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无限电玩城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大团战 (二十一)

第六百二十七章 大团战 (二十一)

  狂暴肆虐的中子弹爆炸最终被六丁六甲符遏止住了。饶是如此,在风神守护阵和六丁六甲符衔接之时,风暴还是受到了部分能量的冲击。

  待中子弹的爆炸消失后,风暴一口血喷了出来,颓然跪倒在地。他不顾自己的伤势,挣扎着向前看去,但见前方已经形成一片深不见底的巨大爆坑,远处一排排树木都化为了齑粉,哪里还有鬼面和血翼的踪迹!

  二人已经死在了胜利前夕的最后一刻!

  “唉!”风暴长叹一声,一拳狠狠捶在地上。可恨就在即将全胜的时候,又出现了两个不该有的牺牲。如果自己能早一步拉住他们……

  正懊悔之时,忽然一只温暖的手放在了他的肩头,风暴一抬头,正看见海王那浅笑盈盈的面。

  “这不怪你,最后时刻,哪个游戏者没有一两手同归于尽的手段,是他们两个太鲁莽了!”海王一边安慰着风暴,一边拿出一小瓶朗姆酒呷了一口,然后又递给了风暴。

  “海妖牌朗姆酒——源自灵魂战刃空间,白银级道具,海盗魔王德雷克的最爱,使用该道具,可少量回复生命、体力和精神力。”

  风暴苦笑着站起身,接过酒瓶也喝了一口,关切地问道:“怎么又喝这酒,血统又起反噬了吗?”

  海王点了点头:“嗯,刚才使用技能可能有点超限了,血统又在身体里翻腾起来了,所以喝口酒压一压。”

  风暴一时无语,只紧紧抓住海王的手,满脸心疼之色。他太清楚海盗魔王德雷克血统反噬起来是多么痛苦了。

  “傻瓜,没事啦,我都习惯了。再说,通过这次的战斗,我也摸到了一些门径,也许升级到了黄金中阶,我们血统反噬的问题将彻底解决。”海王嫣然笑道。

  “黄金中阶?我还差得远呢,”风暴自失地一笑,忽然又想起一事,“对了,血狂这家伙已经是黄金中阶了,我怎么感觉他的血统反噬好像更厉害了?”

  海王摇摇头道:“他和我们不一样的,应该是正好相反,我们两个是一开始得到一种高端的邪恶血统,使用血统以后,不断提升精进血统的同时,也不断与血统反噬对抗,因此上是为先难后易。”

  “而血狂那家伙一开始的时候,是靠十来种乱七八糟的中低级血统把实力托起来,那些中低级邪魔外道的血统反噬之力自然也小,等到强大起来后遇到了瓶颈,才开始寻找高端血统继续强化,因此上是为先易后难!”

  风暴稍微想了想,点点头道:“确实是这个道理,我们一开始以为运气超好,凭空得到一张暗金级血统卡,迫不及待就使了,殊不知那是还没学会走就开始跑,不摔一路跟头才对,可是血狂现在的情况我看着不太对劲啊,他到底又用了什么血统?”

  海王沉默几秒,脸上露出来几分忧心之色:“我怀疑他用的是——瘟疫魔君阿巴顿!”

  风暴登时一惊,手一抖险些将朗姆酒瓶掉下。

  瘟疫魔君阿巴顿,相传是七十二柱魔神之一,也是灵魂战刃这款游戏中四大邪恶BOSS血统中最可拍的一种。据说凡是游戏者得到后使用的,无一幸免,全部化为脓血立死……这血狂,真的是疯狂如此,竟然……竟然使用了瘟疫魔君阿巴顿的血统,而且居然还撑了下来,这简直是奇迹一般!

  这边海王、风暴二人尚在议论,那边战场上最后一场较量,也决出了胜负。

  坦克对战终极博士,华夏区黄金中阶以下最强的防御型战士,对战美洲区第一召唤流,这场仗打得却是出乎意料的沉闷无比。

  坦克在与终极博士对战前,已经生生灭了六个圣杯英灵领主,相当于废了理查的小半个圣杯,但自身也是损耗不小。

  而终极博士的一身本事都在召唤终极灾厄这头恐怖魔物之上,终极灾厄一灭,他的战力只剩下将将五成左右,纯靠着机械要塞改造厂变化的泰坦巨兵机甲巨人与坦克硬碰硬的对撼。

  因此,这场仗彻底就是一场呆仗加硬仗!

  坦克依旧是左锤又斧,如开山劈石一般猛攻过去,而终极博士完全无奈的任由泰坦巨神兵的自动战斗系统与坦克苦战(因为他是召唤流而不是机甲流,要是由他自己主动操纵战斗还不如自动战斗系统更靠谱一些)。

  而终极博士自己也是不忘发挥自身优势,拼了命地使用着仅存无几的药剂,召唤出一个个半机械改造恶魔,或是机械化虫族,试图能制造哪怕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胜利机会出来。

  然而,随着理查战死、三岛战死,巫师潜逃,牛仔战死,苏珊遁逃、佩姬遁逃、石原战死,野田战死……等一系列同伴或死或逃,战况如坠落一般极速恶化后,终极博士的心已经凉透。

  完了,完了,数年的苦心毁于一旦,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占尽了优势,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

  刚才终极灾厄降临的那种恐怖局势,要放在别的游戏者身上,早就投降认输了,最不济也是四散奔逃,为什么这些华夏人,就这么能撑?这么能打?这么悍不畏死,生生将战局扭转了过来。

  正当博士懊悔得心里滴血的时候,他远远望见了天空中女魃机甲飞来的赤红光点。

  “该是结束的时候了,华夏人,感谢你们给我上了深深一课,你们断送了我晋身源宇宙的机会,断送了我获得永恒生命的梦想!这个恩赐,我算是记下了!”

  终极博士一边恶狠狠地想着,一边启动了泰坦巨兵驾驶舱内的一个红色按钮。

  下一秒,泰坦巨兵的后背舱盖骤然打开,整个操作舱立时如一个小型潜水球一般飞射出来,舱底四个火箭喷口猛地喷射出幽蓝色的光焰,瞬时飞出去几百米外。

  与此同时,博士手中已握住空间宝石,灿烂的光芒在驾驶舱内闪耀而起。

  “华夏人,我回归现实世界后的退役愿望会选择成为的米国的最大科学家,这股恨意会铭刻在我的心底,到时候我要亲自用我的手,将你们的祖国彻底毁灭,才能抵消我失去永生机会的心头之恨!等着吧……”

  “刷啦”一声,博士已经消失在了闪光当中,几乎在同一时刻,一道炽金色的光矢凌空飞至,瞬间将驾驶舱炸得粉碎,却是墨灵儿远远看着终极博士要逃,急忙举弓一箭射出,结果还是慢了半步,让这个祸患逃了回去。

  那边坦克陡然将锤斧收入卡中,跟着手一晃,一对玄黑板斧已出现在手中,他仰天一声暴吼,飞身纵起十余米高,手中玄黑双斧已如两道黑色闪电一般狂劈而下。

  斧是灵魂战刃中丑侠牛铁山的天命武器——寒铁砺天斧,技能则是牛铁山的终极技能“神兕踏天斫”!

  “神兕踏天斫——源自灵魂战刃空间……”

  眼看双斧之上隐现一头巨型青牛的双蹄幻影,照着泰坦巨兵就狠狠轰了下来,但听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泰坦巨兵的机甲登时被生生劈开,青牛幻象瞬时冲入泰坦巨兵内部,暴烈的能量顿时在机甲内肆虐开来。

  泰坦巨兵好似一棵被雷劈了的大树般,略微静止了半秒钟左右,随后全身发出一连串的火光和爆炸,整个庞大的机体轰然倒地。至此,泰坦巨兵的战斗系统也彻底终止,自爆系统随即开始悄然启动。

  “滴滴,泰坦巨神兵机体损毁度超过90%,核反应炉自毁程序启动,自毁倒计时十秒钟开始,10、9……”

  一道电子程序在机体内瞬间悄无声息地运行起来,一个猩红的小光点开始飞速地闪烁起来。

  以终极博士之狡诈,如何不会在逃离后留下暗招,只不过他自己也知道估计不会起什么效果,如果是白银高阶或能算计上一两个,至于黄金初阶则根本不抱什么希望,只是聊胜于无罢了。

  果然,坦克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泰坦巨兵残骸内的能量异动,登时极速飞退,纵然他防御力冠绝群雄,也没必要硬抗核爆炸不是。

  可天上的墨灵儿却非但不闪,反而冲了上去。坦克刚要提醒墨灵儿,却见冰颜少女飞到泰坦巨兵的上空,女魃机甲身上瞬间飞出四条金色锁链。

  只见那四条锁链前端张开玲珑纤巧的机械爪,四条链爪飞快地将泰坦巨兵的外壳破开,然后四根机械爪各起功用,有的化为钻头,有的喷射激光,有的化为圆锯……犹如手术一般,三四秒钟的时间便将泰坦巨兵的核反应炉取了出来,进而停止了核反应炉的自毁程序。

  紧接着,墨灵儿钻出女魃机甲的驾驶舱,掏出一张空白的封印卡,对着泰坦巨兵就选择了使用。一道乳白色的光圈漩涡瞬时从封印卡上发射而出,光圈罩在泰坦巨兵巨大的残骸之上,登时将其急剧缩小,进而吸收了进去,转眼间,钢铁残骸已被封印在了卡牌之中。

  坦克看的的目瞪口呆,这时墨灵儿冲着坦克点了点头,清冷地道:“废物回收利用,这大家伙所在的游戏是我们电玩城没有的,所以对我来说更有价值。”

  坦克这才明白过来,他冲着墨灵儿竖了个大拇指,转身摇头苦笑,这个冰颜少女还真是雁过拔毛,这群美欧两区的科幻流家伙们,遇上她可是倒了血霉了。

  这时肥坤也操纵着刑天机甲,肩头上停着墨灵珊灵魂所在的精卫,低空飞行着冲了过来。

  一边飞着,肥坤一边兴冲冲地道:“灵珊,我们赢了,是大胜啊!我都想好了,通过遴选赛的愿望我要帮你重塑一个身体,嘿嘿,这回咱们得好好弄一个健健康康的身体!”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  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咪\咪\阅读\\ 。

  “嗯!嗯!”墨灵珊也兴奋地点着机械精卫的鸟头,憧憬着自己能重新获得身体的时候,她自被制造出以来,因为基因缺陷,几乎没过过一天好日子,眼看马上就能获得一具健康的身体,现在她已然是恍如梦中一般。

  至此,这场华夏区对战其他三区,总共三十五名游戏者加三个剧情召唤人物的大规模团战,终于以华夏区损失三名游戏者(和尚、鬼面、血翼)加召唤人物赛仙儿,而反华同盟则以全灭(死亡或退出)告终,打出了四比十九的惊人战果!

  环绕着整个战场区域的光幕已经消退,在场的华夏区游戏者立时感受到一股力量的指引,不由自主的都向战场中心飞去,不多时便聚集在了一起,紧跟着,天空上一声响亮,一道巨大的白光法柱凌空出现,古先生与四大店长,以及四区其余观战的游戏者一起从天而降,落在地面之上。

  古先生的面色甚是怪异,骨子里明明是心情极差,却还得装出一副悠然欣喜的模样,因此看上去略显一丝怪异。王知明店长倒是喜出望外,虽然脸上带着面具,但一双眸子神采飞扬,抑制不住地露出喜色,嘴角也微微上翘,显然是笑得快合不拢嘴了。

  华夏区能打出这样的战果,简直太令他意外了,他也真没想到,美欧两区居然这么废物,明明占尽优势的局面,居然生生就叫自己区的孩子们翻盘了。

  没错,以他的实际年龄来看,他已经是所有游戏者的十几代老祖宗辈的了。

  至于孙白原、萧雨、剑魔、法袍、血狂、龙王、崔英姬等黄金中阶游戏者自不用说,一个个俱是兴高采烈,喜上眉梢。尤其是萧雨,一双妙目目不转睛地盯着陈羲,眼中含情脉脉,仿佛两泓春水一般。

  只看得一旁的将星郁闷无比,直到此时他才确认了萧雨的心意。难怪萧雨为什么对他的热烈追求不屑一顾呢,原来是早就看上了这小子。

  唉,也难怪是人家争气,这一战不到立了大功,居然还晋升到了黄金初阶,都和将星自己平级了,这他么哪说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