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聊斋假太子 > 第四十一章 梦皆相反

第四十一章 梦皆相反

  走走走!!!

  苏阳身御五龙,全然运用了五龙之力,这是苏阳《九霄神化内景策文》修炼五行皆备,五龙蛰法转变大成之后,第一次全力施为,毫不留力,这五行五龙在空中逶迤多变,形态绮丽华美,霎时间飞过千山万水。

  而在苏阳身后,张元一身化雷霆,霹雳而至,手中拿着一把冒着黑烟的长刀,此长刀正是由民怨而造就的屠龙之刃,这长刀所向,正是苏阳身影所在。

  空中的云气在苏阳过后撕裂开来,一轮明月自云后而出,月色如霜,和地上茫茫白雪溶溶辉映,让这天上地下一片银白,寒风拂过,天地间飘荡一股如银白烟,而后而散。

  苏阳身影腾空挪移,终究快不过这如雷霹雳,身影在半空猛然回旋停住,而后刀气在身前划过,劈的雪花骤起,地动山摇。

  苏阳翻身而立,立在一冰河之上,不必“老狐听冰”,苏阳便能感知这冰面之下,水在轻流,更因为适才张元一的一刀,让这冰面咯咯而响,数道裂缝已经蔓延到了苏阳脚下。

  张元一持刀飞落,遥指苏阳。

  苍穹之中,除却如银月光,还有星辰忽然隐出,大放光亮。

  一颗星辰充斥五彩霞光,自然有瑞气千条,此时紧紧收缩,而另一个星辰黑烟弥漫,如若恶龙天狼,紧紧相逼。

  “天子危矣!”

  不少眺望星辰的道士和尚,看到天空之中如此异像,皆如此说。

  “你在青州之地,大肆杀戮,齐王在京不管不顾,除了你们两人间超乎寻常的信任,这一把民怨应该也是原因吧。”

  苏阳瞧着对面的张元一,淡淡开口。

  民怨,这把刀如何打造,听这个名字就有一些猜测。

  张元一长刀遥指苏阳,嘴角狞笑,说道:“金陵事变,我还以为今日出现在太清宫的是陈阳呢……不错,这正是为你准备的刀。”

  苏阳点头,看着民怨刀尖,沿着刀尖往上,一点点看着刀中沸腾的黑烟,最终和张元一目光对视,说道:“亏我还想跟你们谈谈……”

  谈话侠果然是行不通的。

  “咯吱咯吱……”

  寒冰的裂缝在苏阳的脚下汇聚。

  “现在呢?”

  说现的时候,张元一真气湛然,而说“在”的时候,刹那间已经到了苏阳身前,民怨刀对着苏阳头颅斩来,而在说“呢”的时候,已经冰雪炸裂,水花四溅,霎时间地动山摇。

  苏阳周身五龙真气环绕,人在半空飘飞,而在苏阳身前则有一怪,其身如牛,周身黑毛覆盖,人的面孔,在这人面之上有眉毛,有鼻子,有嘴巴,唯独没有眼睛,这怪物的眼睛,是在腋下。

  张元一的长刀劈在了怪物的胳膊上面,人也正在腋下位置,此时此刻看的分明。

  这一双眼睛之中并无任何感情,如同死物。

  狍鸮!

  这就是苏阳最后的底牌,借用神笔绘画,显出这远古时候的怪物真容,然后动用这怪物进行作战。

  苏阳曾经在阴曹地府,阎罗殿堂之中见到狍鸮,因此绘画之时,形神兼备,蚩尤头颅的凶恶之形可谓入木三分,这怪物被苏阳召出之后,迎面便格挡住了张元一手中的民怨刀,大嘴一张,对着张元一的头颅咬去。

  与此同时,苏阳召出了一千三百根白芒针,散落成为弥天星雨,对着张元一穿刺而去。

  长刀格然,张元一抽身后退,这一刀在狍鸮身上已经划出缺口,但是抽身而退之时,狍鸮对着他接连拍击撕咬,苏阳的白芒针随之而至,霎时间轰鸣阵阵,整个冰河在这时候全然震颤,轰轰作响,水流在这轰击中全然恢复,而这地动山摇,让泥土和水流搅在一起,使得这水流浑浊起来。

  “砰……”

  烟尘中一声轰鸣,张元一在连续的攻击中抽身而去,一时间化为一道紫雷拉飞数里,而在他的身上,此时此刻衣衫多碎,白芒针在他身上刺了千疮百孔,眼角有一处伤痕更为显眼,倘若白芒针偏差一分,就能刺瞎他的眼睛。

  苏阳手中捻印,让这一千三百根白芒针全部回到了针囊里面,周身五龙飞动,整个人浮在半空。

  在苏阳的身下,狍鸮正在嘶吼。

  张元一凝视着苏阳,此时此刻,忽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在齐王尚未谋反之时,张元一曾经做了一个梦,在那个梦中,他和一条苍龙搏斗,便是在浊浪滔天的江水之上,那时候明月在天,星辰千点,他竭尽全力,终于将苍龙给斩掉,漫天风雪化为纸钱……

  浊浪滔滔一河江,明明月华千点光。

  长刀卷起万钧雪,化作纸钱满天霜。

  这一首诗,便是他梦中情景,张元一为此经常吹嘘,此时看着地上因为轰击而解封的冰河,翻腾的泥流江水,再看向远处的苏阳,龙气缠绕,针芒足有千点,眺望之时,还能看到此人身后不远的茫茫大海,明明月华,月华明明,上下华光相映。

  不能让这一条龙入海……

  张元一的心中不由便生出此等觉悟。

  苏阳低头看着狍鸮。

  张元一浮空之后,狍鸮的问题便显现出来了……这玩意仅仅算是削弱很多的蚩尤肉体,并不具备那一日阎罗王府中,足以让苏阳心悸胆寒的元神之力,也没有蚩尤原本头颅的力量,但它奔走跳跃能力极强,甚至能硬抗数个苏阳,只是一旦浮空,它没有翅膀就开始无可奈何。

  神笔所画,终究少了性灵,就算跳跃极强,也不善用。

  苏阳伸手捻诀,巽地起风,卷起两岸白雪,这些白雪漂浮半空,霎时间风雪弥漫,将苏阳和张元一之间开阔的视野隔断,紧接着五龙蛰法运转,五龙真气,天子之气骤然隐去。

  张元一眺望苍穹,只见适才和他对峙的那一颗五色星辰已经隐匿。

  他要跑?

  这一想法瞬间浮现在了张元一的脑海中,若论个人实力,他的速度力量皆在苏阳之上,并且杀人不少,这一身杀伐之气冤鬼难近,手中又有专门为对方打造的“屠龙之刃”,只要一刀斩击,无论是天子之气,还是对方性命,全都能做个了断。

  就算是他适才受伤了,那也只是被打个措手不及,非是实力不济。

  不能让龙入海……

  张元一手持长刀,一呼一吸,民怨刀上生风,霎时间便将弥漫的风雪吸摄而来,也让眼前视野再度开阔。

  长刀卷起万钧雪……

  只是张元一目光所看,对面明明寂然,已经不见了苏阳踪影。

  真跑了?

  张元一心下正疑,却又有不祥预感,举目眺望,忽察觉到了下面浊流江河之中有异,有一物正在水中迅速而来。

  “作死!”

  翻身往下,手中长刀下压,张元一看准下面这一冲来之物,只见在这浊流之中,骤有一声龙鸣,而后混合冰雪,成一苍龙,对着他撕咬而来,而这一股真气灵动湛然,显然是苏阳本身在里面把控。

  “噼啪!”

  张元一手中长刀骤起,连带着漫天风雪一并向着飞上来的苍龙斩去,只此一刀,从头至尾,将苍龙斩杀的干干净净,在半空之中皆做冰凌,簌簌而下。

  只是……没有苏阳。

  “嗖嗖嗖嗖……”

  白芒针如雨从背后袭来,张元一持刀转身,只见这些白芒针真力孱弱,不等持刀格挡,便已经从他身旁散开,正在张元一认为苏阳在虚张声势之时,眸光忽然看到了道道光亮在针线之间,霎时间如同天罗地网,洒落在了他的身上。

  张元一身体要动,但只觉周身缠绕的丝线细小坚韧,强力挣脱,反伤己身,但若不挣脱,在这针线之后,浮空而来的苏阳便会要了他的性命……

  针是锦瑟送给苏阳的白芒针。

  线是怀中织女丝绢的线。

  这丝绢是在金陵之时,元道人所送,如同织女天衣一样,刀剑水火无伤,但是在梦中,苏阳不知怎的就学会了解开天衣,醒来之后就会拆解丝绢,不过尺来长的丝绢,却被苏阳拆解了千米的丝线,而这丝线,成为了要张元一性命的最后手段。

  这也是苏阳在脑洞电话的时候,忽然想到的线。

  “嗤!”

  苏阳轻轻扯着一根浮空丝线,这丝线越是纤细,也就越是锐利,轻轻一扯,正欲挥刀劈砍苏阳的张元一手臂齐肩而落。

  苏阳人在半空浮动,接过了张元一手中的民怨刀,霎时间感觉怨气沸腾,如同千万厉鬼对着苏阳哭嚎,而与此同时,苏阳眉心佛火大作,不为所动,飞到了张元一的身边,民怨刀毫不留情的斩了下来!

  “刚刚你问我现在的想法……”

  苏阳持刀站在空中,提着张元一的头颅,说道:“我会让你主子尝尝他造的【民怨】。”

  张元一纵然头颅被斩,阴神仍在,此时眼睛看着苏阳,一片迷茫……这梦真就是反着来的?

  元神之力运转,苏阳手持民怨,佛火大盛,将张元一的头颅完全炼燃,丝毫不让他的阴神逃窜,直至最后,这头颅在苏阳的手中,由湿变干,由干便骷髅,最后化为了一把骨灰,洒落在了江上。

  这是形神俱灭。

  “呼……”

  元神衰竭,精力用尽。

  白芒针带着丝线回到针囊,而苏阳身影随风而飞,直飘大海之上,将要落水之时,这海中忽然生出一朵莲花,大如车轮,轻轻巧巧将苏阳接着,又有几条鱼鳖护佑在苏阳身旁,漂流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