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天月九章 > 450刺探之意
  韩傻儿征询:“我跟侍卫不熟,让拔亨同去吧?”王痴涵说

  “好”,扯阵子闲话,母子俩起身,往慈宁宫。跪地请安,老寿星

  “起哦起哦”,让坐身边,问:“走洛阳唔?”韩傻儿点头

  “嗯”,老寿星道:“那就停一天唔,寺庙多上香,为姐姐祈福。”王痴涵遣人传旨,备棉布三百匹、银一万两,布施少林寺。

  韩傻儿忽起刺探之意:“老祖宗放心,我上三大坛香,请辈分最高的大和尚本无、本有念经。”王痴涵告诫:“三位大师都是得道高僧,切莫以皇家威势相压。”老寿星拍拍他掌心,笑谓:“压不得哟!”韩傻儿解释:“不用压,请得动,我帮他们打跑过摩尼堂二堂主,他们认我做俗家师弟——”语未必,玛瑙打内阁出来,取笑道:“傻儿弟,今年春耕你得去拉犁。”韩傻儿蒙圈:“不是有牛吗?我拉什么犁?”玛瑙揭谜底:“都让你吹死了呗!”宫女们掩口,韩傻儿几乎要跳:“好你个瑙姐!人家出阁都哭哭啼啼的,你倒疯笑疯闹!”玛瑙白一眼:“别喊瑙姐,听着坏姐姐似的。”王痴涵不向她:“你先乱喊的,回报来了吧!”玛瑙坐老寿星另一侧,轻飘飘道:“有啥好哭的?以后我秋冬住扬州,春夏陪老祖宗和母后,就像候鸟飞来飞去,比你吹牛来得实际。”韩傻儿听到候鸟二字,不由得想念起娥儿,一时默然无语。

  玛瑙

  “喂喂喂”:“生气啦?姐逗你玩的,信你了成不?咱能干翻侍卫,也能干翻各大掌门。”王痴涵瞪了瞪,安静做起淑女。

  老寿星反倒乐呵:“说说唔,怎么去的,咋打跑的。”韩傻儿讲起受谢侯所邀、为本无治走火入魔那段......当晚潇瑛湘瑛撺掇,搞起庆功宴,拔亨和

  “炸雷儿”们在场。韩傻儿酒敬一圈,说过

  “辛苦了”之类的感谢话,潇瑛争先:“笨哥哥,今天你才像神医王,那么多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全都膜拜你,板凳不坐,蹲地下跪地下记你说的话,大获全胜!”湘瑛恐后:“那长脸老头快憋紫了,我嘞个去,脸拉得比驴脸都长,就该治治他!”拔亨接道:“听小的们说,袁姨娘哭哭啼啼找老爹去了,小爷以为要挨顿揍呢,结果宫里来了旨,派我做送亲副使,加升一等侍卫,老爹反夸了我——”潇瑛刺他:“你一等侍卫也就那样,我俩你谁也打不过。”拔亨小沮丧,三人忙中偷闲一对一单挑,输了好没面子,恳求道:“老大你别只教他俩,得空也教教我,我也做小跟班。”湘瑛挫损他:“要想会,跟师傅睡,可惜你是男的。”俩

  “炸雷儿”喊着

  “羞羞羞”,脸伏桌上。韩傻儿急撇清:“别听她瞎说,没有的事!外面孬话好话掰不清,一股脑儿照搬照学。”问拔亨:“你功夫有少林的影子,在那儿学过吧?”拔亨答:“少林吃皇家供奉,本无大师更是皇爷爷亲手披的木棉袈裟,皇室子弟六、七岁起,要入寺三年打底子,我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