实在不行,就跑吧。

  想到提前开溜,胡汉山心里极为心动,也是现在唯一的法子了。

  跑还不能跑近了,只要是在大明的疆土内,就是算是跑到天高皇帝远的云南布政司,朱元璋一声令下也会被抓回来。

  最好是出海,多带点银子和家丁护卫,说不定还能在吕宋这些地方当个土皇帝。

  胡汉山想了想很快又放弃了,因为他同时想到了另一个令人胆颤的官署。

  锦衣卫。

  估摸着前脚刚离开,后脚就被无处不在的锦衣卫抓了,何况胡惟庸的嫡长子更是处于重点看守。

  从胡惟庸刚当上左丞相没两年就被杀,株连的勋贵官员多达三万人,完全可以看出来朱元璋这是早就谋划好了。

  当今的洪武皇帝是绝对不会放过左丞相的嫡长子,免得拉起一帮人马,起来反抗刚刚平定没多久的大明朝。

  斩草要除根。

  胡汉山彻底的生无可恋了,活又活不成,跑又跑不了,只能坐在家里惶惶不可终日的等死。

  比起死亡,更可怕的是等死。

  明明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死因是什么,却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简直比凌迟还要痛苦折磨。

  胡汉山再次瘫倒在软塌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得,摆烂吧。


  (https://www.biqudao.net/bqge20471043/36023954.html)


1秒记住笔趣岛:www.biqudao.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da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