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借一首歌的时间说爱你 > Chapter07 2
  依然,我恨不得和你分享一切,不管是好吃的东西,还是好玩的地方。我想给你我能给予的一切,你能明白我的这种迫切吗?

  可是,你却把我的一颗赤诚的心空荡荡地忘记在一旁了。

  我还是没有办法真正地走进你的心里吗?

  宫明明明知道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但还是无法心平气和,只觉得大脑里有一种阴暗的情绪在迅速地扩大,覆盖、挤走原本存放着的温暖与快乐。

  ——我被一个人留在闷热的黑暗里。

  【柒】

  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鼻腔里的粘膜。

  想要呕吐,令人不舒服的医院特有的味道。

  幽长的走廊,有些门半掩着,有些门敞开着,有些人睡着了,有些人睁着眼睛望着空空的天花板。一盏盏苍白的顶灯,弥漫着一种冷漠而阴森的氛围。

  像是连接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

  医院这样的地方,天生充满各种各样的怨气。

  宫明走得很轻盈,无声地停在了病房外。

  世界在这一瞬间鸦雀无声。

  依然恰好微笑着推开门出来,抬头便望见宫明的脸。

  看不出任何表情的宫明的脸在瞳孔里放大。

  依然的手心突然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有一种做错事被逮到的感觉。

  从林箎进医院到现在,过了四个多小时,在这分分秒秒间,自己忘记了约好去吃海鲜的宫明,满脑子想的都是林箎痛苦得变形的眉眼。

  忘记了……宫明。

  像是把蜂蜜调入了热牛奶,慢慢地搅拌着,持续蒸发的甜腻香味里却混杂着一种近乎变质的酸馊味——这就是此刻,依然和宫明四眼相交时最好的比喻。

  【捌】

  ——难过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喜欢上你这么美好的事情为什么总是要被涂上污秽的一笔?

  ——你是我想捍卫的,谁也不许抢走你。

  ——除非我死。

  ——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那一天,当太阳从凤凰山顶慢慢升上来时,你对我微笑着说:“我想试着喜欢你,像你喜欢我一样”。时间对于我的意义在这一瞬间停止了,那些悲伤的事情,那些被遗忘在黑暗中的日子,那些无意义的束缚与茫无目的的无聊时光在这一刻和我断绝了联系,我觉得自己好像得到了生活下去的力量。

  无始无终的天空,你温暖而潮湿的手。

  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是被上帝眷顾了的人。

  ——我以为我会生气,会愤怒地吼你,但接触到你的眼神时突然失了声,只有一股浓浓的悲哀浮了上来。依然,你喜欢的仍是林箎,是吗?

  在医院陪林篪的第二天,林篪不在意似的说:“那天医生在我的手机里随便找了一个电话就试着打,结果找到的就是依然的电话,所以依然就来了。”

  “嗯。”宫明瞧着窗外的槐树,应了一声,魅惑的桃花眼里有淡淡的阴影。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玖】

  公车在漫长的路上行驶着,灼热的阳光晒在车窗上,没有开空调,连风吹进来都炎热得可以杀死人。耳畔听着张国荣的《路过蜻蜓》,声音开得很低,模糊地听见“让我做只路过蜻蜓,留下被怀念的过程”。

  从城西坐到城北,依然觉得疲倦,她活动了一下麻痹的足踝,在最后一站下了车。

  今天林箎出院了,宫明淡淡地问她要不要一起去接,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拒绝了,找的借口也很蹩脚,“我的大姨妈来了。”

  从那一天宫明走进林箎的病房,她便狼狈地离开了,过后也装作漠然,不再去问林箎是否好了一些,或许这就是为了避嫌吧。

  不过,今天早上收到林箎短信的时候,心脏还是不争气地跳动起来。

  “你不是想要了解阿明多一点吗?作为送我上医院的报答,我告诉你一条线索,你到西城区烟花里八巷113号去找一找就知道了。”

  那里有关于宫明的什么秘密呢?

  在厚着脸皮问了一个大婶、两个小屁孩之后,依然在迷宫一般的小巷里找到了正确的方向,顺着笔直的小巷走到尽头,一间简陋的四合院出现在眼前。

  腐朽的、已经好久没人住的气息弥漫着。

  门锁着,依然推了推,木门发出“叽叽”的响声。

  斑驳的外墙因为潮湿长出了藓类植物,像许多南方小院一般,在门口的右侧摆着一个褐色的小水缸,种着浮莲。

  水缸里几乎没有水,一眼望下去,只看见不知是几毫米的尘埃水垢,还有干瘪的植物尸体。

  踩上水缸的边沿,依然四下张望,看看没人,便双手攀住围墙使劲地翻了进去。

  没想到自己这么大胆。

  跳下围墙,依然微微地喘息着,开始打量起小院子。

  大概十二三平的小院,不大,墙角一角开垦出来,现在只剩下土壤,不见植物。

  以前或许是一块花园,种着玫瑰和茉莉吧。

  依然这样猜测着,慢慢地走过去。

  一间正厅,两间侧房。

  小院的格局简单,这是宫明曾经住过的地方没错,可令人沮丧的是,看上去已经十多年没人住的老房子,即便里面真的储藏着一家人过去的生活,但单靠站在院子里这样看,什么也看不出来啊!

  又不是拍电影,也没有钥匙,根本就进不去房间,只能在院子里傻傻地发呆。

  抱着“既然来了就找一找”的念头搜了一遍院子,依然看到了墙上的涂鸦。

  非常小的楷体字写在了墙角的最下方——宫明写得一手龙飞凤舞的好字——可以猜测,为了写这一段段文字,书写者是怎样用扭曲的姿势蹲着或者卧着,一笔一划地写下来。

  时间将过去温柔地覆盖在这些字迹上面。

  其实我,从来也没想过,有一天还会回到这个地方。当初要搬走的时候,我是抱着那么兴奋的心情坐在爸爸新买的车里。再见,狭窄的巷道、挤迫的房间、断手断脚的玩具、窘迫的生活。

  那时候的我,为一架能飞到三层楼高的遥控飞机而欢呼,为终于坐上了只在电视上看过的摩天轮而高兴得睡不着觉。

  我不知道的是,原来用钱可以买得到的东西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珍贵。

  by宫明

  一起打篮球的爸爸。妈妈在小花园种番茄、韭菜和黄菜花,叫我垦土。

  这样的时光渐渐沉淀在了苍茫的回忆里。

  其实这样的日子也不过是从乡下到城市的两年。

  从第三年开始,让我眷恋的这种日子就结束了。

  “有非常重要的合约,下个月也不回去。”匆忙挂断的电话。

  “叫阿姨做给你吃,妈回去了一定补偿你。”永远实现不了的承诺。

  慢慢地,再见面也会陡然生出陌生感,再也无法亲切地喊“妈”或者“爸”。

  如果不是曾经有过那么漫长的温暖时光,自己也就不会这样地失望。像心脏被“砰”的一声大力地撞击,撕裂一般地痛。

  知道自己不可奢望太多,可还是控制不了要做梦。梦见下着毛毛雨的微凉早晨,餐桌上有一杯热豆浆,和并排着的油条,妈妈在厨房里欢快地唱着歌。

  梦见暑气逼人的下午,父亲在淡淡的光晕里等候在教室外,然后一手抱着一只篮球,一手牵着小小的自己。

  温情脉脉到可以令自己的心脏跳动都变得缓慢下来的梦。

  by在深夜游荡的宫明

  林篪说得没错,来这里果然可以了解到另一个不一样的宫明。

  那个总是笑嘻嘻的,眼睛里似乎永远没有忧愁和烦恼,有一种奇异的颠倒众生魅力的男生,居然有这样脆弱而柔软的一面。

  春天的风卷起了微小的草芥,迅速地飞往远方。

  那个在深夜里会突然打电话过来的好听的声音,那道看着自己的温软目光,那个面对着自己永远宠溺地微笑着的少年——依然仰起头望着黑红色的天空,不知怎么,忽然有一点想哭,心脏就像是被一片潮湿的雨季包裹着。

  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一串散落在地上的珠子,突然多了一根线,迅速地被穿成一串,脉络清晰了起来。

  原来,男生的内心是那样寂寞,寂寞到有点像是一个空洞,所以才要拼命地吞噬抓得住的温暖。

  和林箎在一起睡。

  和许多女生玩暧昧、约会。

  穿着色彩缤纷的衣衫。

  在深夜打电话给自己。

  面对自己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依赖的表情。

  看上去这一切都像是一个少年的无病呻吟。

  这个世界,还有多少孩子不能果腹,在城市里过着没有未来的流浪生活,在橱窗外看着一个六块钱的汉堡流口水,唯一的梦想是可以睡在开着暖气的房间里。

  而宫明,你有所求,必能得到。

  在物质上,你像一个俯瞰众生的国王,还能有什么不满足的呀?

  大道理谁都明白,但感情是谁也无法操控的。

  被选为年度优秀生的喜悦迫不及待要和父母分享,想看到他们欣慰的表情。

  即使已经比母亲高一个头,也想撒着娇依偎在母亲的手臂旁。回到家可以吃上热气腾腾的饭菜。可以被一盏灯亮着守候,期待在迟归家的路上接到“兔崽子还不快滚回来”的电话。

  而在极为隐蔽的一处角落,依然看到了一行六个字。

  ——宫明。欧阳依然。

  这两个名字并排在一起,像头挨着头相依的两个小人,在无限的时光里温柔地出现在依然的眼瞳里。

  【拾】

  “卡沙巴王子一定会来地球救小鱼的。”

  “可是,卡沙星球在哪里?”

  “在遥远的遥远的天的尽头。”

  “那卡沙巴王子什么时候会来?”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等我长大了吧。”

  这个世界,每个人的心底都编织着希望,期待着有呼风唤雨改变自己命运的奇迹出现,但事实上,等你长大后,一切的幻想都会被归为“无稽之谈”。

  ——你会不会是我的卡沙巴王子呢?

  ——带我走,带我到遥远的星球。让我不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