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猎天争锋 > 第926章 天幕防御

第926章 天幕防御

  在孙海薇等一行人来到交州之后,商夏又在鼎中空间当中停留了七天的时间。

  在这七天的时间当中,商夏用了五天的时间宣讲自身的武道理念,从初入武道的一元境开始,到两仪境,再到三才境、四象境,最后到他目前修为所处的五行境,他几乎是在宣讲的过程当中将自身所建立的一套全新的武道体系从头到尾整理了一遍,哪怕是如楚嘉、孙海薇、海圆圆这般与他关系亲近之人,也是第一次真正的从他的口中听到关于自身武道体系的完整论述。

  而以自身的武道体系为纲的前提下,结合他这些年来的见识、阅历,商夏可谓是想到什么便说什么,可也正是这些随心所欲一般所讲述方式,反倒引得诸多学院武者的兴趣。

  别看商夏从年龄上来讲算不上多大,从辈分上讲也不算多高,但其在这短短一二十年的成长过程当中的各类遭遇,比那些个活了数十上百年老怪物们的人生遭遇还要丰富,而这些也正是眼前这些受学院培养多年的武者所欠缺的。

  之后商夏又专门腾出了两天的时间,用来答疑解惑,指点这些学院武者在成长的过程当中所遭遇到的各类问题。

  在这期间,商夏还抽出时间制成了两张四阶的“轮回所生符”,分别赠予了海圆圆和穆松芳。

  这“轮回所生符”乃是商夏当初在进阶四象境之前,四方碑在推演进阶配方的时候给出的一种辅助四煞同修的武符,但这种武符却仅仅只是对将本命灵煞作为四季象征的武者有用。

  商夏不知海圆圆和穆松芳会采用哪一种四煞同修的方式,但如果她们正巧也寻到了象征四季的天地灵煞的话,那么他赠予的武符便会排上用场。

  七日之后,商夏与楚嘉辞别了留守的孙海薇以及随同她前来交州历练的学院子弟,停靠在磨盘山顶上的浮空飞舟腾空而起,一路向着北方天际飞遁而去。

  浮空飞舟之上,商夏之前虽然曾以神意感知飞舟构造,此时亲眼看过一遍,感觉自又有不同。

  可以说这飞舟虽然有颇多之处乃是借鉴苍炎界飞舟,但因为事先的积累,无论是内外构造也多有灵丰界乃至于通幽学院自家的风格。

  其他且不说,单论速度一项,通幽学院所造的浮空飞舟便已经超过了苍炎界的飞舟,尤其是商夏和楚嘉二人脚下的这一艘,更是楚嘉亲自监造,其速度在所有飞舟当中首屈一指。

  “可能出入穹顶天幕?”商夏笑问道。

  楚嘉得意道:“这一艘自然是可以的。”

  说罢,在楚嘉的掌控之下,飞舟浮空高度不断抬升,直至穿过一层如同云雾一般的屏障,飞舟已然跃出于穹顶天幕之上,而今天幕之下的位面世界仍为白天,可天幕之外的虚空却是群星闪烁的夜空。

  能够在天幕之上飞行,跨越州域自然能够节省更多的时间。

  只不过就如同武者修为在五重天以上便能够自行出入穹顶天幕,而五重天之下的武者就只能借助外力一般,也不是所有的浮空飞舟都能够自由出入穹顶天幕的,甚至可以说绝大多数浮空飞舟都是不具备穿梭天幕的。

  商夏便能够清晰的察觉到,便在他们所在的这艘飞舟穿过天幕的一刹那,作为飞舟核心的御灵阵法一瞬间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几乎高达十倍以上于往常,而造成的源晶消耗则更比十倍远甚。

  这要是换成其他普通飞舟,且不说高达数十倍的源晶消耗,单单是瞬息之间十倍以上的爆发,便能够摧

  毁大多数的御灵法阵,令整个飞舟当空解体了。

  商夏站在飞舟舟头向下俯瞰,望着下方位面世界当中的州域以极快的速度不断的跨越而过,忽然想到了什么,道:“我记得当初三合岛初建的时候,北海玄圣派便曾经派出了一艘能够出入穹顶天幕的大舟,那艘飞舟似乎比这一搜要大上不少。”

  楚嘉似乎猜到了商夏想要问什么,答道:“那艘虚空飞舟可不是北海玄圣派自家的,而是他们从星原之地交易而出撑门面用的。而今北海玄圣派虽然也造出了自家的浮空飞舟,但比我们还是差点儿。”

  商夏能够轻易的感受到楚嘉身上的那一股志得意满的劲儿。

  商夏笑了笑,然后问道:“星原之地?这个地方我已经不止一次的听说过,学院可曾派人去过?”

  商夏其实对于“星原之地”并不陌生,曾经在窦仲带回来的那一册叫做“观星册”的青铜书上记载着一处“星原之地”在星空当中的具体位置所在,而且黄宇也曾经在他的掌心当中留下了一处“星原之地”的坐标,似乎还与青铜书上的记载相同。

  楚嘉摇头道:“还没有呢,关于星原之地还是山长在成为六阶真人之后,从其他那四位洞天真人那里得到了一些关于星原之地的消息。

  便在这个时候,商夏忽然察觉到头顶上放有异,抬头看去时却正见到一座熟悉的浮空地陆从上方虚空当中缓缓的飞过,虽然距离他们极远,但因为这座地陆体量极大,因此倒也看得清晰。

  “三合岛?如今看上去似乎距离穹顶天幕近了许多。”商夏笑道。

  楚嘉解释道:“苍升界晋升成为了灵丰界,穹顶天幕不断扩张的更大更广,同时也在向外膨胀,再加上灵丰界蜕变完成之际,三合岛险些被吞吸进了位面世界当中,虽然最终因为岛上的阵法布置最终不曾坠落,但与天幕的距离却是更近了。”

  看着商夏依旧抬头望向虚空深处,双目之中甚至隐隐有灵光浮现,楚嘉似乎又猜到了他在观察什么,遂笑道:“你是不是发现天幕之外的极深处虚空有动静?”

  商夏惊讶的看向了楚嘉,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吗?我差点儿以为是当初大战之后残留下来的那些灵裕界武者。”

  商夏之言绝非夸大其词,三年前灵裕界入侵虽然被击退。

  但因为当初灵裕界假设的虚空通道仅剩一条,非但有相当一部分灵裕界武者没有来得及通过通道返回,便是当时幸存的五位灵裕界武虚境真人熊纯阳、崇虚、姜冠男、赵无恨以及陆平渊,也仅有伤势最终的陆平渊通过这条虚空通道率先回归灵裕界,余下的四位则不得不通过星原之地进行中转。

  也正因如此,这三年多的时间以来,灵丰界的五位六阶真人始终不曾离开位面世界半步。

  当然,其中四位洞天真人本身就无法离开灵丰界,而寇冲雪则是暂时不能离开,因为灵丰界既然已经在星空当中暴露,那便始终都有可能面临外域世界的入侵,不独灵裕界一家。

  除此之外,这三年多的时间当中,灵丰界也并不平静。

  当初灵裕界败退之后,尚有不少灵裕界武者没来得及逃出灵丰界,不得不寻找隐秘之地先行隐藏。

  这些人虽然受到灵丰界世界本源意志的压制,但自身修为到底都在五阶第三层以上,战力仍属顶尖,在其一心潜藏逃遁的情况下,几位六阶真人不出手,其他人想要抓住他们可就极难。

  因此,这三

  年多来,灵丰界各大小势力的五阶高手,有相当一部分被组织了起来对这些残留的异界武者进行围剿。

  还有另外一部分五阶高手以及部分四阶精英,则同样被各大势力有组织的派遣往天幕之外的虚空深处。

  这些人除去在外巡守,防止其他位面的武者窥探灵丰界之外,最主要的任务便是寻找星空当中的陨石带或者大大小小的地星。

  灵丰界的内部成长仍旧未曾停止,虽说凭借着天地本源的蜕变仍旧可以支撑这种成长的进行,但若是能够将更多的万外陨石、地陆碎片,乃至于破碎的地星,供灵丰界进行吞噬,那么显然会节省大量的天地本源损耗。

  而且各大势力有目的的向着天幕之外附近的虚空迁移这些陨石、地陆碎片或者地星,目的也是为了遮掩穹顶天幕的存在,五位六阶真人甚至有意在天幕之外的虚空当中构建起大型的阵法,将整个灵丰界保护起来,避免被星空当中其他更为强大的位面世界发现。

  而这显然是一项浩大而且长期的工程,因此不但需要几位六阶真人以自身的实力和威望进行号召,同时还需要各大小势力的高阶武者进行配合。

  “其实海薇在去往交州替换你回来之前,便已经在天外虚空搜集了两年多时间的陨石和地陆碎片,如今是你祖父替换了他前去天外虚空,此外还有学院当中还要出十位四阶武者,也需轮番跟随他们外出。”

  楚嘉一路上向着商夏解说着这三年多来发生的事情。

  因为浮空飞舟一直是在穹顶天幕之外飞行,期间商夏在楚嘉的指点下又尝试着驾驭飞舟飞行了一段时间,没用了太长时间便越过了数座州域来到了幽州州域的上空。

  回到幽州之后,浮空飞舟并未落入天幕之下,而是直接停泊在了学院在天幕之上构建的据点当中。

  如今通幽学院依托那座凉亭为中心,不但构建了一处较为完整的据点,而且建立了完整的防御体系。

  商夏从飞舟之上下来之后,没有惊动学院在据点当中驻守的武者,径直来到了作为进出门户的凉亭当中,再次回到了福地秘境当中。

  如今的通幽福地同样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各类按照规划营建的不同功能的建筑纷纷拔地而起,再不复以往的原生态。

  在进入福地秘境之后,楚嘉便和他告别先行离开,而今有了五行环这件神兵在手,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完成心中期待已久的多种构想。

  商夏则径直来到了福地秘境的最高一层空间,这里同样也是通幽福地的核心所在。

  “你回来比我想象的要晚了几天,但你能从交州离开则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恐怕就连其他四位也没想到你居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泯灭了一位三虚境真人的神魂意志。”

  寇冲雪见到商夏的时候,双目当中闪烁着一抹奇异之色,仿佛想要从商夏的身上看穿更多的秘密。

  “三虚境?是武虚境第三层的意思么?”

  商夏笑了笑,接着道:“在那里与学院的其他同窗、子弟探讨了一些修炼上的问题,因此耽搁了几天。”

  寇冲雪笑道:“你的武道体系神秘和完善,虽然有很多地方就连你自己都说不清楚,但却不得不承认,那些理念深刻而隽永,仿佛蕴含着无穷的道理,需要更多的人和更多的智慧来进行发觉和解读。”

  商夏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寇冲雪的观点,然后又问道:“那山长这一次叫弟子回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