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405 文明播撒向蛮荒

0405 文明播撒向蛮荒

  阿曼湾,这是片位于阿拉伯半岛与亚洲大陆之间的狭长海域,盛产带鱼,风缓浪平。

  这里是世上闻名遐迩的古战场,1544年,初来乍到的葡萄牙人在这里击溃了奥斯曼土耳其的强大舰队,君临东非。

  1652年,马斯喀特苏丹国的阿曼人凭着强大的阿拉伯帆船舰队又把葡萄牙人撵了出去,使阿拉伯半岛重新成为真主照耀的土地。

  而现在,强大的奥斯曼土耳其衰退了,不可一世的葡萄牙衰退了,曾经风光无二的苏丹国躺在过往的骄傲与尊严上,完全忽略了整个世界的巨大改变。

  “发现苏丹国舰队!方向西北北,距离9300,数量,巴加拉型五!”

  “敌舰队箭型突进,速度8节,相对速度14节!”

  “提督令,贵妇人号、新生代号、未来号迎击,执行穿插战术!”

  “皮尔斯.亚提斯副提督临舰!升彩瞳骷髅旗帜!贵妇人号接任前敌指挥!”

  “出击!”

  贵妇人号、未来号和新生代号升满横帆冲了出去,贵宾们聚集在瓦尔基里的甲板上,举着望镜兴奋地交头接耳。

  时间已经推进到1785年,今天是1月4日,假如说圣诞那几日贵宾们还在为不能与家人团聚而遗憾,现在,他们已经开始感谢上帝,让他们加入到这场精彩而刺激的“游戏”当中。

  德雷克商会露出了獠牙。

  日凌晨,特勤编队炮轰盖海里尔,炮轰持续7个小时,葡萄牙伤舰圣徒号及奥尔特加号在码头上被轰成了碎渣。

  炮轰过程中,盖海里尔的舍克曾派出使者,乘坐着港中唯一一艘战舰,拥有独特方艉的萨姆卜格帆船向洛林提出交涉要求。于是洛林派出莱夫,把使者的脑袋挂在马斯科特苏丹国的王旗上送回了岸。

  战争开启。

  日,沿海岸线东狩的特勤编队遭遇马斯喀特苏丹国舰队第一次袭击,双方在马西拉岛海域交战,四艘巴加拉型阿拉伯大帆船被击沉,七艘逃逸。

  日,德雷克所属冲锋队占领马西拉岛,该地舍克被施以绞刑,828名土著被俘,沦为奴隶。

  1月1日,埃迪在开普敦时组织的后勤补给舰队抵达马西拉,共计有巴格型帆船一艘,布里根廷型三艘,特勤编队弹药满舱。

  1月2日,特勤编队绕过哈德角,击溃马斯喀特苏丹国舰队,击沉巴加拉型一艘,俘虏两艘,凿沉。编队炮轰苏丹国重镇苏尔,苏尔城区沦为一片火海。

  1月3日,苏丹国发动报复性夜袭,共计巴加拉型七艘。瓦尔基里单舰冲散敌突击阵型,贵妇人号带领舰队从外侧包抄,击沉三艘,残敌败退。

  1月4日,编队已行进至阿曼湾中部,距离苏丹国首府马斯喀特仅剩160公里,遇袭。

  高密度的战斗让特勤编队的水手们熟悉了巴加拉型阿拉伯大帆船的特点,这种帆船有三十到五十米长,干舷较低,火炮数量及口径皆远低于欧洲同等级别的盖伦帆船,与巴格型配置相仿。

  她的适风设计很有意思,又高又大的主桅配置相对矮小的前桅和后桅,全部使用拉丁帆,也就是传统型阿拉伯三角帆作为帆装。

  这种帆装已经历经数百年没有太大的改变。

  因为阿拉伯人和东方一样错失了地理大发现时代,他们的航海史鲜少应对长期离岸的极端情况,而海岸线附近有复杂的气流,致使他们在设计船只时更重视其在逆风和多变风向当中的表现,不会去考虑强劲而稳定的跨洋信风。

  也正因为如此,阿拉伯大帆船灵巧而稳健,拥有低上限,高下限的航速,爆发力无比孱弱。

  洛林充分利用了他们的这个缺陷,每每在接战之初就令自己的部下快速抵近,在对方舰群中实施穿插与包夹。

  只要接近到100米内,苏丹国的舰船在瓦尔基里和贵妇人统治级的火力和防御下几乎只能束手待毙,连逃跑都是可悲的奢望。

  今天的战斗也是如此。

  贵妇人号居中,未来号、新生代号附翼两侧,三舰呈箭型突击,在瓦尔基里正前6公里左右海域冲进苏丹国舰队的阵型中间,对两艘巴加拉型实现了包夹。

  对方阵型大乱。

  依照传统阵型坠在远端的巴加拉想上前增援,但贵妇人号在倾泻完一轮弹药后就脱离开战阵,用自己的高速堵截住对手的增援意图。

  战区内线,未来号与新生代号夹击两艘巴加拉型,其中一艘被贵妇人重创,冒着青烟,步履蹒跚。

  战区外线,贵妇人号以游荡之姿独斗三舰。那些年轻人用精湛的技艺不断证明自己的实力,在场面上,贵妇人号稳稳占据上风。

  这是多美妙的画面啊……

  荷兰的梅利多里先生诗兴大发,手臂一展,憋得满脸通红:“啊!这是多美妙的画面啊!”

  西班牙的蒙巴迪先生已经和这位腹中空空的荷兰人成了真正的好朋友,当即笑话道:“文明播撒向蛮荒,我猜你想说这个。”

  “对对对,文明播撒向蛮荒,多美妙的画面!上帝啊,白人在拯救这个世界,偏偏那些野蛮人总是不自量力地想要拒绝。教训他们!德雷克会长,狠狠地教训他们!”

  洛林举起酒杯向梅利多里遥遥致敬。

  “传令,凤仙花号、波斯菊号、石斛兰号,向阳花号向侧翼包抄,不必追求伤敌击敌,以自我保全,封堵退路为要。”

  “是!”接替了巴托位置的艾德雷并腿捶胸,扭身飞快去传达命令。

  不远处的贝克先生好奇凑过来:“会长先生,此前几次海战从没见你封堵过退路,为什么这一次……”

  埃蒙斯哈哈大笑:“马斯喀特近在咫尺,在这里多击沉一艘敌舰,我们在马斯喀特就能少费一番功夫,会长先生,我说得对么?”

  “调查员先生不愧是海军部的参谋高官,我这点微末伎俩完全瞒不过您的眼睛。”

  不善战事的贝克这才了然。

  他舔了舔嘴唇:“我听说巴加拉型是优秀的阿拉伯战舰。虽然他们的技术发展有些滞缓,但只论战舰的话,无论是火力、速度还是防御,这些船都有可圈点的地方。一百多年前他们击败过全盛的葡萄牙,这让诸国海军都很警惕,我们从未想过,他们如此不堪一击。”

  “您觉得苏丹国真的不堪一击?”埃蒙斯又一次摆出他招牌似的嘲讽,“听听远方的炮声,尊贵的先生,十八磅,二十四磅,他们并不比非洲任何一股势力弱小,只是您面前的会长先生,他有些出乎意料的强大。”

  贝克愕然地张了张嘴:“说起来,调查员先生,您那场神秘的调查进行得如何了?我记得,非法装配的处罚似乎颇重,没收非法武装,三倍或者五倍于价值的罚款?”

  “您对法律远比战争精通。”埃蒙斯遗憾地摊开手,“然而我却没有能力让会长先生掏腰包。他确实超限了,使用了超过十八磅的火炮,但这些火炮并不在非民用的清单里。”

  “这世上还有这种东西?”

  “波士顿特产的二十四磅短炮,就是会长先生放在上层甲板上的那种炮。它是那些乡巴佬的发明创造,威力巨大,射速优良,然而定位太过尴尬,真正能发挥它价值的只有海盗船和私掠船,对于我们的军舰它一无是处。”

  “我已经开始撰写调查报告了。正巧这次您也在船上,如果有闲,还希望您能为我斧正些许。”

  “我?斧正?”贝克很想问,他这个对军械一窍不通的人究竟对一份军事调查报告有什么好斧正的,但埃蒙斯堵住了他的话头,三言两语就彻底完成了说服。

  “皇家公司是专属于陛下的殖民机构,我的先生,陛下一直希望他挑选的经理能拥有总督的才能。考虑到这份报告最终会上呈到陛下手上,如果那上面恰好有您的签字……”

  “公司前些日子刚收购到一枚56克拉的蓝宝石,非常美丽。”贝克面色通红地摇晃着酒杯,“调查员先生,您喜欢宝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