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日月风华 > 第三五四章 葬身之地

第三五四章 葬身之地

  秦逍道:“没有兀陀人在背后做底气,樊子期又怎敢谋害将军?”顿了顿,终是问道:“那李驼到底是什么人?”

  “他自称是大唐皇子。”宇文承朝收起刀:“但如果真的是皇子,怎会流落民间二十多年,我是绝不会相信。”眉头锁起,道:“可是他手中的那枚双龙玉佩并非是假的。”

  “双龙玉佩?”秦逍并没有在寿宴上瞧见李驼拿出玉佩,有些疑惑。

  宇文承朝道:“双龙玉佩是内宫之物,是皇帝陛下随身佩带的玉佩,普天之下,也只有皇帝才有资格佩戴双龙玉佩。”当下又对双龙玉佩以及李驼所言的身世做了更为详细的解释,最后才道:“所以如果不是先帝御赐,那枚玉佩也绝不会落入其他人之手。”

  “大公子确定那双龙玉佩是真的?”秦逍也是大感疑惑。

  宇文承朝颔首道:“是真的。李驼为了让我效忠于他,向我亮明身份,而且拿出双龙玉佩作为证据,我当时亲手触碰过双龙玉佩,其用料和做工,确实非民间所能造出,也定然是出自宫内之物。”

  秦逍听宇文承朝确定那双龙玉佩是真,便也不再怀疑。

  宇文承朝出自宇文世家,也算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人,见多了珍奇异宝,一枚玉佩在宇文承朝眼中,自然是可以立辨真假,既然宇文承朝肯定那玉佩是真,自然就不会看走眼。

  “如果真的是宫中之物,而且还是先帝随身佩带的玉佩,怎会落入李驼之手?”秦逍狐疑道。

  宇文承朝也是双眉锁起,沉默了一下,才道:“也许他真的是先帝留在西陵的血脉。”

  秦逍皱眉道:“照这样说,他真的有资格继承皇位?”

  宇文承朝握起拳头,手背上的青筋暴突,但很快拳头松开,略有一丝无奈道:“如果他的血脉是真的,从血统来说,确实比当今圣人更有资格承袭皇位。”眼神变的冷厉起来:“可是他以卑鄙手段谋害将军,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君者固然要有常人没有的魄力和手腕,但这样的人如果真的成了气候,只能是为害天下,绝非造福天下的明君。”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宇文郡和甄郡肯定也部署了他们的人。”秦逍道:“除夕之夜,樊郡这边发起叛乱之时,另外两处也应该有所行动。”

  宇文承朝微微颔首,冷静下来过后的他思维也敏锐起来,缓缓道:“你说的不错。这次阴谋,他们已经准备了多年,樊子期和白静斋都是阴险狡诈之人,思虑周密。宇文家从宇文郡迁徙入关,正是群龙无首之时,姚都护也离开了奉甘府城,那里正是空虚之时,樊家趁机派人入城,城中几无防备,很容易就被控制。甄郡那边的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秦逍立时便想起了韩雨农。

  甄郡龟城那边,真正有实力的只有两股力量,一股自然是甄侯府,另一股则是韩雨农麾下的都尉府,可实际上都尉府的实力远不能与甄侯府相提并论。

  甄侯府能够坐镇甄郡,除了在甄郡盘根错节的人脉和百年积攒下来的威势,最要紧的便是手中一直掌握着狼骑兵。

  如今狼骑兵早已经调到樊郡,落入樊家的控制,甄郡那边,也就只剩下韩雨农的都尉府,此外还有一股甚至被人忽视的力量,那便是甄郡郡守杜鸿盛。

  杜鸿盛郡守府兵力有限的很,除了负责龟城各门的防务,就只有保护郡守府的少量兵马。

  这些年包括都尉府在内,当兵的吃粮都是靠当地世家,杜鸿盛名义上拥有龟城城防兵的指挥权,但守卫城池的兵马一直都只是遵从甄家的调派,杜鸿健能够智慧的兵马,也只有郡守府区区几十人。

  都尉府包括杂役狱卒在内,上上下下加起来,也不过六七十号人,没有了狼骑兵,樊家派人夺取龟城,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李驼既然已经自称是皇子,那么他一定会大张旗鼓地打出这面旗号。”宇文承朝道:“西陵许多世家本来就和朝廷不是一条心,如今樊家追随李驼作乱,西陵那些世家必然会跟着樊家一起走,朝廷如果不能立刻出兵,那么用不了多久,整个西陵便将到处竖起李驼的大王旗。”

  秦逍心知宇文承朝所言不虚。

  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过身,道:“我们先为将军下葬。”

  “真的要让将军在此安歇?”三名夜鸦都已经站起身来。

  秦逍问道:“你们是否还有什么顾虑?”

  “将军的遗体已经被我们护卫出来。”一名夜鸦想了一下,才道:“我们是否可以想办法将他带回关内,此事禀明朝廷,由圣人来定夺将军的后事。”

  秦逍在这几人中年纪虽然最小,但却显得最为冷静,道:“我知道你们的心意。将军已经走了,他威名赫赫,战功无数,更是我大唐军民皆知的帝国名将,如果就此草草在这里落葬,会显得很寒酸,是不是这个意思?”

  “这当然也是原因之一。”一名夜鸦道:“帝国文臣武将,过世之后,都会有符合他身份的葬礼仪式。将军戎马一生,为帝国立下赫赫战功,无论如何,也该有一场体面的葬礼。”

  宇文承朝在旁也终于道:“秦逍,他们说的并没有错。将军被害,很快就天下皆知,大唐百姓对将军素来敬慕,朝廷也必须要以隆重的葬礼来给天下子民一个交代。将军虽然希望在过世后依然留在西陵,但草草葬在此处,确实不妥。”

  这里是荒僻深林。

  一位威震天下的帝国名将被掩埋在此处,常理来说,确实有些匪夷所思。

  秦逍沉默了一下,终于道:“你们当真不明白我的意思?”

  几人都看向秦逍,秦逍平静道:“正如你们所言,将军是帝国的功勋名将,被叛贼谋害,朝廷无论如何,也该给予将军一个体面而隆重的葬礼。我们将遗体带回去,朝廷当然会为将军举办葬礼,也可以给天下军民一个交代,然后呢?你们是否能保证,在安葬将军之后,朝廷就一定会调兵遣将,出关平定西陵之乱?”

  宇文承朝皱眉道:“发生如此大事,朝廷难道会置若罔闻?”

  “大公子,兀陀之乱至今已经十七年。”秦逍道:“十七年来,将军虽然煞费苦心,一心想要重归西陵,但朝廷可曾有过任何动作?即使西陵都护府还有许多依然忠诚于朝廷的官差,都只是从西陵世家那里领取薪俸,十七年来,朝廷可没有在西陵花过一枚铜钱。”顿了顿,才道:“我并非是说朝廷抛弃了西陵,但至少这十七年来,朝廷并没有将心思放在西陵这边,这一点,其实你们心里都很清楚。”

  宇文承朝不自禁微微点头,一名夜鸦也是很坦诚道:“不错,如果不是将军的坚持,朝廷几乎没有人提及西陵。将军其实多次上书,希望朝廷能够尽快对西陵制定收复战略,但朝中很少有人理会,他们的理由都很简单,除了国库无力支持西边的战事,最要紧的便是在平定南疆之前,绝不可轻易再因为西陵而引起与兀陀汗国的战事。”

  “在大多数朝臣的眼中,之前的状况其实是最好的局面。”另一名夜鸦道:“让西陵人守着西陵,西陵三郡作为大唐与兀陀之间的缓冲地区,只要西陵不动,大唐就不必轻举妄动。”

  秦逍叹道:“所以我现在很怀疑,即使西陵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将军也被谋害,朝廷也未必真的会全力平定西陵的叛乱,至少朝中还是有很多人反对轻易将帝国的战略重心转移到西北方,他们未必会因为将军的过世,就迅速调整帝国的战略。”看了一眼被黑布掩盖的将军遗体,眸中划过一丝悲伤,随即才继续道:“如果我们送回将军遗体,朝廷正好为将军操办一场隆重葬礼,葬礼越是隆重,也就让大唐子民心中的悲愤越是得到缓解。”

  宇文承朝毕竟精明,明白了秦逍的意思,道:“你是说,我们要故意让将军留在西陵?”

  “不错。”秦逍道:“西陵叛乱,如果连将军的遗体都无法回到大唐,就不必谈什么葬礼,如此一来,朝廷根本无法向天下军民交代。堂堂帝国名将,遗体回不了大唐,就连圣人的脸面也不好看,如此一来,无论是为了朝廷的颜面还是要给天下军民一个交代,朝廷都会调兵出关,否则朝廷是连自己的脸面也不要了。”

  几人豁然明白过来。

  宇文承朝沉默着,没有再多言,抱起将军的遗体,往林子更深处走去,三名夜鸦互相看了看,也终于明白了秦逍的良苦用心。

  他们心中有些意外。

  他们当然已经知道将军收下秦逍为义子,虽然比起秦逍,他们跟随将军的岁月远不是秦逍这样的年轻人能够相提并论,但既然秦逍与将军有了父子之名,从某种角度来说,秦逍反而比他们更有资格决定将军的归宿。

  他们意外的是,这个年轻人看起来虽然是一张稚嫩的面孔,担心思却远比他们所想要深远得多。

  留下将军的遗体在西陵,就迫使朝廷不得不发兵,这当然是他们眼下共同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