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无限电玩城 > 第六百零六章 意义

第六百零六章 意义

  那边乔治和索菲娅刚要说什么,却被古先生用犀利的眼神止住。

  “卑职还有一事,希望几位能够考虑一下……”王店长还不罢休,冲着古先生及其他三区店长便一拱手。

  “王知明,你切勿得寸进尺!”古先生终于按捺不住,恶声喝道。

  店长却丝毫不为所动,深深一揖道:“请古先生听我说完,至于成与不成,皆在大人您和各位店长一念之间。”

  “讲!”古先生几乎是咬着牙从嘴里挤出这个字。

  王店长转身向远处默立待命的华夏区游戏者们深深望了一眼,然后扭回头道:“最后一件事,我希望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每个游戏者的空间宝石五秒等待时间取消,变为立即生效。”

  “赛程都到了这一地步,没必要再多添杀戮了,这些游戏者都是我们看着走到今天的,便让他们能活一条命是一条命罢!”

  这一番话说得推心置腹,除了古先生外其余三个店长都不禁略有感触。古先生自然是无所谓,原本在空间宝石上加上五秒钟延迟,本就是为了刺激优胜劣汰的举措。

  为的是让太差的游戏者连逃命的机会都不会有,只能沦为强悍游戏者的猎物,为他人提供积分和资源,以便拉开游戏者之间的积分差距。

  但此时赛制已变,原本参赛的一百二十名游戏者还剩下七十来个,已经有四十多个游戏者失败,其中百分之九十都是死亡,付出的牺牲已经够多的了。

  更何况古先生也有这样的权限,作为本次遴选赛的主持者,他被赋予的权力还是很大的,见其他三个店长都没有反对,古先生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当即道:“好,但这是最后一件事了,你可不要再生枝节。”

  王店长默默点头,施了一礼后便退后几步,却又将目光投向了远处的华夏游戏者们。心中默念道::我能帮到你们的只有这些了,希望你们活下来一些,更希望我华夏血脉自强不息,能够多一些人进入源宇宙,否则……

  几人商量已定,便走回到双方游戏者面前,古先生朗声宣布了新改的赛程,包括第一场双方各出二十人黄金初阶及以下的游戏者团战,之后依据存活人数展开第二场黄金中阶单挑战。最后还特别强调了空间宝石取消五秒延迟的限制。

  在场所有游戏者听到后反应不一,华夏区这边自然是庆幸更多一些,反华同盟那边就五花八门了,多数人是失望的,少数人因为在孙白原掌控中的好友得以幸存而欣喜若狂。

  还有不少全球区游戏者一听马上要参加一场二十人的团战,都是心下忐忑,原本想跟着主子打打酱油就混一个通过资格的美梦显然是破灭了。

  现在第一件事,当然是将整个赛场的游戏者全部汇聚到一起了。

  孙白原那边自然将月灵收回,赶到了同伴身边,虽然总共就分别二十多个小时的时间,但却宛如分隔了好久一般,陈羲心中忍不住激动万分,随着众人迎了上去。

  孙白原和众人一一点头致意,爽朗笑着和每一个打着招呼。

  “凤凰,坦克,辛苦你们了!”

  “剑魔,你这家伙自从有了诛仙四剑战斗力爆表啊!”

  “将星,你这厮现在身上一个积分没有啊,是不是有躲起来偷懒了?”

  “法袍、血狂、海王、风暴,老几位,我们的人承蒙你们照顾了。”

  “……”

  他和每一个人都打着招呼,关系熟的就开两句玩笑,不太熟的则热情地鼓励或感谢着。

  待到陈羲时,孙白原一拍陈羲的肩膀,笑着赞道:“好家伙,陈羲,身上五个积分,真是好样的!”

  “队长,我们终于把你盼来了。”陈羲激动地话音都颤抖起来。

  孙白原笑着摸了摸小天的头发,又冲着精灵双子姐妹笑道:“呵呵,还不快给我介绍一下这两个小妹妹。”

  其实他在来路上就已经通过传音蛊知道了君笑君柔姐妹的情况了,不过此时第一次见面,陈羲赶紧将两姐妹介绍了一下。

  精灵姐妹有点害羞的走了上来,冲着孙白原点头招呼道:“队长好!”

  “哈哈,你们两个很棒啊,刚才那么危险的情况下,居然选择留下来,了不起!”

  正说着,忽然一个高冷的女声传了过来:“你就是他们嘴里一直说的那个‘队长’啊!”

  陈羲一听登时一个激灵,心中暗叫不好,怎么把这位祖宗给忘了。

  果不其然,一身血红长裙的赛仙儿走了上来,上下打量了孙白原几眼,凤目中异光一闪,表面上神色依旧冷傲,但心里却是暗惊,只因她发现眼前这人的战力竟然又与自己不相伯仲。

  这群人究竟是什么来头,这里又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能有这么多高手?这一刻,赛仙儿心里又泛起这个疑问,但是紧跟着脑子里的疑惑便被一股无形之力悄然抹去,这就是身为召唤人物的宿命了。

  “在下孙白原,见过圣尊。”孙白原笑着一抱拳道。

  赛仙儿略一摆手,恍恍惚惚地走回陈羲身边去了。

  当众人都寒暄完一遍,魔界岛上还散落在外的游戏者也都被古先生召唤到了林中空地之上。

  散落在外的游戏者仅有三个,分别是华夏区的黑煞,美洲区的龙女和毒王。

  黑煞和众人见面后,满脸的悲愤,咬着牙将黑狼、黑蝎二人舍命换来他一个人逃生的经过讲述一遍,最后痛心疾首地道:“我算想明白了,这次输就输在咱们人心不齐上,如果咱们华夏区一开始四十个人就能拧成一根绳,哪怕他们三区联合咱们也是不怕,唉,我真是悔不当初啊!”

  一番话说的众人都是低头反思,尤其是龙王更是悔恨不已,实际上当初如果他站出来登高一呼,是完全有可能将四十个入选者整合在一起的。可就是因为个人私心,竟搞到最后这般险境,竟然还要他一直没放在眼里的孙白原、萧雨等人将华夏区的力量整合起来。

  黑煞又砖头了看向了另一方反华同盟的区域,狠狠地盯着着人群中的乌鸦和狂虎:“这两个王八蛋,哪怕他们使用空间宝石逃了也好,就这么毫发无损地投降了外国佬,这叫死去的兄弟们怎么合眼!”

  孙白原也跟着望向那两个家伙,眼中陡然闪过一丝寒光。

  “等着吧,会有机会和他们算总账的。”

  另一边的反华联盟那边,可就没有这么和谐的局面了,毒王没敢回去找大部队,甚至于直接将美洲区的通信器都扔了,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临阵脱逃害死了军士长等人,知道自己回去了肯定没好果子吃。因此一跑之后就将联络装置、定位装置全都扔了个精光。

  他一头扎到一个小山洞里藏了起来。永恒的生命虽然很好,但毒王也不是太稀罕,毕竟现实中他已经是墨西哥最大毒枭了,说是墨西哥的土皇帝也差不多,哪怕没了游戏者的记忆也能在天堂般的日子里度过一生。要是死在这个鬼地方,可就什么也没有了。

  正当他窝在山洞里美滋滋地呷着小酒,等着遴选赛结束,自己好回归现实的时候,他的身下忽然泛起了闪亮的银色光阵,紧跟着他就保持着横卧的姿态被传送到了美洲区游戏者的面前。

  相比之下,龙女就不一样了,她的到来迎得了同伴们的热烈欢迎,毕竟她最后自杀式的企图激发龙血战神终极变身,被神父亲眼看见,并如实告诉了每一个伙伴。因此上,龙女的到来简直得到了英雄式的欢迎。

  但是当以凯撒为首的众人走到龙女身前时,心里都不由一沉,但见女孩原本朝气磅礴的面容上,此时仿佛笼上一层灰雾,原本明亮清澈的双眸,此刻却已完全变得黯淡无光。

  “嗨,龙女,欢迎归队……”凯撒张开双臂迎了上去,谁知少女却根本不理他,绕过凯撒直接向古先生等人走去。

  龙女一步步走到古先生面前,抬起头来用空洞的目光望向古先生,轻声道:“大人,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乔治登时呵斥道:“龙女,你干什么?不得无礼,还不退下!”

  “哎……”古先生一抬手止住了乔治,冲着龙女露出和蔼的笑容:“孩子,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请问,源宇宙把我们聚集到遴选赛上来互相杀戮的目的是何在呢?是为了取悦源宇宙的神吗?或是什么超级文明之类的?如果只是想要我们的命的话,取走就可以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让我们自相残杀,为什么要把我们向角斗场的野兽一样互相吞噬?”

  说到这里,龙女那双大眼睛里已淌出一颗颗的泪珠,但她依旧瞪着大眼睛看着古先生,泣血般说下去:“我从小就是孤儿,直到八岁才有养父母收养,但他们并不喜欢我,对我一直礼貌而生分,我在他们那里更像是个客人。”

  “直到我十岁那年,养父因车祸去世,养母说我是个不祥之兆,将我送回了孤儿院,之后就一直留在那里长大。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直到进入了电玩城,才认识了很多人,他们大多对我很好,我发现自己突然拥有了好多个朋友,我们就像个大家庭一样。”

  “神父总是愿意倾听我的疑惑,用主来开导我;博士很聪明,他给我的修炼之路指点了很多很棒的主意;凯撒,他总是像个大哥哥一样,把龙族血统的珍贵卡牌一张张送给我……”

  “还有像我亲姐妹一样的笑和柔,我不想任何人受伤,也不想杀害别人,为什么,为什么,非要让我们相互残杀呢?”

  乔治听得脸色发白,刚要再呵斥出口,却被古先生冷眼一扫便生生憋了回去。

  古先生忽然伸出手去摸了摸龙女的头,沉默片刻,柔和地道:”孩子,你六岁那年养了一条金鱼,你很喜欢它,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尼莫,但是有一天,孤儿院外的一只野猫从窗户里跳了进来将金鱼吃了,为此你哭了很久,是不是?”

  龙女登时惊呆了:“您,您怎么知道?!”

  古先生点点头:“我问你,你恨那只野猫吗?”

  “当然,尼莫是当时我唯一的朋友……”

  “可你知道吗,当时那条野猫有四个小猫仔等着它喂奶,如果那时候它没偷吃你的金鱼,就有可能饿死,那样连带着它的四个孩子也会饿死。”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  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咪\咪\阅读\\ 。

  “可……”

  “可这有什么关系,对吗?但是,孩子,你要知道,在你的现实世界里,每时每刻都发生着杀戮,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是大自然的法则,而并不是大自然是喜欢看这无穷无尽的杀戮才安排的一切。”

  “同样的,源宇宙安排的这一切也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因为变态的恶趣味才将游戏者聚集到一起互相厮杀,而是为了更大的目标,是为了所有宇宙万物的生存!”

  龙女呆呆地望着古先生,仿佛一时间脑子有点短路了。

  “孩子,我现在能和你说的就只能有这么多了,你或许还不明白,但你要记住两点,第一,我们没有强迫任何人,无论是游戏者们用一年年的生命进行着游戏,还是成为入选者进入遴选赛,都不是被强迫的。而是每个人都心甘情愿的。”

  “第二,如果你能通过遴选赛进入源宇宙的话,你会面临比现在这种杀戮危险、惨烈几倍甚至几十、几百倍的战斗,但那时候你也就会明白,遴选赛并不是无意义的残杀,而是……有意义的!”

  龙女似懂非懂地走回去了,古先生看了看几位店长脸上疑惑又不敢问的表情,自嘲地笑道:“嘿,见这丫头资质不错,犹如璞玉,不由多说了几句。假如她能进遴选赛的话,就明白一切了。当然,她要是进不去或许更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