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借一首歌的时间说爱你 > 后记
  我把所有的话统统对你说

  【>

  【01】

  在写这部小说的时候,常常是在挣扎。

  一直在“去吃海鲜,去唱歌,到海边去”和“赶快写出一部让人感动的小说”之间摇摆。

  最后我战胜了自己。(……)

  【02】

  不喜欢梅雨天,墙壁上开始淌水,地板像被大水浸过,连小时候因骑着三轮车跌倒而留下的疤痕都会让人痛得整夜睡不着觉。

  把签名剽悍地改为“为什么这个世界所有的痛觉都不去死”。

  这部小说就是在这样复杂的心情下开始写的,一开始只是想要发泄一下而已。

  在最后结尾的时候,我写到了凌晨三点钟,肚子很饿,于是开车到城西吃东西。出乎意料,整个面馆人声鼎沸,灯火通明如同白昼。

  像我这样早睡早起(?)的好孩子怎么知道,这个城市居然有这样的一帮人日夜颠倒,醉生梦死。

  我是美女,(……)而且是单身一个人,走进面馆自然就被所有的目光狠狠地注视了。那天我还很奇怪地遇到了小学同学。

  他说:“嗨,你不就是那个那个……哈哈哈哈。”

  小学同学没把我的名字记住。

  我同样豪爽地拍着他的肩说:“嗨,你不就那个那个……哈哈哈哈。”

  我的这位小学同学一定没想到,其实我是记得他的名字的。

  当年我早熟的闺蜜不止一次在我的耳边念叨:“XX真帅啊!你说我跟他表白,他会不会高兴得跳起来呢?”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闺蜜一直念念不忘的小学帅哥同学变成一位开着凯迪拉克却有了肚腩的大叔了。

  由此证明,生活永远比小说里的故事更神奇。

  ……扯远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小说里那位光芒四射的XXX就是这位小学同学,希望我的这位小学同学在知道了之后(这种可能性等于零)不会来找我探讨“既然我参演了,那版税要分一半”这样无理的话题。

  【03】

  如果你一定要问,为什么在米云云的痛苦里一定会有关于依然的幸福呢?

  一边是残酷的焚烧,一边却是温情脉脉的讲述,这不是人格分裂吗?

  依然的幸运。

  米云云的苦难。

  对于我们来说,世界不就是这样?并非只有华丽与美好,还有那些沉淀下来的灰色或黑色的痛苦。

  闭上眼睛,把整个故事回放一遍。

  一想起依然,便会觉得自己被淡淡的温暖覆盖。

  一想起米云云,就会有一种坚韧而乐观的信念。

  无论是谁,看着书,把自己代入故事中的主角,去体验那些悲欢离合,这就是一个故事写出来的意义。

  【04】

  林篪和宫明更喜欢哪一个?

  废话。

  当然是……宫明啦。

  又帅又多金又痴情的男生谁不喜欢。

  但我喜欢的却是宫明他的孩子气和忍耐。

  难道你心里从来没有希望过自己也被这样的男生捧在手心吗?

  【05】

  很多很多年过去,我们曾经的梦想都遗落到哪里去了呢?

  有一首歌唱着“越长大越孤单”。

  等你长大了,你还会不会记得那些关于青春的回忆。

  丰盛的。荒凉的。寂寞的。

  长方形的写满了答案的课桌。

  用心搜集的某一个明星的照片。

  冬日里,天还没完全亮,被闹钟吵醒后不情愿地起床。

  那一条每天到学校都会经过的街道,闭上眼睛也可以说出街道两旁的商店或者景物。

  这些都在我们的时光里,不曾老去。

  逐渐变老的只是我们的容颜。

  我就是这样,怀着沧桑的心情,回忆过去,一点一滴地记录下去。

  【06】

  写到现在,这根本不像。没有“为什么要创作这个故事”、“过程怎样艰辛”抑或是“为什么会走写作这一条路”这样的内容,而像是自言自语。

  梦呓而已。

  可是我还想劝你一句:

  如果你还有梦想要去实现。

  ——趁年少啊!

  【07】

  最后的最后,希望你、我、他和她们,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