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无限电玩城 > 第五百九十五章 背主

第五百九十五章 背主

  /

  随着暗影之主一死,林子中瞬间显现出三个人影来,头一个正是浑身裹在灰破斗篷里的血狂,第二个人身穿一袭白色镶金丝的高雅长袍,手持一柄紫晶蛇头法杖,红茶色的长发,娇美脱俗的容颜,婀娜曼妙的身姿,莲步款款从虚空中走了出来,正是法袍。

  最后一个人身形高大挺拔,一头黑发,身穿白袍,面目冷峻,背背一柄长剑,整个人就好似一柄出鞘利剑一般,令人不敢逼视。不是号称华夏区第一剑武流游戏者的剑魔,又是何人!

  血狂、法袍、剑魔!竟然是三个黄金中阶联手攻击暗影之主一个,难怪暗影之主败得如此之惨,死得如此之快,委实是一点不冤。

  “叮,编号C0399号游戏者成功击杀编号A0212号游戏者,获得遴选赛积分1分,并且战斗结束后”可选择抽取A0212号游戏者卡内点数、或是卡牌或血统技能的50%。”

  清冷的系统提示音在剑魔脑海中响起,系统判定暗影之主最后便死在他的诛仙剑之下。

  “唉,法袍,你我这真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了吧,到头来还是剑魔兄收了渔翁之利。”血狂喑哑难听的声音悠悠地从破烂斗篷中穿了出来。

  “呵呵,就你血狂小心眼,剑魔兄才不会吃独食呢,对吧?”法袍柔美一笑着凑趣道。

  剑魔笑道:“你们两个用不着拿话挤兑我,这次运气不错,抽中了对方卡牌,一共入手八十六张卡,大家一会分分,让你们俩先挑!”

  好家伙,50%的卡牌居然还有八十六张,不愧是美洲区的黄金中阶之一,还真是富得流油啊!

  三人正说着,一棵大树上又是两条人影跃下,一个是穿着蓝色的大航海时代船长服的褐肤美女,一个则是背头风衣的中年男人。正是华夏区的传奇人物海王与风暴,其中风暴还背着已经昏迷不醒的龙王。

  “喂,我说你们快别聊了,赶紧撤,再不撤敌人大队就该杀过来了!”海王白了三人一眼,没好气地道。

  虽然她只是黄金初阶,但是却是华夏区的元老级游戏者,排号在一百来号,可谓资格够老,剑魔三人也不敢怠慢,法袍当即举起紫蛇法杖,地面上瞬间亮起一座几达上百米平方的六菱形法阵,众人顿时纵入法阵当中。

  只见法袍猛地将手中杖顿入地面,法阵上赫然七彩霞光大作,下一秒后几个人全都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片空荡荡的地面。

  “终极魔法传送阵——源自神魔城空间,法师之塔究极法术。”

  与此同时,正在高速飞行状态中的吞噬女王陡然一停,满脸上惊骇之色,失声叫道:“什么?暗影之主……死了!”

  此刻,凯撒正是志满意得地坐着休息,身后正有朴美熙妹子给他按摩着肩膀,旁边叶卡捷琳娜正递给他一杯源自英雄争霸游戏空间中精灵族的特制美酒。

  谁知凯撒接过酒杯的同时竟一把摔了出去,只因为他脑海里已经响起了吞噬女王传来的噩耗。

  “凯撒,暗影之主的生命信号消失了,很可能是……死了!”

  “该死的,这不可能!”凯撒咆哮着跳了起来,一个黄金中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损失了,如何不让他暴跳如雷。

  但很快,来自另一方面的佐证就坐实了暗影之主的死讯。

  圣女贞德忽然闪身过来,双眼中犹自闪耀着璀璨的银光,她犹豫着道:“凯撒,我,我看见了暗影之主的生命之火熄灭了,可能……”

  “我知道了……”凯撒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暗影之主是个性格怪异孤僻的家伙,否则也不可能为了追求强大而舍弃人类的血肉之躯,将自己改造为暗物质星际魔体。

  但是这家伙非常靠谱,交代给他的事情总能很好的完成,且没有什么野心,是凯撒比较得力的一员大将,想不到在大胜之后,这么快就被敌人狠狠还击了一下。

  “不对,华夏人有埋伏,单凭那个重伤的黄金高阶不可能伤得了暗影之主,传我命令,全体杀过去……”

  “凯撒,很可能已经晚了,刚才我还在暗影之主的方向,看到了空间法阵的波动,应该是杀他的凶手逃离的迹象!”

  “你干什么吃的?”凯撒立时火了,但看到圣女贞德微微不悦的表情,他又冷静下来,这些人是盟友,毕竟不是美洲区的人。

  更何况他清楚圣女贞德已尽了全力,神圣之眼的副作用极大,不可能持续的施展。其次,谁都认为暗影之主那边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圣女贞德自然将主要注意力放在后阵逃窜的几个华夏区游戏者身上,有所疏漏也是在所难免。

  “不好意思,让娜,我太激动了,说话没过脑子,请你原谅。”凯撒面色缓和下来,向圣女贞德表示着歉意。圣女贞德的真实名字为让娜,游戏者之间,只有互相信任才会交换真实姓名,这一点四区电玩城的游戏者几乎不约而同的一致。

  圣女贞德脸色和缓了一些,点点头道:“凯撒,我理解你的心情,一个战友走了我们也很难过,但是越是这样我们越应该冷静,遴选赛的战争我们可以说已经占了九成胜算,华夏区最多剩下二十来个游戏者,即使正面对决,我们也是稳操胜券了!”

  “还不够,我要让华夏区的人,除了三个归顺者以外,一个也别想通过遴选赛!”

  凯撒咬着牙霍然而起,拿起晶石通讯器就对终极博士传令道:“博士,暗影之主遇难了,现在我要你召集所有人,跟随我去暗影之主被害之处寻敌报仇。同时,传讯给后阵追敌的同伴,视情况而定,一旦情况不妙可以立即撤退,不要中敌圈套!”

  “是的,大人!”终极博士答应一声立时开始按照凯撒的命令部署了下去。

  就在凯撒担心后阵追击部队的安危之时,实际两路人马的追击基本上都已结束了。

  首先是恶魔公主佩姬和吸血鬼王尼古拉斯这一路,二人紧咬着狐君和武藤妖子不放,一路穷追不舍。

  按理说武藤妖子这妖狐最擅长的就是敏捷速度和潜行匿影,但可惜的是吸血鬼王尼古拉斯在这方面也是不差,虽不说能强过武藤妖子这个召唤物,但至少是在伯仲之间。

  一路上武藤妖子多次使用隐匿藏形的技能,或是制造出分身幻影试图引开追兵,结果都被尼古拉斯一一识破。而且恶魔公主佩姬的召唤术也是神出鬼没,时不时召唤几只速度极快的飞行魔,魅魔等中低级魔族,投放到武藤妖子和狐君的周遭,也不求拦下二人,只要能稍微阻碍一下即可。

  再加上武藤妖子带着狐君这个累赘,别看他也是个入选的白银高阶,但是在黄金初阶面前,逃命的速度还真是不够瞧的。所以武藤妖子还要不时分出力量来提升狐君的速度。

  眼看得追兵越来越近,狐君心里也越来越绝望,他猛地就要松开武藤妖子的柔荑,惨声道:“妖子,分头跑吧,逃得一个是一个,总好过两人一起死!”

  武藤妖子死抓着狐君的手不放,泫然欲泣地哀声道:“主人,妖子不要离开你,死也要和主人死在一起!”

  狐君大急道:“哎呀,你这个傻丫头怎么就不明白,我是要为你拖住敌人,好让你能逃命,要不带着我这个累赘,咱俩都是个死!”他一边说一边抬手就要去推武藤妖子,已经是急得火冒三丈一般。

  要说这货也当真是个情种,居然要为了自己挚爱的召唤剧情人物,甘心情愿去死!

  武藤妖子闻言,一双妖媚狐目不禁浮现一缕柔情,但随即一闪而逝,抬手就抓住狐君来推她的手,直勾勾地看着狐君,幽幽地道:“主人,你真的原意为了妖子去死吗?”

  “事到临头,还要废话,放心我有空间水晶,不一定就会死,快走!快走!”狐君已经急得快发疯了。

  就在这时,武藤妖子陡然凑了过来,柔美笑道:“主人,既然你都愿意为妖子死了,那就索性再成全我一下吧……”

  话音未落,武藤妖子已张开樱桃小口,露出四颗尖厉的犬齿来,闪电般向狐君咽喉噬去。

  “啊!”

  狐君根本没想到武藤妖子会对自己这个主人动手,再加上双手都被武藤妖子抓住,根本来不及闪避,登时被武藤妖子咬了正着,鲜血立时喷溅而出。

  “噬主——源自格斗之神空间,武藤妖子天赋隐藏技能,一旦武藤妖子被召唤驭使,可以有一次机会发动此技能,噬主后,武藤妖子将通过吸食旧主的精血魂魄强化自身(强化程度取决于旧主自身强度以及对武藤妖子的情感程度,对召唤物感情越深,武藤妖子噬主强化度越高)。噬主之后,武藤妖子可在十二小时之后重新认主。”

  “滋滋……”

  随着武藤妖子大口吮吸血液的声音,狐君的一双眼睛渐渐失去了神采,他很快就化作一具冰凉的枯尸,脸上依然带着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死不瞑目地瞪着天空。

  他不明白自己甘愿付出一切,甚至愿意用生命来掩护的挚爱女子,为什么会突然对他下毒手。

  事实上狐君能进入遴选赛,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绝对是一千四百名游戏者之中的佼佼者,但就因为被美色所惑,竟将一条大好性命,活活葬在了妖狐之吻,当真是荒诞之中透着一丝可悲可笑。

  武藤妖子吸完了狐君全部的生命精华,随手将那具枯尸一抛,伸出小粉舌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的残血,一双瑰丽如宝石般的狐眸陡然射出两点刺目的妖光,冷冷地睨视着身后的方向,一股邪阴狂暴的妖气瞬时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而她对面,恶魔公主佩姬、吸血鬼王尼古拉斯已到了不过二十余米的位置,但二人看到这惊悚的一幕,全都惊得呆住了,直到此时才反应过来,

  感觉到武藤妖子身上弥漫而出的那股强大妖气。佩姬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一旁的尼古拉斯也是神色慌乱,以他们两个之能,自然能感到这股妖力的强大绝不是二人能够匹敌的。

  “这强度相当于,黄金……中阶!”佩姬惊疑的道。

  “没错,我,我们不可能是对手!撤吧……”尼古拉斯已经有点牙齿打战,他心里很清楚二人现在即便是想逃可能也晚了。

  “呵呵,想逃?逃得了吗?”武藤妖子曼妙地伸出一双玉臂,缓缓地撩起了满头的青丝,忽然妖娆一笑:“带我去见你们的领袖吧!”

  佩姬登时警惕地道:“你要干什么?要去找死么?”

  “呵呵呵……”武藤妖子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当然是寻找我新的主人了,能配的上做我武藤妖子主人的,只能是最强者!”

  ………………

  就在武藤妖子吸干狐君精血的同时,那边石原彰和野田雄彦追击黑煞、黑狼的战斗也有了结果。

  黑煞的天鬼皇血统强则强矣,但持续时间不长,总共也就四百秒的时间,此刻已经剩不了几十秒了。而黑狼被石原彰重伤,虽然服用了药物,但那石原彰一身古扶桑邪神之力,在重创黑狼的同时,还在他体内留下了一丝暗噬之力。因此上造成药剂的回复极为缓慢,直到此刻,黑狼还被黑煞背在背上,不停地咳血。

  “咳、咳……老大,你快放我下来,别管我了,要不然咱们都是死!”

  黑煞头也不回地道:“少废话,老子什么时候丢下自己兄弟?”

  “咳咳,老大……你听我说,龙王这回十有八九是完了,他们这伙人……咳咳,我一直觉得不地道,要想成事,还得是说白猿他们……”黑狼边说边咳血,咳出来的血已经染了黑煞一后背。

  “老狼,我知道,你他妈赶紧吃点药啊!”

  “老大,没用了……咳咳,那个日本狗下手藏了暗招,我现在使用药物根本是浪费……老大,保重!记得我的话,去找白猿……”

  说到这里,黑狼猛地一松手,同时双腿在黑煞背后一蹬,整个人立时如同一片树叶般向后飘去。同时,黑煞背后被他这一蹬,立时向前一冲,情急之下猛地用双脚在地上一顿,直接在地面上犁出两条小沟,这才止住身形。

  “黑狼!”

  黑煞急忙回头,就要冲回去,却没想到一眼就看见黑狼拿出了他的会员卡一晃,一套圣水加魔血再加手雷的自爆装置已出现在他手中。

  “老大,快走!别让我和蝎子白死!”黑狼声嘶力竭地大吼着,眼看他身后,石原彰和野田雄彦已经到了不到百米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