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借一首歌的时间说爱你 > Chapter02 2
  “……在想什么?”

  突兀的声音,像一道闪电,直接击中了依然。

  依然习惯性地后退,然后莫名其妙地撞上了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后的男生。

  “唉唷……”男生捂住胸口,“好痛哦。”

  依然气怒:“宫明,一个痛字你叫得如此牛气十足、抑扬顿挫,怎么会有事?”

  “被识破了,真不好玩。”有些遗憾的语气。

  “你真恶心。”依然有些恼火,冷着脸转身想走,脚步却忽然一滞——她想到了自己一直想弄明白的事。

  “喂,几点了?”

  男生耸耸肩:“你转移话题啊?话说,我刚才就在树后,看了一场好戏。”

  “几点了?”强压住有些恼火的声音。

  宫明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漫不经心说:“六点钟了。”

  “你不是有腕表么?”假装不经意却泄露出紧张。

  “我是有一只,但是我不喜欢戴腕表。”宫明转了一下眼睛,吊儿郎当地说,“喂,给你一个接近我的机会。”

  “无赖。”

  “请我去吃海鲜火锅。”嬉皮笑脸。

  “不。”最讨厌你这样自以为是的家伙。

  【伍】

  最终还是去了。

  十号街中段装潢高档的店面,服饰统一的侍者。

  依然的脸都白了,捏一捏薄薄的钱包,只想要往后退。

  宫明哼着小曲,走到大门口一转身,风情无限地抛媚眼:“你还不过来?”

  骑虎难下便是此时最恰当不过的形容了。依然咬着嘴唇,紧跟着走过去,低声而清晰地说:“我的钱不够。”

  “……”男生一双桃花眼暧昧不明地往上挑了挑,唇角是一抹没忍住的笑意。

  水晶灯照彻大堂,依然听见男生在抱怨“怎么这么早包厢就没有了”,继而又含情脉脉地放电:“漂亮的姐姐,真的没办法啊?唉呀,其实我感冒了,在大厅拼桌不是太好哦,万一传染到了别人,良心会过不去的。”

  蹩脚而恶心的借口,依然愤愤地盯着男生。

  服务生开始查单,不一会儿,便带他们到三楼的一个小包厢,说:“这是刚刚打电话确认退订的。”

  男生得意地对依然使了一个眼色。

  依然转过头冷哼一声。

  铺着红色地毯的走廊蜿蜒至深处,有人推开隔壁一个包厢的门走出来。

  依然眯着眼,不经意地一瞥,视线突然模糊了起来,她知道那是林篪白衣翩翩的身影。

  林篪在短暂地发怔之后,慢慢地走了过来,光线融进了男生宁静的眼睛。宫明狡黠地笑了一笑,捶了一下林篪的肩:“阿篪,原来你小子瞒着我独自来偷欢。”

  相比较宫明的朝气活跃,林篪总是太安静了。

  他回道:“本想叫上你的。”

  本想叫上你的。但为什么最终没有?是约会吗?和林篪一起在小包厢的是谁?是一个人还是一大群人?依然脑海里迅速地冒出了无数问题,然后她被自己像妒妇一般的念头吓坏了。

  【陆】

  完全没有想到。

  在包厢被推开的一秒前,世界安静地运转;而这一秒后,依然的眼底连自己也不能察觉地变了颜色。

  坐在包厢里的女生,鬓发像海藻,眼神里似有一个勾子,或者是一团火焰。

  那么熟悉的、精致的五官,和那么熟悉的、骄傲的神态。

  米云云是一只栖息在野兽头上的蝴蝶,散发着危险与神秘的致命诱惑。依然觉得米云云在这一刻比任何时候都美,让她心生妒嫉。

  “……哦,原来和米美人在约会。”宫明拖着长长的尾音,促狭地开着好友的玩笑,“难怪哦——”

  米云云的脸微微地泛起红晕,破天荒地没有反驳。

  依然偷看林篪,他的表情还是一贯地安静,眉梢处有模糊的笑意,这样的反应意味着什么?是默认,还是心无旁骛,任风来风去我自不动?

  那么,此刻自己露出“祝福你们”这样的神情最为恰当吧。

  依然这样想着,觉得头脑麻痹,脸上木木的,一直无法调整到嘴角上扬的表情。

  “可是,宫明和依然是在约会吗?”这时候,一直沉默的林篪突然开口,难得地开了一下玩笑,“宫明很危险的哦,依然要想清楚,小心被骗。”

  轰——依然第一直觉是应该反驳,说是宫明这家伙勒索她。可是,被勒索就说明自己有把柄被宫明抓住。关于腕表、跟踪、在二楼俯望骑单车的少年……这样的事情就像是一个个小秘密,是只能开在心底的花。依然的大脑高速运转,但嘴唇却紧闭,像一只开不了口的海蛎。

  “阿篪,你真的是我的好朋友吗?这样诋毁我。”宫明琉璃般的脸上摆出了疑惑,“这一次我是想谈一场认认真真的恋爱。”他似乎还觉得这样的四人对望不够刺激,又懒洋洋地补充道。

  依然诧异地抬起头,震惊地望着宫明,其他人什么反应她并不知道,她只觉得自己的大脑里有一颗原子弹爆炸了。

  宫明伸出手,揽住了依然,他的身上有一种少年特有的体香,如丝如烟,“嗖”地钻进了依然尚算灵敏的鼻腔,身体本能地排斥起来,她推开了宫明,落荒而逃。

  【柒】

  依然怔怔地站在街口,心口处怦怦地跳着,是跑得太快缺氧了,还是因为林篪的淡淡目光,或……是宫明身上的味道,手指的温度?

  小包厢里,宫明眼睛里也有光,一闪而逝。他露出了锋利的笑容,在林篪说“要不要追上去看看”的时候,轻轻地嗤笑,头微微地侧着,无辜地说:“我只是开玩笑而已。不用吧,没见过世面的小女孩能跑到哪儿去?说不定现在她正在某处虚荣心膨胀了呢?”

  林篪微微笑了一笑,对米云云说:“你知道依然的手机号码吧,打给她。”

  手机铃声不停地响,站在甜品店前的女生一边看炫目的美食,一边接了电话,她在听到米云云低声的压抑不住笑意的声音时,再一次石化了。然后,脸庞上渐渐显出愤怒的红晕,直接拒绝:“不,我回家吃。”

  【捌】

  欧阳依然不够漂亮,不够聪明,甚至不够善良,在一个平凡高中女生的躯壳里藏着一颗燃烧着的,不甘寂寞的心。

  是的,依然是这样认识自己的。

  没有米云云长袖善舞的依然,那一天晚上在十号街的火锅店里的表现实在是太烂了。

  早读课上,米云云从前面抛来一张纸条,末尾画了一个爆笑的表情:“在你逃走之后,宫明一直念叨着我难道是史前恐龙,是蝎子是毒蛇,欧阳依然有必要吓成那样子吗,当时林篪微笑着说宫明你的大众情人吉尼斯纪录挑战失败了。呵,我当时就几乎笑喷了,真没想到林篪是这样的腹黑男。”

  最后一节英语课,依然在为口语作业头痛时,米云云又扔过一张纸条,那纸条顺着课桌的边缘掉了下去,依然折腾了好一会儿,笔才“恰巧”掉在纸条旁边,于是光明正大地猫着腰下去取,拿起摊开,上面米云云用娟秀的字迹写着:只不过,依然哎,那天晚上宫明最沮丧的是,他说他不过就是开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罢了。

  ——开玩笑?无伤大雅?

  依然又一次被这个爆炸性的消息轰炸得体无完肤。仔细想一想,当时那个高高的男生伸出手臂的慵懒,唇角笑容的调侃弧度,还有吊儿郎当的语调,全部都像电影一样一一回放。可以想象,当宫明说出了这句话后,小包厢里的三个人一定是笑作一团了吧?

  可是,自己竟然被宫明当成是开玩笑的料!而且还当着林篪的面!

  不可原谅!欧阳依然的手攥得紧紧的,小宇宙熊熊地燃烧了起来。

  “欧阳依然。”正在找寻目标的英语老师突然提问。

  啊——这天杀的口语作文。女生心底现在正巨浪翻卷,但却像任何高中女生一样,惧怕因为作业没有完成被请到办公室喝茶而开始结结巴巴地就着自己的草稿念起了非常干涩的口语作文。

  【玖】

  午餐。食堂里大爆满,于是打了饭回到教室。

  “喂,你觉得林篪怎么样?”

  刚刚的话题还是“食堂的青菜里有虫啊”,突然一下子以不可思议的方式逆转,依然不由自主地用手捏紧了汤匙,回答得很谨慎:“成绩很好,没什么架子。”

  米云云撒娇:“喂,不是要你说这样的场面话。”

  ——难道让依然说“我喜欢他”?这样倒是很真心,可是……女生看着眼前的米云云,眉梢处似有红晕在绽开,突然她醒悟了,米云云并没有要真正地问她对林篪的看法,所以她有些平板地说:“那你觉得林篪怎么样?”

  “很温柔,当男朋友的话,一定是那种会提着早餐送给你的男生,而且有一点腹黑,不是书呆子,这样在一起会有趣多了。”米云云骄傲地仰起脸,补充了最后一句,“而且,他配得上我。”

  果然,是这样。

  “想一想,我还从来没有向男生表白的经历呢。”米云云有些苦恼地说。

  教室里的风扇发出了巨大的蜂鸣声,阳光照得整间教室有一种虚幻的光亮。

  是不是长大了,就学会了伪装自己。明明很想跳起来说“我也喜欢他,我们来公平竞争吧”,或者恶意地说“不要吧,女生去表白会被认为是犯贱的”,可是最终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你这么优秀,他一定会喜欢你”。

  这样的话,像一把辣椒,瞬间使胸腔、喉咙、舌尖都产生了火辣辣的痛。

  为什么不勇敢一点?但鼓起勇气,便能够摘到天空的星星,便能够拥有自己触摸不到的梦想吗?

  【拾】

  一片叶子等待着细碎的风声,一把胡琴等待着洞悉的眼神,一个故事等待着颤栗的共鸣,一颗寂寞的心等待着温暖的拥抱……欧阳依然知道自己在等待着什么,又或许她在等待一个奇迹。

  但奇迹出现的机率大概只有万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