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猎天争锋 > 第929章 灵丰界符道圣地

第929章 灵丰界符道圣地

  四方碑在推演完整的“六合境补天胶”的时候,在佐药一栏明确给出了星辰果。

  这却是让商夏一时间犯了嘀咕,就好像四方碑早就已经知晓他的身上有着一枚星辰果一般。

  “如果将佐药中的星辰果拿去会怎样?”

  对于这样的想法,商夏其实并不陌生,此前他曾数次主动删改四方碑的进阶配方,用来观测进阶成功率的变化。

  就如同现在,当商夏将星辰果从佐药一栏当中拿去之后,四方碑上原本九成的成功率,一下子便跌倒了七成五。

  要知道,商夏在第一次见到星辰树的时候,听说一颗成熟的星辰果足以令武者进阶六重天的可能性提高三成!

  而今看上去星辰果对于武者进阶六合境的作用,并没有传说中的那般厉害。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四方碑所推演的进阶配方本身就已经接近完美,因此使得星辰果的重要性从整体上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降。

  也就是说,当一名武者进阶六阶的可能本身就仅有三成的时候,一颗星辰果或许能够再提升三成的成功率;但当一名武者本身进阶六阶的把握就已经达到了七成以上,那么星辰果能够起到的作用就要减半了。

  可尽管如此,星辰果对于武者进阶六重天的重要性仍旧无可替代。

  至于商夏手中的这颗星辰果,自然是来自当初观星台上的那株星辰树。

  那株星辰树原本并未达到蕴育星辰果的品阶,甚至还差着不少的距离。

  然而这等高阶灵植,本身便拥有者极强的本能,在独孤远山试图摧毁观星台,顺带着将观星台上的星辰树一同毁去的时候,源自于传承和繁衍的本能,星辰树便开始提前透支自身潜力,加速星辰果的孕育并进行催熟。

  按照寇冲雪的介绍以及通幽学院当中一些典籍的零散记载,星辰树在达到六阶之后,通常会至少孕育出三枚星辰果。

  然而此时的星辰树在生死存亡之际,透支自身潜力强行将某一根树枝催生至六阶,其所能够催熟的星辰果便也仅仅只有一颗。

  观星台被摧毁之际,除去那一支曾经被强行拔高至六阶的树枝和上面挂着的一颗成熟的星辰果之外,星辰树其余的根、干尽皆被湮灭。

  原本除去那仅有的一颗星辰果之外,就连那根六阶的枝干都不可能留存下来,但好在寇冲雪事先削弱了独孤远山的一部分攻势,同时利用星皋鼎将那一根树枝连同星辰果保护了下来。

  之后寇冲雪和商夏又利用星皋鼎中积蓄的本源,以及之后灵丰界完成蜕变后的灵界本源,不计成本的对那根树枝进行滋养,终归是保住了那根树枝当中的一线生机,并渐渐令其生根发芽,成长为了一株新的星辰树,然而其自身品阶却从原本的六阶一路滑落到了三阶,而今因为海量本源的灌溉,也不过仅仅勉强恢复到了四阶灵植的水准。

  待其重新成长到原本的五阶灵植的高度,还不知道需要多少岁月的等待,至于其达到真正成熟期的六阶灵植,怕是更加遥遥无期……

  但就现在而言,至少商夏的手中已经有了一颗星辰果,一颗六阶的成熟了的星辰果。

  在将半副残缺的六重天进阶配方推演成完整的“六合补天胶”之后,商夏心中在微微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了四方碑本体之上。

  这一次进阶配方的推演,或许是因为事先已经有了寇冲雪那半副残缺配方的缘故,碑体的表面并没有受到破坏,出现裂痕什么的,但四方碑内里原本已经弥合的缝隙却又重新开裂了不少。

  最为关键的是,商夏在镇杀独孤远山的过程当中所截留的部分刚境本源,却也在这一次推演完整配方的过程当中被消耗的一干二净。

  接下来,再想要让四方碑得到补充从而修复碑体的难度就会变得越来越大了。

  商夏已经能够察觉到,灵丰界在完成蜕变之后,四方碑虽然也能够汲取这方天地的本源进行修复,但汲取的力度并不算太强。

  灵丰界的本源对于四方碑而言,就像是一个挑食的主儿遇上了一桌不大喜欢的饭菜,挑挑拣拣的主要原因也不过是为了对付一下肚子而已。

  倒是独孤远山在被镇杀过程当中所磨灭出来的虚境本源,或许是因为此人六重天修为很高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灵裕界究竟是底蕴深厚的灵级世界,不比灵丰界新晋,四方碑表现的积极了不少。

  这也让商夏坚定了去一趟星原之地的决心,他想要去星空当中接触更多的世界,既是为了看一看这星空之下武道昌盛,同时也是为了将脑海当中的四方碑彻底修复完成,也好搞清楚发生在他身上的诸多秘密。

  在四方碑将进阶配方完成之后,商夏又在闭关的密室当中呆了将近两天的时间,这才重新出现在了符堂当中。

  而今负责符堂的娄子璋立马通知了其他几位四阶大符师,以及隶属于符堂之下的各个执事前来拜见,向商夏汇报这几年当中符堂的一应发展状况。

  之后各个执事离开,各位大符师则留下来向商夏请教各类在制符过程当中遇到的问题,商夏耐心的为众人一一进行解答,即便是暂时不知道的,往往也能给出确切的建议。

  一番交谈下来,大半日的时间过去,几位大符师也纷纷起身告辞满意而归。

  在几位大符师离开后不久,符堂制作符纸最为精湛的大匠师任欢便上门前来拜访。

  商夏似乎早就知道任欢要来,甚至已经提前泡了一壶上等好茶在等着。

  “五阶符纸的制作,我如今已经算是登堂入室了!”

  任欢在见到商夏之后便开门见山的说道,神情之间也掩饰不住一抹得意。

  伸手将袖口微微一抖,顿时便有二十余精巧的扁平封灵盒出现在了两人之间的茶桌之上。

  “每一只封灵盒当中都盛放着一张五阶的符纸!”

  任欢将摞在一起的封灵盒推到商夏身前,接着道:“高阶符纸,哪怕不着寸墨,也是难得之物,需用封灵盒谨慎保存,同时这些盒子留在你这里,到时候制成成符之后也省得再寻其他的封灵盒盛放。”

  “二十二张五阶符纸?”商夏看了这堆盒子一眼,有些惊讶道:“这么多?”

  任欢笑着摆了摆手,道:“这还不是全部,这二十二张五阶符纸当中,仅仅是从苍炎界带回来的现成符纸便有九张,后来在抵御灵裕界入侵之战当中,从那些战陨的灵裕界高手身上又零散收集了六张,而剩下的这七张便是我这几年来的成果了。”

  “不过除去这制成的二十二张五阶符纸之外,从苍炎界以及灵裕界战陨武者的身上得到的可用于制作高阶符纸的材料还剩下不少,若是全部交给我处理,至少还有二十次制作五阶符纸的机会,以我现有的水准,大概也能得十到十二张符纸不等,不过这却需要两三年的时间。”

  商夏闻言颇为欣喜的笑道:“那也很不错了,相比于之前我等费尽心力也不过得三五张五阶符纸的情况下,而今却是宽裕太多了。”

  任欢也是深有感触道:“的确如此,不过即便是将现如今手中这批高阶材料用尽了,今后再收集材料制作高阶符纸,也要比以往容易许多。”

  商夏一时间有些不解道:“为何?”

  任欢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而今已经是了灵丰界了啊。”

  商夏“嗨”的一声,自嘲的笑着用自己的手掌拍了一下脑门儿。

  任欢这时又道:“除去五阶符纸之外,这几年来积攒下来的四阶、三阶的符纸数量就更多了,虽然已经被符堂的诸多符师用去了一部分,但还是相当一部分的剩余,目前材料储备也够,基本上能够满足符堂符师们的制符要求。不过……”

  商夏见得任欢面露迟疑之色,遂笑问道:“不过什么?”

  任欢看了商夏一眼,无奈道:“不过符堂若是再行扩大的话,那资源供应恐怕就会要吃紧了!虽说而今材料看似充裕,但除去世界晋升所带来的影响之外,最为直接的原因便是从苍炎界以及灵裕界高手身上得来的战利品,一旦这些物资用尽,只凭灵丰界的产出,恐怕到时候符堂诸位符师的待遇会下降。”

  商夏问道:“如今符堂的符师数量很多吗?符堂招收符师的门槛可不算低,有资格进来的人可不算多。”

  任欢叹道:“可要是所有武者都愿意来符堂试上一试呢?”

  这一次不用商夏询问原因,任欢便已经解释道:“而今符堂在学院当中地位极高,在学院每年的物资分配当中都能享受到很大的份额,再加上符堂自家的经营收益,使得符堂的正式符师待遇极高,更何况因为你的缘故,符堂有着极佳的交流氛围,完善而丰富的符道传承,多位高阶符师的定期讲授,如今符堂不仅是学院的香饽饽,就算是在整个幽州,乃至于整个灵丰界,都是公认的符道圣地之一!”

  商夏闻言不由瞪大了双目,道:“夸大其词了吧?”

  任欢看着商夏惊愕的目光,语气幽幽道:“你觉得整个灵丰界而今符道造诣达到了五阶的大符师能有几个?每一方大势力当中四阶的大符师又能有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