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极限警戒 > 1236节 刨除时间的时空穿梭

1236节 刨除时间的时空穿梭

  沈约眼帘湿润的看着李雅薇消失不见,不由自主的向大海的方向走近一步。

  他有万语千言,一时间不知如何诉说。

  前方海面有漩涡卷起,如同要吞噬世间万物般,沈约却没有犹豫的入内,下一刻的功夫,他已经置身于一间明光闪闪的房间内。

  房间内没有任何多余的物体,整个房间如同特殊金属材质打造,泛着冷色的光芒。其中只站着一人,她的眸中也是有亮光的。

  如同晨露般。

  但当沈约出现的时候,她眼中的露珠已经消隐不见,径直道:“石田秀子已经告诉你半数计划,由我来实施其余的半数。”

  说话的正是暖玉。

  沈约略有吃惊的表情,他看到了真实的暖玉,这么说……他已经无声无息回到自己的世界?

  “是的,你已经回来了。”

  暖玉似读到沈约的心声,随即想到了什么,“在这个房间中,有利于我的感知,很多念头是自动涌入,如果你不想我读取你的思想,我们可以换个地方。”

  沈约摇摇头。

  暖玉不再坚持,继续道:“在遇到你之前,我不但进行人脑的思想研究的工作,还试图将两界沟通起来。没有了李巨人的警惕、亚特兰蒂斯人的窥探,我要接你回转,并不是很困难,你也看到了,你就这么回来了。”

  沈约问道:“你想连接的不止两个世界吧。”

  暖玉略有默然,承认道:“是的,就和利用李继祖他们进行思想实验、用来对抗亚特兰蒂斯人和李巨人这些人的思想控制般,我研究两界互通,也是为了研究和我所在那个世界沟通的方法。”

  微有握拳,暖玉道:“但我现在还没有尝试联系我的世界。”

  为什么?沈约不等发问,暖玉已道:“因为我不敢。”

  沈约微有扬眉,从未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暖玉也有不敢的事情。

  “我面对的亚特兰蒂斯人只会比你不久前面对的更狡猾,更敏锐,也更凶残。”暖玉淡漠道:“自从被反力之鹰救下后,我就决定,若没有一些把握,我绝对不会和我的世界沟通。”

  顿了下,暖玉又道:“我怕他们追杀到我的面前,毁了我的努力。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沈约微有皱眉,心想你不用这样,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你何必诋毁自己?但他终究没有说出这些话。

  暖玉却像愣了下,半晌才道:“眼下无论如何,我们必须要找到完整的月亮门,研究功用,这是对付亚特兰蒂斯人的唯一方法。”

  沈约并不反对。

  “在暗界剩余的事情,石田秀子会帮你解决。”暖玉了然道:“我想暗界他们大部分人,对你只有感谢,对于一个要诚心感谢的人,他们不会要求太多。”

  沈约心道,你是暗示有小部分人对我恨之入骨吗?

  “但无论如何,我们的计划都应秘密进行的,不应该让太多人知晓,因此石田秀子也不会告诉暗界那些人,你究竟要做什么。”

  暖玉安排道:“眼下的你,随时都可以前往八百年前。”

  沈约缓缓道:“但你看起来还想和我解释一些事情。”

  暖玉并不否认,“不错,有些事情,你知道的越多,对你行事越是有利。”顿了片刻,暖玉补充道:“从前你到暗界、我们对你有所隐瞒,那是因为不得已的理由。”

  沈约笑笑。

  暖玉却没有笑意,继续道:“你应该见过时光逆转的场面。”

  “是的。”沈约坦诚道,“在某些影片中,坐入一个时光机,然后输入时间,按下启动按钮,biu的一声,就可以到想到的时间了。”

  他开个玩笑,因为他知道那多是科学幻想,暖玉、石田秀子的时光机绝非那样。

  果不其然,暖玉已道:“你最好排除这种想法,因为那很可能给你带来致命的灾难。”

  沈约摊摊手,示意暖玉解释一下。

  “我们进行时空穿梭的根本基础就是月亮门的部分月亮角。”

  暖玉认真道:“我不知道别人的时光机是怎么样的,但以我的理解,时光机是不应该有时间概念的。”

  沈约略有讶然,他真的头一次听到这种新奇的理论。

  时光机竟然不应该有时间概念?

  “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种观点,正常人都难以接受。”暖玉沉吟道:“但你不是正常人,我可以给你解释一下。”

  沈约立即点头,洗耳恭听,表现的很正常的模样。

  “时间不过是后人加入的一个概念,而概念都是世人临时构建的,从不是永恒存在的。”

  暖玉很是严肃道:“在我的认知中,月亮门是近永恒轮转的存在,因此月亮门面对的更接近修行者认知的‘成住坏空’四态。从这点来说,月亮门没有时间,只有空间状态。”

  沈约脑海中光亮一闪,他在和李巨人、奇点等人交手时,曾多次接触空间概念,如今再听暖玉强调,幡然醒悟道:“我们要去的不是某个时间点,而是某个空间态,然后依靠空间态自然演变,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

  暖玉轻吁一口气,“你看起来是真的明白。不错,在世俗的时空认知中,输入一个时间,就可以到达那个时间点好像很正常,可事实绝非如此,历史不见得那么稳妥,你要到的时间点,不见得有那个历史事件。”

  沈约认真倾听,连连点头。

  都说历史是个让人随意打扮的小姑娘、接近养成的萝莉,这种说法就是说——人类对自身的历史记载是有充分不信任的。

  你今天记录的工作内容,都可能为了维护某些事情而加以修改,你又怎么肯定古人没有你的态度?

  “既然时间和事件并非对应的关系,因此按照时间为唯一标识来索取事件,本来就是有偏差的事情。”暖玉缓缓道:“这不是容易解决的问题,幸运的是……我们已经有过经验。”

  沈约喃喃道:“萧别离的穿越事件!”

  暖玉露出赞许的目光,“石田秀子早考虑过时间的不确定,是以采用时间锚点来定位相对时间。”

  “也就是说……我穿越到达的时间,还是有些靠谱的,一定会是萧别离所在的那两年。”沈约确定这点,内心稍有安慰。