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缘起青青 > 701.蓝雪月想求证

701.蓝雪月想求证

  袁浩讲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蓝雪月插话:“冷凡是被人家误会的,你为什么还不原谅他?”

  袁浩小心眼的说:“要不是当初他和那个女孩走的那么近,能被人家误会吗?这些麻烦事都是他自找的,而且,当初他就是詹弗妮的男朋友嘛!虽然爸爸给我讲的时候说他们没关系,可是我才不信呢,那些话都是冷姨说给我爸爸听的,谁知道真假?”

  蓝雪月斜眼看袁浩:“我觉得冷凡也不是那种人,你肯定误会他了。而且,那时候他才上初一,怎么可能做出那么龌龊的事?”

  袁浩这几年也反思了一下当初自己的想法,确实感觉到了偏激,但碍于面子,一直没跟冷凡再联系,如今听蓝雪月这么无条件的相信冷凡,他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猜测是否准确,也有点后悔当初没有选择相信自己最好的朋友。

  蓝雪月看到袁浩沉默,以为他生气了,便推了推他的胳膊撒娇:“袁浩,我没有不相信你的判断,我只是……只是说出了另一种可能性,你别生气啊!”

  袁浩摇摇头:“月儿,我没生气,我只是反思了一下,有可能……我当初……真的误会了他。”

  蓝雪月吃惊的看着袁浩,大家一直以为袁浩和冷凡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没有一个人敢在袁浩面前提冷凡,蓝雪月仗着袁浩喜欢自己,才大着胆子问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只是小孩子的倔强和偏执罢了。

  其实,袁浩一开始之所以那么忌讳别人提冷凡,多半是他的自尊心不允许他承认当初是自己错怪了冷凡,如果深入的讨论,他的过错就会显露出来,所以他不敢提,也不想让别人提。大家出于对袁浩的尊重,看他那么反感有人提到冷凡,也就没人去触碰他的“禁区”,这件事也就成了“千古之谜”。

  如今,事情说到这了,蓝雪月便迫不及待的想找当事人询问一下事情的真实始末。袁浩听了蓝雪月的想法,顿时满身满脸都在抗拒,连说不想去也不让蓝雪月去。

  蓝雪月的好奇心一旦上来,谁也阻挡不了她追寻真相的那颗心,只见蓝雪月快速下了床,找到电话本,拨通了冷凡家的电话,哪知道冷凡竟然去了同学家,接起电话的是他爸爸。

  冷爸爸对蓝雪月很好奇,因为这么多年以来,蓝雪月是第一个打电话到家里找冷凡的女孩子。于是,冷爸爸好奇的问:“请问这位女生怎么称呼?”

  蓝雪月一听冷爸爸文绉绉的讲话,忍不住想笑,她礼貌的回答:“叔叔,我叫蓝雪月,是冷凡的校友兼朋友。请问冷凡什么时候能回来?”

  冷爸爸想了一下说:“这个……不好说,因为他走的时候没有交代清楚,只说了去同学家。”

  冷爸爸说话还挺严谨,蓝雪月只能再一次追问:“冷凡平时去同学家,都待多久?”

  冷爸爸为难的说:“这个……不一定!有时候在同学家待一两个小时,有时待三四个小时,总之不会超过五六个小时。”

  蓝雪月笑着说:“那就不打扰叔叔了,再见!”

  “哎……蓝同学,你可以打他手机,他去同学家带了手机。他的号码是………”

  蓝雪月心里嘀咕:“冷凡有手机不早说,还听自己啰嗦半天,真是能沉的住气。”

  记下冷凡的手机号,蓝雪月便和冷爸爸挂了电话,当蓝雪月刚要给冷凡打手机时,袁浩阻止了她:“别打了!当着同学面,他也不好意思讲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等他回家再说吧!”

  蓝雪月着急的说:“可是……可是,我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回家呢?总不能一遍一遍打电话问吧?到时,他爸爸会怀疑我跟他的关系。”

  袁浩把手机递给蓝雪月说:“给冷凡发个信息吧,问他啥时候回家,这样就不用一遍一遍打电话问了。”

  袁浩终于默许了蓝雪月找冷凡寻求真相的做法。蓝雪月高兴的说:“袁浩,你以我的名义发信息吧,你的手机我不会用。”

  袁浩心不甘情不愿的给冷凡发了信息:

  冷凡你好!我是蓝雪月,找你有事,你什么时候回家告诉我一声。

  袁浩刚把信息发过去,冷凡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袁浩看到打电话过来的就是刚才发信息的号码,便把手机给了蓝雪月:“是冷凡的电话!”

  蓝雪月赶紧拿过手机接起了电话:“喂?冷凡吗?好久没见了!”

  冷凡那好听的声音传了过来:“好久没见,蓝雪月,你怎么突然给我发信息?是……想我啦?”

  听到冷凡开玩笑,蓝雪月害羞的低下头说:“冷凡,别开玩笑啦,我找你有正事,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冷凡笑了:“我们又不是特务接头,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什么事你说吧!我已经从同学家里出来了,正走在路上呢。”

  蓝雪月关心的问:“那你戴手套了吗?不戴手套拿着手机会把手冻坏的。”

  袁浩皱着眉嘀咕:“说正事就行了,管他戴没戴手套呢!”

  冷凡笑了:“谢谢蓝雪月大美女关心,我戴着手套,你就放心说吧,说一个小时都没关系。”

  袁浩一撇嘴:“还一个小时呢,外面天这么冷,估计半个小时你的手机就罢工了。”

  蓝雪月瞪了一眼袁浩:“别捣乱!啊~~冷凡,不是说你捣乱,我在说袁浩呢!”

  冷凡吃惊的问:“啊?袁浩在你身边?他怎么会突然同意你给我打电话?我知道他对我成见很深,不会同意你跟我有联系。”

  蓝雪月笑眯眯的说:“袁浩今天给我讲了你们的故事,只是,我听他讲的内容都是转述,肯定有很大一部分内容是经过了讲述者的再加工,当然,我不是说加工者的行为有多恶劣,我只是想听故事的真相,你能满足我得好奇心吗?”

  那边的冷凡沉默了好大一会,蓝雪月以为他睡着了呢便说:“喂?冷凡,你在干嘛?是睡着了吗?喂!喂?喂!”

  冷凡被蓝雪月的呼叫声“惊醒了”,他想了想说:“要不……你和袁浩来我家吧?我家比较适合聊私密或敏感话题,因为我爸爸对这些话题一点都不感兴趣,他不会偷听的。”

  蓝雪月看着袁浩低声征求意见:“你觉得去冷凡家合适吗?他爸爸在家妈妈不在。”

  袁浩在这件事上总觉得被蓝雪月牵着鼻子走,所以,他想扭转被动局面:“还是去我家吧!我家这个时间没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