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九霄池鱼 > 第一百三十五章家破人亡

第一百三十五章家破人亡

  不出半个月,尚书大人还是跟儿子妥协了,只是有要求,他必须要上进,不能再胡作非为。

  尚书府小公子高高兴兴的应了,他很开心的去找柔语,并把这好消息告诉她。

  为了自己心爱的姑娘,尚书府小公子我改往日作风,潜心读书,连花楼都不逛了。

  而柔语,她本就不是春乐芳的姑娘,她在那里跳舞卖唱只是图生活而已。

  如今目的达到,某人还要娶她,继续待在春乐芳自然不好,她也就回了自己的府邸,谢绝见客。

  很是伤了一波公子哥们的心,本来是大家的美人,现在却被一人抱走,妒忌尚书府小公子的他们,背后没少给人使绊子。

  看着一个个对他鼻子不起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一众公子哥,尚书府小公子却笑了。

  他们就是羡慕妒忌恨他抱得美人归。

  他不只不怕这些人的为难,没事时还要炫耀一番,看着那些人吐血郁闷的表情,他就开心的不行。

  当然,在外面放肆,在柔语面前,他可是乖得不行,就怕自己哪里做得不好,让柔语伤心。

  明明二人还没成婚,尚书府小公子却俨然成了一个妻管严。

  这事被有心人流传出去,那些以前看不上尚书府小公子的女子们都羡慕了。

  她们也想要一个能为她们反抗自己家人的夫君,更想要一个只疼她爱她的夫君。

  尚书府小公子倾心,大婚在即,一切都如狐妖所愿。

  徐晚以为狐妖做得也就这样了,却没想到成婚的前一天,尚书大人被人参了一本,还拿出他诸多贪污受贿的证据。

  圣上震怒,一夕之间,尚书府败落,所有人都下了大狱。

  尚书大人因为贪污受贿,包庇行贿,知法犯法,数罪并罚,不日问斩。

  尚书府上上下下所有人,男的充军,女的入贱籍为娼。

  当圣旨下达的时候,尚书府小公子觉得天都黑了。

  他的柔语,他还没娶她过门,怎么他就要被罚往边疆充军了。

  他不甘心,他要见她。

  他心爱之人还在等他,他不能被抓走。

  尚书府小公子想跑,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他哪里是官兵的对手,几下就被人制度,眼中充满绝望不甘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门口。

  直到被装上前往边疆的囚车,尚书府小公子都是呆呆的。

  他的眼睛执着的看着某个地方,希望自己心心念念的下一秒就能出现。

  他的柔语,他心爱的姑娘,他再也不能娶她拥抱她了。

  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睛,悔恨在心里发酵。

  他恨他自己。

  要不是他以前胡作非为,父亲也不会为了包庇他被人留下把柄。

  要不是他不学无术,如今,他也不会这么被动,更不会错失心爱之人。

  这一切都是报应吗?

  报应他辜负的那些女子,报应他杀死自己的孩子。

  报应他不配得到心心念念之人。

  囚车走了很远,出了京城,路过荒郊,跋山涉水,眼看就要进入边疆,他却被人救了。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高手,脚尖轻点,用剑刷刷几下就把囚车砍得四分五裂。

  他被人从囚车里提出来后,官兵都没来得及追,他就被人带着走了。

  眼前的风景飞快倒退,他想问这人是谁,却被灌了一嘴的风,话都说不清楚,这人也不想理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这人毫不客气的扔到一间破庙里。

  庙里有一个火堆,火堆边坐着一男一女,女子被男人搂着,紧皱的眉头在述说她的不情愿。

  “柔语,你是谁,快放开柔语。”尚书府小公子顾不得自己一身狼狈,几步上前,想把心爱之人解救出来。

  “滚,你以为你还是尚书府的小公子呢!要不是看在柔语的面子上,你还在囚车里坐着去往边疆呢!”男子不客气的一脚踢开尚书府小公子,甚至还嫌弃的拍了拍自己鞋,“真是晦气。”

  “柔语,你做了什么?”尚书府小公子不傻,就男子几句简短的话中他知道,自己能出现在这里,还是柔语帮得忙。

  “这些银子够你下半辈子吃喝不愁。你找个地方躲起来,隐姓埋名的活下去。”柔语面带难色的拿出一包银子扔到尚书府小公子面前。

  “柔语,你不跟我走吗?”趴在地上,看着面前的银子,他的心里不安起来。

  为什么这个男人会抱着柔语?

  为什么柔语要被他抱着没有反抗?

  “行了,赶紧拿着银子滚,别在这碍眼,她现在是我的女人,怎么会跟你走。”男子不屑的说道。

  “不,我不信,柔语那么喜欢我,为了我差点命都没了,怎么可能会不跟我走。”尚书府小公子站起来怒吼着,好像这样就能掩饰心里的慌张。

  “柔语,跟他说清楚,断了他的念想,明白吗小乖乖。”男子捏着柔语的下巴冷笑道。

  “我明白。”柔语痛苦的闭了闭眼睛。

  下巴被男子放开后,她才从男子怀里站起来,几步走到尚书府小公子面前,复杂的看了他一眼。

  “柔语。”他喃喃,痴痴的看着女子。

  柔语问:“你真心喜欢我吗?”

  “喜欢,比喜欢还多,我爱你。”她是他这一生最明亮的色彩,他的光。

  怎么可能只是简单的喜欢呢!

  他爱她都来不及。

  “那你能答应我,好好活下去吗?”柔语伸手,摸着面前男子脏兮兮的头发脸颊,眼中一酸,泪水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

  “柔语你别哭,我答应,你的要求我都答应。”尚书府小公子彻底慌了,他的柔语即使掉下山崖,面临死亡都没哭过,她今天怎么哭了。

  他怎么能让她哭呢!

  “即使我们不能在一起,你一个人也要可得很好。”柔语说完,崩溃了般跑出破庙,尚书府小公子的大喊和挽留都被男子制止。

  男子嘲笑他不自量力,更是嘲笑他没一点用。

  “要不是看在柔语的面子,她愿意用她自己换你,我真的不想救你这个垃圾。”

  什么?

  柔语用她自己跟眼前男人换的他,这怎么可以,他不要,他宁可去边疆,宁可去死,他也不要柔语为他这么做。

  “不换了,你送我回去,放了柔语,她是个好姑娘,你不能这么对她。”他乞求着男子,跪在他的面前痛哭流涕。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她现在是我的女人。行了,事已至此,你好好活着,可别浪费她的一番心意。”男子说完,甩开他就想走。

  “对了,你可千万别懦弱的自杀,不然柔语会伤心的,你不想她伤心难过吧!”男子说完,大笑着走了。

  破庙里,尚书府小公子紧紧抱住自己,即使旁边的火堆也给不了他一丝温暖。

  他的柔语,他的傻姑娘。

  不行,他要把她抢回来。

  即使穷尽一生,他也要把她抢回来。

  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