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豪门暖婚:凌爷,狠撩人 > 第333章 陆同学:我儿媳,这也好,那也好【21更】

第333章 陆同学:我儿媳,这也好,那也好【21更】

  司笙磨磨蹭蹭地回到家里。

  又浑浑噩噩地蹲坐在沙发上。

  又糊里糊涂地想起某些不堪回首的回忆……

  想死的心都有了。

  怎么就答应他了呢?

  这可是丢人的事。

  “咔——”

  门被推开了。

  萧逆和司风眠走出书房,一眼看到蹲坐沙发上、轻皱眉心、用手一下下敲击着额头的司笙,皆是被吓了一跳。

  ?

  又美又飒的姐姐,今儿个是怎么了?

  有点中邪的样子。

  萧逆还好,看了一眼,就将视线收回了。

  ——最近司笙学表演,本来举止就奇奇怪怪的,没什么特别好的事。

  “姐。”

  挠挠鼻子,司风眠喊了声。

  当即,司笙回首看来,拧眉一看他,“做什么?”

  有点冷。

  不会是跟姐夫吵架了吧?

  司风眠心里发怵,不太敢说别的,只得没话找话,“不是在隔壁吗?”

  “瞬移回来了。”

  司笙凉凉地接过话。

  “……”

  哦,可能还在戏里没出来呢。像司笙这种表演经验不够丰富的演员,一旦入戏,应该是很难脱身出来的。

  脾气素来不错的司风眠,在心里表示理解。

  过了片刻。

  萧逆和司风眠都走到门口了,司笙才察觉出异样。

  她疑惑地看过来,“你们俩去哪儿?”

  “去超市。”司风眠正在弯腰换鞋,回答,“买点菜回来,做晚饭。”

  晚饭?

  司笙问:“几点了?”

  司风眠估摸着道:“快五点了吧。”

  “……”

  恍然回过神,司笙捡起手机,屏幕亮起后,她看到时间。

  五点一分。

  今天周六,陆老师会在小区演奏竹笛,一般是四五点左右。

  以前没跟陆老师约时间,所以去不去都无所谓,这次是提前约好,下午过去一趟,带上竹笛,顺便让陆老师指点一二。

  抓了下披散的头发,司笙舒了口气,把给凌西泽的承诺抛诸脑后。

  四万字检讨?

  写到下个月去吧!

  不过——

  在穿鞋的那刻,司笙想到昨晚孟菁发她邮箱的三万字检讨,一怔,又隐隐有些担心。

  人和人……应该是不一样的吧?

  心烦意乱。

  ……

  有底子在,出门前无需打扮,司笙花了三分钟,换了套衣服,将头发打理一下,便拿上竹笛出门。

  抵达小区湖边时,已有好些人在旁观了。

  这两周,没到周五、周六、周日下午四五点,陆老师都会来这里吹竹笛。

  有了这个规律,加上听她的吹奏真是一种享受,所以这一周起,渐渐有了她的固定听众。

  年龄不一。

  有六七岁孩童,亦有七八十岁的老人,年轻人有空时,也会来凑个热闹。

  当然,还有抱着两三岁孩子遛弯的家长,就当免费给孩子接受艺术熏陶了。

  隔着围观群众往里看了两眼,见到妆容精致漂亮、收拾得一丝不苟的陆老师,司笙挑挑眉,没有走近,而是一如既往地选中先前那张长椅,坐了下来。

  一曲接一曲。

  司笙微眯着眼,聆听着,偶尔用手机录上几段,用微信发给林羿。

  【林羿】:干嘛呢?

  【林羿】:拿别人的糊弄我?

  手机振动两下,竟是林羿回了消息。

  司笙有点惊讶。

  林羿是很少碰手机的。

  自打隐居后,他的手机就形同虚设,基本用不上。竹屋里装了一台座机,也少用,有时一天多几个电话,他都觉得烦,直接拔掉电话线,一拔能拔三四个月不管事。

  自个儿一个人,闲情惬意的日子,不知过得有多快活。

  直至这次司笙找他学竹笛,他才继续用起手机来。每天早上六点,跟她视频半个小时左右,之后一整天,估计都不会碰。

  给他发语音,就是闲得慌,没想他竟然能回。

  【司笙】:大白天的用手机,稀罕。

  林羿回了语音:“不知道哪个兔崽子捣蛋,把我的收款二维码偷了,新的没办好,只能用手机收款。”

  然后,又回:“你在哪儿呢,背景音乱糟糟的。”

  【司笙】:小区。

  抬眸,扫了一眼人群中的陆老师,司笙继续给林羿发消息。

  【司笙】:听那喜欢你的女老师吹竹笛。

  【司笙】:好听吗?

  林羿:“每天听您老的噪音,我现在听小孩哭哭唧唧都觉得好听。”

  司笙:“……”

  她真是给林羿找了个怼她的好机会。

  成天抓着这个不放了。

  林羿:“那老师哪个学校的?”

  单手支颐,司笙听完消息,百无聊赖地回复。

  【司笙】:不知道。

  【司笙】:可能是艺术培训班的。

  学校一般只有音乐老师,没有专门教管弦音乐的。像这种老师,是培训机构的居多。

  【林羿】:……屁。

  司笙:“……”

  好端端的,怎么还口吐芬芳?

  好半晌后,林羿又发来一条消息。

  林羿:“就这水平,国家级的。你要不说,我还当是你那未来婆婆吹的呢。”

  司笙:“……”

  这么厉害?

  司笙认识的人里,会吹笛萧的,就只有林羿一个。

  平日里听的,都是电视节目里的专家级吹奏,以及网上的专业教程……后来遇见陆老师,只当吹得好的都同她一般,分辨不出个好坏来。

  瞧林羿这意思……

  有些来头?

  不过,林羿类比“未来婆婆”的话,被司笙自觉忽略。

  “未来婆婆”是大学教授,怕是没空跑这儿来吹竹笛消遣。

  尽管——

  司笙看陆老师挺顺眼的,平时指导时耐心又温柔。若这样的人当婆婆,或许是一桩不错的事。

  林羿的生意实在不好。

  断断续续跟司笙聊了大半个钟头,林羿中间只卖出个油饼。

  而,对那个油饼的后续,林羿是如此说的——

  “太过分了!现在的年轻人就爱浪费粮食。刚一个买我油饼的,吃了一口,就扔垃圾桶了。有那么难吃吗?”

  听得林羿骂骂咧咧的,司笙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胃。

  难吃不难吃,暂且不论。

  吃完能进医院,不是闹着玩的。

  “竹笛带来了吗?”

  陆沁温和带笑的声音传来。

  适时停止腹诽,司笙将手机一收,尔后抬眸看向陆沁。

  “嗯。”

  如往常一样,司笙往旁让开一些,给陆沁落座的空间。

  一般来说,周围来往听众那么多,长椅肯定会被霸占的。不过,每每司笙坐在这里时,都无人敢上前。很多视线会不自觉落她身上,却没有什么人敢近她的身。

  司笙将搁一边的竹笛拿起来。

  “你吹一首最近练的曲子试试,我听听。”

  弯着唇角,陆沁不甚欣喜地打量着司笙,在她身侧坐下来。

  “嗯”了一声,司笙手持竹笛,横放到身前。

  吹响竹笛的第一秒——

  周围零散的听众,登时灵魂一个激灵,如同看到天堂圣光似的,随后捂着耳朵,落荒而逃。

  “上帝是公平的!给了她完美的皮囊,没有给她才艺天分——”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迅速跑过,嘴里念念叨叨的,尽是感慨和惋惜。

  一字不差地落到司笙耳里。

  吹第二声时,司笙一记冷眼扫过去,原本跑到草地上的少年,只觉得背脊一寒,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了个狗啃泥。

  少年似有所感,赶紧闭嘴,匆匆逃窜。

  “哇呜呜——”

  十米开外,原本安静睡觉的半岁小孩,忽然哇哇大哭起来。

  家长脸色一变,赶紧推着婴儿车离开,步履匆匆,跟在逃难似的。

  转眼功夫,周围的听众,全然化作鸟兽散。

  司笙:“……”

  陆沁:“……”

  司笙没有停顿,靠着强大的心理素质,眼皮不带眨一下地继续吹。

  陆沁忍俊不禁,偏偏要在未来儿媳跟前保持形象,只是,嘴角止不住地往上翘。

  这一幕太具有戏剧性了!

  回去肯定要跟凌哥好好说一说。

  但——

  想法刚一落定,陆沁的视线,倏地飘到司笙竹笛的尾端。

  LY。

  林羿的记号标志。

  林羿也给她做了一根竹笛?

  想到近日学校的传言,陆沁的心微微一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