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借一首歌的时间说爱你 > Chapter06 1
  时隔这么久了之后,我开始回忆起你的样子,像一杯冬天刚温热的牛奶,以温暖而突兀的姿态出现。

  ——林箎

  【壹】

  2002年。夏。

  那天天气很好。

  街道的橱窗上有七彩的气球,迎面扑来的风带着太阳的香气,露台上有人在晾晒刺绣了接吻鱼的床单。林箎骑着单车从一个斜坡飞驰而下。

  林箎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完美”、“亲和力”、“温和”,这样的词语都可以用在他的身上,挑剔不出他的缺点,即使是温和之中带着疏离,也不会让人觉得讨厌。相反,那种淡淡的疏离感让女生们觉得很神秘。

  总而言之,是一个相当受欢迎的人。

  当有女生惊叫着喊“林箎,你的耳朵根紫了一大片”,他也是无所谓地摸着那一片淤青,轻声说:“哦,不小心撞了。”

  他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谎话也一样可以很轻松很真诚地讲出来。有一瞬间,他有一种想要说“是和父亲打架了”的冲动,但女生眼睛里流露出来的造作的笑意,让他把话又吞回了回去。

  放学后,他不想回家去,一个人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或许是因为柏林大道的空寂,隐隐和他的心思契合。

  一排排的别墅,宽阔的街道,除了偶尔传来汽车发动机的轰隆声,路上没有任何一个行人。街道两旁种着高高的桉树和别的一些不知名的灌木,有的结了紫色的小浆果,有的开着小白花。

  林箎把车靠在一丛白色玫瑰的旁边,倚着围墙坐了下来,他随手摘了一颗浆果放入口中,一种酸涩得几乎让人呕吐的味道侵入味蕾,下意识地要吐出来却又强迫自己吞下去,直到眼睛都被刺激出泪水。他把头埋入臂弯之中,怔怔地坐了许久许久,泪水把白色的校衫弄湿了一片。

  就是在这样狼狈的时候,他遇到了宫明。当一个磁性的阳光的男声在他的旁边说“嗨”的时候,林箎条件反射般地抬起了头。

  “你是……林箎?”

  站在林箎对面的是一个俊美的、散发着桃花气息的少年。林箎一眼就认出,这个男生是一个星期前邀请他加入学校篮球队、“像钻石一样精致”的篮球队队长宫明。

  “你跟踪我?”如惊弓之鸟的林箎这样问。

  宫明笑了一笑,指了指对面的一座白色洋房,缓缓说:“我站在二楼的露台,恰好看见你。”

  ——看见你无助而沮丧地流泪,像被雨打湿了翅膀的小鸟。

  从来没有人看见过林箎这种状态。

  林箎握紧了拳头,被一种“你来瞧笑话吗”的情绪燃烧着,但还没来得及爆发出来,便被宫明搭住了肩膀,几乎是被拽着拖进了白色洋楼之中。

  进入洋房的玄关,林箎依旧脸色阴沉着。突然,正将人字拖踢掉的宫明回头笑了一笑,说:“这个……我今天生日,你赶得上向我贺喜呢。”

  宫明的笑意带着天边的春色。

  林箎下意识地跟着进去,空荡荡的一楼大厅,根本就没有彩带、气球、啤酒,没有衣着光鲜的男生女生,宫明——他是在过一个人的生日。

  “只有我一个人住啦!”宫明洒脱地耸了耸肩。

  【贰】

  一个人过生日。一个人守着十二间房的家。一个人吃着丰盛的菜肴。一个人走在长长的街上。

  一个人吹灭蜡烛,吃着蛋糕,坐在黑暗中发呆。

  一个人睡着,在眼睛闭上的瞬间恶毒地想,如果就此死去,多少天后才会被发现呢?

  宫明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他有一双介乎于成熟男人与青涩少年之间的眼睛,性感中带着天真,被X中的所有女生一致认为是最具有王子气质的人。虽然轮廓看上去很硬朗,但五官很柔软,是非常矛盾的组合,一笑起来似乎便能摇曳生姿。

  “养眼。”

  “如果我可以有这样一个男朋友,那就爽到死了。”

  “爽到死”——听起来带着让人血液涌上大脑的歧义。相比较于林箎,宫明更受关注。

  最让宫明成为焦点的是,他的衣服似乎一年四季总是不重样的。

  超自恋的男生。

  这样一个多金、后天资源又很完美的男生却在过一个人的生日。

  人与人的熟悉,交往,成为知己,就是需要冥冥中的一种无形的力量。

  就在林箎吃下第一块涂满了草莓奶油的蛋糕之后,他和宫明之间就仿佛是两条淙淙的河流,这一瞬间的冲撞之后,汇合了。

  世界以喧嚣而奇妙的姿势运转。

  【叁】

  街道上的灯一盏盏地亮了起来,林箎看了一下手表,时间是七点三十分。

  街旁有一个中年妇女在追着一个顽皮小子,大声喊:“还要到哪里去疯,下次不准时回家吃饭就打断你的腿。”这场景让林箎有一瞬间的迷茫。

  宫明喝醉了,趴在白色绒毛毯子上睡着了。林箎将空调调高了几度,细心地帮他盖上了薄被。顺着旋转楼梯而下,可以看见一楼客厅的墙上悬挂着一个装饰精美的相框。

  露出青涩笑容的宫明,气质独特的母亲,成熟贵气的父亲。

  一张完美的全家福。

  林箎扶着楼梯的手不禁握紧,暴出青筋。

  从小洋楼出来,林箎回头去看,只见到浩瀚的星空下孤零零的一栋房子。他下意识地摸出了自己的手机,看到了三条短信,是某商场打折抢购的垃圾短信,没有一个电话。

  住在某小区公寓的林箎,晃悠了很久很久才回到了家。

  抵达时间是八点二十分。

  他站在公寓门前,把钥匙插在锁眼上,却没有旋转。

  楼道上的声控灯在静默中轻轻地熄灭了光芒,黑暗狰狞地覆盖了他。

  在一个星期之前,他还喜欢两步并成一步地跨上楼梯,发出“嘭嘭”的脚步声,宣告着“我回家了”。当自己到达家门口时,便能看见门早就打开了,一抹柔和的灯光照了出来,心底会一下子涌上一种奇怪的满足——被等待的感觉。

  虽然很幼稚,但却很喜欢回到家在玄关脱下鞋之后大声地喊:“妈,我回来了。”或者是用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撒娇语调说:“妈,好饿啊!”

  即使是已经长大了,也一样在潜意识里想赖在妈妈的怀里,听她用责怪的包容的语气唠叨,晚上睡觉前和她道一声晚安,便会安心地睡到天明。

  但这一切却都在突然间消失了。

  地狱、残酷、死亡、黑色情绪。

  林箎站在门前,忘记了该怎样去动。

  眼前的一切都像是黑白的老电影,无声地流淌着。

  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只索求却从不付出,如果自己能多关心母亲一点,哪怕是……

  听了好几回“最近上下楼梯总觉得好累”,“今天在菜市场差点晕倒了”,又或者是在饭桌上母亲突然脸色苍白地搁下筷子喘气的时候,自己就应该要警醒了。

  而母亲淡淡地说“大概是因为天气太热,中暑了吧”,自己也就不放心底去。

  很多的祸患都源于轻视或忽视。

  虽然在此之前,自己就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但是母亲的关爱满满地填满了自己的世界,从来不会觉得残缺,也没有像别的单亲家庭孩子一样叛逆、怨艾,但是,母亲突然变成了一张黑白照片,自己就突然觉得——被这个世界抛弃了。

  然后,看到连母亲葬礼也不愿意出现,摆出漠不关心表情的父亲,自己忍不住冲了上去,和在这个世界上仅剩的亲人扯打,拳脚相见。

  似南极冰山塌落,心底是一片振聋发聩的冰冷。

  在这样的时候,遇见宫明,是不是有着更特别的意义呢?

  【肆】

  如果硬要说成是奇迹也好,总之X中的两大王子似乎发展成了某种关系。

  林箎身形挺拔,总给人一种傲立风雪之中的错觉,温和之中带着些许疏离,走路喜欢单手插在裤兜,遇到打招呼的同学会微笑点头;而宫明则像开屏的孔雀,一双桃花眼春光无限,电晕了校道上的所有女生却犹不自知。

  这两个人走在一起便像是一幕流动的风景。

  偏偏林箎一直都没有女朋友,而宫明虽是花心大少,但正牌女友的名号却没落在谁的头上,于是“断背山”的X中版便在叼着棒棒糖拿着小镜子的小女生中间流传了。

  回忆起这两个人第一次在一起的时候,应该是那一年夏天。

  某天,三楼教室门前突然多了一个发光体,引发众女生的惊叫。

  仿佛之前宫明已经在教室门口等过他一千遍那般自然,林箎收拾了书包,单肩斜背,慢慢地走到门口。宫明的手一下子就搭在了林箎的肩膀上,两人并肩地穿过走廊,在一片光与影中渐渐离开。

  这难道不叫人浮想联翩?

  X中的校园五大美景中,林箎与宫明待在一起的画面多年蝉联榜首。

  这些都是回忆。

  不过这一切,随着欧阳依然的出现被破坏了。

  【伍】

  欧阳依然和宫明成了校园论坛上的热门话题。

  “我今天看到宫明买了一双新鞋子,海蓝色的。”

  “是吗是吗,是哪一个牌子,我也去买。”

  “欧阳依然穿了一双枣红色的呢。”有人酸溜溜地爆料。

  “讨厌啦,林箎真可怜,被挤出三人圈了。”同情心泛滥的女生泪眼涟涟。

  此刻,话题中的两位男主角正在学校的操场旁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天气真不错。”缓缓开口的宫明。

  林箎笑了一笑,看了看澄碧的天空,等待着宫明的下一句话。

  “那个,你有喜欢的女生吗?”宫明问得很突然。

  “啊?”疑惑的某人发出了含糊不清的语气词。

  “嗯……我的意思是,阿箎有没有喜欢的女生类型呢?”仰躺在草地上的男生转过身,直视着躺在身边的林箎。

  林箎的眼睛微不可察地眯了一眯,说:“我有喜欢的女生类型,头发要长而直,皮肤要白得像水蜜桃,巴掌脸,眼睛大且会说话,含情脉脉得像一泓秋水。”

  “去死吧。你去找个女明星好啦。”宫明笑嘻嘻地一手拍在林箎的肩上。

  “还有,要有一双长腿,穿夹趾鞋指甲要漂亮。”林箎一本正经地补充。

  宫明大笑。

  这时候,球场上有人喊:“大嫂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