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无限电玩城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女王VS血狂 (下)

第六百三十一章 女王VS血狂 (下)

  吞噬女王心中瞬间惊骇至极!

  能在她的深渊母皇之刃穿心侵蚀的状态下,还能恢复意识,这怎么可能?

  然而更不可能的还在后面,只见血狂猛地抬起右手,竟然抓住了吞噬女王化为紫色光刃的右臂,一寸一寸地缓慢向外拔出。

  要知道吞噬女王手臂上这把深渊母皇之刃,可不是凡物,而是纯由能量物质化凝聚而成,所用的能量,正是数十万虫族注入吞噬女王体内的虫族本源能量,这种本源能量如果对比到人类身上,就相当于人类的灵魂。

  只不过星际争霸空间里的虫族没有个体意识,在极度强化肉身基因的同时,是以牺牲了自我意识和灵智为代价的。但这不代表虫族的生命本源能量不强大。

  因此这把凝聚了数万星际虫族本源能量,才形成的深渊女王之刃,可想而知有多么恐怖。在星河争霸的游戏当中,成功进化完成的深渊母皇凭借这把终极之刃,连续斩杀了宇宙异魔族的魔皇分身,和人类联邦的究极机甲奥丁,甚至还劈断了人类联邦的超级主力星舰。

  仅深渊母皇之刃上的虫族能量辐射,就足以歼灭一个军团。

  当然,以吞噬女王现在黄金中阶游戏者的战力,也就相当于深渊母皇全盛不到百分之五的实力,不过相应的,血狂也只不过相当于瘟疫魔君阿巴顿半成的水平,二人还是半斤八两的。

  可就是这样一把究极魔刃,居然在深入血狂心脏后,还能被眼前这个垂死的家伙抓住,还一点点拔出体内,这简直不可思议!

  吞噬女王已经顾不上疑惑了,立时就要伸出左手向血狂双眼抓去,却不料血狂的左手更快,竟是闪电般伸出,瞬间捏住了吞噬女王的咽喉。

  “咳、咳!”

  吞噬女王登时惊恐交加,要是这深渊母皇形态当真无敌,她为何不一开始就进化为深渊母皇形态呢?实是因为这种形态也存在着莫大隐患!

  在星河争霸游戏世界中,虫族母皇在与人类星际联邦发生持续了近一个世纪的战争之后,终于意识到仅凭肉体层面的进化是无法战胜远古宇宙神族制造最杰出的种族——人类的。

  于是母皇开始参考人类智慧与灵魂的生物方式,最终进化出了深渊母皇形态,但那是以牺牲了强大肉体能力为代价换来的。换言之,深渊母皇的人类形态具备了超绝的智慧与灵魂,却舍却了母皇原始形态那如山岳般庞大,如星舰般坚不可摧的躯体。

  因此吞噬女王现在的深渊母皇状态虽然攻击、速度、感知、魂力、智力都要强过普通的母皇虫族状态,但她的防御力和生命却要远远不如。

  插一句,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因此,当她的深渊母皇之刃未能一击杀死血狂,反而被血狂反手钳制住时,就是她的末日到了。

  血狂的左手轻易破开了吞噬女王雪白修长的颈子,他的指尖已沾染上了女王的鲜血,更是能看出女王眼中已经闪出了垂死的恐惧之情。

  这可不是普通的一爪,这一爪可是融合了张角魔魂的魔化道法之力,以及瘟疫魔君的终极疫病魔能,所以方能轻而易举破开吞噬女王的强悍肉身,直接伤害到了深渊母皇形态的本源能量。

  只要这一抓下去,以吞噬女王现在深渊女皇的低防御力,她是必死无疑,然而就在这一刹那,血狂却停下了。

  此刻,通过指尖沾染吞噬女王的血液,在血狂的脑海之中,瞬间如电光火石一般闪过了吞噬女王的记忆碎片……

  这是一间阴暗破败,弥漫着腐烂臭气的公寓,在肮脏如狗窝一般的室内,一个衣不蔽体,骨瘦如柴的白人女子蜷缩在脏得看不清原色的床单上,痛苦地呻吟着。

  忽然,钥匙声响,公寓的那扇破门打开,一个十三四岁的金发小姑娘,怯生生的走了进来,尽管衣裳破旧,但小姑娘依然美得如洋娃娃一样。

  “艾米丽,我的宝贝,有没有搞到钱来?冰呢?冰也行,妈妈快要难受死了!”床上那瘦骨如柴的病态女人立马扬起头来,急切地叫道。

  “妈咪,对不起,我尽力了……可……”女孩惊恐地摇着头,开始一步步退缩。

  “什么?你这个小贱货!没用的蠢东西!”

  那床上的女人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突然半赤裸着就蹿了起来,一把将名为艾米丽的女孩推到墙角,然后抓起手边一切的东西,疯狂地向女孩身上打去,凄厉的惨叫顿时响彻了整个房间……

  ——————

  “珍妮,你应该感到荣幸,安东尼奥先生看上了你的女儿,艾米丽,咱们这个街区的小天使,他能给你想要的东西,要多少有多少,怎么样?”一个黑色西装,面容阴鸷的秃头肥胖男人坐在公寓里的肮脏沙发上,傲慢地笑道。

  那个枯痩如鬼的女人,此时裹着一件满是污痕的睡袍,贪婪地望着黑西装秃顶肥男,怯懦着道:“可是,艾米丽是我唯一的女儿,我们母女俩相依为命……”

  “得了,得了!”秃顶男冷笑着打断了名叫珍妮的枯痩女人,随手掏出一小包冰晶状的物体拍在茶几上。

  珍妮原本灰暗的瞳孔中顿时闪出了一抹亮光,她舔了舔嘴唇,没有吱声。

  秃顶男冷笑一声,接着拍出了第二包、第三包,然后用看一堆垃圾一样的目光看着女人,厌恶地道:“就这些了,要不要,不要我就走了……”

  “要,要,把艾米丽带走吧,那小贱货归你了,归安东尼奥老板了,无论谁都行!”珍妮好像一条疯狗一样扑上去,把三包冰晶状物体死死的揽入怀里……

  之后的一幕幕情景已令人不忍细看,艾米丽就这样以三包冰的价格卖给了掌管五条街区地下世界的黑手党大佬安东尼奥——一个重达一百四十公斤,极度变态的老“魔鬼”。

  是的,如果人世间有地狱的话,安东尼奥的魔宫绝对算是一处。小艾米丽就这样沦为了安东尼奥的宠物和奴隶,在这座魔宫里度过了七年的时光。受尽了无法想象的折磨和虐待。

  小艾米丽第一次逃跑,被逮回来以后就被强制注射了DU品。被DU品控制后除了不能轻易逃跑外,还能更好的服侍那个恶魔!

  她第二次逃跑,被抓回来后活活被安东尼奥折磨了一个星期,最后甚至不得不找来为黑手党提供服务的私人医生做手术,才将艾米丽救了过来。

  第三次逃跑……

  第四次……

  到了最后,艾米丽已经被折磨成了一个破碎的洋娃娃,连走路都无法走了,只能在地上爬行。终于,安东尼奥玩腻了,就像丢一个烂洋娃娃般,把她扔在一条阴暗的后巷里……

  正当少女在地上等死的时候,她的眼中映射出了一抹霓虹,一个名为“无限电玩城”的游戏中心牌子出现在了街尾。

  艾米丽的眼睛陡然多了一丝神采,她忽然回想起来,在她六岁的时候,那时她的妈妈还不是瘾君子,尽管过得并不富裕,但很疼爱她,在六岁生日的那一天,妈妈带她吃了披萨,还带她到了一家游戏中心,在娃娃机上抓了娃娃!

  那是她生命中少有的幸福时光,当抓了十多次终于抓上一只小熊后,母女俩笑出了眼泪,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艾米丽体内好像不知何时被注入了一股力量,她挣扎着向那座游戏中心的门口爬去,临死之前,她希望自己能再看一眼抓娃娃机,看看里面是不是还有那个稚态可掬的棕色小熊……

  从此,一个名为艾米丽的不幸女孩在现实世界里死了,却又多了一个外号吞噬女王的强大游戏者!

  半年后,整个安东尼奥帮上下百余号人全部神秘失踪,MBI经过两年的寻找,甚至连其中一个人的一根头发都没有找到。

  ——————

  画面闪现到此为止,吞噬女王十余年记忆的浮光掠影,在血狂感应下不过短短一瞬便尽数了然。

  血狂右手已将深渊母皇之刃全部拔出,掐住吞噬女王脖子的左手也停止了最后那致命一击。

  “为什么?为什么不下手?”吞噬女王疯狂地尖叫起来,“就因为你通过基因接触看到了我的过去?呸,我用不着你怜悯,下手,下手啊!杀了我!杀了我……你这懦夫!孬种!白痴!”

  她狂叫着,咒骂着,眼中充满了泪水却强忍着不流出来,她是强大的吞噬女王,她是美洲区电玩城里血统流第一人,自从她成为游戏者的那一天,她就对自己发誓,今生今世,自己的尊严再也不容许任何人亵渎,为了尊严,她宁可去死!

  谁知,血狂竟瞬间松开了手,同时身形闪退到十余米外的半空中,语气平淡地道:

  “不好意思,并不是什么怜悯,而是一种遇到同类的感觉。而且,曾经我以为自己经历过那些地狱的日子,但直到看见你的过去后,才明白我经历的那些,不算什么……”

  说罢,血狂已飞到与浮空平台相同的高度上,冲着平台上的古先生大声喊道:“喂,源宇宙的大人,这局比试算作平局好不好?”

  古先生刚才看见血狂陡然反败为胜,一把抓住吞噬女王的脖子时,心中大骇,这要是再折损一个黄金中阶,那该如何是好?可是那时就算喝止也来不及了。万没想到,一眨眼的工夫,二人竟然自动分开了,还要求判定为平手,这简直是喜从天降一般。

  古先生心中暗松了一口气,随即连连点头道:“好,好,我宣布,第二场第一局比试,双方平手!”

  血狂也不管女王的反应,赶紧纵身落在浮空平台上,那边的吞噬女王银牙紧咬,愣了一下,随即结束了深渊母皇形态,恢复成披着紫色头蓬的模样,也满脸寒霜地飞上了平台。

  凯撒和神父迎了上去,吞噬女王也是不理,忽然回头冲着血狂喝道:“你,你这个家伙的名字是是不是,告诉你,我记住你了,不要太得意,下次再遇到你我还要和你较量一场,如果那时候我赢了,我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

  血狂耸了耸肩,笑道:“无所谓,不过我下次再遇到你,我会追你!”

  “你……”

  吞噬女王闻言猛地颤抖了一下,随后玉面一红,抬手就要向血狂攻击,脑海里却立时收到了系统的警告提示,这才醒悟过来此时已结束了比赛,现在处在游戏者禁止私自战斗的阶段,只有在古先生等人开辟的第二场对战领域时才能动手!

  吞噬女王狠狠一跺脚,粉面酡红,又羞又气,索性将紫色头蓬的兜帽拉下来遮住脸,跑到一边去了。

  众人全都惊呆住了,不可思议地望着血狂和吞噬女王,尤其是凯撒和神父望着吞噬女王,更是惊诧之中带着一种难言的苦涩,怎么二人一场决斗,自己这边的人好像要被勾搭走一样啊!这他么哪说理去啊?

  在场明眼人哪还看不出来,吞噬女王那神情,那举止,分明是春心鸾动了。要说欧美女子性格开放,大多原本不会如此娇羞。

  但是凯撒深知吞噬女王的底细,这女人十三岁就被卖给黑手党大佬当玩偶,根本没有经历过少男少女的感情,后来更是选择成为了血统流。以极度疯狂的进化方式,最终成为美洲区血统流的最强者,令美洲区的游戏者也都敬而远之。

  此时这个感情经历如白板一般,又饱受伤害和孤独的女人,遇上血狂这个同类,稍一撩拨之下,出现此等情况还不是干柴烈火,顺理成章的事。

  正懊恼之间,却听古先生宣布道:“第一局比试双方打平,现在开始第二局比试……”

  一旁的王店长低声提醒道:“古先生,这次该我们华夏区挑人了!”

  “咳,本座晓得,”古先生横了他一眼,接着道,“第二局由华夏区率先出人,挑选另外三区的游戏者开始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