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烈少你老婆是个狠角色 > 781章 第一卷后记之宫一

781章 第一卷后记之宫一

  烈风集团。

  宫一签了最后一份文件后把笔随手一掷,笔准确无误飞进笔筒。

  得意的伸了伸懒腰,宫一冲着外面喊:“丫头,下班。”

  外面没有声音。

  “咦,难道又提前开溜了?真是不地道。”

  嘀咕着,宫一随手抓了外套穿上,出办公室的时候他看到洛娜,她还在整理资料,他说:“娜娜,下班了。”

  “好的,总裁。我把这几份文件整理好就下班。”

  “娜娜啊,你这一天到晚的在公司呆着,一天到晚的对着我这张英俊无敌的脸,你家那位会不会多想你总在公司加班是因为恋着我的原因?”

  文件柜前,洛娜面不改色的整理着手中资料,说:“史蒂文不会那么无聊。”

  “你的意思是说我很无聊?”

  “总裁啊,你觉没觉得你应该找个女朋友了?”

  女朋友?

  宫一怔了怔,他有很多年没有女朋友了。

  现在身边的人都成双成对的,好像就他一个孤家寡人。

  也是该找个伴过完下半生了。

  思绪中,宫一走到洛娜的办公桌那里顺势坐在桌子上,修长的腿交叠着支在地上,大手支着下颔,摆了个非常酷的姿势看着洛娜,问:“你觉得丫头怎么样?”

  “羽队长啊……”洛娜将最后一摞文件放进文件柜,利落的锁好柜门,转身看着宫一才说:“前两年还是可以的,现在肯定不行。”

  “为什么?”

  “因为羽队长心里有人了。”

  “谁?”他怎么不知道。

  看着自家总裁一脸的茫然样,洛娜笑道:“十八啊。”

  “哦。啊?咦……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十八?”

  “总裁啊,你是真没发现吗?自从羽队长从十八寨归来后心神总有些恍惚。有时候看着办公桌发呆,有时候还会看着办公桌发笑。”

  宫一耸了耸肩膀,“发个呆、发个笑有什么不对?”

  洛娜翻了个白眼,摆手说:“算了,你不懂女儿家心事,和你说了也是白说。总而言之,羽队长不可能当你的女朋友。”

  “怎么不可能?实话告诉你,当初我和丫头就有约定,等她过了三十岁,我未娶、她未嫁,我们俩就凑合着过日子。”

  “凑合不了了。”说着话冲进来的正是羽丫头,她冲得特别急,一迳冲到宫一身边拽起宫一的手,又道:“赶紧的,你儿子来了。”

  “哦。啊?嗯?”宫一懵圈。

  茫然中宫一就这么被羽丫头一路拉着走出办公室。

  在跨出办公室大门的瞬间,他终于清醒了些许,用力摆脱羽丫头的手,说:“什么儿子?我哪来的儿子?丫头啊,今天不是愚人节昂,别闹。”

  “我没闹。真的,肯定是你儿子。”

  “丫头,你甩了我移情别恋恋上十八也就算了,不要冤我污我有儿子,我可是正儿八经的童子身。”

  闻言,跟在他们身后的洛娜以手抚额,她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总裁?

  “你是童子身?呵……”羽丫头再度拉着宫一的手。一边走一边说:“想当初,是谁说在春堤任务中结识了一美女,那美女英姿飒爽的就掳获了你的心,然后你们恋爱了三个月,你还开了荤?是谁说在破阵行动中结识了一混血妞,那混血的风情让你热血沸腾,然后在任务结束后同居了一年之久?又是谁……”

  “嘿嘿嘿……丫头,揭露人家的私隐是要长痔疮的懂不懂。”语毕,宫一看向身后的洛娜,“娜娜,丫头说的那个是二商,不是我。”

  洛娜无语耸肩,“总裁请放心,我没听到。”

  “二商才不像你花心多情,二商也不会像你整一个这么大的儿子出来。”羽丫头鄙视宫一道。

  她这一口一个儿子让宫一颇诧异,问:“真的有个儿子?”

  “比珍珠还真。”羽丫头颇兴奋,指着远方,“就在山庄门口,被兄弟们围着呢。”

  真的?假的?

  看丫头的神情语气似乎不假……

  “你怎么确定就是我的儿子?”

  “长得像你啊。”

  “像?呵,这世上长得像的不说成千上万那也是随手一抓一大把。你怎么就能肯定他是我儿子?还有,那小子多大了?”

  “说是12岁。”

  闻言,宫一再度甩开羽丫头的手,一边揉着被捏痛的手腕一边说:“丫头啊,你觉得我19岁就喜当爹?有这个可能吗?”

  “我也不想相信的啊,但是那个小家伙和你长得特别特别的像。怎么说呢,就像糖糖像头儿般的如出一辙。”羽丫头回答。

  如出一辙?

  有那么像?

  宫一的心止不住的跳了跳。

  “你呀,赶紧想一想,是哪场任务中的哪个女人中了标。”羽丫头又道。

  这些年他宫一安分守已,但是年青的他那可是个多情种,几乎在每场任务中都有一段艳遇。

  可是,玩归玩,他非常小心谨慎啊,应该不会玩出人命。

  宫一努力回想的功夫,只听羽丫头‘哦’的一声又道:“对了,你儿子留着一头长发。”

  长发?

  宫一的眼皮止不住的跳了跳。

  想当初,他宫一最引以为傲的就是他的一头长发,可是后来被他们头儿给强行命令剪了。如今想起来,他还有点介怀。

  “最有意思的是他的长发和你当初一样的辫着辫子,连辫的花纹也是一模一样的。”羽丫头的惊叹不时传来。

  辫子?

  花纹……

  宫一脑中不知不觉浮起一张模糊的脸,那张脸应该是在一个玫瑰园中,她正拿着锄头锄地。那个时候,在一次任务中他受了伤,正好晕倒在那片玫瑰园中。是她救了他。

  他清醒之后和她处过一段时日。

  她说:你的发质真好。

  她还说:我来帮你辫个辫子吧,你肯定喜欢。

  那个时候,情窦初开的他对她无所不从,更爱极了她辫的发式样子……

  会是你吗?

  你叫什么来着?

  如今,他已经不记得她叫什么名字,对她的脸相也已经相当的模糊,唯一记得的就是蓝天白云之下,玫瑰花园之中,他的头枕在她的腿上,她好看的手轻柔的辫着他的头发……

  可你是盲人,并不知我的长相,而且那个时候我用的是另外一个名字。

  如果果然是你,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