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借一首歌的时间说爱你 > Chapter03 1
  所谓的年少就像是一场电影,看上去很平常,但每一个场景背后都包含着无尽的故事,或许还有关于这个场景的延伸,在不可知的领域里沉默地存在。

  ——欧阳依然

  【壹】

  没有想到会这么快遇到。

  被班主任留下来查小考试卷,在一笔一划的机械动作中,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长久地低伏着头,颈部一转动便有一种酸痛感。有时候,依然也会想找“妈妈出差了家里很忙”、“老师,我爸让我去邮局拿包裹”这样合理的借口逃避劳动,可是每一次话到嘴边,看着班主任热情的脸都会立即生出“老师这么辛苦地教我们并不图什么回报,我也应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减轻老师负担”的念头。

  虽然在时间到了五点十分之后,心里会有一只小猫在用爪子挠痒,提醒着长长街道上那个白衣少年即将出现,但强大的自制力还是战胜了自己。

  六点十一分,慢慢地走到单车棚,然后便看到了林篪。

  暗暗的光线里,一朵小小的泡桐花掉在了男生瘦削的肩上。男生在走路,像是光点汇聚出来的虚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一般,每一个细节都是唯美。

  他青涩的肩线。他抿着的唇线。他在暗暗的天空下。

  他的温柔在眉头似云烟。他笑了一下。他宁静的脸。

  咔嚓。咔嚓。咔嚓。

  有一个摄像机在心底不停地工作。

  他推着单车,转身。

  “嗨,你好。”

  “……你好。”

  林篪的唇角线条变柔和了,这是依然落荒而逃后他们第一次相遇,理所当然地,想到了那一天的情景,男生笑了起来。

  “你带了手机么?”

  “有。”在短暂的发怔后,依然手忙脚乱地从书包里找出手机,居然……屏幕全黑着。

  早上忘记充电了。

  “我的手机也没电了。”男生温和地笑了一笑,话峰一转,“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也”是一个多美妙的词,和“我们”一样都是能令人浮想联翩的。

  依然在这一刻胸腔被巨大的喜悦充满,她毫不犹豫地点头。

  【贰】

  六点二十七分。

  教学楼侧终于跑来了一个身影。

  依然冷着脸,试图不抬头看站在面前的男生。

  宫明咦了一声:“阿篪呢?”

  “他先回去了,有事,叫我告诉你不用等他了。”机械的回答声,却泄露出不情愿的意味。

  “哦,所以你主动留下来等我。”宫明笑嘻嘻的。

  这个该死的男生……笑得太邪恶了。

  依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走开:“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再见。”

  等女生推出单车,宫明琉璃一般的眼珠转了转,仗着腿长,一下子便赶上了女生:“喂,你还欠我一顿海鲜火锅。”

  “无耻。”依然愤怒了。

  “干吗呀,难道还在生气?”

  “……滚远点。”

  宫明脚步一滞,黒眸里一瞬间划过一种不知名的情绪,但很快又嬉皮笑脸地跟上去,一边用手揉了揉女生的头发,一边说:“你知道我刚才去干什么了?”

  “不想知道。”硬邦邦的回应。

  “我去上厕所了,可是没有水。”宫明不以为忤地继续说。

  学校的厕所里长年累月沉淀杂物的水缸,从小龙头淌下的净水会像变魔法一样迅速和水缸融为一体,浑浊得像泥潭。可是……宫明怎么突然这么说呢?女生的脑袋迟钝地运转了一下,小龙头没有水,水缸的水只能冲厕所,所以……依然一下子想起了上一秒还在她的头发上肆虐的手,脚立即听从情感的指挥,狠狠地朝对方踢去。

  “恶趣味!恶心死了!”

  男生嘻嘻地笑了起来,却没有躲过女生的攻击,重重地挨了一下,似乎能听见骨头和鞋尖撞击的声音。

  很痛吧,但无所谓。

  在他人眼里的花花公子的头衔是怎么来的呢?当女生表白说“我们交往吧”,他便漫不经心地说“好啊”,然后呢,没有办法投入真心,所有的女生都面目模糊。在第一千零一次忘记了约会时间、地点,甚至连人物也混淆,这样交往后随即分手的事件发生了几次,便理所当然地成了“不负责任”的“花花公子”的代表。当有一天,自己遇到了一个特别的女生,想要对她表示一些特别的“好”时,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正确的方式是什么,在无意识间选择了“激怒她”、“看她生气”这样的方式,却恶性循环。其实……只不过是为了让她记得自己,找到和她的一些共同话题罢了。

  这么笨拙的示爱方式。

  他怔了一下,女生奋力骑着单车的身影在黑暗的天光中渐渐地消失了。

  【叁】

  午间操的时候,依然躲在教室里。

  原来每天这个时候,她一定是倚着走廊,怀着甜蜜又酸涩的心情等待着林篪经过。

  米云云在一旁,笑容里是藏不住的调侃:“依然,你在躲什么?”

  “哪儿有!”拨高了的语气,带着心虚。

  “连阿篪都说从来没看到过宫明对哪个女生这么用心。”米云云笑眯眯地靠着依然坐下,仔细地观察好友的表情。

  依然羞愤了,几乎是大吼起来:“是,那混蛋特别用心地折磨我,羞辱我!米云云,你再提他一次,我们就绝交。”

  “你这是什么破道理。”米云云连忙摆手,妥协地说,“好了好了,我再不提他。”

  太讨厌了。不知道那个家伙吃错了什么药,这几天一直阴魂不散地出现在她身边。经过小卖部时,宫明公子哥儿般地倚在门口,大声地喊“请我喝饮料”,被毫不客气地拒绝后,双手捧心做出被伤害的样子,造作矫情到让依然恨不得拿个大锤子锤在那张漂亮的脸上。

  有时候,他和林篪一起经过她们班级,便会在窗户外,摆出自以为迷死人的pose,成功地引发了无数花痴的迷醉神色后,不顾依然浑身的鸡皮疙瘩掉一地,风情万种君临天下地朝依然挥挥手。

  再重申一次,这样的人太讨厌了!

  【肆】

  不知道,米云云和林篪有没有开始交往呢?

  米云云真的是非常漂亮的女生,她白白的怎么晒也晒不黑的皮肤,像一泓秋水般的大眼睛,饱满得如同花瓣的唇形。甚至,当范冰冰横空出世时,依然犹觉得范冰冰还不及米云云长得美。

  更何况,米云云很聪明,她的成绩是自己坐上太空梭车也赶不上的。

  所以,和米云云成为朋友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吗?并不旗鼓相当,反而差距甚多,这样的两个人之间有着怎样无视也无法忽略的距离。

  可是,就偏偏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怎么样也忘记不了,薄薄的时光里,两个女生一起读一本书,穿同一款T恤,米云云在灯下一遍遍地为她讲解化学题,生日时她送米云云渴望已久的板鞋和书包,还有冬天里一起挨冻坐车去看大海。好像,在这四年里,彼此不断触摸到对方柔软的内心,在不知不觉间有某一程度同化了。

  在这样的积累中,最好的朋友如果和暗恋的男生交往,应该不会太痛苦吧。

  女生沉浸在这样的推测中,不停地回忆那些与好友共同走过的温暖日子,以抵抗内心嫉妒的小恶魔。只是她不知道,自己不过是在编织一个无法预测的茧,以为这样就可以将阴暗的情绪困住,但现实却常常是难以预测的,情感越被压抑便越想挣脱出来,那个用混乱的针法织出的茧漂浮在心中,并没有令中间被包裹住的东西消失。当然,依然可以有两个选择。

  一个是阴暗情绪爆发了,把本就脆弱的茧炸成尘埃。

  另一个呢,则是庸俗但却美好的——化茧成蝶。

  米云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邀她周末看电影,一起同行的还有林篪和宫明。

  在答应和拒绝之间纠结,最终还是决定前往。

  如果林篪和米云云牵手了,亲眼看见会不会更容易死心呢?

  【伍】

  周日的早晨,淡蓝色的天光照进浴室。

  镜子里的女生有一双浓而倔强的眉眼,脸颊上犹带着水珠。十七岁的青春永远是美丽的,她挑了一件粉红色的小熊T恤和深蓝七分牛仔裤。

  下了楼,米云云早已等着了。

  艳红的凌霄花下,米云云穿了件白色小T恤和棉布彩虹长裙,看上去很随意,却又说不出的好看。相比较之下,依然早晨对着镜子建立起的一点自信心,立即在强大的存在面前烟消云散了。

  周末的青年广场很热闹,巨型的电视屏幕播放着某知名品牌的广告,远处有一个小女孩骑在爸爸的肩上,像拥有天堂的小公主一般骄傲,再近一些,是戴着红色帽子在分发调查问卷的工作人员,还有手揽着手的一对对情侣从面前走过,让空气里充满了粉红色的梦幻泡泡。

  两个男生早等在那儿了。

  林篪笑容安静,依然有一瞬间的错觉,眼前这个男生似乎就像是夏天的时候一杯凉得恰到好处的水,无端地给人温和而又清凉的感觉。

  四个人一开始并排同行,但慢慢地,米云云和林篪走在了前排,而她只得和宫明并排着走。她出神地望着距离不过几步的男生和女生。因为拥挤的人流,他们靠得很近,似乎衣物之间传来了“啪啪”的摩擦电流声,偶尔女生的头微微地倾向男生,看上去就像是抵在一起那么亲密。不知道他们聊了些什么,但男生的侧脸线条柔和,绽放出比平时更为热烈一些的笑意。

  心脏果然还是会痛,彷佛有一根小小的针盘桓在上方,毫无规律地在猝不及防的时候,在以为已经适应了的时候,狠狠地扎入正中央。

  她专注地观察着,浑然忘我,也忘记了身旁的另一个男生。

  宫明今天出乎意料地安静,他偷偷地看着身旁的女生,看她脸上流露出来的哀伤和难过,心渐渐地沉至了谷底。

  一直怀疑着的,原来不是宫明的臆想,而是事实。

  第一次想要用尽全力去喜欢的女生,看起来爱上的是另一个男生。

  心脏突突地抽痛起来,没办法强颜欢笑。

  一开始,发现了放学后笨拙地跟踪了自己好几天的女生,身形娇小,头发只及肩部,一双眼睛却是明亮异常。之后的好几天,在校园里,总能感觉到她窥探的目光。

  不是没被这样那样的倾慕目光包围着,只是这一双眼眸不同寻常地坚持,如影随形,却不像别的目光,即使接触到自己的眼神时,仍旧清澈得像一条溪流。渐渐地,自己落入了老套的情节,越来越关注这个女生。

  她喝水的时候抿紧了嘴。她习惯在想不出问题时咬指甲。她的眼睫毛又长又浓密。

  她顽皮地笑了一笑。她狠狠地瞪他。她被逗时气鼓鼓的样子。

  她……

  她站在米云云的身旁,却完全没有被耀眼的光芒掩盖,散发出自己的味道。

  但这却不是自己喜欢上她的最重要原因。

  时间倒流回那个傍晚。

  他遇到转告林篪留言的依然,用手揉她的头发,并成功地再一次激怒她。她用力地蹬着车,迅速地离开。可是拉链没有拉好的书包里掉出了一个小记录本,封皮是岩砺般的灰色,他捡起来,唇边含着笑,翻开了第一页……

  ——小小的记录本里每一个名字都是“林篪”。

  故事一下子变得清晰,仿佛一片叶子在一本书里夹了好几个春秋之后,忽然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叶片上细小的脉络,如血液般纵横交错。

  忽然有种完全陌生的感觉,像是心无限地酸胀起来,眼眶湿湿的,难过得想要掉眼泪。或许这种情绪叫做“嫉妒”,也或许叫做“忧伤”。总之,那一刻,他真实地意识到那个女生在心底的位置有多重要。

  无论对方是谁,一生从未有过名之为“爱”的情感是不圆满的,宫明从来都很理智,在明白这段情感的体验是一直以来从未遇到过的之后,更坚定了他踏入这滚滚洪流的决心。

  但即便如此,在此刻,看着依然的目光一刻都不曾离开过林篪,他还是有一种快要忍受不了的感觉,就像站在原野上突然所有的光亮都消失,亦或是站在森林里突然所有的树叶全掉光。

  【陆】

  电影院前,有女生在等待,大概是等久了,脸上稍微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就在这时候,她的男友突然在人群中出现,捧着大束的玫瑰花,当着众人的面跪下求婚。

  女生喜极而泣,原本平常的脸孔一瞬间生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