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借一首歌的时间说爱你 > Chapter12 2
  “嗯。”林篪微微地皱了一下鼻子,“不骂人不耍酒疯,酒品还是蛮不错的。”

  可是,怎么让一个睡着的人走楼梯呢?

  依然还在苦苦思索,林篪却早已解决了。

  男生的手臂很长,因为常常打篮球的缘故,力气似乎很大,轻易地就把米云云打横抱了起来。

  一步。两步。三步。

  幽幽的楼梯灯光投射在少年的身上,他的背影看上去就像一片海洋。

  林篪的怀抱。

  ——在一年前,自己在日记本里写下了“林篪的怀抱会不会像棉花糖一样又甜又软”。依然仰起脸,看着走在前面的少年的背影。

  安静的楼梯响起鞋子“噼噼啪啪”的声音。

  依然有一瞬间恍神,眼前林篪的身影突然慢慢地模糊了起来,幻化成了另外一个少年的模样。

  那个少年的五官如钻石一般精致,那双往上翘的桃花眼闪着迷惑而妖异的光芒,唇边挂着的笑意永远带着那么一丝不正经,但又不让人觉得讨厌。

  他吻了自己,一脸回味的表情。

  他在自己的面前慢慢地红了脸。

  在下着微微小雨的夜晚,他站在路灯下看她,目光无限的温柔。

  在斑驳的围墙上,并排地刻着“宫明”、“欧阳依然”六个大字。

  深夜传来的略带沙哑的声线,不知不觉就讲了一个小时电话。

  那些朋友们起哄叫“大嫂”时,他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在凤凰山上,她说:“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喜欢你。”他伸过来的手,潮湿得像一片花瓣,颤抖着握紧了她的手。

  他以十倍的爱,回应着她。

  这一刻,如一幕幕镜头,所有关于宫明的回忆清晰地放大了在了眼前。

  【柒】

  米云云趴在床上睡着了,细而长的眉毛皱得很紧,脸颊有些不自然的红晕。

  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一点,替她盖了被单,依然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母亲出差去了,客厅里没人,林篪早已离开了吧。

  依然拉开了门,却见林篪站在楼梯的灯光里,静静地看着她。

  “我们到楼下去。”林篪温和地笑了一笑。

  一前一后的两道身影从楼梯蜿蜒而下,停在凌霄花枝下。

  “我们聊一下。”

  “嗯。”

  “米云云的事,你有没有什么妥当的办法?”沉默了一会儿,林篪这样说。

  “米云云这样躲下去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再去学校也不行。”依然叹气,揉了揉眉心。

  “你总不能管米云云一辈子吧。”林篪头发被风吹开,眼睛眯了一下,“应该和米云云的家人联系。”

  “可是……”依然想反驳。

  林篪却淡淡地打断了她:“不管关系怎样好,你毕竟只是她的朋友,而不是她的家人。”

  ——我承认你说的话有道理,可是你说出这样的话未免太无情了。或许你是为我着想,怕米云云出事了我推卸不了责任。

  “要是宫明出了事,你也会这样吗?”依然禁不住带了愤怒的语气说话。

  男生明显了怔了一下,看着依然压抑住火气的脸庞,眼神又清澈又干净,他不禁叹气,淡淡地说:“你误会我的意思了。米云云今天晚上在酒吧一直问我‘我是不是很脏,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如果我把全身的血放光是不是就不会那么脏了’。她说的话很危险,我怕她也会做出危险的事。现在她最好是静一静,到一个谁也不认识她的地方去。”

  ——如果你在某一个地方摔倒了,磕破了皮,流了血,无论过去多长时间,你都永远不会忘记当时的那个场景。

  ——米云云曾经受过的伤害,永不会消失,在特定的环境里,是会如恶魔般复活的。

  ——这个已经流传着不利于她的谣言的校园,包括你这个熟知她秘密的好朋友,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米云云,她有一段污秽的过去。

  “我能说的只有这些。”林篪轻轻地仰头。

  依然脸上还是微笑着,但眼眶却不争气地慢慢地红了起来。

  ——林篪,米云云那么喜欢你,你却只把她当成比普通朋友好一点点的异性。你完全用客观清醒的头脑在思考关于米云云受伤的事情,她的脚受伤了你可以陪她一起去换药,她深夜打电话给你你也会接,也会应她的要求去酒吧喝酒,可是你并不喜欢她,这才是最残酷的事情。你说的所有道理我都懂,可是,我并不能和你一般站在如此冷静的立场,看到米云云挣扎在地狱里我就会难过得无法呼吸。

  ——我佩服米云云,她曾经无数次在寂静的夜晚想用小刀割破手腕,但最终她还是选择了坚强地活下去。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力量,她很了不起。在这样的时候,云云她相信我,又愿意待在我身边,我如果把她推开,那岂不是很残忍?

  “你说的我都明白。”依然摇了摇头,说,“但是我做不到。”

  林篪微微地皱了皱眉,但却没有再说什么,他瞧了一下眼前这个倔强的女生。

  薄薄的路灯光线打在依然的身上,泛起了一种柔和的光晕。

  “别动。”林篪突然轻声说,“有虫。”

  一条黑色的毛毛虫不知什么时候从树枝绿叶中掉了下来,落在依然乌黑的头发上,正朝着额头不停地爬。

  “啊,在哪里?”依然的身体不由得僵硬起来,她最怕的就是软软的爬行动物,像蛇、毛毛虫、蜗牛……

  “在你的头发上,别动。”

  瞧着变得异常紧张的女生,林篪的脸上有了一层薄薄的笑意,他拿出纸巾,轻轻地捏住了那条倒霉的毛毛虫。

  在他的手行动的瞬间,依然的手也动了,她的两只手紧紧抓住了林篪腰间的衣服。

  她怕得身上起了一层密密的鸡皮疙瘩。

  【捌】

  从昆虫与花朵酒吧出来,一种说不上是失望还是生气的感觉从脚底蔓延开来,让宫明全身都失去了力气。

  “是米云云。”

  “她要到昆虫与花朵酒吧喝酒。”

  林篪,你没有骗我吧。

  如果林篪带着米云云回去了,那林篪有可能在依然家。

  或许是为了自己找一个借口,宫明叫了一部的士往1021街开去。

  呼啸而过的窗外景物,在寂静的夜里像是一部谢幕了的老电影。

  等到宫明反应过来,司机大叔已经开过了依然家。

  “有栏杆围住,要开到下一个红绿灯才能掉头。”

  宫明立刻决定下车,只是往回走一百米罢了。

  天空的云朵大片大片的,透过树叶的缝隙看上去,除了路灯的光还有一点点月光。

  绕过前面的凌霄花,就可以看见依然的家了。

  宫明这样想着,抬眼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二楼没有一点光亮的依然的家,然后看到了路灯的下面,一枝凌霄花枝伸展得长长的,像一只章鱼的触手。

  在模糊的路灯下,林篪的侧影,和任何时候一样的好看。

  林篪的手放在了依然的头发上,似乎正在用纸巾擦拭着什么。

  而站在林篪面前的,是比林篪矮了一个头的女生,她低垂着头,脸像是要贴到男生的胸口上一般。

  女生紧紧抓住男生腰间的衣服,看上去像一个不舍的拥抱。

  似乎有激烈的电流穿过关节,宫明觉得全身都无法动弹。

  ——依然以前喜欢林篪,现在依然也喜欢林篪。

  ——怀着感谢的心,握住你伸过来的手,感受到你心脏跳动的频率,血液流动的速度似乎和我的一致起来,这是一种多么美妙而温馨的过程。

  ——你望着我的眼神,给我的微笑,跟我讲述的话,就好像是阳光之于雨露,让我有一种蓬勃的生机。

  ——现在为什么又要把这些快乐连根斩断呢?

  宫明抬起手,擦了擦眼角,发现自己仍然不争气地流泪了。

  在他前面不远处,是一幕温情脉脉到让人心跳变慢的画面。

  参演者是他喜欢的女生,和他最好的兄弟。

  从没看见过林篪对哪个女生流露出这样柔软的眼神。

  ——如果,你们都幸福快乐,那我也会感到幸福吧。

  一股庞大的圣洁感突然从脚底涌了上来,宫明挤出一点点的笑意,转身。

  “宫明?”

  “阿明?”

  同时喊出声的两个声音,一个清澈,一个低沉。

  没有回头,宫明的脚步没有停,只是朝后挥一挥手。

  依然最先反应过来,连头顶上的毛毛虫是否抓住了也顾不得,焦急地跑向宫明:“等一下,宫明。”

  宫明走得很急,他的腿又长。

  追上去的依然紧张地大喊,但宫明却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

  街面上几乎没有车,人行道上不知谁掉了一个外卖盒子在地上,依然没看见,一脚踏上去,又黏又糊的汤汁溅到小腿上,跑得太急的依然一时没有办法控制平衡,直直地往前扑去。

  低而压抑的叫声和摔倒在地的声音。

  不远处的林篪手指握成拳头,控制自己想冲过去扶起依然的冲动。

  而走在前面的宫明果然没忍住,转身回头看。

  摔得异常狼狈的依然仰起脸,身上的白T恤被染成一幅抽象画,头发上还挂着几片树叶,她嘟起嘴:“宫明你这大坏蛋,还不过来扶我。”

  在一瞬间的犹豫后,宫明走了过去,扶起了依然。

  “坏蛋!”女生眼睛蓄满泪水,直嚷着,“腿好痛啊!”又用沾满了土的手抓在宫明的胸口,低声说,“刚刚有毛毛虫掉在我头发里,你知道我最怕虫的啦,林篪帮我抓出来而已。你这么小心眼,想叫林篪笑话我啊。”

  聪慧的女生竟是知道宫明误会了一般,一边呼痛一边不着痕迹地解释。

  宫明怔怔地站着,一直以来的隐忍像一颗随时都会爆炸的原子弹,此刻并没有如想象中那般惊天动地地爆炸,而是诡异地,像电影播到一半按下了暂停一般,一颗狐疑不安的心突然安定下来。

  “你是在跟我解释?”男生充满妖气的桃花眼睁得大大的,亮得吓人。

  “笨蛋笨蛋笨蛋。”依然抓住了宫明的手,“对不起啦。”

  ——对不起,之前一直态度暧昧,让你受煎熬了。

  ——你以十倍爱赠与我,我会以百倍爱回报你。

  【玖】

  凌晨两点四十分。

  宫明和林篪回到了家中。

  “不要这样一直笑,腻得让人受不了。”温和的男生开着玩笑。

  “你妒嫉了吧。”宫明被调侃了,反而笑嘻嘻地倚了上去。

  “是啊。”林篪一进屋便立即脱下T恤,“我是被你满身黑手印的造型雷倒了。”

  宫明笑嘻嘻地进了浴室,不一会儿便听到了“哗哗”的水声。

  ——阿明,你觉得幸福,我也会和你一样感到幸福。

  ——我到底是不是喜欢上依然,还是只是因为你的缘故,对依然投入了更多一些的关注。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不重要了。

  ——在依然家楼下,其实我比依然先发现了你。你这个笨蛋就想这样黯然地走掉,你难道是想成全我和依然吗?既然你可以做出这样的抉择,难道我就不可以吗?

  ——阿明,你一定要比我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