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无限电玩城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女王VS血狂 (上)

第六百二十九章 女王VS血狂 (上)

  凯撒闻言恭谨地点点头,随即看向了身侧的吞噬女王,微笑道:“我的女王陛下,首战由您来开启如何。”

  他第一战便请吞噬女王出马,其实也是早就暗中商量好的,第一战由己方先挑对手,明显是占便宜,而美欧两区也实在是太需要一场胜利了,而凯撒自然对吞噬女王的实力是有信心的。

  要知道吞噬女王可是美洲区血统流第一人,就是欧陆区和全球区也是稳稳的血统流第一,因此凯撒才选择了吞噬女王首战出场。

  吞噬女王闻言妖魅一笑,摇曳生姿地走上一步,一对紫红色的眸子滴溜溜地扫视了华夏区这边的所有黄金中阶游戏者一圈,忽然伸出一根青葱般的手指,鲜红色的尖尖指甲指着其中一人,娇笑道:

  “呵呵,就你吧,华夏区血统流第一人,让我来见识一下,东方最强的血统流游戏者是什么滋味的。”

  众人急忙顺着吞噬女王的指尖看去,原来她指着的,正是一袭灰色破烂长袍遮住全身的血狂!

  “好!我也十分期待品尝一下您的味道啊,女王陛下!嘿嘿嘿……”

  血狂沙哑地笑着,也走了人群,来到了吞噬女王面前。

  二人相对而视,四只眼瞳之中同时闪出妖异之光,那正是双方互相探察试探的现象,很快,双方眼中竟然是同时泛起了惺惺相惜的神采,尤其是吞噬女王,那妖艳动人的脸庞上竟闪现出一抹欢喜难耐的神色。

  那是看见同类的激动!

  是的,这二人都是各自区电玩城内血统流的最高等级高手,最重要的是,两个人的血统流修炼方式都几乎一样,都是一开始从吸收多种低级血统起步,一步步提升起来后,才逐渐得到中高阶血统卡牌,或是慢慢将体内的低级血统升级,再到后来得到超级血统,最后一举晋升黄金中阶的。

  说来容易,但其中的艰辛苦痛却是一言难尽,他们这种一开始修炼多重低级血统的血统流游戏者就像武侠小说中吸取了多种不同内力真气的武功高手,多种内力时不时就在体内打起架来,一打还是十多个的群架,个中滋味可想而知。

  而且随着个个血统的逐步增强,这种痛苦不但不会减弱还会越演越烈,这就必须再引入更高端的血统进行镇压,继续保持平衡。但平衡一旦不保,就必须再继续提升高端血统的强度,以增强镇压力度,又或是再引入更多血统,如此恶性循环下去。

  说句实在话,别看现在二人以黄金中阶之姿屹立在黄金遴选赛的擂台上,实际上各区血统流练废了的甚至死于血统反噬的不知多少,这两个血统流的佼佼者,真可谓是九死一生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因此二人对视,一时间心中都凭生知己之感。

  一两秒钟后,二人忽然身形一闪,竟同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们已出现在了下方的擂台中央,二人也不多话,登时便开始对战开来!

  但见吞噬女王紫色斗篷翻飞猎舞,率先开始了抢攻,瞬时化作一道紫光,直向血狂袭去。

  血狂一身破麻袋片似的灰袍斗篷,也是随即蹿起,化为一道灰影,刹那间,紫光灰影在半空中剧烈对撞数百次,待得二人骤然分开,观景台上的众人这才发现,二人已经变了模样。

  吞噬女王那身紫色斗篷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紫红色的鲜艳铠甲。说是铠甲,却只是在头上多了一顶如昆虫类头部的头冠,两条长长触角向前耸起,一对宛如硕大紫红晶石的复眼就覆盖在吞噬女王的左右太阳穴上。

  而吞噬女王身上,只有在她那高耸的前胸、纤盈的腰部、双臂、双腿之上覆盖了紫红甲片。其余部分裸露着大片雪白粉腻的肌肤。那紫红色甲片鲜亮之极,不似金属,也犹如虫类的甲壳一般。

  更诡异的是,在吞噬女王的额头上,竟生出了一对毛绒绒的触角,而在她背后,一对巨大的彩色双蝶翼张了开来,五彩斑斓,华丽至极。尤其是她的左右双手竟已完全异化,右手化为一柄雪白的九股叉矛之形,左手则自腕部就分裂成五条长鞭一般的紫黑色触手,犹如八爪鱼的腕足一般,上面还长着一排排吸盘和尖刺。

  整个吞噬女王的外型充满了美艳和邪恶,宛如地狱七君主之一的色YU君王凭空临现一般。但是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此时吞噬女王的形态,至少是五种黄金级以上血统组合而成的。

  “恐龙女王血统”、“猩红血后维罗妮卡血统”、“血族妖后伊丽莎白血统”、“蜘蛛萝丝女王血统”、“虫族母皇血统”……

  而相比起吞噬女王的邪恶之美,血狂就完全是相反的极端了。

  此时血狂身上的那件破麻袋灰袍已经彻底粉碎,露出了血狂的分身,只见他还是那个一头紫发的青年男子,左半张脸容貌依旧,但右半张脸则完全变成五颜六色腐肉一般,那一层层的肉芽,也如蛆虫一般无风自动。

  再看他身上,竟生满了一个个茶杯口大小的脓疱,或是一只只诡异的眼睛,双手双脚已化为四根漆黑的巨爪,就连四爪的爪心也各生着一只眼睛。背后一对翼龙般的漆黑翅膀延展开来,望上去充满了邪恶、丑陋和恐怖之感。

  “啧啧啧,果然如我想象的一样,很美味呢!”

  吞噬女王将白骨叉子一样的右手举到唇边,伸出鲜红的舌头轻轻将叉尖上的一小滩灰黑色的液体舔进嘴去,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对面的血狂冷笑一声,不发一言,只是身后忽然一动,竟是一条类似蛇尾的长长尾巴甩了过来,尾巴尖端竟真的生着一颗蛇头,蛇嘴里还叼着指甲那么大的一小块紫红鳞片。

  那赫然是吞噬女王虫型铠甲上的一小块碎片!

  就见血狂尾巴上的那蛇头一吞,便将那小块甲片吞了进去。

  吞噬女王见这挑衅般的一幕,立时怒上心头,陡然长啸一声,背后斑斓蝶翼猛地一展,再次直向血狂袭去,这次她人在半途,巨大的蝶翼上便飞射出无数紫色磷粉,如两道滚滚浓雾,直接吹袭到血狂身前。

  “猩红血后.毒雾之吻——源自生化恐龙帝国空间,猩红血后专属技能!”

  血狂一见毒雾袭来,身影猛地一扭,竟是瞬间化为一团黑烟凭空消失在半空中。

  “鬼隐式.影鬼幻形——源自格斗之神空间,鬼之使徒板垣毅夫专属技能!”

  “哼,藏得了吗?”吞噬女王狂吼一声,一双美目上登时紫光大盛,与此同时,她头上虫冠上的那对复眼也是紫光暴长,瞬时便是四条狂烈的紫色光线射出。

  “母皇射线——源自星河争霸空间,虫族母皇专属技能!”

  但见紫色光线如探照灯光柱一般划破天空,空气中立时传出一声痛哼,却是血狂直接从隐身状态被射了出来,但见他左肩之上已被射穿出一个碗口大的空洞,然而就在他负伤现身的同时,他双手也陡然挥出,一颗篮球大小的金色雷电光球瞬间射出,正炸在吞噬女王的上半身上。

  “魔罡金雷——源自三国无双战纪空间,张角魔魂专属技能!”

  这颗金色雷球炸在吞噬女王身上,竟化为数百道仿佛金蛇一样的电芒,不停地腐蚀着她的躯体。

  “啊!该死的……”

  吞噬女王痛声尖叫,左臂一挥,左手上的五条触手立时暴长而出,竟是瞬间延伸到了上百米开外,犹如五条紫色怪蛇一样缠住了血狂的手臂和腿部,紧跟着吞噬女王狞笑一声,那五条触手上顿时喷出紫黑色的液体,直接溅了血狂一身。

  “血之秘技.冥腐毒液——源自神魔城空间,血之妖后伊丽莎白专属技能!”

  血狂没想到吞噬女王被自己的魔罡金雷射中之后,居然还能反击,这下被冥腐毒液喷了正着,立时开始剧烈腐蚀起来。

  “啊啊啊……”

  血狂痛苦地疯狂嘶吼开来,他的身体在毒液的腐蚀中极度变化膨胀起来。竟然飞速变化为一个高约十余层楼高的灰色巨人。

  那巨人头上生着两只巨角,脸做骷髅之型,眼窟之中血光闪耀,小山一般的巨大身躯竟然通体由烟雾凝聚而出,却有如实质,背后还生着两对巨大的骨翅,展开来几乎遮蔽了小半个天空。

  “疫病魔神阿巴顿血统变身——源自灵魂战刃空间。疫病魔神阿巴顿终极技能。”

  “吼……”

  血狂终于被逼着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也是他最大的禁技——疫病魔君阿巴顿血统变身。事实上,正是在黄金遴选赛几个月前,他终于得到了这张梦寐以求的疫病魔君血统卡,使用了这张卡才终于达到了黄金中阶。

  但也因无法承受七十二柱魔神之一的疫病魔君血统卡的巨大副作用,他陷入了沉眠当中。

  万幸在遴选赛临近的时候,血狂终于适应了阿巴顿血统的副作用而苏醒过来,但也变得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血统的负面作用还时不时在体内的闹腾一下。

  他也深知疫病魔君血统技能不能轻易使出来,因为血统一旦反噬,他根本无法镇压得住。在战斗当中,一旦爆发血统反噬,便只有一个死字。但此时危急之下,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眼看灰雾状态的巨型疫病魔君猛地张开犹如地下停车场入口一般的大口,冲着吞噬女王就是一股灰烟喷出,浮空平台上众人看的分明,那哪里是什么灰烟,分明是数以亿万计的微小生物组成的“虫云”!

  “瘟疫之种.病毒之源——源自灵魂战刃空间,疫病魔君阿巴顿终极技能!

  眼看那团灰色虫云狂袭而下,已将身上金色魔雷电芒消除的吞噬女王狂笑一声,身形也随即开始了异变,她浑身瞬间散发出了浓密的深紫色光雾,紧跟着一头堪比巨鲸的庞大虫体在紫雾中显现出来。

  纺锤形的虫体犹如一艘大船,虫体两侧是数十根长达二十米的粗大螯肢,在虫体头部之上,生着吞噬女王的头颅和上半身,她的腰部已与下面的虫身融为一体。其体积也犹如传说中的巨人一般庞大,十余条比树干还粗的巨型触手便生在吞噬女王的背部。

  “虫族母皇血统变身——源自星河争霸空间,虫族母皇终极技能。”

  眼看血狂喷出的灰色虫云袭至,吞噬女王下半截的虫体猛地张开了巨大的口器,千百道紫色光焰瞬时射出,霎时与疫病虫云对撞在了一起。

  “母皇之裁——源自星河争霸空间,虫族母皇终极技能!”

  这一招,方才在第一场团战时,终极灾厄也曾数次使用过,其威力在场众人都是了然,尤其是直接抵挡过的墨灵儿,更是深有感触。以冰颜少女情感基因被极大削弱的身体,再看见这招都不禁条件反射般打了一个哆嗦,可见这招有多么可怖。

  漫天的灰色虫云与千百道紫色光线瞬间对撞在了一起,巨大的光爆和冲击波立时肆虐扩散开来,直向四面八方辐射而去。首当其冲的就是距离擂台最近的浮空平台。

  古先生眉头一皱,伸手微微一指,一层黄金色光幕立时在浮空平台上升起,生生将血狂和吞噬女王二人大招对撞的余波挡在外面。当然,古先生也没忘了下方地面上还有那十五个可怜家伙,另一个半圆形金色光罩也凭空出现,将他们护在里面,否则这群家伙至少得在余波冲击下死伤一半。

  谁知就在这时,血狂犹如巨柱的双臂伸出,其双臂竟从肘部开始,直接化为两道稍细一些的微生物虫云,自左右疾射而出,瞬间绕过母皇之裁的紫色光线,直接射在吞噬女王的巨大虫体左右侧方。

  吞噬女王的虫体一接触到这些灰色虫云,那堪比星际战舰合金的紫色外壳立时开始受到侵蚀,无数肉眼都看不见的微小斑点出现在女王的母皇之体上,而后疯狂侵蚀而入,与此同时,庞大虫体上的任何缝隙和气孔之类,无数微小疫病源虫都无孔不入地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