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大数据修仙 > 第三千零五章 带出泥

第三千零五章 带出泥

  对于冯君的问题,清熯真仙倒是没有感到意外,这家伙的推演如此神妙,有缺陷是正常的,没缺陷才是不正常的——别人还怎么玩儿啊?

  所以他思索一下表示,“要不……我将人分批召集到山门口?”

  依清熯真仙的想法,是想以邀请瀚海讲道的名义,把驻地的所有弟子召集到山门听讲。

  然而这也只能想一想,瀚海是堂堂的出窍大尊,哪里是他能左右得了的?

  别说左右此人的行为了,哪怕是邀请,他都不够资格,起码要金乌的真尊发话才可能。

  确切一点说,以他的修为和身份,都没有资格做出邀请的决定,这决定同样得真尊拍板。

  所以他就只能分批将弟子召集到山门,理由倒是好找,近距离感受真尊的气息。

  清熯真仙为这点事情求一次瀚海,还是有胆子的——你不用露面,释放点气息出来就好。

  瀚海真尊就又无语了,合着都是七门修者,你就好意思提这个条件?

  感知真尊气息……你怎么不让金乌弟子感知真君气息呢,真君不是更少见吗?

  清熯却是怯生生地解释:真君的气息……就不说那是俩家族真君,弟子们也得受得住啊。

  就算弟子们受得住,界域也得受得住才行。

  瀚海只是生气,并不是说他不通情理,对方都这么说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认了。

  说到底,同为七上门的修者,他也不希望金乌门闹出太大的丑闻。

  反正他只需要露出一缕气息即可,不需要露面,而此刻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寥寥可数。

  金乌驻地的弟子原本以为,驻地里是出了什么糟糕事情,得知是有真尊现身,并且在山门口驻跸,自己还能去遥拜一下真尊,真的是别提有多激动了。

  真尊这种存在,平时连元婴真仙都难见到一面,何况这些金丹、出尘小修?

  也有人隐约觉得,事情应该不止于此,不过门中真仙都这么说了,大家照办就是了。

  反正别院里上下数万人,用了三天时间,遥感了真君的气息,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敢喧哗,都是用朝圣的心情去感受的。

  第三天头上,外出的那名真仙也赶了回来,一同感知真尊气息。

  匆匆赶回的还有诸多金丹和出尘,炼气弟子就免了,他们的感知能力要差很多,又容易被真尊气息所伤,在家的可以站在远处开开眼凑个热闹,在外的没必要跑那么远的冤枉路。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第四天的时候,青莲门驻地来人了,跟清熯打听现身的是哪位真尊——既然在山门外驻扎,肯定不是你金乌的真尊。

  青莲驻地倒不会认为,是自家的真尊来了,他们的意思是……我青莲门下弟子,能不能也来感受一下真尊气息?

  清熯回答得很干脆:那位真尊能来,肯定是有缘故的,如果你家门下该有此机缘的话,你自会知道,如果不该有,那你也别强求,等待真尊定夺就好。

  这位一听,也确实是这么回事,真尊高高在上,哪里是元婴能随便接触的?也只得作罢。

  不过这四天时间没有白费,冯君还真又分辨出三个盗脉修者,没有当场抓捕,只是担心打草惊蛇,第四天夜里,清熯亲自出手,将三名金丹悄无声息地抓了过来。

  三名真人里,有一名是青烨的记名弟子,天资差一点不受青烨所喜,平时就是跑里跑外,干些打杂的活,想不到此人隐藏了修为,已经是金丹六层,再进一步就能入金乌外院了。

  此人是青烨真正的心腹,拒绝透露盗脉任何信息,差点还引动识海的禁制,不过那么多大能早有准备,他也只有乖乖地接受搜魂的结果。

  另外两名金丹都是驻地的执事和巡察,平时接受青烨的管理,但是也看不出走得有多近,大家哪里猜得到,这二位竟然也入了盗脉?

  这两人就不是非常死硬了,他俩入盗脉都是被青烨抓住了把柄,不入就要身败名裂,而进入盗脉之后,他俩积极地劫掠,竟然攒下了不少身家,所以也没什么可后悔的。

  青烨并不会无故克扣他俩的战利品——有原因的话当然还会扣,但是他对这两个金丹也有要求,那就是:劫掠之后分开散去,打听有没有人怀疑他的身份。

  举个例子:年前的炽铜结晶抢夺,不但青烨去了,金乌的那名巡察也去了,但是在离开的时候,两个人是分开走的,巡察还要顺便打听,有没有人怀疑青烨的身份。

  要不说青烨这个人不简单,虽然心性不佳,但是做事相当有章法,也非常严谨,在驻地里发展了四个下线,不但各有缘故,也各有用途。

  最难得的是,他最看重的那名坤修,反而是一点盗脉的边儿都没有沾,甚至连相关的消息都完全不知情,就连千重都忍不住感叹一句,“看不出这青烨还有真正留恋的人。”

  没错,坤修才是他最想保下的人,相较而言,那名金丹六层的弟子,也只是他比较相信的人,有多么看重就难说了。

  然而现在事发,那坤修是无论如何也脱不了身了,驻地肯定会把此人送上门去调查一番,而上门最起码的处置,也会把这人逐出金乌,如果还有恶性事件,收回修为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话又说回来,这名坤修的性命,大概率是保住了……这应该才是青烨在意的吧?

  不管怎么说,这事儿闹得一地鸡毛,清熯真仙还表示,要让上门详查从刹那界域上界的修者,筛选一下里面还有没有盗脉——青烨的弟子都金丹六层了,差一点就能进入外院了。

  冯君他们没有在意金乌的内部整顿,事实上他们也没有资格置喙,不过他们还有别的事情可做,那就是寻找另一个给苦心真人下禁制的人。

  不光是苦心这么交待,巡察和执事都交待了,他们是被青烨带到了一处所在,昏迷之中被人下了禁制,也没有看清楚出手的人是谁。

  这个时候就要看千重的能力了,她的推演虽然看起来没有冯君那么惊艳,但是事实上,她在推演吉凶和因果的大方向上,都要比某个开挂的山主强很多。

  她稍微推演一下苦心的气运转折,就知道他生命中有哪些关键的节点,抛开那些已知节点,剩下的就是有嫌疑的,再推演一下执事和巡察,基本就能断定那个盗脉据点在哪里了。

  当然,盗脉也相当谨慎,早就防着有人推演,还故意模糊了天机,然而千重终究是真君,修为高推演能力也强,能挡得住她的手段并不常见。

  她手上有三个人选可供推演,于是最终锁定了两个看似不起眼的方位——主要是这种不起眼的感觉非常突兀,似乎有人为的嫌疑。

  千重带着三人前往,清熯真仙肯定要跟着,同时还要在驻地里封锁消息,以免被盗脉的探子得知,甚至当时跟那坤修同行的两个金丹,也要带在身边才算稳妥。

  他们先到了第一个板块,千重掐算一下,此地跟苦心的因果不大,反倒是巡察和执事的命运转折点,然后又轻松地推算出了下禁制的方位。

  她没有推算出特别具体的位置,就是一块方圆十几万里的草地,到了地方细细感知一下,却发现此地已经没有了人烟,成为了灵兽和荒兽的乐园。

  她又推演了一下,才知道这里原本是一个交通要道,所以曾经有几个小镇,也有人放牧和种植,一些有限的资源也被过度开发了。

  后来有人打通了新通道,比这里方便很多,此地就逐渐荒芜,到现在一个人都没有了。

  清熯真仙对这里也相对熟悉,“五百年前,这里最昌盛的时候有十多万人,然而到了百余年前,就空无一人了,真正是世事无常沧海桑田。”

  轩辕不器对此地不熟悉,但是真君的感知能力不是白给的,他的神识仔细扫描了几次,然后看向千重,“真的是好久没有出现过人烟了……想必盗脉当时也是借着此地的热闹藏身。”

  “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的道理,修者就没有不懂的,藏身荒郊野外绝对不是最好的选择,更别说盗脉要进行盗抢行动,也必须在集镇打探消息。

  千重点点头,又是一阵掐算,然后锁定了一处集镇,赶过去之后点点头,“这两位跟此地有点干碍,不过再仔细推演也没什么意思,无非是平白耽误时间,还是去下一处吧。”

  冯君心里有点小小的疑惑:这两位金丹被下禁制将近两百年了,大君你还真能推演出具体的地点吗?

  然而转念一想,不管千重有没有这实力,反正她说难办,想必不容易,正经是自己以后做什么隐秘事,一定要注意遮蔽天机,否则两百年后都可能被人推演出来,实在太可怕了。

  下一处地点,则是在一片山野中,因为苦心被引入盗脉尚不足百年,千重推演的范围也不算大,就是三四万里方圆,而在这片区域中,有密林和瘴气的存在,所以只有两个村子。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