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借一首歌的时间说爱你 > Chapter08 1
  你到过的地方,我也曾去过。如果时间可以重叠,那么我们便会相遇。

  ——米云云

  【壹】

  爱会不会就像戴牙套,等到戴满了期限,牙齿便会变整齐,爱就会圆满。

  十二岁之前的米云云戴了三年的牙套。

  那时候她被叫做“牙套妹”和“小胖妹”,没人喜欢她。

  这个世界是很奇妙的。

  毒药必须做成甜的,然后藏在漂亮的苹果里,才能让白雪公主吃下去。

  十七岁之前,母亲查你的日记,偷听你和男同学通电话,扼杀所有你可能与某某萌生暧昧的念头;二十五岁的时候,她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把待字闺中的你嫁出去。

  米云云像一个吹胀了的皮球,皮肤又白又嫩,胖得能掐出水来。婴儿的时候叫做可爱,可当男生女生们长大了,兴趣不再是“洋娃娃、遥控汽车”,而成了“化妆品、漂亮裙子、娱乐明星、偶像剧”之后,肥胖便成了一种原罪。

  前几年在路上还笑眯眯地掐米云云脸蛋的阿姨,再遇见的时候便换了一副面孔,和忧心忡忡的妈妈讨论“跑步爬山减肥比节食健康多了”这样的话题。

  她似乎便在那时候见惯了人情冷暖。

  恭维她长得像洋娃娃般可爱的爸爸公司的下属,在小区走道上大肆地取笑她“胖得像肉丸”,发现了在秋千架上舔冰淇淋的她后,连忙换上一副尴尬的笑容落荒而逃。

  跟她借漂亮裙子借MP3借手机玩游戏的好友拒绝在体育课上和她搭队,并且理直气壮地说:“多了米云云会输得很惨。”

  成绩下降一点点,老师也会说:“米云云,别吃太多东西了,把精力放在学习上。”

  就连小孩子也唾弃她,邻居四五岁大的双胞胎,一脸嫌弃地说:“胖姐姐臭,胖姐姐丑。”

  米云云从那时候开始,就决定要做一个内心和身体一样强大的女生。

  在一年的地狱减肥后,她变瘦了,变漂亮了,也变嚣张了。

  但米云云那时还不知道,并不是所有的快乐、幸福都会和漂亮挂钩。

  【贰】

  “不喜欢她,没礼貌,昨天我跟她借笔,明明课桌上就有却不借给人家。”

  “路上遇见打招呼也不应,好像别人欠她钱似的。”

  “公主病!我看麻伊琳比她漂亮好多。”

  “除了欧阳依然那笨蛋,没人会受得了米云云的性子。”

  “听说她和林篪在交往呢。”

  春天的风吹动着大朵大朵的白云。

  车棚里有一群女生在八卦。

  放学了,学校里剩下的人越来越少,单车棚的这一群女生显得特别的显眼。

  其中一个梳着梨花头,笑容又甜蜜又美好的女生按住了旁边一个小个子女生的手,装作不在意地说:“你刚才说米云云和林篪在交往?”

  “是哦,昨天我看到米云云挽着林篪的手,看上去很亲热。”小个子女生仰起脸,“麻伊琳,你怎么啦?”

  笑容如洁白花瓣的甜美女生麻伊琳抽回了手,说:“没什么。”

  【叁】

  ——我喜欢你,即使让我去死也喜欢你。

  ——这念头很疯狂吗?

  ——并不。这是我生活的目标。

  他一个人坐在教学楼顶的栏杆上看夕阳。他戴着耳机和宫明一起一左一右地听歌。他脱下了校衫,穿着白色背心在操场上奔跑,被落日涂满了金黄的色彩。他在领奖台上致辞,温和而礼貌地微笑。

  麻伊琳喜欢林篪。

  只要是有他在,自己的目光便会像潮水一样向他蔓延而去,渴望能与他的目光相遇、振动、共鸣,把自己眼底的爱传递到他的心里去。不止一次地幻想过,自己和林篪牵手的画面。

  这一切的想象美好得像一个饱满的果实,而这颗果实,就在刚才被突如其来的高温烘焙,变成了干瘪而萎缩的一张橘皮。

  在此之前,林篪除了和宫明亲近得惹来风言风语,从未见过他答应哪一个女生的表白。

  和宫明相比,林篪才是她心目中的完美王子。

  不滥交、专情、谦虚、成绩优等、待人不卑不亢、出色的头脑,所有的这些词语组成了一个在麻伊琳心中的林篪。

  她猜想,林篪是有一点喜欢她的。

  林篪和她都是风纪组长,每个星期都有一天晚上要一起查晚自习人数。

  她特意穿上了粉红色的蕾丝毛衣,领子俏丽地从校衫上露出来,林篪温和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多停留了几秒。

  她感冒了,低声地咳嗽,林篪温和地叮嘱她要多喝水。

  忐忑地问了林篪的Q号,每天晚上守着,虽然聊的不过是“我的物理太差劲了不知道怎么办,可以请教你吗”、“听说你们班导要请假两个星期”之类不深入的话题,可也得到了“我会尽量帮你的”这样的承诺。

  一切都“细水长流”地向前发展。

  可是,忽然传出了“林篪和米云云手挽着手好像在交往”的传言。

  不甘心。

  要想办法把这根刺拔出来。

  消息落后的麻伊琳并不知道,她所以为的阻碍并不存在。

  ——米云云跟林篪在一个月前已经提出了分手。

  【肆】

  你知道尴尬的含义吗?

  ——处境窘困,处于两难境地无法摆脱。

  米云云放学后和依然一起收拾书包出来,依然便接到宫明的短信。

  到食堂之前,想到过林篪可能会和宫明在一起,可是,等到真的看见林篪神色淡淡地坐在喧闹的食堂中,米云云的心脏还是不争气地跳得更猛烈了一些。

  前男友。是自己先表白的。分手的时候也像是从未交往过一般平静。

  所有的标签都在刺激着她,揭下假装平静的面具。

  是真的喜欢林篪。

  即使提出了分手,但心底最重要的一个位置还是留给了他。

  “依然,这里。”骚包的男生根本不管整个食堂有多少视线落在他的身上,远远地便站起来,用力地挥了挥手。

  米云云侧着脸,看了一下依然。

  在依然的唇边,是一种很轻很淡,像是流云一样却又真实存在的笑意。

  ——依然,你不可以脚踏两条船,也不能伤害喜欢你的宫明,这样只会害了你自己。

  有一瞬间,米云云的脸上现出暴虐的黑气。任何人都看不出来,只有米云云自己知道,那喷出黑雾的怪兽就住在心底。

  米云云注意地看着依然,依然的目光没有落在林篪的身上,而是落在宫明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米云云心底的阴霾仿佛散开了一些。

  “那个,你的身体好一些了吧?”吃饭的时候,还是米云云先开启话题。

  “嗯,把盲肠割掉了,现在不用担心了。”林篪淡淡地笑了一笑,疏离而礼貌。

  一旁的宫明则做出了一个“同情”含义的表情,说:“阿箎现在是身体残缺人士,属于弱势群体。作为女朋友,米云云,你要照顾好他。”

  女朋友?米云云一怔,拿眼看林篪。林篪的筷子夹起一块竹笋,缓慢地放入口中,既没有反驳,也没有说出“我和米云云分手了”这样的话。

  已经一个月了,林篪居然没有告诉宫明分手的事情,是不屑于说,还是有其他原因呢?

  米云云拿着勺子的手就停留在半空,眼睛直直地看着林篪。

  依然在这时候碰了碰米云云的手。

  她这才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

  【伍】

  午饭时间的食堂人声鼎沸。

  几个女生在一起吃饭——学校里总有这样的小团体。

  “六号窗的师傅的勺子似乎慷慨一些。”

  “……菜里有虫。”尖叫声。

  “挑出来就好了。”笑容甜美的女生充当知心姐姐,为旁边的女生从餐具里挑出一条肥肥的青虫。

  “可是我不敢吃。”

  “我跟你换。”挑出虫的女生怔了一下,对方立刻接上这么一句,“反正我的饭也还没吃。”

  “谢谢你,麻伊琳。”女生双手合十,真诚地道谢。

  ——你不敢吃别人就敢吃吗?

  ——自私的人。

  麻伊琳心底这么想,脸上的微笑却保持得极好,把自己面前的饭盒推了过去。

  而在食堂的另一边,有一处回头率极高的地方。

  四个人正好坐满食堂靠墙位置的小餐桌。

  依然和宫明坐一排,林篪和米云云坐一排。

  远远地望过去,林篪的身影柔和,像微微散发着白色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