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无限电玩城 > 第六百零一章 圈套

第六百零一章 圈套

  终极博士说着便掏出一小卷类似透明薄膜的东西,随手一抛,那卷薄膜立时浮在空中迅速展开,竟是形成了一块堪比电影荧幕大小的光膜出来。

  随着终极博士一个响指,光膜上瞬间亮起,形成了整个大魔界岛的地图来。那地图精密无比,各种地形方位一目了然,还有缩放的功能,比之燕孤魂凭记忆手绘的那张,不知道精确上多少倍了。

  要知道不光墨灵儿能放卫星,美欧两区的科幻流游戏者更多,当然放了更多的卫星和各种探测仪器来测绘地形。

  接着,终极博士手中又射出一条红色光线,正点在地图上最中心的位置,也就是遴选台的位置,只不过那里却是一小片空白。因为凡是接触到那边空域边缘的各种探测器全都失去了联系。显然那里是不允许游戏者探察的所在。

  “各位,请看这就是遴选台的位置,也就是最终实现我们梦想之地。当然,由于系统的限制,那里我们的飞行器无法抵达,所以无法测绘地形。但是……”

  说到这里,博士的话音猛地提高了起来,“大家看这里,这个位置是目前能侦测到的距离遴选台最近的一点,但是不知各位有没有发现,这个点居然是连通这全部共五条通往遴选台之路的终点。”

  “换句话说,无论参赛者们走那条路,最终都会到达这个点。因此,这里将成为我们狙杀华夏游戏者的最佳之地。我们将这个地点命名为‘审判之地’!”

  “确定没有其他通路了吗,万一再有一条路不通过这个点连接到遴选台,那么会不会导致有些华夏区游戏者率先通过比赛?”站在右侧较远位置的酋长沉默了一会,发声问道。

  “绝无可能!”终极博士斩钉截铁般道,“目前已探明的地带,环绕在遴选台两三百公里以外的是一座座高达三千米以上的高峰,以比赛规则非战斗环境下不得超过二十米的高度限制,翻越这些山峰需要多长时间?而且山峰上盘踞着海量的强大魔物,简直是难如登天。”

  站在右侧第四位的安倍晴子忽然发话了:“博士,如果执行这种战术的话,那些华夏区游戏者会这样傻乎乎的撞上陷阱来吗?他们不会使用空间宝石逃跑的吗?”

  终极博士朝着安倍微笑一声,道:“晴子小姐,如果他们使用空间宝石退出比赛的话,反而是最好不过得了。要知道我们的目的是不让华夏区一人通过遴选赛,而不是杀光华夏区游戏者。更何况,有句东方的古语不知晴子小姐听说过没有,叫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安倍晴子一个九十度躬身,谦和地道:“是,晴子受教了,感谢博士的指点!”

  回答了两位黄金中阶的问题后,终极博士环顾帐内冲着众人一笑,又伸手指着地图上那一点道:“因此,审判之地是我们最理想的决战地点,我们下一步的计划就是占领审判之地,给予到达这里的游戏者以全歼!”

  凯撒猛然从王座上站了起来,鼓掌大笑道:“哈哈哈,好!现在我命令,全体即刻出发,务必抢先占据审判之地!”

  “!”

  在场所有人齐声答应一声,立时便杀气腾腾地准备出发了。

  不多时,全体反华同盟游戏者走出兽人金帐,凯撒将金帐还原为卡牌状态收回会员卡中,随后当先升空而起,按照终极博士提供的卫星线路图,保持在十米左右的高度掠空而去。

  紧随凯撒身后的,是吞噬女王、终极博士、神父、圣女贞德、恶魔公主佩姬、召唤物武藤妖子、韩国妞朴美熙;然后是酋长、巫师、狂虎、乌鸦和金刚等仆从军中的黄金级游戏者;再其后是叶卡捷琳娜、元首、狮心王理查、吸血鬼王尼古拉斯等欧陆区高手;最后则是大批的白银高阶游戏者。

  当然,在最后的大群白银高阶游戏者中,有以安倍晴子为首的日本五人众压阵。而且还有美洲区的那个牛仔和那个长矛银甲的黑人光头美女监视。

  五十三个游戏者加召唤物,便浩浩荡荡的向着他们标记为审判之地的位置直冲而去。

  与此同时,在无名山峪当中,华夏区的众人也商量好了最终的路线。

  由于缺少科幻流游戏者,只有墨灵儿一人,得亏中途加入了崔英姬,这才算是两个人凑到一起商量了一下,靠着二人的飞行设备确定了一条最近的路线。

  墨灵儿有高空卫星和十二架无人飞行器,崔英姬则有一千多只电子蜂散布在魔界岛上。

  但是这些侦查设备现在已经损失了七成以上,有魔界岛上的怪物所毁,也有其他区游戏者所截杀,尤其是魔界岛中心区域的地形,完全是一片空白。

  说来也是可怜,美欧那边有终极博士、将军四人小队、元首以及叶卡捷琳娜手下一个绰号叫“切尔诺贝利”的游戏者。

  这家伙是黑客出身,科幻型辅助类游戏者,靠着叶卡捷琳娜的提携才进入的遴选赛。但他在科幻辅助机械上确实很有一手,比之机甲流的元首在辅助性上还要更胜一筹。

  这些家伙释放的各类型卫星、无人探测器、无人机、微型机械人足有上万个之多,因此上这就是为什么美欧区能迅速掌握整个魔界岛的地形,而墨灵儿和崔英姬却不能的原因。

  遴选台周边地带对墨灵儿等人至今还是一片空白,答案二人也心知肚明,那里除了赛场设置的禁制外,外围肯定还被其他游戏者进行空域封锁了!

  无奈之下,只能在已探明的地形里选择了最近的一条道路,敌众我寡,而且战场也被敌人单向封锁,形势可以说是极为严峻了。

  但是事已至此,逃避是没有用的,只有放手一搏,在重重危机中杀出一条血路。

  众人决心以下,便出了山峪,以萧雨、剑魔、法袍、龙王、将星、崔英姬、墨灵儿为首;海王、血狂、风暴为左翼;天师、和尚、鬼面、血翼为右翼;坦克、小天、陈羲、赛仙儿、肥坤、青鸾、白鹄、顾君笑、顾君柔为中阵,在地面上隐蔽前行,直朝大魔界岛的中心地带急行而去。

  只是,孙白原却再也没有联系上,难道是出了什么意外吗?

  陈羲一边前行,一边忧心忡忡地想着。就这样,众人匿踪潜行的向前奔行了大约七八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已接近到了敌人封锁区域的边缘地带。此处,距离遴选台的中心点位置应该不超过三百公里,众人驻足于一片密林当中,仔细观察着前方的动静。

  观察不多时,几名黄金中阶的高手尽数变色。

  “前方有人高速接近中!”

  “一个人!”

  “速度很快,似乎是在跑!”

  “应该不是,后面没有追兵!”

  几人飞速交流了一下意见,就见前方黑压压的山林当中,陡然蹿出一个人影,飞速地向众人藏身的山林里奔行而来。

  众人一见远处奔来的那人,都不禁大惊失色,萧雨、剑魔、法袍等人扭头看向了龙王,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疑问:

  “怎么会是他?”

  只见来人身形魁梧剽悍,一头金发,相貌粗豪,不是五行组中的金刚又是何人。

  因此众人才大惊失色,才会同时看向龙王,因为按照龙王的说法,全队十四个人恐怕都是凶多吉少了,怎么这金刚竟然不但活着,还出现在了接近魔界岛中心位置的区域。

  龙王也是满脸愕然道:“那时候我在与美洲区那个黄金高阶苦战,距离金刚他们所在的前阵战团大概五十多公里吧,当时五行组使用道具组成五行八卦阵在采取守势,被敌人团团包围。”

  “后来……后来我战败失去行动能力后被蛇……姬救走,就不知道以后的情况了。但以当时的形势判断,他们是不可能逃脱的。”

  龙王的声音十分苦涩,尤其是提到蛇姬名字的那一瞬间,他心里宛如被扎进一刀般,疼得几乎窒息了片刻。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确定了龙王不可能撒谎,那么这个金刚此时突然出现,就很有问题了。

  萧雨打了个手势,众人迅速隐匿在林中,法袍再一施法,又给众人藏身之处再加上一层法术掩护,以她这个堪称法术流游戏者第一人的加持,众人的隐藏黄金初阶的金刚不可能发现。

  三四公里的距离对于金刚来说几乎是转瞬及至,但见他奔到众人藏身的密林之外,陡然停住身形,从会员卡中掏出一个紫色的罗盘,仔细地托着罗盘观测起来。

  “天地司命盘——源自西游伏魔传空间,虎力大仙收藏法器,黄金级道具。”

  眼看着金刚对着罗盘又掐法诀,又对光聚焦,又催动盘中机关,鼓捣了半天,这才将罗盘收回会员卡,挠了挠后脑勺,自言自语道:“方位没错啊?怎么不见人影?”

  说着他便走入了这片密林,一边走还一边低声喊道:“喂,有没有人啊,是我!我是金刚啊!放心吧,就我一个人……”

  天师第一个反应过来,暗中向众人传音道:“金刚身上有虎力大仙血统,也有三清道法传承,那罗盘就是推演阴阳用的,他虽然看不见我们,但能用罗盘推算出大概的位置。而且越是是和他关联深的人,推演的就越准!”

  众人闻言一惊,大家都是华夏区游戏者,尤其是还有龙王在这,那关联如何不深。

  萧雨略一思索,瞬间便从隐藏之处闪身而出,闪电般直向金刚背后袭去。

  萧雨虽然还是黄金中阶,但实际已经半步触到了黄金高阶的地步,而金刚只是个普通黄金初阶,相差之大几乎到了一个半位阶,再加上有心算无心,因此金刚根本没反应过来,萧雨的朱雀刃已抵在了金刚的后颈。

  “别,别杀我,我是金刚啊!是……是凤凰大人吗?”

  金刚惊恐大叫,他后脑勺上当然没长眼睛,但是萧雨剑上那股强大的朱雀真气却是华夏区游戏者中独一无二的,因此金刚才猜着问道。

  萧雨也不答话,就在此时,剑魔和法袍也从隐藏状态中纵了出来,出现在了金刚身前。

  金刚愈发惊喜地叫道:“剑魔大人……法袍大人!”

  “金刚,你怎么一个人出现在这里?你们那队人呢?”法袍率先发问道。

  “我……”金刚刚说了一个字,眼泪已经流了下来,哽咽着讲述起来:“我们五行组一入遴选赛,就很快汇聚到一起,又找到龙王大人和蛇姬等人,没过多久又汇合了乌鸦和狂虎、黑煞他们,后来又碰上了狐君和他那个召唤物,最后组成了一个十四人的队伍一起前进。”

  “开始的时候还是顺风顺水,后来便突然遭到美欧加上全球三区,大约四五十个游戏者的偷袭。”金刚吞了口吐沫,仿佛又回忆起了那恐怖的一幕,接着道:

  “我们五行组处于前方探路的位置,所以早就备好了两套暗金级道具,一旦遭遇敌人大队进攻便使出五行八卦阵抗住。本来想位于中间的龙王大人能击败敌人再赶来救我们。”

  “谁知道坚持了好长时间,非但没等来援兵,反而远远的看见龙王大人败在了美洲区那个黄金高阶手下。眼看着在这么下去就全都都死,我,我……”

  “你什么?快说?”萧雨闻言在后面说道,同时朱雀刃在金刚后劲上微微一顶。

  “我,我金刚不是人,我想与其大伙都死,不如能跑一个是一个,将来还有报仇的机会,所以我……我就抛弃了四个伙伴,一个人逃出去了!”

  “我不是人啊!我抛弃兄弟,我是个畜生,可我,我也是没办法啊……啊啊啊!”金刚说到最后已然快要崩溃,直接跪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可萧雨手中的朱雀刃依旧抵着金刚的后脖子,冷声道:“先别哭了,然后怎么样了?接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