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日月风华 > 第三五二章 投名状

第三五二章 投名状

  裴侍卿衣衫偻烂,似乎被撕扯过,额头似乎也挨了一拳,出现一道伤口,帽子早已经不知去向,长发披散,若非衣衫是锦缎材质,倒像一个走街串巷沿街乞讨的老乞丐。

  袁尚羽目光扫过,身体陡然一一震。

  只见囚犯之中,竟然还有宁志峰。

  宁志峰是宇文承朝的心腹,而且也曾在白虎营与袁尚羽共事过,自然是熟悉无比。

  “此人昨夜斩杀了侯府四名刀客。”莫苍行自然瞧出袁尚羽的目光盯在宁志峰身上,淡淡道:“罪大恶极,我知道袁统领与他很熟悉,不过万不能存妇人之仁。”

  袁尚羽也不答话,走到宁志峰身前。

  宁志峰被两名兵士死死按住,跪在地上,难以动弹,他肩头有一处刀伤,满脸血污,抬头看见袁尚羽站在自己身前,冷笑一声,道:“袁尚羽,你是否已经投靠了樊老贼?”

  “识时务者为俊杰。”袁尚羽平静道:“我要为几百名弟兄考虑。而且妖后篡位,真正的大唐血脉在西陵,我是唐人,自然要效忠真正的李唐。樊侯爷答应保证我们的前程,宁志峰,我和你是熟人,看在以往的交情上,我可以给你一条活路,只要你答应效忠驼皇子,我可以向莫统领和侯爷求情,留你一条活路。”

  宁志峰吐了口吐沫,骂道:“宇文家对你恩重如山,大公子也一直信任你,你竟然背叛大公子。袁尚羽,你不得好死。”仰起脖子道:“老子既然被你们抓了,还真不怕脖子挨上一刀,赶紧动手。”

  莫苍行在后面道:“袁统领,他既然不领情,你又何必和他啰嗦?”

  “你听到了?”袁尚羽也不回头,只是看着宁志峰道:“我给了你机会,你自己不知好歹,可别怪我。”

  宁志峰闭上眼睛,淡淡道:“你放心,今日我死在手中,你最后也一定会死在大公子手里。”抬起头,望着晨曦苍穹,喃喃道:“只可惜没能死在战场上,实在可惜。”

  袁尚羽拔出腰间佩刀,目光冷厉,猛然间挥刀砍下,正砍在了宁志峰的脖子上。

  这一刀下去,一边的裴侍卿悚然变色,失声道:“饶命......!”

  袁尚羽并不理会宁志峰的尸首,走到裴侍卿面前,冷笑道:“侍卿大人,如果不是你,事情也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妖后昏聩,你们这些阉人为她干了多少肮脏之事,侯爷赐名忠义军,今日便以你血祭战旗。”并不犹豫,一刀砍下,将裴侍卿的脑袋也砍了下来。

  杀死二人,袁尚羽并没有停手,又连续砍下了数颗人头。

  这些囚犯,除了裴侍卿和宁志峰,剩下的人要么是昨夜中毒无力厮杀的夜鸦,要么便是袁尚羽之前的部下虎骑兵,他出手狠厉,毫不犹豫,眨眼间便砍下了一半人的脑袋。

  “来人。”袁尚羽回过身,指向两名部下,冷声道:“将剩下的人全都砍了。”

  在两边围观的兵士,有许多虎骑兵,这些虎骑兵未必都认识宁志峰,但被砍杀的几名虎骑兵却是自己的同伴,眼见得袁尚羽杀人的时候眼也不眨,不少虎骑兵心中生出一丝愤怒,更多的人则是扭过头去,不敢看到从前的同伴被当众处决。

  被指出的两名虎骑兵虽然不愿意动手处决从前的同伴,但军令如山,心知若是抗命,袁尚羽杀性正浓,恐怕连自己的性命也保不住,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将剩下的人也都砍杀。

  袁尚羽这才吩咐人将尸首都拖了下去,走到莫苍行面前,拱手道:“莫统领,我这投名状不知道你可满意?”

  莫苍行微微颔首道:“我想殿下和侯爷一定会很满意。袁将军,从今日起,这忠义军就交给你了。”大声道:“唐无痕!”

  便见得人群之中快步走出一人来,到了莫苍行身前,躬身行礼:“莫统领!”

  “袁将军,不知你是否认识他?”莫苍行道:“他是唐无痕,本是狼骑副统领,得到驼皇子的器重,也甘愿誓死效忠驼皇子。唐副统领很有才干,殿下将他调到忠义军,作为你的臂膀。”

  唐无痕立时向袁尚羽拱手行礼:“卑将拜见将军,以后还请将军多多照顾。”

  “你是狼骑副统领,忠义军中有许多狼骑旧部。”袁尚羽含笑道:“有唐副将相助,忠义军必定是上下齐心。”

  黑阳城的变故,普通老百姓一时间还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除夕之夜,城中出现厮杀,附近的百姓自然是紧闭大门,缩在家中,以免殃及池鱼。

  等到次日再出来,街道上除了留有血迹,早就是空无一人,连一具尸首也没有。

  夕阳西下,樊郡郡守府内,李驼正推着白静斋的轮椅在后院漫步。

  “我已经训斥过老五。”李驼对白静斋显然很是恭敬:“昨晚那个姓秦的小子突然出现,按照老五的说法,他的刀法诡异莫测,即使是死翼骑兵,也根本无法靠近他身边。”

  “这个人的运气一直很好。”白静斋坐在轮椅上,腿上盖着毛毯,脸色颇为红润:“不过他改变不了大局,只是棋盘上一颗不起眼的棋子而已。”顿了顿,才轻叹道:“老五为人重情义,昨晚之事,你也不用太过责怪他。他当初在龟城与秦逍相处过,秦逍对他十分照顾,他放秦逍离开,也是意料中事。他既然对秦逍都能够讲情义,对你自然是忠诚不二,这样的人,绝不会背叛你。”

  李驼微微颔首,眉宇间显出一丝恼怒:“只是大家老死在秦逍手中,折断了我一只臂膀,真是可恨。”

  “殿下,大家老虽然跟你的时间最长,帮助你很多,但凭心而论,他并非将才。”白静斋声音平和:“你手下的七大近臣,真正能够独当一面拥有将才的,也只有老三和老五二人。大家老虽然离开,十分可惜,但也正好可以将死翼交给老三。”顿了顿,若有所思,片刻之后才道:“将老三从龟城那边调回奉甘府城,派老五去守龟城,他在龟城多年,对那边的情势最为了解,由他坐镇龟城,必然万无一失。”

  李驼笑道:“先生与我所想一样。我已经和老五说过,这几日他便带一队人马前往龟城。”想了一下,才道:“先生,袁尚羽是否真的可信?”

  “当然不可信。”白静斋没有犹豫,抚须笑道:“此人对宇文家忠心耿耿,而且素来敬慕黑羽,我们杀了黑羽,宇文家也是因我们而垮台,这事情他总会知道。”

  李驼皱眉道:“既然如此,先生为何要我将忠义军交给他?”

  “因为当下最适合统领忠义军的便是他。”白静斋道:“他虽然不可信,但却已经没有其他的路可走。北院的人他杀了,跟随宇文承朝多年的宁志峰也死在他手里,还有夜鸦,这事儿很快就会天下皆知,他投靠我们也许是权宜之计,但这份投名状既然交出来,就已经将他的后路堵死。他现在别无选择,无论愿不愿意,都知道跟着殿下一起走。”

  李驼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道:“只是那莫苍行是否可信?昨晚他明明可以杀死苏长雨,竟然手下留情,眼睁睁地看着苏长雨趁乱逃脱,先生,苏长雨逃走,也算是留有后患。”

  白静斋微一沉吟,才道:“苏长雨在长生军中虽然也有些威望,却远不能与黑羽相提并论。”

  “他逃脱之后,是否会调集长生军出关?”

  “长生军要调动,还需要京都那边的调令,苏长雨没有资格调动长生军。”白静斋微笑道:“不过他如果真的带着长生军前来复仇,倒也不是坏事,我们正好以逸待劳,等着长生军自投罗网。”

  “那莫苍行放走苏长雨,会不会就是想让他活着去找长生军?”李驼问道。

  白静斋摇头道:“他到底是什么心思,我也看不透。”他眯起双眼,饶有兴趣地看着院中的一座假山,轻声道:“这个人也不必去看透,他的目的需要借助我们的手,他从来都不是我们的仆从,只是我们的合作者。”

  “我知道先生的意思。”李驼眉宇间依然带着一丝忧虑:“但此人如果在要紧的时候不遵从我们的吩咐,日后会不会给我们惹来大麻烦?”

  “你放心,他虽然性情古怪,却知道深浅。”白静斋安慰道:“只要妖后不死,他就会全力协助我们,紧要的时候,他也会顾全大局。”轻叹了一口气,但神色却满是欣慰:“咱们花了这么多年心血,终于走出了第一步,殿下,一切也才刚刚开始,以后的道路会更加艰难,但是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定会鞠躬尽瘁,辅佐殿下走进京都。”

  李驼一只手轻放在白静斋肩头,眼中显出一丝感激:“如果不是先生,我也不会有今天,先生的恩德.....!”

  “这不该是你说的话。”白静斋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你是大唐皇子,恢复李唐江山是你的职责,以后所有效忠于你、帮助恢复大唐的人,都是他们应尽之责,你不用对任何人心怀感激,包括我在内。你也不必想着欠任何人的恩惠,因为这样会让你以后的判断和抉择出现错误,殿下,老臣最后再说一次,通往京都的这条路,必定是尸骨铺就,无论死的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最终走进京都大门的人,一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