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目标是攻略世界 > 第三章 病院内部

第三章 病院内部

  虽然这家精神病院整体上来看并不大,但内部各个配套可以说是一个不少,为了节省空间这里的房子都显得比较小,不过都最大程度上的利用了空间,一个十平方米的房间硬生生地塞入了床、柜子、桌子、甚至还有一块空地,整个床板也都是可以掀起来放东西,在看到这个床板后邱佳彤立刻就把东西都塞了进去。

  “你们先收拾一下,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下午你们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去找郑海洋,他今天下午值班。”冯世佳说着在手上的板子上飞快地写了什么,然后撕下递给了仲长空:“这是这里的地形,抱歉,没有地图,只能手画一下了,不过也不是很复杂。吃饭的话一般也是在一楼,当然你们也可以去镇上吃,不过比较耗费时间,建议休息的时候再去,我们这里离镇上还是挺远的。”

  “可以去镇上吗?”邱佳彤有些意外:“可以走过去吗?”

  “那肯定是不行的,从这里往前直走二十五分钟能看见一个交通站牌,那里有一趟电1,坐着就能去镇上了。”冯世佳说着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之前仲长空就已经注意到了,这里的每间房子都有挂着时钟,甚至走廊一左一右的尽头都是时钟——现在已经到中午了,她便对两人说:“现在也十二点了,你们可以去一楼吃东西。我们这里的菜都是员工自己做的,虽然算不上美味佳肴,但也挺可口的,你们到时候可以过去试试。”

  “好的,我们等会就下去。”邱佳彤本来想现在就过去的,但手头实在是有点忙不过来,仲长空也帮着她收拾衣服,见状冯世佳点了点头:“可以,你们在两点之前去就行。时间不早了,我要先出去了,有什么事你们就去找郑海洋吧。”说完这番话后冯世佳就转身离开了这里。

  “没想到这里的环境还不错。”等冯世佳离开后邱佳彤就顿时兴奋地和仲长空讨论起了新的住所:“虽然有点偏僻,但感觉还是挺清净的,而且住的地方比我想象的好多了。”

  “就是透光性不太好。”仲长空将衣服放进了床板下后走到了窗户旁边,外面依旧是大片的爬墙虎,将整个窗户都给铺满了。她伸出手将那些叶子给移开,终于亮了一点:“虽然没有窗帘,但晚上肯定足够黑。”

  “没关系的,我胆子很大的。”邱佳彤拍着胸脯:“如果你害怕的话,我可以保护你的!”

  面对她的这副豪言壮志,仲长空只是微微笑了笑,然后说:“好啊,那我就仰仗你了。”

  实际上这次要来到这么远而且还是精神病院的地方实习三个月邱佳彤也是非常有精神压力的,之前还想着不论如何都要过了,于是废寝忘食地学习,然后拿了一个大满贯。

  ——最后体育爆死,两分学分全部被扣光了。

  “其实我体育还是很好的!”每次说起这件事邱佳彤就很暴躁:“主要是我忘记补考的事情了!”

  之前第一次考试的时候因为邱佳彤是选修的太极拳,当时那个老师请假了,所以他们的考试推后,等老师回来的时候邱佳彤已经进入了昏天暗地的考试周,把体育补考给忘的一干二净,最后也是挂的干净利落。

  “放宽心,来精神病院实习其实又何尝不是一种试炼呢?”每次想起这件事的时候邱佳彤就会很暴躁,旁边的仲长空不住地安抚她:“反正三个月的时间也不长,到时候学校里也会有相对应的福利,对以后的就业也是有帮助的。”

  “唉,我现在都不知道毕业后去干什么。”邱佳彤这么说着的时候看着眼前的仲长空,眼神满是羡慕:“我听说你一直拿国家奖学金,之前秋招几个大企业抢人就差没打起来了。如果我当初学习的时候也努力一点就好了,果然还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啊!”

  “已经十二点半了。”对于她的话仲长空则是看了一眼时间,然后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去看看食堂是什么样子的。”

  “好的。”邱佳彤也没有继续之前的话题,她只是将床上的被子也整理了一番,然后就蹦蹦跳跳地跟着仲长空一起出门了。

  邱佳彤并没有注意到,在她离开门的瞬间,墙上挂着的时钟微微晃动了一下,在那样的缝隙之后,隐隐透出一双眼睛。

  -

  “现在不是午饭时间吗?怎么感觉没有看到什么人啊?”

  等到了一楼的时候邱佳彤却发现一楼并没有人,之前看到的那几个人全都不在一楼,在来回走了半天后才在拐角看到了郑海洋,赶紧上前准备叫住他,结果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郑海洋先开口了:“你们下来啦?正好现在是吃午饭的时间,等会跟我一起去食堂吧。”

  “这里还有食堂吗?”邱佳彤有些意外:“我还以为这里人很少不需要食堂呢。”

  “食堂又不一定要像是学校里的那么大。”郑海洋乐呵呵地说:“我们这里的只是一个小屋子,毕竟这些病人互相都不好相处,不可能让他们一起去食堂吃饭,他们的饭都是值班人送过去的,我刚刚就是给送饭去了。”

  “说起来,这里一共有多少名病人?”

  在两人聊天的时候一直在旁边围观的仲长空也在这个时候问了一个问题。

  “也不多,毕竟我们这已经能算是穷乡僻壤了,大多数人对精神疾病还没有一个认知,都觉得是矫情,或者说就是‘疯了’,家人也不让送医院,说没有面子什么的。”郑海洋说到这里的时候止不住的撇嘴:“你们作为学生应该也知道,一般的精神病院都有急性精神障碍病区和轻症的,但我们这里没有轻症的,基本上关进来就是已经疯了,所以只有急性精神障碍病区。目前为止差不多也就七八个的样子,也不多,要是多了真的管不过来。”

  “这么说病人很少嘛。”邱佳彤有些意外:“不过肯定很难对付。”

  “这倒是,精神病人都是精神失常,我们这里的重症病人就更是脑子混乱,而且疯了的人下手没轻没重的,别说女生了,就算是我这种力量不太行的男人进去都不太能控制得住。”郑海洋说着看到眼前两个志愿者,又赶紧改口:“不过他们发疯的次数还是比较少的,大多数时间都比较正常,所以还是可以相处,就是不能戳到他们的发病点,不然就炸了。”

  “听起来感觉真可怕。”邱佳彤虽然之前上课的时候有见识过更可怕的案例,但那毕竟是案例,就算作为影视教学视频也只是在电脑上的,和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毕竟是病人,不过说实话,这种都很难治了,我们也只能控制他们不要伤人了。”郑海洋露出了很是心累的表情,不过想想也知道,被送过来的都是重症患者,基本上相当于病入膏肓的状态了,本来精神疾病就不好医治,还要等人精神上快死了的时候才送过来,那能有救就见鬼了。

  听到这样的话邱佳彤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默,不过旁边仲长空则是冒出了一句感叹:“这里的爬墙虎都把窗户遮住了,岂不是白天都要开着灯?”

  “这里的爬墙虎确实非常烦人。”郑海洋看了过去:“之前才修建了一通,结果下了两天雨又长回来了。看天气预报据说下个星期要下一整个星期的雨,到时候还不知道要泛滥成什么样子呢!”

  “这里能看天气预报吗?”邱佳彤有些意外,自从到这里后她的信号就只剩下两格了,虽然还能上网,但打开网页非常慢,看一张图能加载十几秒,简直梦回2g年代。

  “一楼大门口旁边有一个电视机可以收到几个电视台。”郑海洋说着走到了食堂,桌上放着大铁碗装着的米饭,周围围着几盘菜还有一锅紫菜蛋汤,看起来像极了大学食堂里免费提供的那种:“这里的信号确实很差,其实镇上特别顺畅,就我们这信号太差。镇上的人老觉得精神病院不是什么好地方,就建的远远的,这附近除了我们都没有什么其他的人家,要是某天出了什么事不过十天半个月估计都没人知道。”

  虽然郑海洋看起来只是开玩笑,不过这毕竟山高皇帝远,在这种地方开这样的玩笑还是让邱佳彤感觉阴森森的。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们刚来这里,吃完饭我还要带你们熟悉一下这里的地形。”郑海洋很快就收回了话题,然后在饭桌前坐了下来:“今天估计就只有我们几个了,那些人已经提前吃完了,还有人现在还没回来,等院长他们回来之后,我再给你们介绍一下。”

  邱佳彤和仲长空都坐了下来,这一桌的菜肴说不上好吃,但也绝对说不上难吃,处于勉强可以填饱肚子的状态。邱佳彤本来也没指望这里的东西能有多好吃,反正和大学食堂能差不多就行了。

  “说起来,我之前听冯主任说,这里的菜都是员工自己做的。”

  在邱佳彤准备快点吃完饭然后跟着郑海洋去看看这个精神病院的时候仲长空开口提起了之前的事情:“你们是固定一个员工做,还是轮着一起来?”

  “轮着一起来的,如果你们俩会做菜的话,之后也可以自己下厨。”郑海洋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说起来这种地方本来是应该有厨师的,但实际上配我们这么多个医生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也就没有厨师了。”

  这番话听起来很是有些问题,邱佳彤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既然连厨师都请不起了,为什么七八个病人就需要七八个医生来看?而且这些医生里竟然还有主任医生这样的高职位,最低的也是护士长,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呢?

  虽然心里有这样的疑惑,但毕竟他们刚刚才来不方便问,邱佳彤觉得应该是这里本地的问题,毕竟很多小镇子都会有自己独特的传统,一般都是大城市难以理解的,

  在快速的将这一顿饭吃完之后郑海洋开始收拾碗筷,邱佳彤主动提出要帮忙清洗,被郑海洋拒绝了。

  “一般都是谁做饭谁洗碗,这样也是为了分工明确,不然的话这种事情说不清楚。”郑海洋强行将她手上的碗给拿了下来:“你还是等会让今天做饭的人自己洗吧。”

  听到郑海洋这么说邱佳彤便将碗放了下来,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规定,她自然也应该入乡随俗。

  “说起来,之前冯世佳应该告诉你们这里的地形了吧?”

  在准备出发的时候,郑海洋问了他们这样一个问题,仲长空将之前那张纸掏了出来,邱佳彤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看过地形,于是便冲上去看了看。

  不得不说冯世佳画的这个地形确实非常的简单,不过倒也非常的清晰易懂。她是用扁平的形式画出来的,因为一次要画好几层所以全部都是立面展示,在这个时候邱佳彤注意到卫生间在走廊的最尽头,这让她顿时感觉有些心累——毕竟没有人喜欢在大半夜走这么长的一段路去厕所。

  “第一层基本上就是大杂烩,什么都有。”郑海洋也凑过来看了看:“像是仓库、一些科研室、食堂等等都在这里,出了大门后后面就是院子,这里到处都是爬墙虎,如果觉得闷得慌可以去院子里走走——虽然这些院子理论上是给病人走的,不过他们不太喜欢外出,而且我们这里经常下雨,院子也基本上没什么人用。”

  虽然这里的规模不大不小,而且加上病人也有十几个人,但听郑海洋这么说的时候邱佳彤总觉得这里毫无生气,感觉大家好像都不太想活动的样子。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这里经常下雨,而且远离城镇,病人们本身都是被家人给抛弃的人——最起码在河民洞就是这样,扔出来自生自灭——显得这样阴郁,也就不足为奇了。

  “总而言之,我们先去二楼看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