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借一首歌的时间说爱你 > Chapter06 2
  林箎看见宫明的脸在一瞬间变得真实而柔和,忙不迭地跳了起来,踩折了几棵无辜的小草,向站在操场另一边梧桐树下的欧阳依然奔去。

  见色忘友的家伙!林箎闷闷地反趴身子,把脸埋入草根间去。

  短头发的欧阳依然只有一米五五的身高,小腿微胖,被宫明多次调侃为“小象腿”。衣服素净,笑容很轻,眼睛里有一种令人觉得温暖的光芒。但不是一个美女。

  这就是刚才匆匆地一瞥,心中迅速做出的结论。

  宫明那么问自己,根本就是试探吧,所以自己故意讲出完全不同于欧阳依然的“喜欢类型”……是不是有那么一点欲盖弥彰的味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震动了起来。

  屏幕的蓝光映着一行行黑色的小字:

  我和依然约会去了,晚餐你自己解决。还有,我订了一份哈佛英语,看不懂,放在更衣室的柜子里,钥匙你有,拿去好好啃,下次考试可以让我抄。晚上我去你家睡。

  熟稔而不拘束的话语,有一种家人的感觉。

  林箎慢慢地合上手机盖,伸出双手。

  太阳的光芒穿透手掌,照出其中交错纵横的脉络。

  从两年前的偶遇开始,两人迅速地成为默契的好朋友。无论是宫明做作地拍着脑袋说“哎呦!多买了一双鞋子,你帮着穿哈”,还是宫明喝醉了酒像孩子一样地抱着他喃喃自语“可以有个人陪着过生日啦”的时候心里的感动,就连是现在,明明知道自己想要一套哈佛英语却顾虑着自己小小的自尊而用开玩笑的语气叫自己去拿,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多得让自己已然忘记了拒绝,心安理得地接受馈赠。

  林箎握着手机的指节发白,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行走在沙漠中的旅人,看不到绿洲,找不到方向,脚步凌乱而浮躁。

  究竟是因为宫明属于自己的时间被欧阳依然霸占了而痛苦,还是因为看着欧阳依然和宫明一起牵着的手而躁动不安呢?

  林箎想到这里,突然一怔,身躯如同裂帛般碎开:“难道我喜欢上了……”

  天穹上柔软的白云缓缓地移动。

  林箎跳了起来,冲入了操场之中。

  他要发泄。他需要忘记。

  ——难道我喜欢上了依然?

  似一声闷雷。

  又不是在演什么狗屁偶像剧,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喜欢上这样一个并不算出色的女生?跟最重要的朋友喜欢同一个女生,这是什么狗血情节!

  可是……心底的那一股烦躁又如何解释呢?

  被捉弄时露出忿恨的表情。皱眉时眼睛下有几道小小的纹线。偷偷地抬眼打量着他的样子。蹲下来为他绑鞋带。在路口摔倒了丢下身边的宫明,焦急地跑向自己的这一边。

  自己和依然称得上有联系的不过是这样模糊不清的片段而已。

  哦……和米云云交往的有限日子里,也会听到米云云打电话说“依然帮我抄多一份作业”,“星期天陪我去XX路”,“买卡士酸奶在车棚等我,要玉米味的哦”……

  但是,这样的认知根本就不足以构成一个立体的依然的印象。

  究竟是为什么呢?

  ——爱,无法像计算一般,通过精确演算,用各种方程式公式得出最后的结论。

  林箎脸色阴沉了下来,将篮球用力地往前一投。

  “哗,漂亮!三分球!”

  队员们一阵欢呼。

  中场休息的时候,一个队员倚着树干,大声说:“老大和大嫂去浪漫了,阿箎,你被抛弃了。”

  光线氤氲,林箎的笑容有一点模糊。

  【陆】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是自己想弄清楚却怎么也都没法弄明白,如汽车进入一条漫长到没有尽头的隧道,在其中苦苦挣扎,找不到出口。

  林篪不想喜欢依然。

  宫明是家人一般的存在。

  【柒】

  赤身睡在客厅的地板上,空调发出“嘶嘶”的声音,如细小的蛇钻入皮肤,留下彻骨寒意。

  林箎睡不着,他侧过身,脸正朝着窗户。

  这栋房子也有一段历史了,没有漂亮的落地窗户,而是一方小小的百叶窗,窗棂早已从纯净的白色被时间染成了米白,上面还有怎么擦也擦不掉的小黑点。

  宫明说他喜欢这里,窄窄的,小小的,厕所里连转个华丽的身都困难。

  其实他想说的是——这样的地方比空荡华丽的家更有安全感吧。

  月光就是从这面窗户透进来,照在林箎青涩的身体上。

  哭声是突然开始的,断断续续的,细细碎碎的,压抑的,仿佛很遥远,又仿佛就在耳边。

  林箎有一瞬间恍惚,立刻回过神来,一跃而起,盖在身上的白色条纹被子落下来,露出了赤裸的上身。

  哭声的来源就在客厅的沙发上。

  宫明俯身趴在沙发上,双腿蜷曲着,发出了低沉的哭泣声。

  林箎快步走过去,蹲下来用手轻拍宫明的脸,温柔地,像一阵浪花裹住了沙滩。他的声音像在哄着孩子,在黑夜里格外的温润柔软:“阿明,醒醒,阿明——”

  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林箎显得非常镇定。

  不知道过了多久,宫明茫然地睁开眼睛。

  “又做噩梦了吧。”林箎站了起来,从保温壶里倒出一杯水,递了过去。

  宫明接过水杯,一仰脖子,“咕噜咕噜”地让水顺着喉咙流入胸腔。

  “阿箎。”宫明还未完全清醒,嘴角露出浓浓的嘲讽之意,“我总是一个人睡,睡醒了不见阿嬷,满屋子去找,一层楼一层楼地找,却一个人也见不到。”

  宫明自小由阿嬷养大,直到阿嬷病逝他才从乡下到了都市,那一年他八岁。

  ——阿箎,我害怕。

  ——害怕什么?每个人都害怕孤单、寂寞、得不到、失去。想飞到天空去,却发现自己的翅膀已经折断了,萎缩了。

  “阿箎,你会不会永远在我身边?”宫明仰起脸,“永远都不会让我一个人?”

  “嗯……”林箎轻轻地拍着宫明的手背,拿过放在玻璃几上的空水杯,沉默着倒了一杯水,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起来。

  我喝你喝过的水杯,从不避讳。

  让你睡在我家,用妈妈去世前盖过的被子。

  橱柜里有你的碗筷。

  你的家居鞋摆放在玄关处。

  我的牙刷和你的牙刷并排放着。

  行动不就是最好的诠释吗?

  ——你已成为了我家人一般的存在。

  【捌】

  不管黑夜里流淌着多少故事,白天一样如期而至。

  早晨七点钟的校道上人流如织。

  林箎和宫明在教学楼前分开。

  “赏心悦目的一对。”

  “传说林箎和宫明住在一起果然没错。”明显想象力爆棚的女生很容易就把这种场面想歪。

  林箎穿过一大片凌霄花,很快就出现在了一楼走廊处。

  米云云先看见了林箎,她捅了捅身边低头走路的依然,说:“你不是有事要问林箎?”依然像是被突然唤醒了一般,双眼上有蒙蒙的光,使劲地揉了揉眼睛,才大声地喊:“林箎,等一下。”

  她很快地跑了上去,背着的书包里掉出了一张纸片,米云云骂了一声“大头鬼”,从地上捡了起来,本想跟上去,又觉得没趣。

  前男友。还是自己先告白的。分手的时候问他有没喜欢过她,回答居然是“不知道”。

  种种的事实加在一起,很令人憋屈。

  虽然现在四个人也常常一同出现在食堂,一起去K歌,但她不是不尴尬的。倒是林篪,一直淡淡的,一起吃饭的时候也记得她爱吃的菜,去游乐园的时候一直陪在她的左侧,在她告诉依然已经分手的时候,依然非常惊讶的表情还让她的心脏抽痛了起来。

  其实想分手只是为了赌气,想看看林篪会不会来哄哄自己,会不会为了自己憔悴、伤神。

  米云云自嘲地笑,随手翻开了依然掉下来的纸片。

  一张写满密密麻麻的字的纸片。

  “明”、“林”、“宫”、“箎”,这四个字,像叠罗汉一般地铺满了纸面。

  米云云脸色渐渐地阴沉下来。

  有风,穿过长长的走廊,从宇宙来,归于寂灭。

  【玖】

  世人触爱,以为是蜜糖,哪里知道却是毒药。

  幸福与痛苦,为什么总会有排列在一起的时候。

  小女生小时候最喜欢看童话,慢慢长大,王子就取代了糖,漂亮的衣服、首饰,成为了占据最重要位置的NO.1。

  但现实里,王子常常只有一个,想穿上水晶鞋的灰姑娘却有成千上万个。

  【拾】

  穿过长廊,林篪往着自己的教室走去。

  依然跟在后面。

  这个男生自己曾经很寂寞很甜蜜地暗恋过,但现在却和他最好的朋友成了交往对象。

  一起走着是蛮尴尬的。

  依然咬着嘴唇,书包上挂着的黄铜铃铛有一下没一下地撞出一片“叮叮当当”的声响。

  林箎腿长,走路的身形挺拔。

  依然望着男生洗得干干净净的校衫,一步一步地紧跟着。

  “你找我什么事?”林箎陡然停下来,声音比以往多了一些连自己都没察觉的烦躁。

  “哦,这个……”差点因为林箎骤停而撞上,依然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说,“我想多了解一点宫明,比如他喜欢什么?”

  “为什么来问我?”林箎缓缓地转过身,近乎调侃地看着女生略带惊慌的样子。

  依然欲哭无泪,暗自腹诽“不是说你是宫明最好的朋友吗”,但面对男生的责问,依然没有办法,拿出了一个小本子,上面一页页像是问卷一般地列出了一个个问题。

  ——我最喜欢的颜色?

  ——我最喜欢的冰淇淋口味?

  ——高兴的时候我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

  ——我心情不好时最想干的事情?

  ……

  “宫明要我填满他的个人资料。”依然不好意思地说。

  林箎的嘴角微微翘起,可以想象那个跩跩的自恋的男生像一只大鸟般地聒噪:“作为我的女朋友,一定要了解我的血型、身高、爱好……”

  但是,林箎的眼神一下子又凌厉了起来。

  “自己想。”他淡淡地说,转身朝着楼梯走去。

  混蛋混蛋混蛋。

  真的丢下了自己。

  依然张大了嘴,不可置信地盯着前方远去的身影。

  飘逸出尘的少年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