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我有BOSS天赋 > 第五十七章 造势和无耻

第五十七章 造势和无耻

  念头刚起,却见血雕一嘴叨在腿上,鲜血冒了出来,然后静静看着秦然。

  秦安抱了抱拳,拿出瓶子,接了一瓶。

  血雕有些摇摇晃晃,最后化作印记附身在秦然左手边。

  秦然掀开衣服一看,上面两个印记,一个是暗淡无光的血雕印记,一个是露着憨厚笑容的熊三,印记流着土黄色光晕,仿佛随时会醒过来一般。

  “这货怕是快醒来了,到时候,肯定能晋升玄级BOSS!”秦然露出了欣慰笑容。

  放下衣袖,神色转为凝重,流云圣子要致他于死地,他也想灭了此人,可是现在绝对是杀不了这人的。

  仅仅是2号分身,就让他差点死了。

  不过,他还有办法教训这人,包括他的本体。

  想到这,拿出一套法宝,他要调配附灵液。

  然而,让秦然始料不及的是,附灵液竟然调配不成功,血雕的精血能够调配9份,他已经连续失败7份。

  具体原因他约莫有些想法,那就是无法将附灵液的调制,与天地之间玄之又玄的某种东西产生共振。

  “罢了,看来个中玄妙,不是那么简单。”秦然只好作罢,这或许跟他境界太低有些关系。

  ……

  秦然走出附灵室,准备往附灵街30号商铺去的时候,碰到了云才哲。

  于是问道:“云执事,圣子灭杀仙院10个弟子,将他们脸皮制成战鼓,用你精血祭炼之事,反馈上去了吗?”

  云才哲摇头叹气:“当时没有留影石,缺乏有力证据,非但没有起作用,反倒被流云宗那边反咬一口,说咱们灭杀圣子分身,想要跟我们讨一个说法。”

  秦然哈哈一笑:“有趣,真有趣,结果怎么样?”

  云才哲:“云岚宗直觉拒绝了对方讨要说法的要求,不过流云宗已经放下话来,以后在野外见到你,绝对往死里弄。”

  秦然淡淡一笑:“那就各凭本事吧。”

  云才哲:“好,这帮孙子,特别是圣子,非得弄死不可。”

  对于云才哲所说的野外弄死之类的话,听一听就够了,秦然是不信的,只要利益够,哪会分场合?

  “对了,我有事要见圣女,可是给我师父、师兄他们传讯,却得不到回复。”虽然丹药品质灵纹没进展,但是秦然决定还是将他能够对其他上古灵纹附灵9层之事告知圣女,虽然不是【上古丹药品质灵纹】,但是好歹有些启发不是。

  云才哲连连摇头:“据说还在闭关研究,可是明天品鉴会就要开始了,这一道坎,云岚宗可能过不去了。”

  秦然微微皱眉:“云执事,你帮我传个话,就说上古灵纹上,我有了重大发现。”

  云才哲一惊:“秦然小子,这可开不得玩笑,事关宗门兴衰大事,万万开不得玩笑,切记。”

  秦然微笑道:“我确实有了重大进展。”

  说罢,拿出一个飞剑,递给云才哲。

  云才哲拿过来一看,又是点头又是摇头,还一会才道:“你小子果然在上古上有天赋,不过圣女需要的是【上古丹药品质灵纹】……,行,我如实汇报上去。”

  说罢,云才哲就要离去,却又被秦然拉住。

  云才哲:“秦小子,别婆婆妈妈的,一次说清。”

  秦然:“我需要明天品鉴会请柬,但是外面根本买不到。”

  云才哲笑了:“这东西不卖的,咱们云岚仙院也只不过3章请柬,院长、两个副院长,其他人就别想了。”

  说到这,他狐疑地看着秦然:“再说,你还敢去?不怕流云圣子找你算账?”

  听罢,秦然大失所望,他原本还想着,虽然在【上古丹药品质灵纹】上没作为的话,在其他方面找回,可现在,连门都进不了。

  见秦然一副苦瓜脸模样,云才哲拍了拍他肩膀:“我到上宗门汇报去,顺便看能不能弄到请柬,走了。”

  ……

  秦然踏入附灵街之后,发现流云宗下属的附灵店人很多,而云岚仙院的,则是少了不少,有的甚至可以用门可罗雀来形容。

  路上讨论之人,也是跟流云宗有关。

  “流云宗附灵术真是厉害,佩服。”

  “是呀,以前附灵6层几乎很难,现在不但有6层,而且还是上古附灵术和灵纹,佩服佩服。”

  “听说明天流云宗举办巨型品鉴会,可惜不能进去,真是可惜。”

  “以后附灵,我就认准流云宗了,云岚宗,哎,不说也罢。”

  秦然越听越不是滋味,流云宗完全营造出了一种附灵霸主形象,而云岚宗很不幸地成了踏脚石。

  他一路上听得烦躁无比,干脆不再去听,加快脚步朝着30号附灵店而去。

  30号店铺外,围着一堆人,有几人明显就是天岚城著名的泼皮,还有几个生面孔。

  这些人围在附灵店门口,污言秽语。

  “店老板完不成订单已经跑路,大家万万不要再上当了。”

  “这店主真是无耻小人。”

  “没这能力,干嘛非要贴出布告,说什么能对下品灵器附灵,坑人灵器,大家不要再上当。”

  “对对,这家没信用。”

  这些人只是在门口叫嚣,没进店闹事,附灵街也管不着。这些人一看就是经验丰富之人,卡住规则,故意闹事。

  还真别说,虽说是无中生有,但是还真是起了作用,原本有些想要进店之人,大多都选择去了别家。

  店铺内,则有一中年人冷冷站着,手里拿着单据,质问:“你们老板呢?”

  声音很大,就算是外面也听得一清二楚。

  秦然微微皱眉,今天确实是第10天,但是还没到最后截止时间点,委托订单之人就如此着急出手?

  秦然寒着脸挤开人群,然而围着的人却欺他是练气期修为,硬是挤着没让他进去。

  “滚!”秦然一发力,直接撞飞3人。

  有人不服:“小子,你敢……”

  秦然冷冷回头,被盯着之人,仿佛看到一只凶狠的荒兽在看着他,吓得瘫软在地。

  “这人是谁呀,好吓人……”

  “好像是店主,有热闹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