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从1994开始 > 第563章,想起我的好了

第563章,想起我的好了

  /

  早上六点半左右,金寿起床了,这是他的个人习惯。

  平日里喜欢早起看会报纸,喝杯茶,然后随便糊弄下早餐就去市政府上班。

  二楼。

  金母端一碗面条放他跟前,坐下就说:“我中午的飞机,到时候就不跟你多说了,直接走了。”

  “嗯。”平和的应一声,金寿搁起筷子吃了一嘴面条,突然问:“他们两昨晚睡一起了?”

  金母面色古怪地说:“妍妍说,你答应了的。”

  金寿听得笑了,还笑出了声,不知道是气笑了还是会心一笑,反正搁起筷子又吃一嘴面,才缓缓道:“两人是出去了,还是没起床?”

  金母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意,拿起刀子就扎弟弟的心,说:“还没起呢,两人昨晚玩到很晚,现在估计一时半会也起不来。”

  “咳!咳…”这话把金寿给呛到了,吃不下了,抬眼转一圈自家姐姐,干脆起了身。

  “你今早演戏也演的差不多了,早点去机场吧,给他俩留点空间。”金寿虽然怨念地看了眼楼上,但走之前还是对金母这么说。

  …

  滴滴答答,时间悄然走到九点。

  这个点林义虽然还是非常疲惫,但还是挣扎着睁开了眼。

  对着天花板发了几秒呆后,下意识转头看向了旁边的金妍。

  细长的睫毛依然紧闭着,女人似乎还没醒。白皙透亮的小脸蛋枕在成扇形一样铺开的金发上,整个人安详的仿佛着了一层光辉,入眼舒服极了。

  这女人是真的生的好,身子用着也称心;而内在气质就更不要说了,随着她年纪的沉淀也愈发浓厚,越看越不腻。

  但是,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自己昨天就在她身上吃了个暗亏,老男人心里现在还憋受着呢。

  没打扰她,林义无声无息起了床,钻进淋浴间洗个澡,洗了头发,漱了口,而后换了衣服。

  一切搞定,只是在找自己手机时,林义却发现怎么也寻不见。

  又寻一遍,还是没见着,有点郁闷,临了老男人来到床边,盯着女人看了一阵,某个时候右手悄然探出,从被褥里钻进去,摸摸扣扣一路往上…

  忍!

  我忍!

  我继续忍!

  然后忍不住了…

  忍得很辛苦的金妍,在关键节点,猛地用双手压住胸口,闭眼弓着身子,偏头压抑着笑意,求饶似地说:“大早上的,你能不能让我安心睡会。”

  林义问:“都这时候了,还睡什么啊,我手机呢?”

  金妍双手拼命压着他的手,没做声。

  林义右手挂档提速,又问:“我手机呢?”

  金妍反抗,但反抗着反抗着笑出了声,最后发现拗不过,憋气脸红红地说:“你要干嘛?”

  林义凑过去,反问:“你说呢?”

  金妍睁开眼睛瞄了瞄,下一秒平躺好说:“你是想继续陪我睡会儿?”

  林义头晕,继续道:“别歪曲我的意思,我手机呢,你藏哪了?”

  金妍直直地看着他,末了拍拍床,低声说:“我难受。”

  林义,“……”

  四目相对,僵持着,金妍忽的爽利一笑,用难得一见的妩媚声音说:“我算是清心寡欲了的吧,你中看不中用,连我一个人都满足不了。”

  无语,老男人觉得这激将法真管用,娘希匹的,鞋子一甩,上了床。

  …

  二十分钟后。

  林义问:“你是不是用我手机干坏事了?”

  金妍看着上面的人说,“在你心中,我是这样的人?”

  林义说:“以前不是,现在就说不定了。”

  金妍逮着他眼睛瞅了一阵,灿烂地眨眨眼,然后用小手拍了拍他后背。

  继续…

  又是20分钟后。

  一脑金发乱晃的金妍快哭了,气急败坏的投降道:“在楼下,手机在楼下沙发上。”

  林义问,“怎么下去的?”

  金妍有气无力地嗫嚅:“我半夜拿下去的。”

  40分钟后。

  餐桌上,两人相对而坐。

  林义端着两碗面,一人跟前摆一碗,坐下就开吃,真是饿坏了。

  连着吃了十多筷子,感觉肚子瓷实了些才没好气说:“你妈真是善良,一个早上功夫就替我接了十多个电话,我看不如去我公司当接话员算了。”

  金妍掀开眼皮子看了看他,就笑,拿着林义的手机边看边笑,那一串串通话记录里:有王欣、冷秀、米珈、蒋华、阳明的,还有旷艺林、卢博士、赵志奇和苏温等人的…

  尤其是她盯着米珈和苏温的名字停留了几秒,那是笑得更好看了。

  本来还想查看通话时长来确定那些人的心态,但这时候手机又响了,旷艺林再次打来了电话。

  金妍对着手机屏幕怔了几秒,抬头笑问:“这旷艺林你每个月给她多少钱,这么卖力?”

  林义没搭理她,一把夺过手机就去了外面,这次可是吸取教训了。

  金妍眼瞅着他开门出去,也没跟来,头一转也吃起了面条。

  接通电话,林义就直奔目的,,问:“你见到孙念了没,情况怎么样了?”

  旷艺林回答说:“人我是帮你见到了,但情况你应该心里有数,不太理想。”

  “嗯…”林义沉默了,好一会才又问:“那她怎么说?”

  旷艺林答非所问,“你昨晚在哪?”

  林义蹙眉,清楚这是金妍坑自己的后果来了,就不是不知道金母都说了些什么,想了想试探着开口:“在深城,怎么了,你有急事么?”

  旷艺林紧着问:“是在金妍家吗?”

  林义说:“是。”

  旷艺林又问:“昨晚和金妍睡在一起?”

  “……”林义蛋疼:“你怎么知道的?”

  旷艺林讲:“说这话的自称金妍母亲。”

  接着她又说:“早上打你电话的时候,孙念也在。”

  听到这话,林义差点想骂人,金母你端庄大气,怎么能干这事呢。

  问,“孙念现在在吗?把电话给她,我跟她说几句。”

  旷艺林看了眼旁边的孙念:“在,你跟她说吧。”

  稀奇的,孙念竟然没有拒绝,接过电话就慢慢声声地笑道:“怎么,昨晚那半挂的身子没能让你如意,想起我的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