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王妃C道出位 > 第284章宝剑
  颜苍苔这时候也是做了一种大而不足,她不相信这个人可能会有太大的一个,对她们造成任何一个伤害,如果真的对她们造成任何伤害。

  你觉得这个时候能阻止这个人的一个前进吗?是不能阻止的,不是这个人做出了任何一个事情呢?

  你怎么可能去对待有任何一个情况呢,这样你做不了这种事情的话,那我们就干脆当当当当大大方方。

  也许这样可能哦。

  所以话直接做了出一个邀请的动作,“公子,请!”

  “那我就不客气了,多谢!”

  这人也是蛮有礼貌的,好像也没觉得太多有问题好像不过就是真的来这里,好像就是遇到过这种情况,好像对眼前这种事情也不过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

  没有发生过什么特殊的事情,你好像对眼前的东西也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一个理解,好像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大的难度。

  颜苍苔这个时候她到底也有一种江湖儿女的情怀,而且被这个人眼看着自己,而且紧紧的盯着自己,好像有些恼怒,虽然自己带她好像是个朋友。

  相互容中人来来让我们也,但是你不要老是盯着我看呢,因为你盯着我看的话,那你这样这对我进行了很大的冒犯,如果你老是这样的话。

  那我可能考虑你是不是就意味着,嗯为什么故意这样做,那么如果你是故意这样做的话呢,那我不得不考虑你的一个情况。

  那我对不起,如果你要用这个方式来看我的话,那我可能会觉得你这个人确定是像这样。

  这个人真的一点没有任何一个察觉,而且甚至有些唐突的直接对颜苍苔道。

  “两个身上这一件斗篷真的是非常的稀奇,真的是非常的难得,如果我们猜测的话,应该是用非常罕见的那种红色的狐狸,要达到它真的很难。她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能看到这种批斗,这种抖风真的很难得到,尤其这是红色的狐狸,其实是很难抓得到的。”

  小翠在旁边一下都觉得憋了一下嘴,这人说什么皮毛,弄的人整个全身上下都觉得很害怕,一样的感觉,好像感觉她都这个人生不可成这个都嗯有什么复杂的吗?

  不过这是个狐狸皮而已嘛。

  这上面猜不透她的一个话筒的什么意思,突然被她弄得非常认真的眼光盯着自己真的觉得很奇怪。

  所以。

  这个时候,觉得那个人这么执着的看着自己的披风。

  颜苍苔干脆直接把这个披风解下来递给她。

  “这位公子爷,如果你喜欢这件披风的话,你对这个披风有任何的兴趣的话,那么现在给你,你可以尽情的去看看~”

  “噢,谢谢你,但是我现在暂时不需要。”

  那一个陌生人回答倒是很快,因为她的目标根本就不是这个价值连城的这个黄金斗篷,同时别在颜苍苔腰间的那一把宝剑。

  颜苍苔见这个人对自己腰上的宝剑好像很有兴趣,所以把她淡淡一下,爽朗的直接把这个宝剑也拆下来,直接递给这个人。

  “留下是不是对我这个宝剑有感兴趣?那么如果这宝剑有兴趣的话,那么你去看看这个是什么软件,想必阁下应该也是习武之人吧,其余的人应该对宝剑都是有兴趣的,那你看看我这个宝剑怎么样?”

  这个人倒是很爽快,毫不犹豫的接过了这一把宝剑,她也不道谢,只是讲她那把宝剑翻来覆去的看了两下,而且有很大的一个迷惑的感觉,而且觉得这种东西做的眉头好像和自己想象中都完全不太一样,但是也有感觉到这种到底是什么样的?

  “此宝剑非常名贵,不知道小姐你从何处得到这个宝剑呢?”

  颜苍苔好像看到那个男人对这个不宝剑,好像很有兴趣的样子,好像对这宝剑很了解的样子,好像就是见到一个知己的感觉。

  她突然想起那天那个人对此说出那番话,而且她想到自己手上这个宝剑应该是我旁边的前面的一个中间,她立马豪情壮志的说。

  “这样这一把宝剑可是我一个长辈送给我的,喜欢这个条件也算是跟随我很多年了,如果能你看看不错吧,而且这个款式这个绝对是很好的,我告诉你这个刀剑可是我的宝贝所以不能拿走~”

  颜苍苔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种言下之意就是说对不起,可惜啊,就算你喜欢这个宝剑,那么这个宝剑也不打算送给你,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东西,你只能看,但是你不能抬着走,如果你带着走的话,那么对不起我可不愿意了。

  而这个公子她带着一根帽子,那帽子呢,隔着一层白纱,她透露出白沙深深地看颜苍苔。

  “不好意思,我想冒昧一下,我真的是有些唐突问这句话,阁下是不是最近得罪什么人了?”你看一下那边是不是有几双眼睛,特别像出现的时候就一直盯在这里很久就可以了,那边人怎么会一直在跟着你盯着你,你是不是因为什么东西得罪了她们,所以到这个时候她们一直盯着你不放?”

  这个人倒是有一些意外,不是意外被别人跟着干,而是这个人怎么这么心里的怎么这么细致的,居然发现了自己的一个情况,而且发现的这边帮我填的清楚了吗?

  看到这个事情跟自己想象中真的有不一样吗?那她这个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自己想象中的完全区别是蛮大的。

  刚刚在街上花灯节的时候,她无意中看见颜苍苔用一把剪劈开了这个灯笼,她当时只是觉得有些不太相信,不相信那会已经丢失多年的宝剑会重出江湖。

  所以她才刻意的跟过来,再确认一下是否真是那一副宝剑,但是你要知道如果自己老板知道这个事情的话。

  真的不该有什么样的想法,而且这个宝剑居然真真正正的已经出现在江湖了,居然是个女人手上过去。

  这种东西是不是可以叫做签到轮回?

  而且这个时候这个人看到不远处有几条小船,而且这些人跟得跟得这么紧,想来自己心中已经爆露了,看来是时候离开了。

  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有这么多人在去跟踪着,而且在秘密的保护着,看来这个女人的身份也是一个特殊的身份。

  她转过头直接跟着颜苍苔,刚想说些什么东西去见这个女人一把,紧紧的把这个宝镜藏身口,小心开了一个口。

  “有些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比如说这个宝剑她现在是我唯一的,我也是她唯一的主人之后你可不能去偷窥别人的宝贝哟,这个东西不是你的东西,否则你会惹祸上身,我可是说的是真的哦,这个宝贝可不是一般的宝贝,千万不要认为它价值连城,就偷窥它的价值,你要知道这东西你是拿不走的,太多人在保护着她们,我建议我的说法你可能会清楚一点。”

  颜苍苔说这句话肯定是说的很直接的话,但是因为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当然有很多幼稚的成分,真的很幼稚,而且这个时候她真的很担心这个人把自己的宝镜给抢走,所以她用这种方式去恐吓这个人。

  然后这个陌生人看着幼稚的颜苍苔也觉得有点搞笑,我只能想到她这么傻乎乎的也算是蛮可爱的,也不担心自己没有办法去打得过自己。

  懒得担心自己可能被别的地方惹祸上身,可惜了不管她拥有什么样的身份,不管她是谁,她都不具备拥有这个宝剑资格。

  颜苍苔当然有这样的敏感了,她肯定知道这个人在打什么小九九,而且一直盯着这个宝剑,看来这个人是有识货的,如果她这个时候抢走自己的宝剑,那这个时候这个是叫天天天不灵。

  而且很明显这个人就是冲着这个宝剑来的,这样不知道这个位置什么,但是总有那么一点点的感觉。

  这个人没有这么轻而易举的这么擅自罢休的?!

  这时候公子突然颜苍苔靠近了一下,而且她是四处都看了一下周边的环境,似乎正在考量中,如果这个时候抢走她,这个宝剑离开会不会更好一点到时候直接走开可能会更好,到时候可能不一定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的。

  但是颜苍苔一直在被贴的看着她好像对她眼前的这个想法好像早就心知肚明,肯定会有这样的想法,那很正常的,这个宝剑可不是一般的宝剑啊。

  而且这个人是用镜子高手看上去的保值也是正常的啊,而且看着样子这么虎视眈眈盯着她,那可能是想抢的呀。

  这个时候她一直把这个宝剑整体的藏在自己后面,坚决不允许这个人去。

  或许真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突然眼前白光一闪,那个人突然的消失掉了,看来那个人还真的没有敢在这个时候动手。

  如果这个时候她居然敢动手的话,真的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去保护这个宝剑的!

  唉呦喂,我的天哪,颜苍苔这时候心都软了起来,幸亏刚才自己坚强的保护着这一把宝剑,如果不是刚才自己的一个勇敢自己的一个坚决的强硬,这个人肯定会抢走的,这时候她一边擦汗一边嘀嘀咕咕的。

  “唉,这个人真的很厉害,我的天呐,太厉害了,差一点我看那样子想想好的东西,不过呢,这个人还算是有点良心,还知道有些东西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能乱拿到,看来这个时候还是真的有点英雄侠气之感,如果到时候她真的去抢走了保全,我可能直接就跳河了~”

  小翠和十二阿哥这时候她们也紧张的面面相觑的,确实刚才那一幕整个样子真的让人觉得很奇葩。

  刚才大家整个整体的气氛都是紧张的,真的是如果这个人贸然出手,她们三个人完全是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