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借一首歌的时间说爱你 > Chapter05 2
  咖啡馆二楼,透过落地窗,男生看着沉郁的夜色,熙攘的人流已吞没了依然的身影。他的身体渐渐僵硬起来,淡淡地用手掰开了身旁两个女生一左一右挽住胳膊的手,站定了身子,脸上带着吊儿郎当的微笑:“对不起哦,我忽然想起还有事。”

  趁那两个女生还没回过神来,男生已经顶着一张阴沉如暴雨将至的脸,慢慢地走下楼,朝着和依然相反的方向离开。

  “混蛋!”两个女生在目瞪口呆之后,开始大张旗鼓地诋毁男生。

  【伍】

  临街充满艺术气息的Aone中,依然很快找到林篪。

  “嗨。”

  “嗨。”林篪露出了“怎么是你”的表情。

  “宫明他……有事。”依然的这句话说得特别拗口。

  “哦。”林篪并没有追问,那边导购员已经把衣服从衣架上拿下来,男生接过走进了试衣间,依然红着脸抱着手等在外面。

  男生买衣服永远比女生干脆许多,当他提着袋子走出Aone,时针刚好指向九点。

  “还很早啊,我们去逛一逛吧。”鼓起勇气,眼睛变得亮晶晶的依然不甘心就这样回去。

  滞了一下,男生温柔地笑笑:“随便。”

  有一些小沮丧,他说的是“随便”,而不是“好啊”,然后把自己的秘密游乐场所和她分享,果然在林篪的眼中,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不那么面生有时候聊上几句的同校女生吧。

  “去游乐场怎么样?”

  “都可以的。”还是一样不在意的回答。

  如果自己的眼睛更大些,皮肤好一些,长得更漂亮一些,林篪会不会更重视自己呢?明明知道这是奢求,但却又止不住幻想,最终只能把自己推往更绝望的路。

  默默地走了一段路,林篪是特别沉默的那一类人,而依然自己其实也是不擅言谈的类型。不止一次地想要勾起话题,可是那些“橱窗里的小熊帽子好可爱哦”、“地下游戏场热闹得很”这样的话题连自己都觉得苍白没营养,所以两人一路慢慢地往前走,冷气变成风,灌过了两个人之间不太远也不太近的距离。

  似乎能感觉到身旁男生身体的热度,以一种暧昧不明的姿势切入自己的身体,心底由此漾起充满忧伤的甜蜜感,而就在这一瞬,男生的脚步滞了一滞。

  依然敏感地抬头,便看见了M,从前的疑惑瞬间如海浪般扑来。

  “我……记得你从前都戴这家的腕表。”因为这样,所以才攒了半年的零花钱买了一只魅蓝腕表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

  男生似乎并没有注意“记得”这样的字眼,只是淡淡地看了看像大海一样深蓝的店面,淡淡地说:“我第一只腕表就是M的,是十二岁时爸爸送的生日礼物。”

  “然后呢?”

  男生轻轻地望了她一眼:“你想听吗?”

  “嗯!”用力地点头。

  “然后妈妈死了,从此我就厌恶M的腕表了。”厌恶到一看到都会觉得心悸,生出无法压制的阴暗情绪。

  “啊?”

  “故事就这样结束了。”男生脸部表情仍是一贯的温和,但脚步却加快了。

  依然默默地跟上,原来那些传闻是真的,林篪的妈妈死了,而他的爸爸却没在葬礼的那一天出现。

  看着这样的林篪,不笑的时候比笑的时候好看,眉眼温和的时候像哀伤的冷色调,所以——忍不住,想把空气中桉木的清香、自己突突跳动的心脏、微笑,还有恬静的月色统统都给他。

  全部都给他。

  在这一刻,依然并不知道,距离她不到一百米,也有一个男生怀着同样卑微而虔诚的心,想把所有的,全部都给她。

  再往前走,有一家大型超市在做促销活动,连街道都站满了面容疲倦的中年妇女。因为占用了大半街面,所以陡然变得拥挤起来,从后面走上来的人,对面要穿过来的人绞成了一条密集的河流。

  依然就这样被挤过来挤过去,倏忽之间,林篪的身影消失了。她的心口一滞,记忆里陡然浮现了另一个类似的场景——电影院通道,宫明皱着好看的眉,撑起双手,像张开一双翅膀一般护住了她。带着一丝邪气的笑容,微微眯着的桃花眼全部被清晰地摄录在大脑皮层的某一个位置,于此时开始回放,把那些光线、角度、色彩统统还原。

  【陆】

  此刻,像小舟一样在暴风骤雨中,依然悲哀地被人群渐渐地挤到了外圈,也曾希望林篪会突然回头来寻找她,伸出手拉住她,借她一臂之力。但是就是这么奇妙,隔着一个穿着黑马甲的型男、一个头发长长的戴眼镜艺术男、一个胖胖的女生,林篪是在寻找依然,却被屏敝了视线,往另一个方向挤过去。

  终于,依然挤了出来,心有余悸在站在路灯下喘气,然后看见了林篪,从另一个方向挤了出来。所以现在依然站在了街道的这边,而林篪站在了街道的另一边。

  距离是三米,但心的距离却如相隔银河的两岸。

  依然掩住了眼睛,感觉到温暖的眼泪顺着手指不停地滑下。

  男生也看见了她,迅速地跑过来,意外地发现了女生竭力控制着的抽泣声和颤抖着的肩膀。

  是在哭吗?

  为什么?

  眼泪那么多,像一个开着的水龙头。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林篪手足无措,长久地沉默着,终于缓缓地伸出手,轻轻地拍了一下女生的头发,问:“怎么啦?被挤得难受么?”

  温柔而低沉的声音带着无法抗拒的魔力。在男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女生突然整个人扑进了他的怀中。温热柔软的身躯,带着一种女生特有的淡香,混合着眼泪的味道,构成了奇异的一切。

  原来女生身体像猫一样,和自己最喜欢的那一只纯种波斯猫有着一模一样的触感。

  “别哭了。”男生抚摸着女生的手不自觉地又轻柔了几分。

  “嗯……”

  “什么?”男生听不明白,有些焦虑地询问。

  “我是说——”停顿了很久,依然才说,“你记得我吗?”

  ——你记得我吗?

  ——这是什么意思?但凡有“记得”二字,就会牵涉到“从前”。在黏稠的记忆里搜索,是不是有着这么一个女生,沉默、常常笑、眉峰模糊,偶尔会显现出短暂的可爱——这是自己对依然的全部印象,但是并没有找到和这样形象重叠吻合的一个。

  不能说“不记得”,但眉眼间流露出来的疑惑和长久的沉默已经无声地宣告了一切。女生的身体渐渐僵硬,然后迅速地从林篪的怀抱里抽离,虽然眼睛红肿,但眼泪却没有再流出来。

  林篪的手臂里现在圈住的只是一些秋夜的寒风罢了。

  “我从前在哪里见过你?”陡然而至的好奇像埋在皮肤下的蛊虫,突突地跳动起来。

  女生带着泪痕的脸忽然笑了一笑,但却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挥手:“我们改天再去游乐场吧,今天……已经太晚了。”

  离开。身影迅速融入了人群之中。

  林篪把空空的手收回来,放进裤兜里,感觉到一股热气从皮肤深处升腾而起。

  有些古怪的女生。男生微微一侧头,想起了米云云和自己无数个前女友,皆是眼睛大而迷人,瓜子脸,皮肤白皙,性格或温柔或活泼或刁蛮,但无一例外都是漂亮的。

  【柒】

  月深夜十点钟的女生依然和月九点钟的女生依然有什么不同呢?

  常常渴望着改变,做着“外星人来到地球把我变成米云云那样的美人”的白日梦,却从来没有实现过。希望自己有一些充满文艺气息的特长,可以在汇演的时候一鸣惊人,扮一个古装仕女弹琵琶,或者一袭白裙坐在黑色钢琴前,事实上自己连唱KTV都是最安静的一个,会唱的曲目只有一两首并不流行的歌曲。在每一年里,都想着能够张扬地绽放或者高调地凋零,但却一直远离盛开,只剩单薄。

  真的是一个普通到了极点的人,然而还是偷偷地在心里埋下一颗种子,当雨露和阳光来临时,便不顾一切地长成参天大树。

  对于林篪的暗恋便是如此吧。

  永远都记得——记忆的河流以完美的姿势冲走了许多的细枝未节,但那一天晚上的事情却清晰得像在心中装了一架DV一般,每一个镜头都可以不断重播。

  已经不记得为了什么和母亲吵架,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成了导火线,所以从家里跑出来,穿着拖鞋和睡衣,和母亲赌气不愿意回家受奚落。年少时常常觉得母亲的狠话就是一把凌迟的刀,收割了自己所有的尊严和快乐。

  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在深夜十点钟晃到了校园。夜晚的校园似乎变成了巨大的森林,教学楼、树影都仿佛是一只只或大或小的蛮荒野兽。

  说不害怕是假的,依然摸索着走到了小公园,坐在了长凳上,傻傻地看着天空,任“回去吧大不了被骂不还口”和“怎样也不回去这关系到气节”这样的念头不停地交战。

  天空是一片深蓝,再远一些便变成了墨黑,没有带手机,渐渐地觉得时间空寂难熬,风吹树叶的声音,草丛里昆虫爬过的声音在空空的耳蜗逐渐被放大。在不能忍受下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低低的碰撞声,依然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循声望去。

  不太远的泡桐树下,有一小片被月光浸淫的地方,影影绰绰地出现了一个人的轮廓。

  “谁?”大着胆子这样喊过去,但脚尖已经侧转,做好了随时逃离的准备。

  “呵呵……”含糊不清的笑声,男生从树影中走了出来,白色的T裇皱成一片苦丁茶叶,逆着光,神情模糊,“你是在喊我?我是林篪啦。”

  在此之前,对于“林篪”这两个字的印象是“隔壁班受欢迎的王子型男生”,抽象而不具体,但那毕竟是同一年级的同学,所以依然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不少。

  即使看不见男生的脸,但却也感觉到柔和无害的气息,她慢慢地走了过去,小声地问:“你在干什么啊?”在快接近泡桐树的时候,突然踩到了什么,只觉得脚底一滑,整个人便往前扑去。在懊恼地以为一定会跌得很重时,男生伸出了一只手臂,堪堪抓住了她。借着这股力量,她稳住了身子,虽然样子有些狼狈,但至少逃过了一劫。

  “谢谢。”她仰起头,在这一刻看见了林篪的眼睛。

  温和的。压抑的。沉静的。

  与众不同的一双眼睛。

  曾经有人说,爱情是不可解释,也是最不可理喻的。

  最初的最初,或许只不过是一个眼神,或许只不过是一场相遇,或许只不过是一个擦身而过,但是就毫无征兆地,世界褪去了所有的喧嚣与繁华,只余下你,和你眼眸中的那一个人。

  那一天晚上,依然揣测这个喝得有些小醉的男生心底藏着怎样无法宣泄的悲伤,但是她甚至有些感谢制造悲伤的这个人,因为这样,她和林篪才在深夜的校园相遇了。后来的后来,才知道那天是林篪妈妈的忌日。

  这是命中注定的相遇,像所有女生都渴望灰姑娘与王子的童话,依然有了一个机会可以让枯燥的高中生活变得绚烂一些,不平凡一些。只是,她错以为那一天夜里的相逢是特别的,但却没料到那一夜的月色其实并没有投影在林篪的心间。

  他并不记得她。

  这就是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