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无限电玩城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剑魔VS酋长 (下)

第六百三十九章 剑魔VS酋长 (下)

  正在运转“一念杀神剑”技能的剑魔,却是如遭遇雷击一般,剧烈颤抖一下,一缕鲜血已经从他嘴角流了出来,这是他技能被破后,身遭反噬的结果。

  再看那比蒙巨兽,猛地又将自己的心脏塞了回去,被伤得千疮百孔的巨躯都在飞速愈合着,就连被射爆的那颗巨大左眼,也在眨眼之间复原了。

  “原来如此,难怪你这家伙要主动向我挑战,确实如你所说,与你一战对我的剑道修炼是一次不错的磨砺,但对于你来说,却更是一场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剑魔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苦笑。

  但他随即面色一肃,仰天一声长啸:“那就如你所愿,看看是我的剑利,还是你的体强!”

  啸声直冲九霄,伫立在看台上的凯撒忽然神色一动,大叫一声:“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

  “凯撒大人,您这是想通什么了?”叶卡捷琳娜急忙问道。

  “全想明白了,为什么这酋长能修炼比蒙巨兽血统而不死,为什么他一直保存实力,出工不出力地躲在后面,这次却要主动站出来去挑战那个华夏区的剑者!”

  凯撒脸色复杂地指着擂台上的比蒙巨兽道:“首先,比蒙巨兽的血统十分的霸道,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其兽神的原始本能会不断与人类的理智冲突,随着游戏者修炼的血统越来越强大,智力、精神力、魂力等相关属性会越来越强,而比蒙巨兽的原始本能也会相应的越来越强。”

  “这就好比游戏者体内人类的灵智与原始的兽性,这两股力量相斗,一开始还只是冷兵器级别,但随着游戏者的不断进化,人性与兽性两种力量也越来越进化,最后都到了核武器对轰级别,那时候自然是爆体而亡的结局!”

  “那这个酋长……”

  “我分析那家伙应该是出自非洲大草原上的某个部落,整个部族数万年来与野兽为伍,他已经做到了将人性和兽性彻底分隔开来,在作为人类时,他能将比蒙巨兽的原始兽性完全压制,而当他激活比蒙血统时,则完全将人性封闭起来,展现的是百分之百的比蒙本能凶性。有这份本事,难怪他能承受得住比蒙血统的负面作用。”

  一旁的元首忽然闷声闷气地问道:“凯撒,那这与他非得主动找这个华夏区的剑者邀战有何关系吗?”

  “那是当然,正因为他能将人性和兽性两者完全分裂开,平时封闭兽性,杜绝兽性的反噬,战斗时则封闭人性,完全展现兽性,才能承受比蒙血统,但也造成了他在使用比蒙血统时,是毫无神智的。因此他也就无法通过战斗主动领悟感知去提升自己,只能被动的成长,换句话说,只有别人揍得他越狠,他才越能成长!”

  “可是任何一个黄金中阶都可以给予他沉重伤害啊?对于他来说,不是一样的吗?何必找那个剑者?”元首还是不解。

  凯撒刚要继续解释,安倍晴子已经欣喜地抚掌点头笑道:“我终于听明白了,凯撒大人果然是英明神武,见识卓绝!正因为那酋长这样的特点,他对对手的选择才极为苛刻。”

  “比如我和贞德这样的术者,凯撒大人和叶卡捷琳娜这样的术体兼修者,还有元首大人这样的科幻流,一旦与酋长战斗起来,很快就会发现他理智彻底封闭,只剩下兽性本能的战斗方式。而保持比蒙巨兽这种恐怖的形态,需要耗费多少的能量,肯定是不能持久的。到时候我们都有很多种方式拖死他,耗死他,放风筝战术也好,幻术法术也好,科幻超级道具也好,总之他不但得不到想要的强化,反而会败得很惨!”

  “但是,只有剑者这种游戏者,必须保持一往无前,无畏无退,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剑心之道。一旦萌生了退意,或者投机取巧而取胜的心思,自身的剑心先破了,更不可能击败比蒙血统了!”

  安倍晴子一席话说的清脆悦耳,脸上也是一副明媚照人的神色,只听得周遭众人频频点头。

  凯撒微笑着看了安倍晴子一眼,心知这日本妹子四个手下尽失,已和华夏区结下血海深仇,此时正在变着花样的讨好自己呢,因此也是冲着她满意地点了点头。

  凯撒加上安倍晴子的一席话,令美欧二区的高手们登时恍然大悟。这几个家伙都不是泛泛之辈,很多信息稍微一点便即了然。

  此时擂台上的战场,也已经彻底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剑魔身在战局之中,更是比凯撒等人更早就有了明悟,他御剑高空之上,一边向下望着酋长,一边心中暗道:“你这黑人大汉看上去粗豪无比,实则心计如此之深,且看是我的剑助你的血统再进一步,还是你的血统为我的试剑石,让我剑道大成!”

  一念至此,他毫不犹豫地使出了自己最后的底牌,也是最大的禁技。

  刹那间,剑魔手中只留下了那把苍青色饰金纹的诛仙剑,而另外那暗紫色佩银纹的戮仙剑,通体玄黑的陷仙剑、朱红如血的绝仙剑全都飞了出去,分别飞向三个方向,与剑魔正好构成了一个正方形的四角。

  紧接着,那三柄剑旁竟是分别显出一个与剑魔一模一样的幻像,一时间,空中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竟是分别出现一个剑魔,手中持着诛仙四剑其中一把。

  “剑灵!是魂之剑灵!”

  看台上有识货的已经率先喊了出来。

  “所谓剑灵,是以剑为容器吸纳一个或多个灵体注入,从而增强宝剑威力的特殊存在。当然,别的神兵宝器也可以容纳灵体进去,不过那样就不叫剑灵而叫器灵了!”

  见陈羲有些不懂,萧雨便在他耳旁耐心解释起来。对于狮心王理查那巨型骑士剑灵,陈羲到现在还心有余悸,猛的又想起自己的小灰好像吞噬了理查的那个剑灵,却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仿佛猜到了陈羲心中所想,萧雨笑道:“剑灵大体上分为三种,第一种就是自生剑灵,小灰就是那样,神剑有灵,遇主而生,是你这个主人赋予了小灰灵魂。第二种是外来剑灵,这种就比较多了,都是为了让自己的宝剑更加强力,而用各种相关的技能将强大灵体注入宝剑的模式。第三种最少,叫做剑主之灵,就是像剑魔这样,宝剑的主人将自己灵魂的一部分注入宝剑,形成剑魂!”

  陈羲立时恍然大悟,难怪剑魔另外三把剑幻化出的灵体与剑魔自己一模一样呢,原来那竟然是他自身灵魂的一部分。

  “不过这种模式也是最为凶险的,因为一旦剑灵受创,相当于自己的灵魂受创,那伤害可想而知。恐怕掉阶都是轻的,很容易精神错落,甚至直接死亡。”萧雨忧心忡忡地道,“这剑魔真的是入魔了,竟然选择这最凶险的剑主之灵修炼,将自己的部分灵魂化为剑灵,这下他真的是孤注一掷了,但愿他……”

  眼看四个剑魔同时高擎神剑,青金、紫银、玄黑、血红四道光柱冲天而起,四条璀璨的光链也瞬间将四个剑魔连接在了一起。眨眼间,四剑魔一起挥剑下劈,四道巨大光柱一般的狂炽剑芒直向下方的酋长劈去。

  “诛仙绝灭阵——源自神魔城空间,东域剑冢诛仙四剑终极技能!”

  仿佛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下方酋长化身的比蒙巨兽立时再次自动变化起来,竟是瞬间又膨胀了一半大小,高度已经达到五十米开外,在它山峰一般的左右双肩上,竟是分别裂开一条巨缝宛如又多了两张巨口一般。

  “比蒙巨兽王形态——源自英雄争霸空间,比蒙巨兽超极进化形态。”

  “吼吼吼……”

  比蒙巨兽猛地张开大嘴,与此同时,其双肩上的两个裂缝也已裂开,三团诡异的血光分别在其大口和双肩裂缝中显露出来。紧接着三团血色光球骤然飞射而出,竟然在半空中合为一体,化作一团直径三十米以上的巨型血红光球,直接向上空飚射而去。

  “兽神血灵波——源自英雄争霸空间,比蒙巨兽王终极技能”

  “轰、轰、轰、轰!”

  诛仙四剑的四条剑芒立时射在巨型血色光球之上,登时激起爆裂四射的光波乱流,远远望去,好似天空上射下四条颜色各异的光线,正照射在一颗巨大的红色气球上一般的奇异景象。

  “啊啊啊……”

  剑魔仰天狂啸,运使出全身之力,催动“诛仙绝灭阵”的攻势,因为这招他只能维持约二十秒的时间,超过这个时间,如酋长不败,他自身就要因灵魂无法承受住这巨大的损耗,导致魂飞魄散而死。

  诛仙四剑,毕竟不是一般的暗金级武器,而是其中顶级的存在,以剑魔黄金中阶顶峰的能力,修炼了四剑多时,甚至连灵魂的一部分都祭炼出来作了剑灵,即便如此,运转这诛仙绝灭阵也不过只能勉强维持二十秒的时间,由此可知,这诛仙四剑对游戏者的要求有多高,负荷又有多么恐怖!

  而此时下方的酋长是处于神智全失的兽性本能战斗状态,假如他还有一丝意识存在,就会发现他的体内比蒙之血已经处于濒临耗尽的状态,假如在耗尽之前他不能解决战斗恢复人形,那么到时将是他的死期。

  二人这一战实际上都已赌上了性命,眼看半空中的诛仙四剑剑芒与兽神血灵波的对撞越来越烈,终于彻底爆炸开来,化为一团狂暴无比的光云,将整个擂台和数百米的高空一起包了进去。

  刹那间,炽烈的光爆彻底充斥了看台上众人的视线。

  “轰隆隆隆……”

  光爆冲击波之后,才是震彻天地的爆炸轰鸣,紧接着是弥漫整个空间的烟尘迷雾。依旧遮蔽着整个擂台,让人完全看不见里面的景象。

  良久,当烟尘逐渐散去之后,才发现凌乱残败的擂台之上,剑魔不知何时已傲立在擂台之上,他的戮仙、陷仙、绝仙三剑连带着三个剑灵已经消失不见,现场只留下他一人平端着诛仙剑,直指前方。

  而在剑魔对面不到三米的地方,酋长已恢复了人类的形态,只不过浑身残破不堪,正强撑着站在对面,而剑魔平举的诛仙剑,距离黑人大汉的咽喉不过一指的距离。

  “我、我输了!”

  酋长叹息一声,噗通一声仆倒在地。剑魔将手中剑凌空一抛,诛仙剑立时消失在他的会员卡中,紧接着他伸手凌空一托,一股无形浮力立时托起昏迷的酋长,与他一起飞回看台之上。

  “此人极具潜力,还请大人加以救治!”

  剑魔来到古先生身前,轻轻将酋长平放在地上,然后躬身施礼道。

  古先生点了点头,淡然道:“本座自然知道,你打得不错,也下去疗伤吧。”说罢,袖子一挥,一道柔和的白光洒向了地上的酋长。

  这时人们才注意到,酋长身上当真是惨不堪言,整个身体有百分之九十的面积都已经结晶化了,正在如风化一般点点飘落尘屑,整个身体也就一个脑袋还勉强算是完好,即便在昏迷中也能本能激发比蒙血统的自愈能力缓慢恢复。不过恢复的速度显然是远远慢于身体的崩坏速度了。假如古先生不救治的话,怕是撑不过几分钟的时间。

  古先生一边治疗着酋长,一边望着剑魔挺拔的背影,心中不禁感慨万千。

  “真不愧是吾华夏故土的苗裔血脉啊,仅仅三场比赛,就激发出了三个黄金高阶出来……”

  想到此处,他心中甚至不禁有点隐隐的自豪起来,三区联合打压又如何,自己诸多刁难,偏袒美欧又如何,炎黄帝胄华夏种,就是这般百折不挠,越挫越勇!

  “唉,可惜啊,老夫偏偏却站在了华夏后裔的对立面上,不过这却也怪不得老夫啊!毕竟那些家伙……”

  一念至此,古先生心中不禁泛起一声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