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人鱼皇后 > 第二章 夜中人
  睡骨医生来看我的次数不多,偶尔来也仅是看看我脸上的伤疤愈合情况。他的脸上一直挂着那股淡淡的温柔的笑,不知为何,我总不喜欢见到这人,他那探究的、审视的目光似乎能穿透我的心思。甚至有一次,他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大海孕育了不知多少生灵,人类却一直侵略着他们的家园……唉……他们能否……活下去。”

  他叹息着,尔后深深看我一眼,便微笑着离开。尽管我已是人类身躯,尽管我的眼泪不再落地成珠,但他的话还是让我颤抖了,他知道什么吗?

  医院的高层经常带着各色人种进来,他们或者叫我张大嘴巴或者做其他例行公事一样的检查。哼,爱慕虚荣的人类,当我是什么?展览品吗?人类真是愚蠢的动物,在乎着身外之物。

  夜色慢慢来袭。今晚,月亮不同于前几天的满盘,只有大半个,但是散发的光华依旧那样撩人,依旧那样柔和。不远处一颗星辉闪动,遥不可及地挂在天上。

  曾经,我的父王将人鱼族所有的命运让我一个人背负,他们只是单纯地想让我回到人鱼星球,哪怕牺牲了所有人,可是我却失败了,滞留在这个肮脏的地方,任凭愚蠢的人类摆布!父王,父王……

  记忆中,我从来不会流泪,但是那天月祭之后,我仿佛就只会哭泣了,那个时候我的泪水还会变成晶莹的珍珠,现在却不会了,真的不会了。

  父王将一切都安排好了,他知道回到人鱼星球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才希望我能活下去吧,才有了最后说的那些话:

  “桔梗,回去你只有微乎其微的可能,但是作为人鱼高贵血统的子嗣,你不能失去希望,我们的血脉要靠你来延续。如果失败,你去寻找人鱼十六分之一和四魂之玉,找到的时候也是我们重获希望的时候。”

  我已经别无退路,父王说的话,寻找十六分之一和四魂之玉是我唯一的支柱,所以,我必须活下去,直到救赎。

  人鱼十六分之一是流传在我们的族人当中一个古老的传说,人鱼族的公主救了人类,因为那个人类是她第一眼见到的人,所以她爱上了他。为了能同那个人类男子生活在一起,她和巫女做交易,用自己千年的寿命换取了人类的身份。但是巫女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人类男子必须爱那个人鱼公主,否则她将会化作泡沫灰分烟灭。人鱼公主没有犹豫地答应了,她相信男子一定会爱上她。事实上,开始男子却确实爱上了她,他们甚至有了后代,可人类丑陋的心理,那一点爱能持续多久?男子很快变心了,于是人鱼公主含泪化作泡沫。

  以前我曾经躲在黑暗中听族人说过很多次,每每最后大家都会这样说:“活该,她真的活该!人类的贪婪、欲望、虚伪、狡猾能相信吗?她是一个愚蠢的女人!她是人鱼族的耻辱!”每一次听完,我的心总是一阵绞痛,为什么会有这样傻的人?她临死的时候是否后悔过?

  五百年前我从水晶球里醒过来后,经常会听到族人窃窃私语时说起这个故事,或许父王说的十六分之一便是那位公主的后代吧?

  四魂之玉……我的心一阵悲恸,不知为何,每一次想起这个东西,我的心便不可制止地疼起来,就如一把钝钝的刀具,不停地在心脏上割着。父王曾告诉过我,四魂之玉从我体内诞生,是人鱼族的圣物,但是千年前不知为何,我把它弄丢了……千年……千年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会丢失四魂之玉?为什么我没有一点关于千年前的记忆?

  脑海里的东西越来越乱,头也越来越痛,几乎下意识地,我抱住头,挣扎着看向窗外。

  月亮早被一团乌云遮挡住了,一阵劲风吹过,刮的窗帘呼啦呼啦响动,夹杂着户外的寒气一起扑了过来。窗帘随风而落,我看见,窗户那里斜斜地靠着一个鬼魅般的黑影,虽然不甚清楚,但是我知道那是一个人。他在看我,他愤恨地看着我,那冰冷眸子在夜色里散发幽幽血色一般的光芒。他没有动,一直坐在窗户上,斜坐着,尽管如此,他却给我一股强大的压迫感,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不祥之气,如同人间地狱散发的尸味。

  他是谁?当我想张嘴的时候,一丝恐惧涌上心头:我竟然不能动了!身体就像被人操控般不由自己。恐惧?我苦笑着:难道真的是下意识地想活着吗?被他杀了不是更好?我不是一直期待死亡吗?

  黑影终于动了动,虽然只是一瞬,可是我却看的清清楚楚,他刚才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等他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竟然朝我缓慢移动着,他似乎裹着什么厚重的东西,走路却十分轻飘,几乎足不点地。他走到我身边,许久只愣愣看着我,不说话。黑暗中,仅能看见两只幽红的光芒。

  他的手晃动了好几下,仿佛做了一番挣扎,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摸着我的脸,我一个颤抖,他的手心里没有一点温度,比深海里的寒流还要冰冷。人鱼本身就是冷性动物,可是这个人给我的感觉不仅仅是寒冷,还有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死气,他就像是来自地狱的使者。

  我们一直默默地对视着,奇怪的是,他现在看我眼神很复杂,我不知道他的脸长什么样子,但从那诡异的红色瞳孔里能猜的出来,他的脸一定很扭曲。许久之后,他幽幽地叹息一声,然后轻轻地环住我,将我拉到他的怀里。寒冷,我依旧只能感到寒冷,可是不知什么原因,我并不排斥这个怀抱,仿佛等待了千年。

  时间慢慢流淌过去,我们就这样一直保持着奇怪的姿势,我半躺在床上,他坐在我身边,抱着我,一只手放在我背上,一只手在我的脸上轻轻磨挲。

  我的手不自觉也环住了他的腰,闭上眼睛,让自己的下巴落到他的肩膀上。很熟悉的感觉慢慢涌上心头,在那大片的寒冷中,有一丝细微的温暖慢慢浮动上来。

  突然他粗暴地推开我,后退一步。我不由自主地撞到后面的墙上,刺痛从背部传来,我还是不能动,抬起头,他眼里的恨意更浓重了?他是谁?为何如此恨我?

  “你终于来了,桔梗。”他幽幽开口,让人不寒而栗。可是他的下一句话让我彻底震惊了,他看着我,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道:“来找人鱼十六分之一吗?来拿回四魂之玉吗?”

  你是谁?你是谁?我疯狂地想开口说话,这么多天以来我第一次有了想说话的冲动。这个人知道我是谁,他知道我的身份,他到底是谁!他怎么知道有人鱼十六分之一?我们从千年前就已经从近海搬到人类从不涉足的冰海那边去了,他如何知道?如果那个传说是真的话,那么我就还有希望。我拼命挣扎着,可是却怎么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转身。

  黑夜中传来他的狞笑:“你放心,人鱼十六分之一真的存在,你会见到他的……四魂之玉是你送给我的?你想拿回去吗?哼哼哼……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他就如同来的时候一样,突然消失不见,我晃动几下身子,终于承受不住,意识渐渐抽离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