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人鱼皇后 > 第六章 大妖怪
  汽车一路长驱,直到坐落在小山坡上的一座别墅面前,我们才下来了。这是一个平缓的小山,背后是一大片林子,满山遍野摇曳着火红的枫叶,树叶挡不住金色阳光,猝不及防地炫目而下。

  站在别墅面前,脑海里的感觉愈加强烈,是的,那个叫织田铃的女孩一定在某个地方呼唤我,尽管我没有任何证据,但是凭着父王和族人传承给我的力量,从与她接触过的东西里我就能感觉到她的呼唤,虽然低沉,虽然微弱,却一直盘旋在我的耳边,还有那一双渴求的眼睛,总在大脑深处无望地看着我。

  铃,不管你在哪里,我一定找到你,或许从我占据你的身体开始我们就有了羁绊吧,所以在那里等着我,我一定会找到你。

  “铃儿?”织田夫人推了推我,你怎么了?

  我朝她笑笑:“母亲,我只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而已,总觉得来过这个地方。”

  她眼睛一亮,激动的说:“是了,我们在这个地方已经生活了十三年了,自从……自从大哥大嫂遇难后,跟你父亲就带着你住在这里了,我还记得那时你才五岁。”

  一个五岁的孩童面对父母的惨死,会是怎样的反应?我不得而知。

  别墅的门缓慢打开,我们走了进去,织田信长已经先我们回来了,他对我张开怀抱:“铃儿,欢迎你回家。”

  旁边的织田夫人也动容地说:“铃儿,欢迎你回家。”

  面对那个对我敞开的怀抱,我仿佛看见父王在对我说:“桔梗,我的孩子,欢迎你回家……”

  我走了过去,头抵住织田信长坚实的胸膛,喃喃说道:“父亲,我回来了……”那一刻,我是如此贪恋他给我的感觉,似乎父王在抱着我,他的眸子里没有以往看我的复杂,只是一个慈爱的父亲看着自己最小的女儿。

  “铃儿,我带你去你的房间,虽然你不见了三年,里面没有变,还是以前的样子。”

  织田夫人说道,往日温柔的话语突然打断了我对父王的思念,抬起头,那个不是我的父王,是这个身体的父亲,不是我的父王,我怔怔地看着他,一股晦涩涌上心头。

  离开那个眷恋的怀抱,我对织田信长笑了一下,跟着织田夫人上了楼,她一边吩咐人安排跟睡骨医生和戈薇的住处,一边笑吟吟地推开一扇门:

  “铃儿,这是你的房间。”

  仿佛置身于森林之中,绿色一下子充斥着我的视野,中间一张硕大的古铜色的床,白色帐子随着窗户吹进来的风左右摇摆,床的四个角立着的柱子上缠绕着翠绿的藤蔓,仔细看去,却原来是假的。床的左边靠着几只柜子,想必是放衣服的。另一边是书桌,上面放着的镜框吸引了我。

  镜框里一对夫妇拥着一个三四岁的女孩,在草地上嬉戏,女孩的笑容就像阳光般投射进我的眼里,大大的眼睛,似乎在好奇地打量着镜框外面的我。抚摸着镜框,我似乎听见女孩说话,欢快的像泉水叮咚滑过我的心间。

  看见我对这张照片十分在意,织田夫人连忙解释:“这个是在你四岁生日时照的,你看从那个时候就能看出来,你十分喜欢橘色呢,一身橘色的小裙子,明晃晃地在人群里钻来钻去,十分淘气呢。”

  我笑了笑:“母亲,我以前很淘气吗?”

  织田夫人点点头:“不过,淘气的你最可爱,大家都很喜欢,可是后来——”

  “后来的你我们还是很喜欢!”织田信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深沉地说。

  我回过头,看见他面色严峻地看着我,身边的织田夫人欲言又止,被他的眼神制止下来,他们瞒着我什么吗?我伸出手,按在织田夫人手上,她脑海里的念头清晰地呈现在我眼前。

  后来大哥大嫂出事了,你就将自己封闭起来,与外界隔绝了,无论我们怎样做,你总是静静地躲着所有人……原来是这样,我叹口气,对他们说:

  “父亲,母亲,不管过去的我怎样,现在我会好好的!”

  织田信长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喜的光,走过来,扶着我坐在床边,一笑:“铃儿,你长大了。”

  那样温柔的目光,我又一次沉醉进去。

  空气忽然凝重起来,似乎又什么异物迅速靠近这里。我从织田氏夫妇怀里抬起头,看着门那边,那凝重的气压正朝这里移动着。

  “小杀,小杀……你慢一点……啊!救命!”

  外面一阵骚乱,织田信长皱了皱眉头,放开我,径自走到门口,喝道:“怎么了?”

  “老爷,对不起,吵到您了……小杀怎么也关不住,他要冲进去。”

  听着外面的对话,我想起在飞机上织田夫人说过织田铃养过一只青獒。织田夫人冲我一笑:“铃儿,小杀知道你回来了,所以才很兴奋——夫君,让他们放开小杀。”

  门缓缓打开,一只雪色青獒走了进来,织田白的皮毛不带一点杂志,额头上一弯蓝色月亮,发出冷清的光,它浑身散发出的高贵典雅震撼着我。我不禁愣住,眼眼睁睁看着它步步生莲。那一双金色的眸子直视着坐在床边的我,闪过一丝狐疑,继而冷冷的注视着我,仿佛看穿了我的身份。从那双金瞳里,我能看的出来一个女孩的身影,那个叫织田铃的女孩。

  这不是普通的青獒,人类感觉不出来,我却知道,它绝对是一只活了上千年的大妖怪,它妖气十分强大,我甚至能看的清楚他周围盘旋的妖穴,深不可见底。

  我记得父王曾经说过,陆地上的大妖怪生性高傲,他们鄙视卑微的人类,远离人群。就是大妖怪之间也不见得有多少来往。而人类恐惧大妖怪强大的妖力,所以对大妖怪更是又恨又怕。可是这样千年才出一两个的大妖怪居然出现人类之中,还整整待了十几年,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而面前这只青獒,他更不是普通的大妖怪那么简单!这样稀世罕见的大妖怪,为什么会对一个人类女孩如此在意?我疑惑地望着他,眼里的怒气越来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