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无限电玩城 > 第六百四十二章 第一法者(下)

第六百四十二章 第一法者(下)

  “你他么的还看什么?那小东西没来到这世上最好,呃,来了也是受罪,靠,老子是为了她好,呃……”

  男人的话彻底激怒了女人,她疯狂地地扑了上去,好似一头受伤的母兽,抓扯、撕咬,甚至照着男人的咽喉咬去。

  “疯婊子!”男人狂吼着一脚将女人踹了出去,紧跟着上去一脚脚接连不停地踢着女人的肚子。

  “你这个疯女人,你恨我吗?恨我毁了你一生?恨我踢掉了你的孩子?恨我杀死了那个小生命?我告诉你,你恨错了,你最应该恨的是你自己!”

  男人一把抓起女人的头发,将她的脸拉到自己面前,狞笑着道:“你应该恨自己眼瞎,爱上我这么个渣男,你应该恨自己心软,每次我说一番好话,你就心软了,你更应该恨你自己太傻,明明在刚怀孕的时候都要走了,被我演了一场戏又感动地留了下来。你说,你是不是最应该恨你自己?你的女儿是不是被你自己害死的?”

  女人猛地呆滞住了,不再挣扎,眼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牙齿却狠狠咬住自己的嘴唇,瞬时便咬得血肉模糊。

  男人不知何时变了把水果刀出来,塞到女人手里,冷笑道:“你看,我说的对不对,你现在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知结束了自己吧,这样你不就可以见你的女儿了吗,和那个小东西一起去那个世界团聚去吧!你们娘俩一起永远生活在天国里,不好吗?”

  男人的声音渐渐带上一种魔性的蛊惑,这时候如果有人能看到这一幕,会发现那男人颓废的脸上,却生着一对明眸善睐的眼睛,那分明是安倍晴子的眼睛。

  女人仿佛入魔了似的,猛地抓紧了手中刀,一点一点对准自己的咽喉递去,对面男人脸上逐渐泛起邪魅的笑容,带着期望紧盯着女人。

  忽然女人停住了,空洞的眸子骤然灵动了起来,朝着男人深深一望,男人的表情随即呆滞了起来。

  日本,比叡山,一座宏伟雄大的神社矗立在山麓之上,在神社的正殿之内,一个身穿樱色和服,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正端端正正跪坐在那里。

  在小女孩对面,一个一身黑色和服的银发老者,盘膝坐在女孩对面,老人满脸沟壑般的深纹,一个大蒜头鼻子,一双精光四射的三角眼,两撇雪白的八字胡垂在两颊上。

  “晴子啊,你知道今天爷爷把你叫到这里来干什么吗?”老人用威严刚毅的声音问道。

  “欧吉依桑,晴子不知道啊,不过欧卡桑跟晴子说,今天是个了不得的重要日子哦!”和服小女孩扬起天真的小脸,奶声奶气地道。

  “没错,晴子你今年已经五岁了,算是个大孩子了,今天是神器觉醒之日,也是你的试炼之日,我安倍家自晴明公以来,历经千年,希望你也是继承了晴明公之血的天选之子吧!”

  老人一边说,一边恭恭敬敬地从旁边双手托起一个大箱子。那大箱子是檀木打造,上镶金饰、珍珠、美玉、琥珀等珍宝,估计至少重逾百斤以上,居然就被这老者双手轻轻托到面前。

  箱子打开,里面盛着一根弯锥般的,不知什么巨兽的断齿,一串黝黑如铁的念珠,一张古朴的木弓……最后还有一本黄金为页,银色字体的书册。

  当小女孩一见到箱子内的东西时,其余诸物皆无变化,唯有那本金页银字的书册,竟然隐隐泛起一层稀薄的光晕来,整个书册微微鸣动着。

  老人见状大喜,不禁狂笑起来:“哈哈哈,居然是金乌玉兔集!太好了!太好了!我安倍家又要诞生一位天选之子了,哈哈……”

  画面一转,很快又来到神社庭院内的一处空地上,女孩已经换下和服,换上一身白色的道服,赤着粉嫩的小脚,踩在绿毯般的草地上。而在女孩对面,一头比藏獒还大的西伯利亚狼正被铁链子拴在树上,露出白森森的利齿,发出阵阵凶恶的低吼。

  女孩有些畏惧地退了半步,身后却传来了女孩爷爷阴森的声音:“不许后退,晴子,虽然家族秘宝选中了你,但你也要证明自己有能力去接受这份恩赐,去吧,去杀死那头野狼,便是你证明自己的任务。”

  “欧吉依桑,我,我怕……”女孩都快哭了起来,扁着小嘴道。

  “八嘎!身为安倍家的子孙,岂能如此软弱无能,你给我背诵一遍我安倍家的使命!”

  “嗨依……凡安倍家族之血脉者,必以复兴大日本帝国之伟业为毕生目标,必以吞并支那,降服白夷,大和神族,主宰世界为己任,必以辅佐万世一系之天皇陛下君临万国为最终使命!”女孩立时熟练地背诵道。

  “呦西,你去吧,这就是你使命的第一步了!”

  说到这里,老人猛地将孙女向前一推,与此同时,电子遥控的锁链骤然咔哒一声打开,那头牛犊子一般的野狼,登时挣脱束缚,向女孩狂扑而来。

  “啊,去死!去死!去死!”

  恐惧到了极点的女孩不知从哪里得到了一股力量,竟然面容扭曲成恶鬼一般,赤手空拳扑了上去,一双玉白小手,狠狠扼住了野狼的颈子,疯狂地掐了下去。

  那头野狼万没想到这鲜嫩的小东西竟然如此悍勇,被钳住脖子后急忙奋力挣扎,四只爪子狂抓乱挠,将女孩脸上、身上抓住一道道血痕出来,但是女孩就是不撒手,反而越来越用力!

  “去死吧!去死!去死……”

  眼看那头大狼已经被掐得翻起白眼,就在这一刻,忽然耳旁传来一声男人的长叹声,整个空间内的一切景象全都如镜子一般龟裂破碎开来。

  安倍晴子猛地挣开了眼睛,此刻的她,正双手紧紧掐着自己的咽喉,指甲都深深插入肉里面去,自己的血已染红了自己的双手!

  再看四周,哪有什么野狼、爷爷、神社、庭院,分明还是站在擂台之上,身旁伫立着满脸无奈之色的古先生,远处还站着笑盈盈的法袍。

  而发出那声长叹,从而将她从幻境中惊醒的,正是满脸郁闷之色地古先生。

  再一看,什么素盏鸣尊投影,什么五大式神,什么太极光阵,什么四象八卦全都无影无踪。只有那本金乌玉兔集和那块十握剑残片,围绕着她这个主人缓缓飘浮在半空中。天空上还有一抹淡黑色的烟雾,那是杀生石碎块使用后的残迹。

  唯有这三件东西能够证明,方才那场大战是真真切切存在的,而不是一场幻梦!

  杀生石,能杀死靠近它的一切生物,用的不是剧毒,而是恐怖的精神攻击。这块玉藻妖狐临死前的怨毒和憎恨所化的魔石,能够直接影响进入其领域的一切生物的内心,产生心底最恐怖、最阴暗的精神魔障,从而令生物在精神魔障中死亡。

  这就是安倍晴子的杀手锏,而且杀生石的效能是精神魔障的攻击,也很难被法师的法术抵挡住。试想,就在法袍全力施展太极两仪阵,她的法神之袍也被用以使出四象八卦阵,在两大法阵叠加重合的关键时刻,她必然全神贯注,怎么可能还有余力来抵挡杀生石的突然袭来的精神魔障。

  因此上,此前的一切攻击,从五大式神到召唤素盏鸣尊投影,再到祭出十握剑碎片,一系列其实都是为了最后的杀生石攻击做出的障眼法。

  安倍晴子自以为一步步将法袍诱入毂中,最后在杀生石制造的精神魔障当中,她唯恐法袍能逃过此劫,竟然将自己的神念也投入杀生石的精神魔障当中,打算亲手结果法袍,为她的同伴们报仇雪恨。

  于是就有了最开始地下室的那一幕。本来事情已经快要大功告成了,法袍在幻境中拿着刀子距离自己的咽喉不过几厘米的距离,只要一下,相当于法袍在精神世界里杀死了自己,换句话说就是她的灵魂死了,肉体自然也随之死亡。

  可没想到,就差最后一步之时,法袍忽然回头看了安倍晴子伪装的男人幻形一眼,似乎已看穿了一切,就这一眼,居然令安倍晴子自己陷入到了精神魔障当中,还差一点让安倍晴子自己杀死自己!如果没有古先生的及时出手相救,这时候安倍晴子可能已经自己活活掐死了自己!

  “你,你是怎么做的?为什么会这样……”安倍晴子发出喑哑地声音问道。她的声带已经被自己掐得受损了。

  法袍风情万种地一笑,从衣服领子里缓缓拽出一条项链来,项链的尽头是一颗紫黑色的珠子,中间一道血色竖纹,恰似一颗猫的竖瞳。

  “罗刹惑心珠——源自神魔城空间,暗金级道具。”

  居然是第三个暗金级道具!原来这法袍除了法神之袍、腾蛇杖外还有第三件暗金级道具,就是她颈子上戴着的这颗罗刹惑心珠!

  安倍晴子之所以如此自己满满地挑战法袍,还是仗着她拥有的三件暗金级道具——金乌玉兔集、十拳剑残片和杀生石碎块。其中两件还是他们家族为她准备的现世道具,而不是游戏里打出来的。

  而所有人都没想到,法袍也有三件暗金级道具,除了一开始就获得而广为人知的法神之袍,以及法袍直到遴选赛前才逐渐显露出来的腾蛇杖,没想到她还有一件隐藏最深的罗刹惑心珠。

  “这颗珠子可不是什么好玩意呢?它可是带有噬主属性的魔器,即便是成为它的主人,它也会偶尔地对我施展一下迷惑攻击,想要将我控制起来。但是每次我战胜它一次,也就会令我的精神力和魂力提升极小的一点,哪怕只是一点,日积月累之下也是很大的飞跃了。

  “而且,这玩意可是不容许外人抢夺它的猎物的哦,如果外人向我发起精神类的攻击,它就会对向我发出精神攻击的敌方发动反击,明白了吗?”

  法袍一边妩媚地解说着,一边婀娜多姿地走到安倍晴子身前,伸出纤手朝着安倍晴子脖子上一指,那皮开肉绽的伤势立时便开始缓缓愈合起来。

  “还有啊,我很感谢你刚才又让我亲临了那一次的经历,我总是害怕自己逐渐淡忘那一段过去,所以在每个失眠的夜里,或是特定的日子,我都会去深深的回想,但却没有你这杀生石魔障来得逼真如现实啊。”

  法袍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安倍晴子吹弹可破的脸颊,眼神魅惑地道:“我的过去你也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喜欢男人的原因了,即便是源宇宙这位大人不来救你的话,我也不会杀你的,呵呵,我可舍不得,我很期待着我们能在源宇宙里面再见面呢!”

  安倍晴子闻言一怔,陡然一阵恶寒,仿佛被毒蛇信子舔了脸一下般,猛地向后一躲。

  “呵呵……真的是好可爱呢!”法袍放浪一笑,又朝着满脸无奈的古先生微一躬身,随即便飞回看台而去。

  古先生看了又惊又羞的安倍一眼,没好气地道:“好了,随本座回去吧!”说罢也不待安倍晴子同意,直接大袖一摆,瞬间便带着安倍晴子闪现到浮空看台之上。

  安倍晴子含羞带恨地将金乌玉兔集和十握剑残片收好,又向对面华夏区人群中瞄了一眼,恰好望见法袍正邪笑着看向自己,登时心中一个冷战,急忙低下头去。

  “她,她怎么老这般看着我,难道她不会真是个……那也倒是情有可原,毕竟她的有过那种地狱般的经历,确实是……好可怜呢!”

  想到这里,安倍晴子似乎有点心乱了。

  且不说她如乱麻般的心思,单说古先生面色不善,他对美欧两区等人已经彻底失望了,五局比试,除了第一局平手外,剩下四局竟然连战连负,当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啊!

  当下他又大步走带看台边上,随便挑了一个最弱的全球区游戏者强制退掉,而后冲着两拨人大声宣布道:“第五局比试结束,下面开始第六局比试,请华夏区先派出参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