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大叛贼 > 第一千九十六章 一封信

第一千九十六章 一封信

  “等京师和天津的铁路建成,去天津岂不是方便的多?”

  “这是自然,别说去天津了,到时候如南下的铁路建成,由京师去江北快的话朝发夕至,等到那时候你我可以坐火车南下,至多两日就能抵达南京,如将来能在长江建起大桥直通南京的话,那就更快了。”朱怡成笑着说道。

  李娟儿没见过铁路,更没坐过火车,只是听说过此物。听得朱怡成如此讲,心里倒是满是期盼,尤其是朱怡成说起未来在长江修建大桥,她眼中更是神采连连,要知道自古以来在长江建桥从未有闻。

  想想一桥飞渡长江的景象,就令人惊叹不已。但李娟儿却没怀疑朱怡成这话真假,因为在她的眼里,朱怡成给大明带来太多改变了,谁能想得到这天下十多年前还属于满清?而现在满清呢?早就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苟延喘息,大明如今不仅呈现一片盛世景象,更不断涌出了许多之前想都无法想象的新生事物。

  朱怡成和李娟儿的对话,引起了边上几位妃子的兴趣,当即她们也插话进去,就着铁路的事很热闹地聊了起来。

  至于那些皇子和公主,有的因为太小根本还不怎么懂事,只是睁着好奇的大眼睛望着自己的父皇和母亲。

  至于那些大些的孩子,坐在远处说着一些他们感兴趣的事儿,其中太子是领头一个,作为嫡长子,如今的太子在皇族子弟中已建立起了威望,尤其是自进学后,太子的学业喜人,更让朱怡成感到放心。

  家宴并未进行太长时间,毕竟今日不是什么逢年过节,朱怡成难得抽了些时间,明天还得继续忙于政务。至于皇族子弟们,他们也需去皇家学院进学,每日的课程排得满满当当,平日中也难得有休闲的时间。

  当晚,朱怡成留在皇后宫,踏踏实实地一夜好睡,第二日天蒙蒙亮,朱怡成起身梳洗,随后在皇后宫用了早膳后离开,继续回到他作为办公室的偏殿开始又一日的忙碌。

  刚在偏殿坐下不久,还没等朱怡成拿起摆放在案几上的奏折,小江子就来禀报,说是军机大臣,礼部尚书兼外交部尚书何显祖求见。

  何显祖在军机处的排名虽不是最为靠后的,不过他的存在感却不强,而且他担任礼部尚书兼外交部尚书,其位虽尊,可实际上如今的礼部不同前明时期的礼部,再加上现在外交部的设立,何显祖现在的兼职只是暂时的,等有了合适人选后,礼部尚书和外交部尚书将进行分设,不再兼任。

  “宣他入宫。”朱怡成有些好奇何显祖这一大早就要入宫求见究竟为了何事,当即点头让小江子把人带来。

  过不多久,何显祖来到了偏殿,见到了朱怡成。

  “皇爷,罗刹国来人。”

  “罗刹国来人?”朱怡成先是一愣,紧接着就反应过来。

  自之前罗刹国曾经派使者到京师接触大明,提出了同大明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并且协助大明消灭盘据北方的满清和蒙古各部的“善意”。但这件事大明并没认可,一来是因为当初派人接触的并非是沙皇彼得,而是所谓的罗刹国东方总督切尔卡斯基公爵。

  二来,罗刹人的这些所谓的“善意”和行为,是打着占据漠北之地成是事实,同时借大明同满清交战的机会插上一手,以继续捞取好处。

  罗刹人的目的朱怡成仔细一想就明白了,而且自拿下北京城后,大明就有过同罗刹国的接触,自那次后朱怡成就对这位北方的邻居一直深为警惕。

  假如说这个世界上谁最了解罗刹国的,恐怕就算是西方各国也远比不上朱怡成。罗刹国的贪婪成性和野蛮是得到历史上证明的,而罗刹国在远东的开疆拓土,同样也是建立在中国的极大损失上的。

  不过毕竟罗刹是大国,朱怡成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直接拒绝对方,从而导致罗刹国和满清甚至蒙古合流,一旦这样的话北地的平定就会麻烦许多,这点是朱怡成不愿意看见的

  所以最后,朱怡成直接找了个合适理由,那就是以对方主体不符外交惯例为由,如罗刹国要同大明建立正式外交关系那么仅仅一个远东总督是绝对不够的,必须要由沙皇彼得的名义才能有对等谈判的可能性。

  最终,这件事就这么搁置下来了,原本朱怡成以为这事会暂时搁置个两三年,毕竟罗刹国的首都离京师太远了,再加上关系到两国的如此大事,想来沙皇彼得也得好生考虑一番再做决定,但谁想时间仅仅不到一年,去年刚离开的罗刹国使者又回来了,这着实令人意外。

  “来的是什么人?难不成还是之前切尔卡斯基公爵的使者叫什么伊万的?”朱怡成问道。

  何显祖摇头道:“回皇爷,此起前来的人叫保罗,是罗刹国的一位伯爵,据说还是沙皇的外戚。”

  “彼得的外戚?”朱怡成仔细想了想,历史上彼得大帝一共有两个皇后,前一位的名字他早就不记得了,只知道当了没几年皇后就被彼得放逐到修道院去了,直到后来亲孙子彼得二世继位才被接了回来。

  至于第二位皇后,那就名气大了,这位皇后出身低微,据说还当过洗碗工和洗衣女,还是一个文盲,之前嫁过人,后来机缘巧合才成了彼得的皇后,在彼得死后,这位皇后又成了女皇,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叶卡捷琳娜一世。

  按照时间推算,眼下叶卡捷琳娜一世正是彼得的皇后,如果来的这位保罗伯爵是彼得的外戚的话,估计就应该是叶卡捷琳娜一世的兄弟又或者表兄弟了。

  按照历史记载,叶卡捷琳娜一世有五个兄弟姐妹,而她从小又被姑姑带到了马林堡,在姑姑家长大,她姑姑有一个儿子,年龄相仿,从小就和她关系密切,甚至差一点儿成为夫妻,难道这个人就是这一次来的保罗不成?

  微微摇了摇头,朱怡成心里暗暗好笑,罗刹国内廷的那些乱七八糟破事就算是后世的历史学家都没搞清楚,何况他一个仅仅只是稍有了解的外人呢?

  不过这一回沙皇彼得特意把自己的大舅子,又或者小舅子给派到大明,这足以表现出极大的诚意。

  何况,何显祖还告诉朱怡成,这位保罗伯爵还带来了罗刹国的国书,同时还有一份沙皇彼得的亲笔信。

  国书自然在保罗伯爵那边,这是必须要在正式场合中才能递交的,至于沙皇彼得的亲笔信,何显祖已经带来了,而且昨天晚上让外交部的通译已经完成了译本,当即呈了上来。

  翻开用汉字重写的信,在信的内容里,沙皇彼得用热情洋溢的口吻先向大明皇帝进行问候,同时又以较长的篇幅写了关于两国的历史,其中尤其指出之前大明王朝在遭受满清入侵,野蛮战胜文明而导致亡国,而如今新的大明又在朱怡成的领导下复起,从而打败了残暴不仁的满清人,重新创建了一个强盛而伟大的大明。

  同大明一样,罗刹国同样经历过这种苦难,在几百年前,罗刹人被外来的蒙古人所征服,受尽屈辱。之后在其祖先莫斯科大公的领导下推翻了野蛮的蒙古人,从而让罗刹人获得了新生。

  这数百年来,罗刹国的人民为了生存和尊严,同外敌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战斗,终于成为了一个强盛的国家。

  这点,无论是大明还是罗刹国,双方都有着类似的遭遇,由此可以看出,大明和罗刹国之前有着共同,是天然的朋友,更是值得信赖的朋友。

  之前罗刹国在开拓远东时,曾经同满清有过战争,这也是英勇的罗刹人为了远东人民推翻满清暴政所做的小小努力,只可惜那时候的罗刹国力量不足,最终寡不敌众遭受了失败。

  而在彼得继承沙皇之位,最终获得亲政后,虽然对于远东人民的遭遇感到不平,但因为作为罗刹国的沙皇,他必须先为自己的祖国而战斗,等到解决自己国内的问题后才能有能力去帮助东方的朋友。

  现在,让彼得欣慰的是,东方的大明终于得到了复兴,这是正义的胜利,是文明的胜利,也是上帝的旨意和安排,正如他带领罗刹人复兴罗刹国一般,在战场上赢得了强大对手,从而使得国家强盛。

  最后,彼得话锋一转,提到了两国既然有着渊源,又有着相同的遭遇,而且两国如今是领国,那么作为两个在这实际上强盛的大国,不仅应该携手并肩,维护世界秩序,更应该有着正常的外交、商业、文化甚至军事等各方面的关系存在。

  作为罗刹国的沙皇,和作为大明的皇帝,他们应该如同兄弟一样亲密无间,从而让这种友谊永久进行下去。

  最后,彼得还特意提到,由于他的功绩和对国家的贡献,在几个月前他已经决定把国家重新命名,由之前的名称改为俄罗斯帝国,所以这是他作为俄罗斯帝国沙皇对另一个伟大国家皇帝的私人信件,同时对无法亲身前来会晤表现出深深遗憾和歉意。

  (新书《巫谜》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