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借一首歌的时间说爱你 > Chapter08 2
  麻伊琳的脸上笑容纯洁无瑕,不经意地问:“你认识那个女生的吧。”

  循着麻伊琳的目光,正嚼着饭的女生看到了那一边的四个人,连连吸气,怔了半响才说:“难道传说都是真的,两大王子都被无耻地霸占了?”然后,女生注意到了和林篪坐在一排的米云云,露出了茫然的神色。

  “你认识米云云吗?”麻伊琳又一次重复了一次。

  “没印象。”女生摇了摇头。

  “可是,我看了她的档案。”麻伊琳斯条慢理地说,“她曾经是神风小学的哦。”

  档案记录里,米云云转学了好几次,直至到重点高中。

  女生陷入苦思之中,良久,才扬起脸说:“我是记得那时候隔壁班好像有一个叫做米云云的,不过又肥又丑,还戴着牙套,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

  “学校里只有你和米云云是从神风小学来的。”麻伊琳绽放出无邪的笑意,大眼睛眨了一眨。

  X市幅员辽阔,人口密集,重点高中不只有一所。

  一般而言,神风小学毕业的学生,如果成绩好,会继续就读城南的重点中学,而不会到跨越大半个城市读城西的X中。

  而且米云云一直转学,不会是为了掩藏什么秘密吧。

  麻伊琳像是一朵最纯净的栀子花,突然对女生笑了一笑说:“我的小姨是晚报编辑部主任,住在城南,星期天我去找小姨,再去找你玩。”

  【陆】

  放学后人走得很快。

  男生们蜂拥着朝球场和网吧跑去。被医生叮嘱还不能剧烈运动的林篪收拾好了书包,准备到操场去找宫明。

  在他身后的玻璃窗外是一轮灿烂的夕阳。

  “嗨。”笑意又甜又灿烂的女生就在这个时候走进了教室。

  林箎抬起头,见是和他一起同为风纪小组成员的麻伊琳,礼貌地点了点头。

  女生慢慢地走近,红色的小草莓耳环俏丽而甜美,她从书包里拿出了三个小本子,轻轻地说:“这是你这几天缺课的笔记。”

  金黄色的光线里,三个整齐的小本子捧在女生白皙的手上。

  女生的脸上露出了微微期待的神情。

  林箎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刚想开口,教室的门突然被“嘭”地撞开了,米云云像一朵燃烧的火焰站在了门旁,大声地说:“林箎他不需要你的笔记。”

  麻伊琳咬着嘴唇,可怜兮兮地看着林箎。

  米云云已经大踏步地走了进来,张扬的大眼睛露出了鄙夷,她从麻伊琳手上抢过了其中一本,翻开来,“嗤”地一声笑了,接着绘声绘色地读了起来:“林箎,整个世界都是一片绿色,你是不是会和我一样很喜欢呢?”

  刚刚念了一句,就被旁边的女生冲过来撞了一下。

  娇小的麻伊琳没抢到米云云举高了的笔记本。

  米云云似笑非笑地说:“这就是你所谓的笔记?”

  麻伊琳低下了头,大眼睛蓄满了眼泪,像一朵被雨水打湿了的白梨花。

  林箎皱着眉,说了一声“胡闹”,仗着身高,从米云云的手里拿到了小本子,在麻伊琳还没来得及露出笑容前,淡淡地把小本子递了过去,说:“谢谢你,我已经做好笔记了。”

  惨白的风吹过了女生的发鬓,麻伊琳的眼睛像是下起了湿漉漉的雨。

  【柒】

  夏天的烈日把操场烤得发烫。

  但在树荫下却有难得的清凉。

  “以后不要这样了。”在一片寂静中,林箎淡淡地开口。

  “什么样?”米云云斜侧着头,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是指刚才捉弄麻伊琳的事情,她不由得暗自嘀咕。

  ——就是讨厌,有别的女生窥视你,妄想被你爱。

  ——你对我这样说话时,语气里带着斥责,却也有了一点点亲近的味道。

  远远地,男生们传着球,仿佛有灰尘缓慢地漂浮在光线里。

  宫明投了一个漂亮的三分球,得意地笑了起来。

  林箎看着看着,眼神逐渐地柔软起来。

  米云云从未有一刻看到这样的林箎,似乎笑容里多了一些人间烟火味,而不再是一味的疏离,她不由自主地说:“为什么不说分手的事情呢?”

  “嗯……”男生又重新露出了温和而漠然的表情,“没必要吧。”

  明明知道答案就是这样,交往也好,分手也是,都从未真正地进入过林箎的内心。但是亲耳听到男生的证实,米云云的胸腔还是陡然痛了起来,一颗心像是被浸泡在梅雨天里,慢慢地皱了起来。

  【捌】

  “米云云——”

  教室里一片闹哄哄的声音,突然有人在门口叫了一声,音量不轻不重,却让许多人都听见了。

  全班的目光投向同一个方向,麻伊琳迎着光站在教室门口,像一个多年好友般向米云云打招呼。

  米云云从座位上抬起了头,嘴角嘲讽地上扬,随即又低头。

  丝毫不介意米云云冷傲无礼的麻伊琳,像一只轻盈的小鹿走了进来,双手扶在桌边,脸上露出了一抹动人的笑容,她轻轻地说:“米云云,你和林篪分手了吧。”

  不是用疑问句,完全是肯定句。

  米云云陡然站了起来,厉声问:“谁说的?”

  “大家都知道啊。”麻伊琳耸了耸腰,向米云云笑了笑,眼神似有若无地瞥了眼坐在旁边的依然。

  一个眼神而已,可是有时候可以说明很多问题。

  米云云抓住课桌的手慢慢地一寸一寸地收紧,她强忍着不去看依然,但心底却像是爆炸了一般,一朵又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充满了整个胸腔。

  ——我只和你说过跟林篪分手的事情。

  ——我那么信任你。

  ——我拿出最后一点温暖对你说“你是我的朋友”,你却做出这样的事。

  ——我现在很怀疑,你会替我保守另一个秘密吗?

  “既然你已经和林篪分手了,就不要再摆出一副正牌女友的架势,好恶心的。”笑得很美的麻伊琳伏在米云云的耳边轻飘飘地说了这么一句。

  “是你说的?”米云云无视麻伊琳,直直地瞪着依然。

  依然涨红了脸,却没有反驳。

  一种无法言喻的失望瞬间淹没了米云云。

  【玖】

  事情是这样的。

  早上第二节课的休息时间,依然在女生厕所。

  麻伊琳在旁边的洗手台,拧开了水龙头,周围都是女生的嬉闹声。

  依然洗好了手,准备离开,但是麻伊琳突然倾过身子,整个人几乎是黏到了依然的身上,像是好朋友一般地咬耳朵:“听说米云云和林箎分手了,是吧?”

  什么时候隔壁班的这个女生跟自己这么亲密了?依然看着女生纯净得像一朵栀子花的笑脸,咽下了胃里泛起的一阵恶心感,刻意地退了一步。

  上课铃在这时候响了,米云云从厕所外探进头,催促着说:“依然,快一点。”

  依然立刻抛下了一脸笑意的麻伊琳走了出去。

  和米云云并肩走的时候,米云云美丽的眼睛睁得很大,说:“那个麻伊琳什么时候和你走得那么近?刚才她跟你说什么了?”

  “没有什么。”当时自己是这么回答的。其实也不过是不想讲出麻伊琳的话让米云云动怒而已,现在回想,如果那时候自己把过程讲出来,现在米云云就不会误会了。

  不过,现在解释也不迟。

  依然拉了拉米云云的袖子,低声说:“不要生气啦,她是乱猜的。”

  “贱人。”米云云漂亮的眼睛燃烧出火焰,恨恨地说。

  依然并没有把这件事看得太重,她心底大概在想,反正米云云和林箎是真的分手,况且又是米云云提出来的,久了必然会传出去。

  可是依然大概不知道,其实米云云喜欢林箎的程度比她想象的还要多上一百倍。

  【拾】

  你想不想长大?

  想。非常地想。

  可是长大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愿不愿意?

  ——什么代价?

  ——不会让你死的,只会让你丧失尊严。

  ——生不如死。

  深夜,米云云从睡梦中醒来,一身冷汗令睡衣变得沉重。她翻身站起来,向着厕所走去。没有开灯,但窗外路灯橘黄色的光映了进来,让厕所里也有了微微的光亮。

  米云云看着镜子里模糊的自己,脸色灰白,似一尾濒死的鱼。

  又做噩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